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明悟/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六月初一,仿佛连老天爷都眷顾萧霏,这一日天气晴朗。

南宫玥和萧霏出门的时候,天方亮,东边的天空一片灿烂的金色,旭日从稀薄的云层里探出半边脑袋。

骆越城的北城门早已经大开,百姓排着队,入城的入城,出城的出城……

城门外,那两间竹棚外搁起了一块木板,上面写着两个大字:施茶。

竹棚里,站着几个穿着一式青色衣裙的妇人——为了这次施茶,萧霏特意给这些帮工的妇人统一定制了这身青色衣裙。

南宫玥和萧霏的青篷马车停在了官道的另一边,两人挑开马车的窗帘看着斜对面的茶铺,都是微微一怔。

“霞姐姐!”

萧霏不由得脱口而出,两人面面相觑,都没想到会在那几个青色的身影中看到一身青衣的韩绮霞,她还是梳着一条简单的麻花辫,只是头上多包了一方青色的头巾。此刻的韩绮霞正站在炉前一边搅动着药茶,一边对身旁的一个青衣妇人交代着什么。

南宫玥和萧霏一下子明白了,韩绮霞是自己请缨来教这些帮工煮药茶呢!

若非自己特意过来看,恐怕还不知道霞姐姐又为自己做了这些……萧霏心中淌过一股暖流,一霎不霎地看着茶铺。

那些青衣妇人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两大桶药茶在炉子上烧着,浓浓的药茶香随着热气翻涌飘散了出去。

城门附近的不少路人自然也闻到了这股药茶香,纷纷看了过来,一个丰腴的青衣妇人清了清嗓子,吼道:“瞧一瞧,看一看,不要钱的凉茶随便喝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这声音自然也传入了南宫玥和萧霏的青篷马车中,桃夭露出一丝赧然,解释道:“听说这个大姐以前是与她家男人做货郎吆喝的,现在她男人摔断了腿,在家养着,所以日子有些拮据……”

虽然那妇人吼得声嘶力竭,却也只见人从城门口的方向观望,未曾有人上前领茶。

百姓们的心里都还是有所顾虑,这茶铺说是施茶,谁知道会不会有别的花样呢。

眼看着一盏茶过去,茶铺前还是空落落的,萧霏有些着急,正打算是不是下去看看,就见韩绮霞有了动作,她舀了几杯热茶,放在两个木制托盘上,然后又对那丰腴妇人耳语了一句。

丰腴妇人频频点头,跟着两人就一人捧着一个托盘主动朝路人走去……

虽然说,马车中的南宫玥和萧霏看不到韩绮霞在和路人说什么,但是她的行为已经够明显了——她们在主动向路人送药茶。

连着两个路人拒绝后,有一个老者谢过韩绮霞,捧着药茶喝了起来。

韩绮霞笑吟吟地与老者闲聊着,最后还招呼那老者到茶铺中坐下了……

萧霏看得目瞪口呆,若非亲眼所见,简直不敢相信韩绮霞就是那个曾经高高在上的王府嫡女。

霞姐姐怎么能做到这一步?!

萧霏双目灼灼地看着韩绮霞,只见她还在与老者闲话家常,嘴角勾出一朵灿烂的笑靥,显然是自得其乐得很。

与此同时,那丰腴妇人也送出了好几杯药茶……确信这茶铺的凉茶真的不要钱,陆续就有路人过来排队了,慢慢的,有好些路人见茶铺这边热闹,也三三两俩地过来凑热闹……

眼看着她们的茶铺渐渐人流涌动起来,萧霏心里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和成就感。这件事是她一点点地、一步步地摸索着做起来的,她终于是做成了!

在马车中看了好一会儿,萧霏正要放下窗帘,就见韩绮霞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朝这边看过来。两人四目相对,韩绮霞露齿笑了,然后对着那丰腴妇人说了一句,那丰腴妇人面露惊诧,诚惶诚恐地朝马车的方向看了一眼。

韩绮霞解下头上的青色头巾,又整了整衣裙,信步走了过来……早晨的阳光柔和地洒在了她的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萧霏一不小心就看呆了,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她似乎懂了些什么,却又没有完全明白。

她皱了皱眉头,苦思之际,韩绮霞挑帘上了马车。

“玥妹妹,霏妹妹,你们也来了啊。”她自在地在两人的对面坐下,调皮地笑道,“我们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见萧霏直愣愣地看着自己,韩绮霞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又低头看着自己的衣裳,道:“霏妹妹,我有什么不对吗?”

萧霏用力地摇了摇头,压抑住心口的涌动。她很想问韩绮霞,以前在齐王府时,当齐王妃和韩淮君夫妻起了龃龉,韩绮霞又是如何自处的?

可是想到韩绮霞如今的处境,萧霏又感觉到自己不该问……这个问题会刺痛霞姐姐吧?

离开王都、离开齐王府的霞姐姐已经再也不需要为这个问题烦扰了……

萧霏力图镇定,思绪嫉妒混乱,就在这时,听到外面传来一片喧阗声,南宫玥又挑开了窗帘,只见茶铺边的不少路人似乎被什么吸引了,目光都齐刷刷地朝一个方向看去。

南宫玥、萧霏和韩绮霞面面相觑,还没等她们吩咐丫鬟下去查探情况,就看到七八个衣衫褴褛的人从她们的马车边走过,那些人面黄肌瘦,步履蹒跚,一看就是旅途劳顿。

难道是流民?!南宫玥眉心微蹙,可是没听到萧奕提起南疆最近有什么灾害,或者战乱。

这些“流民”一到城门外,就被几个城门兵拦住了,他们似乎在向城门兵解释什么,可是城门兵面露森冷,不为所动。

南宫玥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大裕律法有令:凡官员、百姓远离所居地百里之外,都需路引,若无路引,便可将之拒于城外,甚至可以依律治罪。

这几个“流民”一看就是为生活所迫,不得已才颠沛流离,十有八九是不会有官府开具的路引的。

南宫玥沉吟一下,取出自己的腰牌递给了百卉,吩咐道:“百卉,你去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百卉利落地下去办事了,不一会儿,她就回来禀告道:“世子妃,那些人是从华令城附近的一个李家村里来的。”

南宫玥在《南疆地理志》中看到过华令城的介绍,那应该是南疆西南边境的一个小城,并不富庶,那么这李家村更是可想而知了,恐怕只是一个偏僻的小村子。

百卉继续说着:“半个月前,西南一个名为武垠族的部落派了一支数百人的军队突袭了他们的村子,烧杀掳掠,他们村子的人死了大半,他们几个是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来骆越城是为了投亲。”

南疆北接大裕泾州,东部靠海,南邻百越国,而西南方则是数十个蛮荒小族,百卉所说的武垠族就是其中之一。这些小族或强或弱,五花八门,千奇百怪,有的淳朴,有的野蛮,有的荒淫……他们对大裕的态度也各有不同,比如这武垠族,不只是对大裕,对其他小族亦是毫不留情,只是这个族落全民皆兵,又一贯居无定所,随遇而居,因此委实是有些难对付!

也就是说,城门口的这些人确实是流民,也难怪城门守卫不敢让他们进去,流民的蹿入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导致城中治安混乱,再说的险峻点,万一有外族奸细混在其中呢?!

南宫玥思索片刻后,果断地说道:“百卉,你去跟守正说,让他找几个守卫陪着这些人去投亲,若是有亲眷在骆越城的,就吩咐胥吏将户籍暂时落在骆越城中;若是找不到亲眷的,让守正再来回报。”南宫玥心中有些忧心,既然骆越城有流民,恐怕其他的城镇也会有,历朝历代,流民都不好安置,容易为患。

百卉又下去了,南宫玥挑开窗帘,往城门的方向看去,只见守正很快就来了,对着百卉唯唯应诺,那些原本如泥塑木偶般的流民一个个都是感恩戴德,如一潭死水般的眼神中闪现了一丝希望的火花,整个人一下子活了过来,喜笑颜开。

这些个百姓虽然生活在底层,生命力却如野草般顽强旺盛,只要给他们一滴水,一点土壤,就能重新扎根。

韩绮霞思忖片刻,出声道:“百卉,你待会儿若是得了那些流民的住址,也给我一份吧。他们旅途劳顿,怕是身子有些虚,没准会水土不服……”

水土不服可大可小,轻的人不过几天食欲不振、精神疲乏,也就适应了,但若是重者,没准会腹泻呕吐,这些流民家贫,恐怕是请不起大夫的。

南宫玥立刻明白韩绮霞言语中的深意,点头道:“还是霞姐姐你细心。”韩绮霞如今常与平民百姓接触,比她们要知人间疾苦,心细如发。

直到那些流民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人群里,萧霏这才收回了视线,她也听到了韩绮霞的话,若有所思。

她突然觉得自己之前想问韩绮霞的那些问题真是傻极了。

这个世上,苦难的人太多了,各有各的愁苦,有的贫苦,有的病痛,有的就像刚才那些流民,本来安居乐业,却突降横祸,失去了自己的家园和亲人。

和他们相比,她拥有的太多了,出生便是王府嫡女,不只是吃穿不愁,每日都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有父母的疼爱,有亲人,有朋友,有她的琴棋书画……还有她的小橘。

天下的便宜又怎么会让一人都给占尽了,她也该知足了……

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她,只需问心无愧便可!

想着,萧霏的眼神变得清明坚定起来,曾经的迷茫在这一刻终于消失殆尽。

萧霏的变化实在是太过明显,身旁的南宫玥自然是看在眼里,她隐隐猜到了怎么回事,眼中露出了笑意。而韩绮霞看着萧霏却是一头雾水,心道:霏妹妹这是怎么了?……好像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虽然不知所以然,但是韩绮霞心宽地对自己说,不管到底是怎么回事,都是一件好事!

韩绮霞又与南宫玥、萧霏闲聊了几句,便又下去茶铺帮忙了。

至于南宫玥和萧霏,则踏上了归程。

马车一路畅通,待驶过繁华的长空街时,萧霏叫停了马车,吩咐道:“桃夭,你下去对面的玉心斋买些乳饼、蜜汁玫瑰芋头来。”

玉心斋是骆越城生意最好的一家点心铺子之一,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城中上至官员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喜欢这家铺子的点心,既好吃,又价钱公道。

问题在于——

南宫玥记得萧霏不喜欢吃芋头啊……等等,她很快想到了这两样点心的共同点,若有所思地眯了眯眼。

萧霏选的这两样点心是方老太爷最喜欢的,那么她这些点心是买给谁的不言而喻。

南宫玥勾唇笑了。

半个时辰后,她们就带着那几盒点心回到了碧霄堂,然后一同去了听雨阁,方老太爷正悠闲地坐在轮椅上,品着茶。

“外祖父!”南宫玥一进屋,就迫不及待地替萧霏表功道,“快看看霏姐儿给您买了什么?”

她说话的同时,桃夭赶忙打开了精致漂亮的点心盒子,点心还是热乎乎的,淡淡的香味飘散出来……

这是……方老太爷一阵错愕,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萧霏这丫头确实有心了!

他朗声招呼道:“阿玥,霏姐儿,都坐下,陪外祖父一块儿吃!”

屋子里的丫鬟忙服侍方老太爷净手,而两个姑娘却因为他的一句话怔住了。虽然方老太爷几乎每日都会与萧霏下棋,可是这还是他第一次叫萧霏的名字,霏姐儿,这是表示亲近的昵称。

萧霏眨了眨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乌黑的眼眸中泛起了一层晶莹的水光。

南宫玥亲热地挽着萧霏坐了下来,萧霏粉嫩的樱唇还在微微颤动着,情绪还十分激动。

萧霏的情绪波动如此明显,方老太爷又如何没看见,只是故意装作不知。他隔着帕子捻起了一块乳饼,接着又把两个点心盒子分别往萧霏和南宫玥的方向推了推,催促两人也赶紧吃点心。

南宫玥的面前是蜜汁玫瑰芋头,萧霏的跟前是乳饼。

方老太爷的目光在萧霏跟前的乳饼上停留了一瞬,忍不住心道:这丫头倒是和阿奕一样,不喜欢吃芋头,终究是兄妹啊……

南宫玥含笑地看着这对祖孙,很显然,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不只是萧霏知道方老太爷喜欢吃什么,方老太爷也知道了萧霏不喜欢吃什么。

日久见人心,这句老话真是说得不错。

祖孙三人热热闹闹地在屋子里吃着点心,之后又一起用了午膳,南宫玥和萧霏这才告辞离去,南宫玥走的时候还拎走了一盒点心……

这一日,太阳还没西斜,萧奕就回来了。

南宫玥惊喜地眨了一下眼,下意识地看了看漏壶,这才申时呢。

“阿奕,怎么回来这么早?”南宫玥笑着起身,然后给了鹊儿一个眼色,鹊儿立刻心领神会地退下了。

“我得了消息,听说骆越城来了一些流民,所以就回来看看……”萧奕拉着南宫玥又坐了下来,“我刚才去见了守正,你也见到那些流民了?”

南宫玥点了点头,这时,一阵浓浓的羊乳香从内室外传来,紧跟着是一阵挑帘声,鹊儿捧着一个热气腾腾的托盘进来了,将热好的点心呈上了桌。

南宫玥话锋一转,笑道:“阿奕,外祖父知道你喜欢吃这个,就让我带了一盒给你。”

热腾腾的乳饼散发着浓浓的羊乳香,令闻者食指大动。

萧奕津津有味地吃着乳饼,南宫玥在一旁含笑地看着他,说起自己今日是如何遇上流民的……等萧奕听到南宫玥说起萧霏命桃夭去玉心斋买了点心时,那碟热乎乎的乳饼早就被他狼吞虎咽地吃得一干二净。

他的目光在那空无一物的碟子停留了一瞬,表情有些怪异,仿佛在说,我居然吃了萧霏那家伙的东西,吃人嘴软……

南宫玥偏过头去,忍俊不禁,然后若无其事地与萧奕继续闲话着。

两人虽然是日日在一起,但还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哪怕是日常一个小小的细节,都可以说得滔滔不绝,听得津津有味……说说笑笑间一同用过了晚膳,两人本打算院子去散步消食,谁知道百卉禀告道:“世子爷,世子妃,大姑娘来了!”

萧奕眉头一皱,努了努嘴唇,神色中一不小心就露出了一丝嫌弃:都这么晚了,萧霏这家伙还有完没完!以为一盒乳饼就能讨好自己吗?

南宫玥有些好笑地瞥了他一眼,忙站起身来,却听百卉又道:“世子爷,大姑娘说也想见见您。”

咦?萧奕眨了眨眼,露出讶色,也站起身来,随意地拍了拍自己的衣袍。

两人一同去了东次阁,萧霏已经在一把圈椅上坐下了,她眉宇紧锁,看来心事重重。

见他们来了,萧霏忙起身见礼,随后,她犹豫了一瞬,还是单刀直入地问道:“大哥,我有事相求。不知道大哥你能否想法子安置一些流民?”说着,萧霏眸光一黯,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其实,在来碧霄堂之前,萧霏已经去过王府的外书房见了镇南王,也跟镇南王说起了流民之事。但是镇南王丝毫不在意,说是就这么些流民闹不出什么乱子来,还让她一个小姑娘家家别管这种事,三两下就打发了萧霏。

萧霏想了又想,最后便来碧霄堂找萧奕。

她有些忐忑地看着萧奕,唯恐大哥也会拒绝她。

南宫玥和萧奕面面相觑,然后相视一笑。

萧奕嘴角微微弯起,面色缓和了不少。

“霏姐儿,”南宫玥掩嘴笑了,黑曜石般的眼眸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我刚刚正与你大哥商量这件事呢。”

真的?!萧霏顿时面露喜色,心道:大嫂果然是大嫂,跟自己想到一块儿去了!自己和大嫂果然是灵犀一点通。

南宫玥顿了一下后,正色道:“流民若是安置不妥,就会变成流匪,所以一定要妥善行事。”说着,她想起往事,难免有几分感慨。

见南宫玥这副深有感触的表情,萧霏也觉察出什么,迟疑地问道:“大嫂,难道你遇到过……流匪?”她只是想想,就胆战心惊。

南宫玥也不避讳萧霏,与她说起了那段往事,想想也不过才几年前发生的而已。

萧霏听得一惊一乍……然后恍然大悟,她以前还想大哥这样的莽汉如何掳获了大嫂的芳心,原来他们还有这段英雄救美的故事啊!

倒是便宜大哥了!萧霏飞快地瞥了萧奕一眼,看得萧奕眉头抽动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