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捧月/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浣溪阁位于城东的东大街上,是一栋三层楼的建筑,远远地抬眼望去,就可以看到二三楼的窗户蒙着一层层朦胧的白纱,当微风偶尔轻轻拂过,那层层白纱便如波浪般起伏不已,如梦似幻,看来很有一种飘逸的感觉。

南宫玥她们的马车一到浣溪阁门口,小二便热情地迎了上来。

浣溪阁既然是只招待女子,连着小二也是女子,迎接她们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着一身简单素雅的翠色衣裙,看那举止就不是普通粗俗的妇人,应该至少是做过大户人家的丫鬟出身。

“几位客人请进!”翠衣妇人热情地迎了上来,然后目露惊讶看着萧霏,热情地与萧霏寒暄,“萧姑娘……您大半年没来了吧。”

翠衣妇人最喜欢招待像萧姑娘这种客人,不需要谄媚,不需要刻意讨好,但是出手又极为大方,平日里她的穿着看似普通,却实则暗藏玄机,比如今日萧姑娘戴在手腕上的这个白玉镯子,恐怕够买下东大街上任意一家铺子了。

翠衣妇人一边迎众人进了大堂,一边不着痕迹地打量着萧霏身旁的另外三个姑娘。

往昔,这位萧姑娘几乎每月都会来一次浣溪阁,基本都是独自来的,隔着大半年再次光临竟然还带了几位朋友,确实有些稀罕,像这位做妇人打扮的紫裙小夫人和那火红衣裙的姑娘,一看就知道和萧姑娘一样是大户人家出身,不仅衣着的料子不是凡品,身上戴的首饰更不用说了,件件都是珍品……

让翠衣妇人看不透的是最右边的那名青衣姑娘,看她与萧姑娘她们的言谈来看,绝非奴婢,但她这身青色衣裙却比两个随行的丫鬟都不如,再瞧她皮肤晒成那蜜色的样子,显然平日里是在太阳底下忙活的……可是她的气度举止却是不凡,与萧姑娘几人站在一起也毫无违和之处。

翠衣妇人也没多想,反正知道萧姑娘她们来历不凡也就够了。她微微一笑,客气地说道:“不知道几位客人想在一楼坐,还是去楼上瞧瞧?”

浣溪阁的一楼是个空旷的大堂,除了一些桌椅外,还摆放着几盆根雕、竹器,几个清花瓷器,还有一幅幅挂在墙面上装饰的字画,只是这么粗地看一圈,她们便觉得这老板的品味确是不错,难怪能被萧霏赞一声雅致。

四人随着翠衣妇人上了三楼,三楼的一侧是大堂的格局,靠着东大街的另一侧是雅座,客人们可以在雅座中凭窗而坐,俯视街道上的景致。

翠衣妇人领着南宫玥她们去了萧霏常去的一间雅座,又给她们上了普洱,一些点心,然后就退下了。

姑娘们随意地扫视着四周,南宫玥的目光很快被挂在墙上的一幅水墨山水图吸引,只见画中峰峦层次,奇险中见雄浑,笔墨豪放,皴擦点染尽在无意。

萧霏在一旁介绍道:“这幅画是浣溪阁的主人蒋夫人所画。”

“如此豪迈飒爽的笔锋竟是女子?”傅云雁也是掩不住的惊讶,兴味盎然地站起身来,欣赏着这幅山水画。

“蒋夫人确是一名奇女子。”萧霏点了点头,眼神中露出一丝敬意,与南宫玥几人说起了关于蒋夫人的事。

蒋夫人本来是伯府嫡女,是一名琴棋书画无一不通的才女,十几年前远嫁到南疆的世交家中,本来夫妻俩琴瑟和鸣,很是圆满,偏生夫婿早逝,只留下蒋夫人和一个孤女被夫家磋磨,蒋夫人一气之下就带着女儿出来自立门户,在五年前开了这间不招待男宾的浣溪阁,因着蒋夫人的才名,南疆不少闺秀不时会来此小坐,浣溪阁便也渐渐出了名。

浣溪阁中不时会展出一些闺秀的字画,闺秀们也以此为荣,还成就过好几段佳话,比如前年尤副将府的夫人偶然在此看到一位姑娘的画作,大为赞赏,后来着人打探了一下那姑娘的品性,便登门去提亲,成就了一段良缘。

韩绮霞也走到傅云雁身旁,感慨地叹道:“如此的心性,才能画出如此的画作!”

说着,姑娘们也有几分唏嘘。

毕竟蒋夫人坚强是由她的不幸来验证,又有哪个女子不希望自己一生顺遂,与夫君和和美美呢!

萧霏若有所触地垂眸,想起了更多关于蒋夫人的事,蒋夫人大概是与自身的经历有感,在浣溪阁中雇佣了不少丧夫的女子,给这些孤儿寡母的人家带去了一丝希望。萧霏不由得看了南宫玥一眼,想起之前大嫂让她为凉茶铺子雇佣贫户的事……大嫂和蒋夫人应该会合得来吧。

不着急,反正大嫂以后在南疆,有的是机会!

想着,萧霏微微一笑,有些期待地说道:“大嫂,霞姐姐,我的凉茶铺子已经备得差不多了,我打算下月就开始施凉茶……”

“施凉茶?”这雅座中也只有傅云雁不知其所以然,好奇地看着萧霏。

萧霏忙把她们担心今年会有暑热,她打算在南疆各城开免费的凉茶铺子的事一一告诉了傅云雁。

这件事说起来简单,但是傅云雁可以想象萧霏必然是为此付出了极大的心力。

这短短的半年多,萧霏的变化真是太大了!

看看萧霏,又看看韩绮霞,傅云雁心中一阵激荡,兴致勃勃地说道:“阿霏,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你可别跟我客气!”

萧霏自是应下,这时,雅座外响起了两记短促的敲门声,跟着是刚才那翠衣妇人推门进来了。她笑眯眯地福身道:“几位客人,今日有几位姑娘在二楼斗画,几位若是有兴致,也可下去看看。”

四个姑娘眼中露出几分兴味,南宫玥笑道:“斗画,我倒是不曾见过,去瞧瞧如何?”

傅云鹤和韩绮霞也觉得有些意思,四人纷纷起身。

翠衣妇人见她们有兴趣,一边在前面引路,一边接着道:“那几位姑娘都是大家闺秀,组了两个诗社,今日偶然兴起,就来此斗画。”翠衣妇人说到“大家闺秀”时,故意把语速放缓了一些,提醒南宫玥她们这些个姑娘都来历不凡。

王都里也有些府邸的闺秀会组些诗社,时不时地凑在一起谈诗作画。南宫玥她们互相看了看,心道:看来这王都与南疆的闺秀也没什么差别。

四人只是当做闲话听了,也没特别在意,傅云雁好奇地问了一句:“如何斗法?”

翠衣妇人便把那斗画的规矩给解释了一番,由一位姑娘先抽了签,今次抽到的主题为“城门”,然后斗画的两位姑娘便去城门口看一炷香时间,再回这里把城门画下来。

话语间,南宫玥她们便下了楼梯到了二楼,此刻的二楼看来很是热闹,好些个姑娘正聚集在窗边的两张桌子边,又有两人似乎正在站着作画。

这时,左边的那位姑娘似乎是刚收了笔,原本围着右边桌子的几位姑娘都被吸引了过去,交头接耳地纷纷点评:

“秦姑娘果然是过目不忘,这幅城门图画得是又快又好。”

“是啊,真正是落笔如有神!”

但立刻有人出言道:“快有什么用,还是要画的好才是!”

就在这时,又有人低呼了一声:“华姑娘收笔了!”

姑娘们一时忘了争论,又凑过去看。

很快就有丫鬟把两幅画并排高举起来,供姑娘们品评。

这些个姑娘都是大家闺秀,自小学的琴棋书画,画技自然是不差的,两人画的都是城门。

南宫玥她们看了一眼,便认出这是骆越城的北城门,她们来骆越城的路上都是见过的,尤其是南宫玥和韩绮霞,对她们俩而言,这道城门实在是有一种别样的意义,代表着她们从此要进入一种完全陌生的新生活。

一时间,诸多心绪萦绕在她们心头。

明明是同一个地方,但是在不同人的眼里便是不一样的风景,画出来的感觉也是迥然不同。

左边的是秦姑娘画的,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骆越城门的景致,高高的灰色城墙,城门大敞,显得庄严、肃静,气势凌人。

右边的那幅是华姑娘画的,她的笔触就细腻了许多,城门口画了排队进城的人,官道的右边还有一处竹棚,好些个人路人在其中歇脚闲聊……显得有一种淡淡的温馨感。

这么说吧,秦姑娘的这幅画是风景画,而华姑娘的这幅却像是风俗画。

且不说两幅画在画风上的区别,赏画的姑娘们很快就发现两幅画中城门的差异,一个粉色衣裙的小姑娘奇怪地说道:“为何秦姐姐的画上没有这个竹棚呢?”

秦姑娘锐利的目光朝粉裙姑娘看去,不以为然道:“我们骆越城的城门气势非凡,也不知道什么人在那里搭了个凉棚,引着一些粗人在城门口聚众不散。我回去定要和我父亲说说,让他令守正管管此事才是!”

“秦姑娘说的是。”一个着石榴色妆花褙子的姑娘一旁附和道,“我瞧那凉棚真是粗鄙得很,也不知道守正是怎么做事的,由着那些不知所谓的人在那里胡来!”

那华姑娘眉头微蹙,正欲开口,却听一个清亮的女音从后方传来:“及天下荒乱,百姓饿死,帝曰:‘何不食肉糜?’”

秦姑娘和她身旁的几位姑娘都是面色剧变,“何不食肉糜”的典故但凡读过几日书的都知道,对方分明就是在讽刺她们不识人间疾苦!

一瞬间,那些个眼睛都齐刷刷地循声看了过去,却见出声的是一个一身青色衣裙、梳着麻花辫的姑娘,正是韩绮霞。

秦姑娘及身旁几个姑娘利剑般的目光在韩绮霞身上的粗布衣裙上停了一瞬,目露轻鄙。这姑娘身上的粗布衣料一看就是从哪个破落户里出来的。

但是听她刚才那一番言辞,显然是读过书的,许是哪个穷酸秀才家的姑娘吧。好几个姑娘心中对这青衣姑娘有些同情。她们都熟知这位秦姑娘睚眦必报的性格,这位仗义执言的青衣姑娘怕是要吃亏。

秦姑娘咬了咬牙,恼羞成怒地说道:“大胆!胆敢对本姑娘无礼?!”

几句话就让二楼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起来,给南宫玥她们领路的翠衣妇人暗暗地捏了一把冷汗,给一旁服侍的小姑娘一个眼色,那小姑娘忙悄然退下,找人去了。

韩绮霞淡淡地看着对方,说道:“你的画技虽然不错,立意却是不如这位华姑娘。”

秦姑娘脸上一阵青一阵红,颜色变化多端,心道:这哪里来的小贱人,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大庭广众地羞辱自己!

“你是什么东西?!”秦姑娘的话好似从喉咙里挤出来的,“有什么资格品评我的画!”

“你这话说的奇怪。我们是谁,跟我们品画有什么关系?”傅云雁走到韩绮霞身旁,笑眯眯地插嘴道。

虽然被人侮辱,但是韩绮霞却没有动怒,她云淡风轻地看着那秦姑娘,眼中流露出一丝不知道是同情还是感慨。

曾经她是被人艳羡齐王府大姑娘,来日一个郡主的册封必不会少,可谓是金尊玉贵。直到她不得不离开那个锦衣玉食的牢笼……现在的她,也许辛苦,也许在别人眼里,她不过一个卑微的民女,可是她用自己的这双手活着,她比以前活得更踏实、更安慰。

她,甘之如饴!

秦姑娘敏锐地抓到了韩绮霞眼中的那一抹近乎怜悯的眼神,气得几乎跳起来。对方竟然敢怜悯她?她可是将军之女!她爹秦大钏可是镇南王的亲信爱将!

这时,秦姑娘身旁那个着石榴色妆花褙子的姑娘又道:“浣溪阁是怎么了?什么人都能放进来!”说着她对着翠衣妇人道,“小二,你还不把这些个出口狂言之人赶出去!”

“钱姑娘……”翠衣妇人想起萧霏手腕上那个稀罕的白玉镯子,面露为难之色。

正在这时,几个女子蹬蹬蹬地上楼来,领头的是一个身着月白衣裙的中年女子,看来端庄贤淑,眼中透着精明之色。她身后跟着四个着翠衣的小二。

“成掌柜!”秦姑娘一见中年女子便不客气道,“本姑娘不想在浣溪阁看到这几人,还不给本姑娘把她们都赶出去!”

成掌柜面色一僵,她们浣溪阁是开门坐生意的地方,出名的便是“雅致”,这若是今日让秦姑娘仗势欺人了一回,那哪里还能“雅致”得起来。

可是这位秦姑娘乃是秦将军之女,确实不是她们区区浣溪阁得罪的起的人物。偏偏今日蒋夫人又正好不在……

傅云雁冷声道:“我倒要看看谁敢把我们赶出去!”她说着,不客气地活动起双拳的筋骨,发出“咯哒咯哒”的声响,听得那些个姑娘家心里发毛。

这南疆最多武将家的姑娘,可是这些姑娘家大都是如珠似宝地养大的,很少有姑娘会去学武。一看到傅云雁一言不合就要打架的架势,一些个色厉内荏的还真是有些吓到了。

就在这时,又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自楼梯的方向传来,一片笑语言喧阗声。

一个脆生生的女声笑道:“乔姐姐,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没想到秦姐姐她们这么好的兴致在此斗画,这一次,我可要好好欣赏一下秦姐姐的墨宝。”

紧跟着又是另一个有些尖细的女声谄媚地附和道:“是啊,乔姑娘画技非凡,可要好生点评一下,也让我们长长见识。”

说话间,六七个姑娘如众星拱月般簇拥着一个月白衣裙的姑娘出现在楼梯口,那些姑娘都齐齐地朝秦姑娘她们这边看来。

秦姑娘顿时面上生花,翻脸像翻书似的换了一张柔和笑脸,闻声与来人打招呼:“乔姑娘。”

乔姑娘随意地扫视了四周一圈,敏锐地察觉到众人间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淡淡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语气轻淡,嘴角透着一丝倨傲,仿佛在俯视众人般。

秦姑娘忙指着韩绮霞和傅云雁,讽刺道:“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跑来的两个粗人,在此大放阙词,刚才还想要对我们动……”

“霏表姐!”

乔姑娘身旁的一个十二三岁的黄衣姑娘突然出声打断了秦姑娘,表情中掩不住的惊讶。

既然是遇上了熟人,萧霏便也落落大方地站了出来,和对方打了声招呼:“敏表妹。”跟着又看向了那位乔姑娘,“兰表姐。”

南宫玥看着那乔姑娘和黄衣姑娘,眉头动了动,敢情还是亲戚。

桃夭忙在南宫玥耳边说了几句,南宫玥恍然大悟,原来这位黄衣姑娘姓杜,说来这两位表妹家里与萧奕都有些恩怨。先有杜连城曾经被萧奕杀鸡儆猴地棒打了三十军棍,后又有前些日子乔光耀纳妾一事……这还真是冤家路窄了!

此刻,二楼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地落到了萧霏身上,包括那个成掌柜在内,众人的表情有些复杂。

秦姑娘她们也都认识这位杜姑娘,知道对方乃是小方氏的表弟杜连城之女,而那位乔姑娘则是镇南王的嫡亲侄女乔若兰。

若是有一个女子要称呼杜姑娘为表妹,又称呼乔姑娘为表姐,那也唯有是镇南王府的姑娘了。镇南王府就这么几位姑娘,去掉年纪不合适的,也只有……

在场的姑娘们都是面色微变,一个名字自然而然地浮现在众人的心中——

镇南王府的大姑娘萧霏!

她们中的大部分人都不曾见过镇南王府的大姑娘,一来是身份不够,二来也是萧霏一向深居简出,很少出门赴宴,就算是秦姑娘,也不过是几年前见过萧霏一次罢了。

秦姑娘瞳孔一缩,细细地打量着萧霏。虽然有几年不见,这位萧大姑娘看来长高了些,小脸也尖了些,气质沉稳了些,但是这张脸自己却是不会认错的!

怎么会是她呢?!秦姑娘不敢置信地握了握拳头。

在得知萧霏身份的那一刻,有几位姑娘不由地也揣测起与萧霏同行之人的身份,目光飞快地在韩绮霞、傅云雁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一身妇人打扮的南宫玥身上,脸色更为复杂。

看她的年纪,看她的气度,莫不是传闻中的那一位……

秦姑娘身旁的好几个姑娘暗暗庆幸幸好自己刚才没有出口狂言,否则那可就真是给家里惹祸了。

这也有想得深的,比如华姑娘,意味深长的目光在萧霏和南宫玥的身上扫视了一下,没想到萧大姑娘和世子妃的关系居然不错。这事回去可得和祖母、母亲说道说道。

至于这浣溪阁的成掌柜她们,则是暗暗松了一口气,萧大姑娘这一现身,这场风波也就化于无形了。

翠衣妇人不由多看了萧霏一眼,她招待萧霏也有三年多了,一直只觉得这位萧姑娘才学不错,但性子却有些孤傲,只以为是什么书香门第出身,却不想竟是王府嫡女。这还真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而那杜姑娘和乔姑娘的表情就有些复杂了,看着南宫玥的目光都透着些许敌意。偏偏对方的身份太过高贵,不是自己可以得罪的。

她们俩只能装着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也省得还要屈辱地对着对方屈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