426投石/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这些素纹帖都盖上了“碧霄堂”的章后,便交由回事处,向各府散去……

这一张张帖子就如同一颗颗石子掉入湖面上,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各府收到帖子后,几乎都炸开了锅。

自从一年多前,小方氏去明清寺祈福,卫侧妃开始掌中馈后,王府就再也没宴请过宾客。虽然卫氏是二品侧妃,那也是侧室,是妾,根本不敢、也不能下帖宴请宾客,即便是卫氏下了帖,又有哪家的正室会傻得上门跟一个妾应酬!

因此,在世子妃随同世子萧奕回南疆后,各府都一直都等着镇南王府开宴发帖,正式向众人介绍世子妃。

可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没等到小方氏的帖子,却先等到了来自世子妃的!

这不,田将军府的田大夫人一收到帖子,就有些为难。

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呢?

怎么会是以世子妃的名义下帖呢?

田大夫人想了又想,还是去了田老夫人的院子里,把世子妃送来的帖子呈到了田老夫人手中。

“母亲,”田大夫人看着田老夫人,迟疑地道,“我听说王府那边自从夫人去年去明清寺祈福,这一年多都是卫侧妃在主持中馈。如今世子妃送来这帖子……难道说现在王府里已经是世子妃当家了?”

坐在太师椅上的田老夫人接过帖子扫了一眼,目光在帖子的章上停留了片刻,就合上了,沉吟道:“也不好说。卫侧妃当初是奉旨当家。可是世子妃是皇上御封的摇光郡主,连婚事都是皇上钦赐,深得圣宠。”

田大夫人有些为难,如今王府中的形势不明,世子妃发了这张帖,自己是去还是不去呢?若是世子妃擅自下的帖子,那她们若是赴约,岂不是得罪了小方氏?

田老夫人大概也看出了田大夫人的心思,突然沉声道:“老大媳妇,你可知道你们父亲与世子爷的关系如何?”

田大夫人怔了怔,整个南疆都知道田禾与世子萧奕关系亲近,以世子马首是瞻。

田大夫人眸光一闪,若有所思。

是啊,既然公公田禾已经对外摆明了态度追随世子萧奕,那她们内宅自然要统一战线。

总不至于外面男人们向着世子,她们内院却去巴着小方氏吧?

两头讨好,这不是让外人看了笑话!

田大夫人恭顺地对着田老夫人福了福,心服口服道:“多谢母亲提点。”

且不说别府怎么想,对于她们田府而言,王府到底是谁当家并不重要。既然世子妃下了帖,田府总要给世子妃这个脸面,这个宴会她们是必然要去的!

想明白以后,田夫人的心也就定了,随意地与田老夫人道起家常来。

对于其他如同田府一样的世子党而言,这次的宴会是必会去的,真正游移不定的还是那些没有表态的府邸,怕去了会得罪镇南王夫妇,不去又怕惹得世子不快……这些人迟迟拿不定主意,便悄悄地去打听镇南王府的现状,却得知王府现在还是卫侧妃当家。

探知的结果只让他们变得更为犹豫,到底是去好,还是还是不去的好呢?!

世子和世子妃这是给他们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南宫玥当然知道自己的帖子会掀起怎么样的波澜,应该说,这本来就是她投出的问路石。

宴请的日子定在了五月二十八。算算也就只有十来天了。

碧霄堂很久没有女主人,她从王都带来的丫鬟婆子也不多,使唤起来并不顺手,以至不少事情都要亲力亲为,一时间,南宫玥忙得有些昏头转向的。

就这么忙碌的过了几日。

这一日,她正在看小厨房刚刚拟好的席面菜单,卫侧妃就着人来传话说乔大夫人来了。

乔大夫人是镇南王的长姐,萧奕的姑母,夫家在黎县。

到底是长辈,乔大夫人既然来了王府,南宫玥理当得去问个安。

只是这来的时机倒有些意思……

据南宫玥所知,乔大夫人是老镇南王夫妇的嫡长女,幼时,萧家还不是这般光景,只能说是普通的军户,老王爷在外带兵打仗,她就在家里随老王妃带着弟妹,性子养得有些泼辣,说一不二,镇南王幼时便很听这位长姐的话。

从碧霄堂横穿过小花园便是王府那头的花厅,此刻花厅的门窗大开,坐了两位妇人,年轻的那一位自然是卫侧妃,而年纪大些的那一位,既陌生又眼熟,她看来四十余岁,雍容华贵,面容与镇南王有四五分相似,尤其是嘴角那一抹倨傲的气质。

南宫玥的目光不着痕迹地在乔大夫人掠过,然后停留在她身后四个穿着一色粉裙的丫鬟身上,只见她们均是十五六岁,一个个身段妖娆,容姿不凡!

南宫玥的唇角略略弯了弯,不动声色地走了进去。

与此同时,乔大夫人也在打量着南宫玥,审视的目光露出挑剔之色,只见南宫玥身着一身玫红色绣金线牡丹衣裙,衬得她肤色晶莹,透着少女特有的娇艳。

见南宫玥来了,卫侧妃忙欠了欠身,含笑道:“世子妃,这位是姑母。”

南宫玥不疾不徐地走到堂中,仪态端方,就连压裙的玉佩也没有丝毫晃动。她走到乔大夫人跟着,侧过身子,福了福道:“侄媳给姑母请安!”

乔大夫人没有叫起,也没有送上认亲的见面礼,南宫玥对她的来意顿时心如明镜,便直起了身。

乔大夫人见状不快地皱了皱眉,这个世子妃,自恃是皇帝封的郡主,就不把他们这些长辈放在眼里了,简直目无尊长。

乔大夫人冷笑道:“世子妃还真是贵人事忙啊。”

“多谢姑母关爱,这些日子是有些忙。”南宫玥一边说,一边走到乔大夫人对面,自行坐下了。

乔大夫人拿起一旁的茶盅,轻啜了一口,冷笑道:“世子妃过些日子就要在碧霄堂广宴客了,的确忙得很啊。”

乔大夫人是前日收到帖子的,当知道这帖子是碧霄堂以自己的名义发出的,当时火气就上来了。

这侄媳妇简直太没规矩了!

她当即就从黎县赶来了骆越城,直接让人把南宫玥唤了过来,打算亲自教训一番。

南宫玥含笑点头,“姑母说得是。”

瞧她这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乔大夫人的火气便上来了,怒道:“世子妃,按理说你出身南宫世家,应熟读女诫女训,皇上又封你为摇光郡主,那么规矩自然是学得极好的,怎么这次行事如此孟浪,竟然以碧霄堂自己的名义设宴。你别忘了,你父王母亲可都在!就算你要宴请,也该是镇南王府的帖子。”

说到这里,乔大夫人一掌重重地落在了一旁的案几上,声色俱厉地斥道:“难道说就因为你是御封的摇光郡主,皇上钦赐的婚,你就可以自作主张不把王府的规矩看在眼里了?”

从头到尾,南宫玥都面色如常,嘴角含笑。

她挺直腰板,与乔大夫人直视道:“姑母言重了!我自认一向谨言慎行,不曾辜负皇上和皇后娘娘的期许。”

这还真是颠倒黑白!乔大夫人气得一口气差点没接上,冷笑道:“世子妃,你越过夫家长辈,设宴广发请帖,你还有理了?”

南宫玥从容地应对道:“姑母,祖父祖母给碧霄堂特意设了一道仪门,便是为了让世子独立处理碧霄堂的事务。祖母和母妃在世时,母妃也是下帖在碧霄堂宴请过宾客的。姑母总不会忘了吧。”

乔大夫人身后的一位老嬷嬷忙压低声音,附耳在乔大夫人耳边提醒了一句。

乔大夫人这才想了起来,那一年,镇南王世子和大方氏大婚不久,老镇南王就为他们开了碧霄堂,当时大方氏就在碧霄堂中设宴,她自然也收到过帖子。

这事隔十几年,她早忘得一干二净了!

乔大夫人的拳头紧紧地在袖中握起,一时哑口无言。

花厅的气氛有些僵硬,好一会儿没人说话。卫侧妃在一旁早就听得头皮发麻。无论是乔大夫人,还是世子妃,都不是她一个侧妃得罪的起的。

卫氏悄悄给一旁的丫鬟使了一个眼色,很快,便有丫鬟捧着几碟果子进来。

卫氏笑道:“世子妃,这是你姑母今日带来的荔枝,鲜甜多汁。你快尝尝,待会也带几篓回碧霄堂吧。”

卫氏好心缓和气氛,南宫玥也不是不识趣的人,配合地说道:“我早就听世子说过南疆的荔枝好吃极了,今日总算是有口福了。”说着,她欠了欠身谢过乔大夫人,“那就多谢姑母了。”

乔大夫人强忍住火气,提醒自己这一次来的用意。

这种新进门的小媳妇,自以为得了宠,就嚣张无度到不把长辈放在眼里,今日就敢私自设宴,来日岂不是要怂恿世子分家?不把她压得服服帖帖的,以后可还得了。

想到这里,她勉强笑了笑,说道:“世子妃这声谢虽然说早了,不过我这做姑母的今日也确实有一份礼要送给世子妃。”

说着,她做了一个手势,颐指气使地对身后的四个丫鬟说道:“你们几个还不赶紧给世子妃请安!”

四个丫鬟一溜地出列,走到南宫玥跟前,神色恭敬地向她屈膝行礼。

南宫玥若无其事地拿起茶盅,用茶盖移去茶沫,既没有应声,也没有开口叫四婢起身。

乔大夫人眼中闪过一抹不悦,语气不善地说道:“虽然世子妃才刚来南疆,但是嫁给阿奕也有几年了吧?”

南宫玥淡淡地说道:“回姑母,算来应该也有一年半了。”

“都一年半了啊。”乔大夫人叹了口气,义正言辞道,“世子妃,你可别嫌我这做姑母的多嘴,这身为女子,应当大度贤惠,帮着夫家开枝散叶,才是女子的本分。世子妃,本来你和阿奕年纪不大,我也不该催促……”说着,她目光税利地在南宫月的腹部扫视了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你这都过门一年半了,怎么到现在肚子还没见动静?!

南宫玥笑了,她虽未及笄,但旁人恐怕并不知道她与萧奕还未圆房的事。可既便如此,一个嫁出去的姑奶奶居然管起侄儿房里的事来,这手未免也伸得太长了些吧。

卫氏心里也早就在揣测乔大夫人怎么带了四个妖娆的丫鬟来,还以为是不是要送给镇南王,却不想乔大夫人竟然是瞄准了世子来的。

乔大夫人对于这位世子爷的性子还真是一点也不了解啊!

卫氏心中叹气,赶忙赔笑道:“大姑奶奶,世子妃年纪尚小……”

乔大夫人见南宫玥居然还在笑,心中的火气再也压不住了,直接打断了卫氏,冷哼道:“世子妃等得起,我们萧家可等不起啊!世子妃,我们萧家子嗣单薄,到了阿奕这一辈,也只有阿奕和他弟弟两个男孩,我这做姑母的实在是替萧家着急啊!”

她指了指那四个丫鬟,“正所谓长者赐,不可辞,这四个丫头是姑母我精心挑选的,都是好生养的,也极守规矩的,今日就送于侄媳。你带回去,让阿奕收了房,若是有幸能生个一儿半女,不也是得唤你一声母亲不是。”

南宫玥平静地望着她,脸上是得体的笑容,说道:“姑母可说完了?”

乔大夫人面孔一冷,却见南宫玥清澈黑亮的眼眸朝她看了过来,明明嘴角微微勾起,却看得她心中一凛。

南宫玥一双黑眸一霎不霎地看着乔大夫人,说道:“姑母一番好意,恕本郡主不受了。”

自称从“我”变成了“本郡主”,南宫玥也似乎从晚辈的身份中脱离了出来,以高高在上的郡主之尊坐在这里。

乔大夫人虽是镇南王的嫡女,可她出生的早,从小其实是在乡野间长大的,也就是在镇南王得封藩王后才成了尊贵的王府嫡女。此时,坐在气度混然天成的南宫玥面前,她不自觉的就仿佛矮了一截。

“放肆!”乔大夫人一拍桌子,怒目看向她,强硬地说道,“你还有没有一点儿规矩,敢这样与我说话。”

对于莫名其妙就跑来塞人的便宜姑母,南宫玥自然不会一脸贤惠的表示感谢,她唇角含笑,略带怜悯地看着她说道:“……姑母恐怕有所不知,勋贵世家子嗣传承,嫡庶有别。”

仅仅是“嫡庶有别”四个字就足以道尽一切。

再多的庶子都比不上一个嫡子来得尊贵,更有甚者,历朝历代皆有铁律“庶子不得袭爵”。

乔大夫人确实是忘了,她的弟弟是嫡长子,父亲得封藩王后就直接请封了世子。现今王府,萧奕和萧栾都是嫡子,而她自己的府里更是没有姨娘庶子,哪里还会记得“庶子不能袭爵”一说。

不过,她不记得归不记得,南宫玥说这话这是何意,是在讽刺她不懂规矩,没有见识吗?

乔大夫人的面色又冷了几分,说道:“不过一二庶子罢了,世子妃莫不是容不下吧?”

南宫玥悠然自若地端起茶盅,抿了一口茶,说道:“……八年前的诚意侯府曾出过兄弟争爵一案,老诚意侯壮年猝死,只留下一名庶子,老诚意侯的二弟就以庶子无权承爵为名,上书宗人府,要求把爵位由二房继承,这官司一打就是两年,把亲戚情分也打没了,侯府内的丑事更是一桩接着一桩地往外宣扬,最后先帝一气之下,就下旨贬了诚意侯为诚意伯。”

南宫玥把话说白到这个地步,乔大夫人自然品出那点言下之意。这个世子妃是在暗指自己帮着萧栾,所以才想搅乱萧奕的内院……

想到这里,乔大夫人胸口一阵发闷,脸色已经黑得乌云罩顶。

南宫玥似乎还嫌不够,似笑非笑地又看了乔大夫人一眼,意有所指地道:“姑母,嫡庶不分,乃乱家之源。姑母如此贤惠,不知府中有多少妾室庶子?”她也没指望能得到回答,翩翩然起身道:“姑母,本郡主还有碧霄堂的中馈琐事要理,就先告辞了。”

说着,她福了福身,也不再理会气得七窍生烟的乔大夫人,转身离去。

而那四个年轻貌美的丫鬟面面相觑,心想:世子妃走了,那她们该怎么办?

南宫玥回碧霄堂后不久就得了消息,乔大夫人气冲冲地甩袖就走,连那四个丫鬟都没带走。

卫侧妃自然不敢把人送到碧霄堂来,便干脆与镇南王说是乔大夫人送来给他的。乔大夫人往日显然没少送镇南王漂亮的丫鬟,因而他也不以为异,乐呵呵地就收下了。

南宫玥听得有趣,这位乔大夫人虽是出了嫁的姑奶奶,但从她今日的言行举止来看,恐怕经常插手娘家的事。

而今日,她来一趟,表面是上是因为碧霄堂设宴一事,其实也不过是做主做惯了,碧霄堂的帖子让她觉得失了颜面,这才急匆匆的跑来问罪,也就是想趁机压服了自己,来日她可以继续做碧霄堂的主。

王府的事,南宫玥暂时管不了,但这碧霄堂可不是谁都能来摆步的。

这小小的一张素纹帖带来的试探恐怕会比他们预想的更多吧……

南宫玥丝毫没有被影响心情,愉快地席面的菜单定好了。又拟了张单子让人交给小厨房,让她们熬一份药膳粥,就等着萧奕回来后再一起去与方老太爷用晚膳。

不过申时三刻,萧奕就回来了,一回来就抱住了她,撒娇地蹭了蹭,这才笑吟吟地说道:“臭丫头,我刚刚收到小白的信了。”

南疆与王都虽相隔千里,但萧奕与官语白之间却时有飞鸽往来。

萧奕的心情甚好,拉着她在窗边并肩坐下,从怀中掏出一张薄如蝉翼的绢纸,主动展开,平摊在案几上。

这是一张图纸,而且还是连弩的结构图纸。

南宫玥虽然对兵器什么的一窍不通,但是官语白这张图画的细致极了,就算是不识字的人也能一眼看出端倪。

萧奕在一旁解释道:“当年看过三皇子呈上的那把连弩后,小白就觉得这构思有点意思。细细琢磨了一番,又试制了几次,总算是出了成效,据小白说,这新弩的发射速度和射程都比当初那弩进步不少,而且……”说着,他嘴角一勾,眨了眨眼,“也绝不会散架了。”

南宫玥拿起那张连弩的设计图,细细地看着,心中也是欣喜不已。

这张设计图对萧奕太重要了!

萧奕继续说道:“小白还说他制好了几把,正让人快马加鞭给我送来呢……我估摸着下月初应该能到,到时候咱们一块儿去试弩!”说到这里,他脸上的笑容又盛了几分,“本来,这连弩虽需要大量铁矢,咱们银子不太够。但是现在这也不是什么问题了。”

萧奕嘴角的笑意更浓,方家占了南疆绝大多数矿脉,他需要铁,大可以找方老太爷去买。

想着,萧奕都有些迫不及待了,拉起了南宫玥道:“阿玥,我们去听雨阁……看在我这外孙的份上,外祖父总该给我便宜一些吧。”他玩笑地说着,“阿玥,待会你可也要帮着我多说说好话……”

看着萧奕一张俊脸像是在发光,南宫玥不由得也被感染,笑容灿烂。

------题外话------

潇湘币都发了,每一个留言的姑娘都有。幸运楼层请给我两天的时间来整理,到时会发在书评区的~谢谢,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