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外室/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说笑间,便到了听雨阁。

原本寥寂的听雨阁立刻因为他们的到来,一下子灌入了一股活力,连着方老太爷也似瞬间年轻了好几岁。

“阿奕,阿玥,你们来了啊。”方老太爷看着这一对璧人携手而来,笑得合不拢嘴。

给方老太爷行了礼后,两人与他围着一张小圆桌坐了下来,丫鬟们忙不迭地给主子们上了热茶。

方老太爷看着南宫玥,迟疑地说道:“我听说你们姑母今日来过了?”

南宫玥点了点头,和萧奕说了半天的连弩,她都快要忘了那个不知所谓的乔大夫人了。此时,方老太爷问起,她也就随口就把经过说了,说到那四个美貌的丫鬟的时候,还不忘冲萧奕眨眨眼睛,随后自己忍不住就先笑了起来。

萧奕闻言微微眯眼,眼中闪过一抹锐芒,但在与南宫玥目光相交的时候,立刻被浓浓的温情所代取。

和南宫玥相处了这些日子,方老太爷也看得出来这不是一个唯唯诺诺,只会任人摆步的姑娘,而阿奕也不是他的父王。此时见他们默契的样子也总算是彻底放心了,只是这乔大夫人……

一想到她,方老太爷的脸上就是止不住的厌恶,说道:“你姑母这人,跟从前一模一样。大概是出嫁前在萧家做主惯了,出嫁后,依然喜欢在萧家做主,从前你父王还是世子的时候,就没事总爱塞人给你父王,姿容出色的、能歌善舞的、温柔小意的……”说到这几个字的时候,方老太爷不禁有些咬牙切齿,随后顿了顿,又道,“也不知道是哪里弄来的这么多丫鬟。”

这还是萧奕和南宫玥第一次听他提起往事,这个世道,勋贵世家的公子纳个通房侍妾并不算什么,能让方老太爷气成这样,显然乔大夫人送的不止是一个两个而已。

“我平生就你娘一个女儿,从小对她百依百顺,性子养的有些娇。”方老太爷叹了口气说道,“乔大夫人刚塞人时,她和你父王大闹过一场,但你父王混不在意,乔大夫人给了,他就收了,两人吵着吵着慢慢也就有了隔阂。再到后来,你娘也不闹了,只是偷偷一个人在房里哭……”说到这里,方老太爷的声音不禁有些哽咽,语重心长地说道,“阿奕,你以后可不要学你父王,千万别让阿玥难过!”

方老太爷此生已经别无所求,只希望看着外孙和外孙媳妇过得和和美美,给他生几个曾外孙,从此含饴弄孙,那他这个老残废也就可以瞑目了!到了地下,也不至于无颜面对老妻和早逝的女儿。

“外祖父。”萧奕看着方老太爷,正色道:“我是我,不是我父王!”

他没有对方老太爷宣誓什么,他对他的臭丫头的心意不需要对天宣誓,不需要对他人表白,只要臭丫头明白他的心意,那就够了!

“是啊,外祖父。”南宫玥忙道,“您放心,您的外孙媳妇吃不了亏的。”

萧奕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笑吟吟地看着她说道:“我的阿玥当然是最聪明、最能干了!”他目光柔得像要化出水来,那双专注的眼眸,明亮生辉,像是把漫天的星辰都映在了其中。

一瞬间,方老太爷觉得有些晃眼。

只觉得这对小儿女一如日,一如月,好似日月当空,交相辉映,释放出让人几乎无法正视的夺目光彩。

方老太爷不禁欣慰地笑了,“你们俩都是好孩子。”

这一生,老天爷也不算太薄待他。

南宫玥被萧奕看得粉面微红,赧然地在桌子底下悄悄拉了萧奕的袖口一下,萧奕这才回过神来,想起今日还有一桩正事要与方老太爷谈谈。

南宫玥自以为做的隐蔽,但是她的这点小动作哪里瞒得过方老太爷,老爷子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只要他们能好好的,那一切都好。

萧奕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道:“外祖父,外孙今日还想与您谈笔生意。”

方老太爷被挑起了兴趣,眉尾一扬,摸着下巴玩笑道:“阿奕,在商言商,外祖父可是不做亏本生意的。”

萧奕笑眯眯地说道:“外孙怎么会让外祖父做亏本生意呢!”他顿了一下,嬉皮笑脸地说道,“最多也就是少赚一点,但这件事可是于整个南疆都大大有益的事!”

看外孙玩笑中却带着凝重之色,方老太爷也隐隐感觉到此事怕是不简单。

萧奕也没打算瞒着外祖父,又把那张绢纸小心翼翼地拿了出来。

方老太爷一看,便是震惊得瞳孔一缩,随后一把抢了过去,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了好久,不禁失声道:“这……这是连弩?”而且还是能连发十矢的连弩!若是他们南疆军都能配上这连弩,那岂不是所向无敌了!

方老太爷用一种近乎瞻仰的眼神打量着那张设计图,手指微微颤抖地摩挲着绢纸的边缘。

他虽然不曾从军,不曾上过战场,但是自他们方家移居南疆三百年,南疆就不曾真正的太平过,不时一个突袭,隔几年便来一场战役……一直到老镇南王来了,带给南疆百姓二十年的安宁,这是这里的百姓曾经想也不敢想的,也正因为如此,这些年来,镇南王府在南疆百姓心中一直具有一种特殊的意义,尤其是老镇南王更是如同神祇一般的存在。

前年,南蛮来袭,他尚在“病中”,并不知道战事如何。

但醒来后,在听闻是萧奕率兵赶走南蛮的时候,便细细地问了人经过,这事儿,南疆上下人人皆知,方老太爷经易的便问出了前因后果,也知道外孙从一个纨绔公子到有如今的尊荣,全都是拿命搏来的,这让他止不住的心疼。

而南疆经此一役,亦是受到了重创,方老太爷还听说前不久,百越才又向南疆下了战书,这才让皇帝把萧奕放了回来。

如今,若是全军都能配上这连弩,南蛮岂敢再犯!

想着,方老太爷不由热血沸腾起来,豪爽地拍案道:“阿奕,你要多少铁,外祖父就送你多少!”这是涉及南疆安危的大事,可非一点蝇头小利可以比拟!

萧奕眼中闪过一抹感动,可脸上却是笑眯眯地说道:“外祖父,外孙不是说了,怎么着也不能让您做亏本生意,不是吗?”说着,他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军需军备素来烧钱的很,方家的产业并不仅仅是属于长房,自己若是从中得些便利,那方家的其他几房也说不出话来,说到底这件事是于整个南疆有益。可若是不知道付出,只一味索取,那自己岂不是就成了血蛭?

有些话不需要说出来,对方就能明白。

方老太爷深深地看着萧奕,心中一阵激荡,很是为这个外孙骄傲!

萧奕豪爽地说道:“别的不说,您外孙现在还是有些银子的!”说完,他看向南宫玥,眨巴着眼睛,似乎在问:咱们家现在有多少银子?

南宫玥抿唇笑了。

他们才定亲,萧奕就把全部家当都给她了,这么些年来,他还真就万事没管过。

不过,老王爷虽说给萧奕留下了不少财产,可是,他们拿到手里的只有账册,并无契纸,据周大成所说,老王爷当年把账册交给了申大管事,而契约则在托孤的族老手里。既然回了南疆,这些东西也该找个机会拿回来了。

至于现在,手上的现银凑凑,南宫玥估摸着供出第一批连弩应当不成问题。

约莫有了数后,南宫玥笑脸盈盈地说道:“外祖父,您放心,您外孙拿得出银子。”

方老太爷眼底都透着笑意,故作沉思地说道:“那你们外祖父我可要狮子大开口了。”

两人一起讨好着喊着:“外祖父……”

听雨阁里一阵欢声笑语。

一柱香后,祖孙俩总算谈完了正事,南宫玥向在一旁已经候了一会儿的百卉示意可以摆膳了。

跟着众人一起去了堂屋用膳,萧奕稍稍晚了一步,也不知道他向竹子说了些什么,竹子应声后,就急急地出门去了。

两人热热闹闹地陪着方老太爷用了晚膳,哄得老人家多吃了半碗饭,跟着又推着方老太爷的轮椅在庭院中溜了半圈,这才被他赶了回去。

这时,竹子过来禀报说是一切都办好了。

萧奕笑得灿烂极了,他一个眼神变化,南宫玥就看出了些端倪来,挥了挥手,意思是,你去吧。

若非现在是在外头,萧奕差点就一个飞扑过去。真是知他者,臭丫头是也!

之所以是“差点”,是因为南宫玥显然看出了萧奕的心思,忙不迭带着百卉回去了。

萧奕惋惜地目送南宫玥的背影远去,然后就独自出了门,连竹子也没带上。

等他策马到踏云酒楼外时,好几个年轻公子哥早已经在酒楼门口伸长脖子地等着他了。

“大哥,你可总算来了!”一身蓝袍的于修凡迫不及待地驱马上前,另外几个年轻公子也围了上来,纷纷与萧奕打招呼,殷勤地表功,表明他们都是在收到传讯后,立刻就放下手头所有的事,赶来了……

这个时候,大街上的行人已经不多了,大部分还在外面的人都出来喝酒寻乐子的。

眼看着这些年轻公子鲜衣怒马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出身不凡,那些路人、酒客可不敢得罪,都是避得远远的。

立刻就有一个公子凑趣地问道:“大哥,我们今日去哪儿耍?”

萧奕意气风发地高挥起马鞭,指了指前面,朗声道:“这些天都快把我给憋死了,咱们先四处溜达一圈,看看谁先到北城门。”

溜街跑马这种事,这群纨绔公子哥平日里可没少干,萧奕一声高呼,立刻就引来于修凡他们的响应,一个个地利落地飞身上马。

其中一匹红马也不打声招呼就率先飞驰了出去,引来后方几位公子的不满:“阿彻,你竟敢偷跑!”

“踏踏踏——”

马蹄翻飞,一群公子哥纷纷策马而去,穿过一道道街道,路上的人越来越少,马儿也越跑越快,你追我赶,谁也不甘落于人后……

可谁知北城门还未到,萧奕却突然勒住马绳,缓下了胯下的乌云踏雪,最后停在了一条巷子口。

骑在他身旁和身后的几匹马不由得也停了下来,于修凡一脸疑惑地问道:“大哥,怎么……咦?大哥,那不是乔副将吗?”

听到这个称呼,几位公子全是顺着于修凡的视线看去,只见右手边的巷子里,一个身穿云纹锦袍、留着短须的中年男子从一道朱红色的大门中走出,他正欲右转时,看到了路口的萧奕等人,面上顿时一阵僵硬。

几位公子似笑非笑地互相看了看,然后目光齐齐地看向了萧奕。

这个乔副将全名是乔兴耀,乃是萧奕的嫡亲姑父,在这南疆也算是“皇亲国戚”般的人物了。

身为镇南王的姐夫,乔兴耀自然比其他人多了不少优势,只可惜他出身不高,能力也平平,如今四十几岁了,也不过是一个副将。

乔兴耀的运气确实是不错,在萧家还式微时遇上了待字闺中的乔大夫人,得了她的青眼,两人成了亲。

谁也没想到短短几年萧家一路飞黄腾达,最后他就成了镇南王府的女婿,从此连着他们乔家也是鸡犬升天。

娶了乔大夫人这大概是乔兴耀此生做过的最聪明的一个决定了。

每每想来,乔兴耀都得意不已。

但此刻乔兴耀却笑不出来了,心里暗道倒霉,他怎么就遇上这位混世魔王了!可也不能当没看到,乔兴耀整了整衣袍,若无其事地上前,亲热地与萧奕打着招呼道:“阿奕,这不是阿奕吗?真是巧了。”

“原来是姑父啊。”萧奕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中的马鞭。

几个公子交互了一下眼神,笑容意味深长。

此巷名为金鱼巷,这骆越城也算是个大名鼎鼎的地方,是很多权贵的第二个府邸。

说的直白点,也就是男人养外室的地方。

这个乔兴耀平日的为人,于修凡等人也是有所耳闻的。

乔兴耀在骆越城这边当差,因此大半时间都住在骆越城的宅子里,而乔大夫人则在黎县侍候公婆、教养子女。夫妻分居两地,乔兴耀如何耐得住寂寞,这些年来各种风花雪月也是没断过的,不过都是逢场作戏,直到两年前,他把百花楼的一个清倌赎了回去,买了个两进的小宅子安顿了下来。

这件事其实在骆越城并非是什么天大的秘密,一桩风流韵事罢了。

不过,于修凡他们却是今日才知道原来乔兴耀也把外室的宅子安在了金鱼巷啊。

于修凡的眼珠滴溜溜一转,笑嘻嘻地说道:“久闻乔副将有一位红颜知己,莫不是就住在此处?”

其他几位公子也都露出了心知肚明的笑容。

乔兴耀顿时有些紧张,只觉得于修凡他们真是哪壶不该提哪壶。他紧张地看了看萧奕,却见对方脸上没有任何怒意,一脸狐疑地看向于修凡,问道:“红颜知己?这又是怎么回事?”

大哥一问,于修凡立刻唱作俱佳地把乔兴耀的那点风流事给说了,然后黄二公子调侃地接口道:“乔副将,你不敢把这红颜知己带回府里,莫不是惧内?”

说着,黄二公子与其他几位公子交换了一个眼神,哄笑了起来,笑得乔兴耀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却是顾忌萧奕,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萧奕笑吟吟地看着乔兴耀,笑意并未延伸到眼底,懒散地说道:“姑父,您这就不对了。据侄儿所知,姑母素来贤惠,不是一个容不下人的。姑父如此行径,不是反而让不知情的人误会了姑母吗?”萧奕朝乔兴耀出来的宅子望了一眼,叹息着摇了摇头。

乔兴耀尴尬地看着萧奕,干笑了几声。

萧奕好心地又道:“姑父,今天我们几个就给您做个见证,您还是把那位红颜知己带回府里去吧。名正言顺方能长久。”

“就是!”于修凡立刻附和道,然后怀疑地挑了挑眉,“还是乔副将真的是惧内?”

“不会吧?”刘五公子摸着下巴说,“我看乔副将眉尾上扬、鼻梁挺拔,这面相不像是个惧内的啊?!”

“知人知面不知心,这面相又哪里作数了。”红马上的一个公子插嘴道。

黄二公子忍不住扶额道:“阿彻,你真该回去多读点书,‘知人知面不知心’是这样用的吗?”

许彻满不在乎地耸耸肩,然后俯视着乔兴耀,起哄着问道:“乔副将,你到底是不是惧内啊?”他叹了口气,怜悯地看着乔兴耀,“倘若乔副将真是那个……惧内,今日之事我们就当没看到便是……乔副将且宽心,保管不会有人知道。”

乔兴耀如何放心得下,这整个骆越城除了那些三姑六婆外,最长舌的就是这些个整日里无所事事的公子哥了,恐怕今日这事他若是应下,明日整个骆越城都要知道他乔兴耀惧内了,那以后他还如何在军中面对同僚?他还如何出来和人往来!

“我……我当然不是惧内!”乔兴耀外强中干地挺了挺胸,事到如今,他是怎么也不能认的了。

他干脆把心一横,心想:香儿已经跟了他两年多了,对他一番情深意重,他也答应过会给她名份,大不了就趁这个机会带回去,反正萧奕也说会给他做个见证的……唔,这不会是哄他的吧?

乔兴耀看了一眼笑得肆意张扬的萧奕,试探地说道:“阿奕你说的是。你姑母一向大度,是我想岔了。”见萧奕的脸上并无不悦,他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怕得倒不是萧氏,而是担心会惹了镇南王府不快。但现在,萧奕既没有不高兴,也算是过了王府的明路了,这么说来,他的香儿也许真就能名正言顺了!

乔兴耀一脸期盼地望着萧奕,“阿奕,你姑母许久未见你了,一定甚是想念,不过与我回府一趟,见见你姑母吧?”

萧奕爽快地应了,“也好。”说着,他看了一眼其他人,说道,“你们就先陪我去拜会一下姑母,一会儿我们去醉仙居喝个痛快。”

这群公子哥平日里最是喜欢凑热闹,最近骆越城实在无趣的紧,眼前这情形一看就是有戏可瞧,大哥又发了话,自然是纷纷应了,起哄着说要吃乔兴耀一顿纳妾宴。

乔兴耀满口答应,想到能够正大光明的带香儿回府,脸上的笑容也真了几分,说道:“阿奕,那你们先在这里稍候……”乔兴耀对着萧奕等人拱了拱手,就又回那宅子去了,心里是乐滋滋的:待香儿知道自己可以带她回府,一定会很高兴的!

萧奕在马上看着乔兴耀的背影,目光微冷。

他回南疆后,就把这军中众将都稍稍调查了一遍,乔兴耀的那点风流事自然也传入了他耳中,本来这是乔府的事,萧奕也不打算插手。偏偏他那位姑母委实太爱管别人家的闲事,先是他的娘亲,又是他的臭丫头……既然她这么贤惠,自己不成全她也实在不孝的很。

几个公子说说笑笑间,一辆青篷马车就从那朱门宅子中驶出,速度快得众位公子都是好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很显然,那位“红颜知己”是迫不及待地想过明路了!

一众人等再次策马而去,簇拥着乔兴耀的一车一马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乔宅。

门房见世子爷萧奕和一众公子哥上门,忙打开府门相迎……待见那青篷马车中走下一个妖娆的小娘子时,已经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今日是在唱哪出戏了。

乔大夫人听闻乔兴耀带了一个狐狸精回来,忙带着亲信胡嬷嬷气冲冲地出了二门。她一见乔兴耀就要发作,可是当她的目光落在萧奕和那一众公子时,面色僵住了。

萧奕笑嘻嘻地冲乔大夫人作揖道:“侄儿见过姑母。姑母这趟来骆越城还真是来巧了,正好可以接杯新人茶。”他轻描淡写、避重就轻地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然后漫不经地道,“姑母,侄儿知道您一向是个贤惠的,这不,便劝着姑父把人给领回来了,免得外人不知究理,坏了您的名声。”

随着萧奕的叙述,四周的温度仿佛陡然下降,乔大夫人整张脸难看极了,胸口剧烈起伏,显然气得厉害。乔大夫人不由得想起了今日她给王府送去四个丫鬟的事……这也太巧了吧!

这萧奕简直不知好歹!

乔大夫人几乎咬碎了那口银牙,勉强将心口的怒火压了下去。她不是为了给萧奕脸面,萧奕是她侄子,就算她骂几句也是理所当然,却不得不顾忌这些闲着无事,跑来她府里瞧热闹的公子哥们。今日,她若是不收下这狐狸精,那明日自己善妒之名就会传扬开去,自己的小女儿正在谈亲事呢!

萧奕笑得更加灿烂,“人送到了,姑父,您可别忘了您还欠我们一顿酒呢。”

“就是就是。”黄二公子连声附和,“乔副将,这纳妾酒可是美事,本公子定来捧场!”

乔大夫人的脸色更难看了,萧奕这是在逼她呢。一旦摆了宴,乔兴耀纳妾之事就是板上钉钉的了,那么狐狸精的这杯茶自己是怎么也得受下了。

乔兴耀自然是连声应下,心里觉得自己的运道真是好,居然遇上侄儿帮了自己这个大忙。

见目的达成,萧奕也不再多留,干脆地跟乔兴耀夫妇告辞,扬鞭道:“走,我们去醉仙居!”带着一众小弟呼啸而去……

而乔宅这一夜注定是不会平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