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艳福/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年轻的姑娘俏生生的站着。

南宫玥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味,还真是“巧”了!

这是冤家路窄,亦或是别有用心呢!?

萧容萱和方紫茉不疾不徐地走到了众人跟前,两人都是得体地福了福身,见了礼。

方紫茉微微一笑,明艳俏丽,落落大方地说道:“这还真是巧了。萱表妹今日约了我来妈祖庙进香,没想到表哥、表嫂也来了。”

萧霏皱眉看了方紫茉一眼,那一日发生在临水阁中的事还历历在目,若是自己,现在再面对大哥大嫂,怕是羞也要羞死了!

南宫玥微微一笑,疏离地说道:“二妹妹和表妹是来进香的吧?那我们就不打扰两位妹妹了。”

她的语气听着客气,但话里话外分明就是不想与方紫茉、萧容萱多说。

萧容萱俏脸一白,一双乌黑的眸子闪现莹莹泪光,如泣似诉地看着南宫玥,仿佛在说:大嫂,你怎么可以对我这样。

方紫茉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但是很快她就勇敢地对上了南宫玥的眼睛,又福了福身,无奈地说道:“我知道因为母亲……表嫂对我有一些误会。可是我不过是区区庶女,又能怎么样呢?”

她咬了咬下唇,凄楚地暼了萧奕一眼。她知道她这副模样、这个角度,最是惹人怜爱,从来没有哪个少年郎舍得对她说不。

可是下一瞬,她的表情便僵住了,没想到萧奕根本看也没看她,他俯首向着身旁的南宫玥温言道:“这里日头大,我们走吧。”

南宫玥笑得明媚,“好。”

话语间,他们继续朝凉亭走去,留下方紫茉不敢置信地看着萧奕的背影,狠狠地咬牙,心想:萧奕难道是睁眼瞎吗?没看到自己的容姿比世子妃不知道胜了多少吗?世子妃的肌肤没自己的白皙,嘴唇没自己的粉润,眼眸没自己的黑亮……她有什么好的!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次还是多亏了萱表妹从霏表妹院子里的小丫鬟那里打听到,表哥会一起来妈祖庙,她们才会过来“偶遇”,要是错过了这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这样的好机会。

方紫茉藏在袖中的手暗暗攥紧成拳,上次事情没成,嫡母对她的态度又差了好多。

她不甘心被嫡母随随便便嫁出去。

在这诺大的南疆,唯有高高在上的世子爷才配得上自己!像她这样的容貌,这样的身段,又知情识趣,就不信表哥会不动心!

走在前面的萧奕等人并没有被这“偶遇”影响到心情,说说笑笑地走进了凉亭。

六月的天气燥热,不过到了水边的凉亭中还是稍微阴凉了些许,远望湖边烟柳浓荫,近看荷叶田田,映日荷花朵朵绽放,让人一时有种置身江南水乡的感觉,浑身不自觉地放松了下来。

傅云雁拿起一方帕子拭去额角的汗液,道:“这个安澜宫倒是个妙处,不止是斋菜好,连景致也好,水清,花艳。”说着,她看着那盛开的粉荷,咽了咽口水道,“再过一个多月应该就可以挖藕了吧?”以这荷花的长势,藕节应该不错。

她前几句还说得凉亭中的其他人感同身受,最后一句就让大家破功了,都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也包括几个丫鬟。

萧霏掩嘴笑了后,道:“每年到八月,待桂花开了,这里的斋菜就会多一道桂花糯米藕,不少夫人姑娘都会在那时来此品尝。”

闻言,傅云雁双眼一亮,那垂涎欲滴的样子,看得众人脸上笑意更浓。

南宫玥也不知道该不该提醒她,她的嫁期在十月,这八月的桂花糯米藕恐怕是吃不成了。

众人小憩了片刻后,见四周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干脆就起身出了凉亭,沿着湖往前走去。

湖边绿柳成荫,仿佛一把把天然的大伞将灼热刺眼的阳光遮挡在外,树下似乎比凉亭中还要舒适。

金色的阳光洒在如绸缎般的碧绿湖面上,波光粼粼,与一旁的绿的荷叶,粉的荷花互相衬托,相得益彰,实在是美不胜收。

萧霏几乎想要吟诗了,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扑通”的落水声。

紧接着,便是几个女子尖锐的声音,“救命,有人落水了!有人落水了!”

南宫玥他们停下脚步循声看去,却见前方十几丈外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是萧容萱和几个丫鬟。

只是方紫茉人呢?

南宫玥心中一动,答案自然而然地浮现在心头。

不只是南宫玥想到了,附近其他人也想到了,都朝着湖中那扑腾不已的粉衣女子看去。女子的肩膀以下都泡在了湖水里,头发也湿了,凌乱不堪,容貌看得不甚清楚。

不过还是依稀能判断出落水的女子正是方紫茉!

这湖边赏景的人、路过的人都好奇地朝方紫茉的方向围了过去,交头接耳地议论纷纷:

“有人落水了!”

“还是位姑娘呢!”

“可惜我不会泅水……我去找根竹竿……”

“……”

没一会儿,湖边就围了不少人,男女老少皆而有之。

“救命啊!救……命啊!”方紫茉的求救声断断续续地传了过来。

傅云雁拉了拉南宫玥的袖子,好笑地对着她挤眉弄眼,两人心有灵犀地笑了。

这种内宅的弯弯绕绕就连单纯如傅云雁也因为曾在王都目睹过几场“落水好戏”而一清二楚了,更何况,这位方姑娘刚刚还在她们面前摆出那副妖妖娆娆的样子,现在又无缘无故的就落了水……

要说是单纯的意外,还真没人信。

这时,萧容萱似乎才注意到他们的存在,惊慌失措地小跑了过来,眼眶中溢满了泪水,语不成调地抽噎道:“大哥,不好了,茉表姐落水了……大哥,你快去救救表姐吧!”

方紫茉的丫鬟也是上前,焦心地道:“世子爷,求求您救救我家姑娘吧!”

萧奕似笑非笑道:“主子落水,你们几个做奴婢的不下去救却在这里耽误时间,是何用心!”

“大哥……”萧容萱瞳孔一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哥不是会泅水吗?难道他不该亲自跳湖去救茉表姐吗?……这个大哥,竟如此没有怜香惜玉之心?

“大嫂,”萧容萱噙着泪又看向了南宫玥,试图动之以情,“求你快劝劝大哥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茉表姐同我们兄妹几个从小一起长大,像亲兄妹似的……”

萧容萱心急如焚,双目含泪的看着他们,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就好像萧奕和南宫玥做出了多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一样。

此时,方紫茉还在一边扑腾,一边喊着救命,却怎么也沉不下去。

湖边围了越来越多的人。

萧霏复杂地一会儿看看萧容萱,一会儿看看方紫茉,她清楚地记得那一年她是和方紫藤、方紫茉一起在方宅学的泅水。方紫茉明明会水,现在却装作溺水……再想想那日大嫂宴请时的事,一下子就通透了!

如此不知廉耻之人竟然是她的表姐?

还有这个庶妹,萧霏忍不住怀疑,方紫茉今日会出现在妈祖庙与她有关!

萧容萱小小年纪,就成日想着些歪门邪道,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没认识到她自己的行为有失!

萧霏若有所思地半垂眼眸,自己既然是长姐,就该担当起来,好好管管这些庶妹们。

“二妹……”

萧霏正要开口,就又听“扑通”的一声落水声,又有什么人掉入了湖中。

怎么回事?!

萧容萱奇怪地循声看去,不远处两个男子的交谈声传入耳中:

“阿牛真是艳福不浅,若是将这位姑娘救上来,救命之恩,岂不是要以身相许!”

“不错不错,阿牛死了婆娘都五年了,也是该续娶了。”

“……”

听到这里,萧容萱顿时小脸煞白,难以置信地抬眼望去,只见湖中一个身穿粗布青衣的虬髯大汉双臂拨着湖水,朝方紫茉游去!

那个虬髯大汉的水性显然不错,游得飞快,三两下就距离方紫茉不过两三丈远了,见此,方紫茉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尖叫声:“不要!你走开,我不用你救……”

她一边尖叫,一边也开始慌乱地拨动湖水,一脸惊恐地奋力往岸边游去,这泅水的姿势竟是十分标准……可是她身上繁琐的衣裙在吸饱了水以后,变得沉重无比。她扒拉了好几下,只前进了一点点,回头却看那大汉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转瞬不过咫尺之距,方紫茉更慌了。

她不能被这个粗鄙的男人碰到!

这一刻,她真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噩梦而已。

可是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很快,方紫茉就感觉右小腿一阵抽痛。

糟糕!她的小腿抽筋了!

“啊,我的脚……救命……”方紫茉再也没法往前游,发出惊恐的尖叫。

这一次,她是真的溺水了,身子随着乱舞的双臂一沉一浮,连着喝进了好几口湖水。

她呛了好几下,眼看着身子就要沉下去,一只粗壮的胳膊从她的腋下横在了胸口上,男人浓重的汗臭味扑鼻而来。

方紫茉真是恨不得晕过去,她不想死,可是她的名节怎么办?

她脑中一片空白,任由大汉将她往岸边拽去。

岸上的萧容萱面上血色全无,只能傻愣愣地看着那个大汉压在方紫茉胸脯上的手臂,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完了,全完了!

一瞬间,萧容萱恨不得自己是聋子瞎子,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

方紫茉的两个贴身丫鬟也是嘴唇发白,身子微微颤抖着。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她们回去还有活路吗?就算是三夫人不处置她们,刘姨娘也不会放过她们的!

这时,那大汉终于把方紫茉送到了岸边,几个丫鬟忙伸手把方紫茉拉了上来,只见方紫茉面色苍白,浑身上下都湿透了,曲线毕露,香肩半露,内里的翠绿肚兜露出一角,端的是香艳无比。

四周围观的男子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声抽气声,目光灼灼。

更有甚者不禁有些后悔了,早知道是这样的一个绝色佳人,他们也该下水相救才是!没准还能成就一段良缘……无论是娇妻还是美妾都不亏!

方紫茉只觉得周围的目光彷如针一般扎在她身上,她的一个丫鬟赶忙拿出了早就备好的墨绿色披风飞快地给方紫茉围了上去,嗫嚅道:“姑娘,你……你……”她支吾着说不下去。

“茉表姐,你没事吧?”萧容萱赶了过来,一双清丽眸子哭得通红一片,看来楚楚可怜。

方紫茉耳朵嗡嗡作响,什么也听不到了。

她原本计划的好好的,自己落湖,萧奕必定会来相救,之后肌肤相亲,为着自己的名节,为着萧方两家的情谊,萧奕怎么也该纳了自己为世子侧妃才是!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萧奕居然是郎心如铁,完全不懂怜香惜玉,竟眼睁睁地看着这么一个粗鄙的莽汉来下水救自己……而自己偏偏脚抽筋了,在众目睽睽下,衣衫不整,坏了清誉!

出了这样的事,就算是她有绝色的姿容,那也难有前程了!待会她回了方宅,嫡母又会如何……想到这里,方紫芙面色白得几乎透明,娇躯颤得如同寒风中的娇花,身子几乎瘫软了下去。

跟着耳边传来一个老妇的声音:“这位小兄弟,虽然说你是为了救这位姑娘才不得已地与她肌肤相亲,但总归是坏了人家姑娘的名节。你赶紧问问人家姑娘家在哪里,快去提亲才是!”

“大娘说的是。”一个男子一边附和,一边推了那大汉一把,“大牛,你还不赶紧问问去。”

那大汉踉跄地走近了一步,搓着手朝方紫茉看去,“姑娘,不知道你……”他眼巴巴地盯着方紫茉,一想到刚才抱到的一团软玉温香,心里就一片火热,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这样的艳福。妈祖娘娘果然是太灵验了!这亲事若是成了,他以后日日都来给妈祖娘娘进香!

“住嘴!”方紫茉的脸色更难看了,扯着嗓子吼了出来。如此粗鄙的男人竟然还想娶自己!

她急切地看向萧容萱,歇斯底里地嘶吼着道:“萱表妹,我们快走!”现在的方紫茉什么也不愿去想,只想尽快离开此地。

大汉如何看不出方紫茉的嫌弃,讷讷地站在原地。

萧容萱也是心乱如麻,慌了手脚,口中只能说着:“茉表姐,我们这就回家去!”她急忙吩咐丫鬟把方紫茉给架走了。

看着她俩狼狈地远去的背影,傅云雁叹了口气轻声道:“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南宫玥但笑不语。

可不就是!

女子的清誉如生命般重要,这个方紫茉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居然同时拿自己最重要的两样东西去赌!她以为这个世道是绕着她转的吗?至于这个看起来只会哭的萧容萱也不是个简单的,说起来,她来南疆都快两个月了,还没好好“认识”过萧奕的这些庶妹们呢……

傅云雁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担忧地看了韩绮霞一眼,怕她会因为“落湖”而触景伤情……

她一转头,正好对上了韩绮霞明亮的眼眸,她的表情坚定而淡然,眼神通透清澈。

她的霞表妹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傅云雁嘴角勾出一个浅浅的梨涡,自己这一趟南疆真是没白来,对霞表妹,她总算是可以放心了!霞表妹一定会过得很好的!等回去,一定要跟希姐姐和怡表姐好好说说,让她们也能放心!

这出闹剧并没有影响他们的好心情,沿着湖继续闲逛了起来。

而湖边,人群还未散,一个老妇对那个叫大牛的莽汉,语重心长地道,“大牛,姑娘家的清白岂是儿戏!那位姑娘正羞恼,所以不愿理你。照老婆子看,你还是应该悄悄跟过去,打听一下这姑娘是哪户人家的,找她父母去试试口风才是正理!”

大牛的脸色不太好看,这么一个绝色佳人他当然想要,可是人都走了,上哪儿去打听呢?

一个中年妇人插嘴道:“我刚刚就瞧那姑娘有点眼熟,她好像是从方家的马车下来的。”

“方家?……你说的不会是那个方家吧?”立刻便有一个年轻男子接口道。

中年妇人见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不由得意地挺了挺胸道:“还有哪个方家?!当然是那个!”除了王府那位夫人的“方”还能有哪个方家啊!

那老妇咋舌道:“这么说,那位落水的姑娘岂不是咱们王府的表姑娘!”

一时间,无数道艳羡的目光都看向了那个大牛,尤其是那些男子,再一次后悔地想道:早知道他们也下湖了,为了王府的表姑娘,就是休掉家里的糟糠也未尝不可!

大牛垂头丧气地对着老妇说道:“大娘,谢谢你的好意!人家是富贵人家的姑娘,哪里看得上我这种糙汉啊?!”

“大牛啊。那姑娘都让你看过,抱过了……不嫁你她也嫁不成别人。”

“是啊!大牛,你还是赶紧去提亲吧。”

……

大牛一开始还很沮丧,但被周围的人说着说着,也不禁起了心。

要是能睡到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又成为了王爷的侄女婿,那他这一辈子真是值了!

其他人也越说越兴奋,都是争相告走——镇安王府的表姑娘在安澜宫落水,还被一个男子所救,肌肤相亲……

如此劲爆的话题很快就在安澜宫里传遍了,又渐渐越传越开……

而这个时候,萧奕一行人已经出了安澜宫里出来,难得外出一趟,也就不赶着回府,萧奕便带着她们去踏云酒楼用晚膳。

小二一见萧奕,便殷勤地迎了上来,透着一丝诚惶诚恐。一个多月前,方六少爷从二楼摔到池子里的事,小二还记忆犹新,今日见世子爷携美前来,自然是不敢怠慢,把贵客们引到了二楼最里面也是最好的一间雅座,心里暗暗祈祷:今日可别再有人这么不长眼,非要去招惹世子爷了!

萧奕直接令小二把酒楼的招牌菜都上了一样,又点了适合女子饮用的果酒。

这一桌菜摆得是琳琅满目,南宫玥、萧霏和韩绮霞根本吃不了多少,所幸有萧奕和傅云雁,桌上的菜肴还是吃了个七七八八,看得另外三人是瞠目结舌,简直怀疑他们吃进腹的食物到底是去了哪……

酒正酣时,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似乎是有数人朝这边走来,跟着是小二谨慎的声音响起:“世子爷,有几位客……”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一个爽朗的男音急切地打断了他:“大哥,我在楼下看到你的乌云踏雪,才知道你和大嫂在此用膳,我们几个特意来给大哥大嫂问个安!”

不用萧奕示意,竹子就赶忙打开了雅座的门,迎几位年轻公子进来,正是于修凡,还有刘五公子,黄二公子等人。

五六个年轻俊朗的公子哥往雅座里这么一站,原本不算小的雅座便显得有些拥挤。

几位公子飞快地在雅座中看了半圈,一眼就锁定了坐在萧奕身旁的南宫玥——况且,四位姑娘只有南宫玥做妇人打扮,那么她必定就是大嫂了!

闻名不如见面,大嫂果然和大哥般配得很!

他们也不敢多看,一个个都是目不斜视。

于修凡抱拳笑道:“大嫂,你来南疆也好些日子了,我们几个也没机会去给大嫂你请个安、问个好,今日就想着趁此机会给大嫂敬个酒,也好认个人。”

他说话的同时,他身旁的黄二公子已经拿过几个空酒杯,帮着倒起酒来。

几个公子各持一杯酒,一个接着一个地自我介绍,然后好爽地对着南宫玥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

这时,小二又敲响了雅座的门,跟着,便见他带着几个杂工抱了两个沉重的酒桶进来……

于修凡笑着又道:“大哥,大嫂,今日我们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大嫂,所以也没准备什么礼物,只好临时在这酒楼里买了两桶葡萄酒,这可是刚从波斯运来的葡萄酒,我以前听波斯商人说过,葡萄酒对身体好,还请大哥大嫂别嫌弃。”

南宫玥落落大方地谢过对方,心里觉得这几个公子很有些意思。虽然这葡萄酒送得随性,不是什么贵重之物却又透着心意,倒是一份不错的礼物。

见南宫玥笑吟吟地收下了,几个公子暗暗交换了一个眼神,心道:果然是大嫂,不拘小节!

这时,黄二公子上前半步,抱拳又道:“我们就上来给大嫂敬个酒,送个礼,那就不打扰大哥、大嫂,还有几位姑娘了!”

说完之后,他们几人就来去如风地走了,对于雅座里的几位姑娘都没有多看一眼。

萧霏在一旁怔怔地看着那又被关上的房门,若有所思:大哥的这些朋友她以前也是听说过的,这些人在骆越城中的名声也只比当初的大哥好了那么一点点,都是些有名的纨绔,全城上下都知道这些人不着调,成天不干正事。

但现在看他们性情爽直,干脆利落,活泼热情但又不轻浮。

从前母亲总是说表哥方世磊是南疆难得的英年才俊,文武双全,品性端厚……可事实上,她看到的方世磊根本就是一个假模假样的伪君子。

比起他来,大哥无论是在南疆还是王都的朋友都不知道要上好多倍!

曾经的自己实在是一叶障目!

萧霏的嘴角露出一丝苦涩,一丝叹息。

她定了定神,不想让南宫玥担心,又若无其事地继续喝起手中的果酒来。

这一日,西边天空燃起了一片火烧云,他们才离开酒楼。

把韩绮霞送了回去后,他们便回了王府。

而随后,萧奕去了镇南王的书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