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施压/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世子妃饶命!大姑娘饶命!”

惜鸿堂里,一个十二岁左右着丁香色素面褙子的小丫鬟跪在冷硬的青石板地上,向南宫玥和萧霏磕头求饶。

萧霏目光微沉地看着那小丫鬟,昨日回到月碧居后,她细细一想,总觉得萧容萱和方紫茉出现在安澜宫的时机实在是太巧了。她们俩是如何得知自己和大嫂她们的行踪呢?

萧霏思来想去,二妹不可能会打探到碧霄堂里的动静,问题多半还是出自己的月碧居。于是,她便细细地清查了院子里所有的下人,结果发现一个名叫如织的小丫鬟的腕上多了一个细金镯子。

才不过逼问了两句,如织立刻害怕地说出是自己偶然听萧霏屋里的大丫鬟们说起,才把事情悄悄泄露给了萧容萱的丫鬟……

想到这里,萧霏面沉如水,不仅是气她院里的丫鬟居然敢泄露她的行踪,也气萧容萱竟然敢买通她的丫鬟打探她的行踪!

再联想昨日在安澜宫的事,萧霏心里越发觉得萧容萱真是行事不端,如此下去,迟早要给王府的姑娘脸上蒙羞!

正思忖间,外面就有丫鬟来报说,二姑娘来了。

萧霏抬眼看去,只见一个丫鬟引着穿着一件粉紫刻丝蝴蝶花褙子的萧容萱走入厅内。

萧容萱是得了南宫玥的传唤才来碧霄堂的,心里也在忐忑地揣测着大嫂和大姐找自己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她一进偏厅,一眼就看到了其中的情景,瞳孔微微一缩,心里起了一丝慌乱:看这架势,难道说大姐姐发现了?!

很快,她就稳住了心神,若无其事地走到了堂中,向南宫玥和萧霏福身行礼:“见过大嫂,大姐姐。”

萧霏神色淡然,也不想与萧容萱兜圈子,单刀直入地斥道:“二妹妹,你收卖我院里的丫鬟,打听我的行踪是何意思!?”

萧容萱的面上露出了委屈的神色,怯怯然地看着萧霏道:“大,大姐姐……妹妹知道这样做不对,可是自打姐姐从王都回来后,就很少陪妹妹一起玩了,妹妹这才想着让人留意姐姐会去哪里。”说着,她小脸低垂,可怜兮兮、娇柔委屈的样子,“是妹妹错了,可是大姐姐,妹妹真没有任何恶意。”

若是以前的萧霏没准就信了,可是如今的她却没那么容易被萧容萱三言两语给蒙混过去。

萧霏的眼神微凉,语气中透着一丝锐利:“你若无恶意,那昨日在安澜宫又是怎么回事?!”

萧容萱忍不住又看了萧霏一眼,被她清亮的眼神看得心中一慌。

她深吸一口气,神色羞愧地嗫嚅道:“大姐姐,这却是妹妹的不是。昨日茉表姐来找我玩,说要见大姐姐,我一时失口……”萧容萱叹了口气,“都是我的不是,我也没想到竟会发生那样的事……早知道我,我就……”说着,她眼中已经是含满了晶莹的泪水,抬眼朝南宫玥看去,一丝不苟地认错道,“大嫂,大姐姐,这都是我的错,一切都怪我!”

她楚楚可怜地看着萧霏,心里委屈极了。

大姐姐生来就是王府的嫡长女,有夫人照拂,现在又得大嫂欢心,日后大哥大嫂都会有所看顾,自不必愁将来的前程!

可是自己呢?

自己只是王府里一个不受宠的姨娘生的庶女,她也想和大嫂交好,可是大嫂世家出生,根本不知道她们这些庶女的苦楚,也根本瞧不上她。

萧容萱一双素手绞着帕子,咬了咬下唇。

茉表姐与她一样是庶女,她们从小就玩在一块儿,她才会想着要是茉表姐能嫁给大哥,那么有茉表姐在,自己就可以像大姐姐一样,和大哥套上近乎了。可是没想到事情竟然完全没如自己预料中发展。

这都一夜过去了,萧容萱还是想不明白。

姨娘说过,男人都是喜新厌旧,贪好美色的。茉表姐有倾国倾城之姿,根本不逊于大嫂,甚至比大嫂更加娇美动人,大哥怎么会不喜欢茉表姐呢?!

萧容萱这么想着,眼泪又要落下来了。

萧霏起身,向南宫玥福了福,说道:“大嫂,二妹妹虽然认了错,但总归是做错了事,还请大嫂责罚。”

教导庶女本是嫡母之责,可萧霏也知自己的母亲恐怕……

自己虽然身为长姐,可到底不能随意处罚妹妹,而大嫂却是“长嫂如母”。

南宫玥淡淡地瞥了萧容萱一眼,敏锐地捕捉到对方眸中的不甘,一闪而逝。萧容萱自觉她自己的说辞天衣无缝,实际上却根本就苍白无力。

不过南宫玥也懒得与对方耍嘴皮子,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庶女,又被姨娘给养歪了,根本就不值得自己与她计较。

南宫玥沉吟一下,轻描淡写道:“……二妹妹会犯错,说到底就是《女诫》、《女训》没学好,那就好好在自己屋子里待上一个月,把《女诫》、《女训》抄上一百遍,自然也就懂规矩了。”

“大嫂说的是。”萧霏一本正经地颔首道,“多抄点书好,一来可以自省,二来也可以练练字,我以前就觉得二妹妹的字虽然字形好看,却笔力不足,写出来的字看来软弱无力,是该多练练,多写写。”说着,她看向了萧容萱,淡淡道,“二妹妹,等你写完就拿来与我看,我看看你的字有无长进。”

萧容萱顿时面色一僵,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没有再讨饶,只能低头讷讷应道:“是,大嫂,大姐姐。”

一百遍《女诫》加上一百遍《女训》,这要抄到什么时候去啊……

大姐还要看,连让丫鬟代抄都不行。

这一下,萧容萱眼眶中滚动的泪珠终于抑制不住地落了下来。

就在这时,画眉步履轻快地走进偏厅来,屈膝禀告道:“世子妃,大姑娘,傅六姑娘来了。”

南宫玥微微颔首,对着厅中的婆子吩咐道:“把带二姑娘回自己的院子领罚!”

婆子忙不迭地应了一声,领着萧容萱退下了,正好与傅云雁在偏厅门口交错而过。

傅云雁瞥了萧容萱布满泪痕的小脸一眼,脑海中再次浮现那句老话:自作孽不可活!

好好的王府姑娘,只要安分点,自然有她的前途,却非要在那里瞎蹦跶。

不过是一个庶女,傅去雁也没有多理会,径直走到了偏厅中央,与南宫玥、萧霏见了礼后,就开门见山道:“阿玥,祖母让我来找你!”

闻言,萧霏立刻识趣地告退,如织也被两个婆子拖了下去,背主的下人左不过是打顿板子发卖而已。

南宫玥则和傅云雁一起去了咏阳祖孙暂住的客院。

“玥儿!”

咏阳一见南宫玥,就亲热地招呼她到自己身旁坐下,傅云雁故意嘟嘴玩笑道:“祖母,我真怀疑阿玥才是你的亲孙女!”说着,傅云雁已经笑吟吟地在咏阳的另一边坐下。

咏阳好笑地看了傅云雁一眼,也懒得跟她贫嘴,拉起了南宫玥的一只手,慈爱地说道:“玥儿,再过几日就是你的笄礼了,可都安排好了?”

南宫玥忙正色答道:“咏阳祖母,我已经写好了帖子,打算到时候请几户相识的人家过来观礼。”观礼的人不需要多,只需请诚心祝福的人家便可。

南宫玥说的轻描淡写,咏阳却是眉头一蹙,替南宫玥心疼。

笄礼是女子的成年礼,也是一生中最重要的礼仪之一。

倘若南宫玥还待字闺中,自有她母亲林氏帮她张罗一切;若是她婆母是个好的,也会尽心替她操持,哪需要她自己一个女儿家亲力亲为!

咏阳微微眯眼,拍了拍南宫玥的手,说道:“玥儿,你的及笄还是我来替你张罗吧,你只要到时候负责行礼即可。”

南宫玥微微一怔,脸上先是惊讶,随后一抹笑浮上了唇边,咏阳祖母对自己和阿奕真的是太好了,真是如亲祖母一般!

南宫玥的眼前浮现一层泪雾,她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抱着咏阳的胳膊撒娇道:“咏阳祖母,那我就做甩手掌柜,和六娘还有霏姐儿玩去了。”

傅云雁眼睛一亮,忙不迭道:“阿玥,这可是你说的?明日我们去哪儿玩?”

两位姑娘又兴致勃勃地说起明日的计划来,听得咏阳眼中盈满了笑意,打发她们自个儿玩去,而她自己则去了王府的外书房去了。

长随毕恭毕敬地把咏阳迎进了书房中,镇南王更是起身相迎,两人在窗边的两把圈椅上坐下,丫鬟上了热茶后就退下了。

“殿下……”镇南王心中有几分忐忑,几分警觉,咏阳自抵达骆越城后,从来没主动来求见过自己,那么这一次又是为了什么呢?

流民!

最近也唯有流民的事可能惊动咏阳大长公主了吧!

谁想——

咏阳却问道:“王爷,再过几日便是世子妃的笄礼了,不知道王爷可有打算?”

世子妃的笄礼……镇南王怔了怔,没想到咏阳来找他不是为了流民的事,竟然是为了世子妃的笄礼?!他一时有些傻眼了,笄礼是女人的事,关他什么事,自然该由小方氏或者卫氏操持。

镇南王有些头疼,只能硬着头皮表示他会令卫侧妃给相熟的各府下帖,届时再准备几桌席面……

对镇南王而言,笄礼也不过是女儿家穿身新衣裳,请人过来王府中观礼,然后由正宾为其插笄而已。说来也不过是一件小事,观个礼,吃个酒席也就可以散了。

谁想他越说,咏阳眉头蹙得越紧。

南宫玥是世子妃,而卫氏不过是一个妾,由卫氏来为她的笄礼下帖本就不合规矩不说,镇南王还忘了非常重要的一点……咏阳不禁沉声道:“王爷,玥儿可是王府的世子妃,及笄当日,理应先到祠堂祭拜,不知王爷可有准备……”

咏阳问得含蓄,以南宫玥的身份,笄礼当日,萧家宗族的族长和族老们都应到场,她想问的是镇南王是否已告知了时日。

镇南王闻言面色一僵。

咏阳立刻察觉不对劲,问道:“王爷,可是有什么问题?”

镇南王犹豫了一下,想到此事根本瞒不过去,就算他现在不说,咏阳随便找个人问问也会知道,那他反而落了下乘,于是便回道:“世子妃还未入族谱,所以祠堂……”

闻言,咏阳整张脸都阴沉了下来。没有入族谱,也就是说萧家没有认可南宫玥这个儿媳!

咏阳冷声道:“王爷,玥儿嫁给阿奕也已经一年半多了,王爷不让玥儿入族谱可是对这桩亲事有什么意见?”

咏阳这几句已经相当不客气,等于是在质问镇南王是否对这桩御赐的婚事是否有什么不满!

镇南王尴尬不已,他当初是打算以入族谱一事拿捏那个逆子,谁知道那逆子不服管教,以致这件事就僵持了下来。可是这个理由总不能拿在明面上说。

他灵机一动,语调有些僵硬地说道:“殿下,按照萧家的规矩,进门三个月,才可以上族谱,成为萧家真正的媳妇。世子妃回南疆还没几日……”

萧家确实有这条族规,有这种类似的族规的也并非仅仅是萧家,这些家族设立这条族规就是为了看看刚入门的媳妇是否贤淑孝敬,而南宫玥自打与萧奕成亲后,便一直远在王都,所以镇南王这个理由虽然牵强,但说到外面去,也不算说不过去。

镇南王干咳一声,昧着本心道:“经过这段时日,本王也觉得世子妃贤良淑德,前两日就已经与族长说了,六月初十是个吉日,就在那日开祠堂。”

咏阳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镇南王不过在说场面话,但是事到如今,说穿也不过是图一时痛快,于事无补。

咏阳的脸色仍是板着脸,淡淡道:“如此,本宫便放心了。”

她的语气轻淡随意,却是不怒自威,只是这么端坐凝视,就释放出一种威严,让镇南王背后出了一身冷汗,仿佛又回到了年轻那会儿。

之后,咏阳与镇南王说了南宫玥的笄礼会由自己来操持后,也没再久坐,起身告辞。

镇南王亲自将人送出了外书房……

当晚,萧奕才刚回来,镇南王那边就派人过来了,说是会在三日后,也就是六月初十开祠堂,让世子妃南宫玥入族谱。

萧奕和南宫玥都心知肚明大概是咏阳对镇南王说了什么,才让镇南王突然改变了主意。萧奕虽然被南宫玥劝了,可对于这件事,心里始终梗了一根刺,他不想他的臭丫头有任何的委屈。

如今总算是柳暗花明了。

随着笄礼的时间临近,帖子也由王府的回事处一封封发了出去,南疆各府为了世子妃的笄礼而骚动了起来,这一日一大早,一个三十来岁身穿沉香色妆花褙子的妇人就来到了田府。

田大夫人在自家的小花厅中见客。

今日这位不速之客正是唐青鸿将军的夫人。

其实平日里,两家也不过是泛泛之交,田大夫人也不知道为何唐夫人会冒昧来访。

待两位夫人互相见礼,并坐下后,唐夫人又与田大夫人寒暄了一会儿,这才试探性地说道:“田大夫人,过些天就是世子妃的笄礼了,我昨儿才听说,咏阳大长公主殿下正在准备世子妃的笄礼……”唐夫人的语气中有些一丝复杂,因着旧怨,自家与世子爷有些势成水火的势头,上次世子妃在碧霄堂举办宴会,自家虽然收到了帖子,却根本没有前往。

但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的笄礼可是由咏阳亲自操持的!

咏阳不止是皇帝的姑母,她在南疆军中更是有一种特别的威信,毕竟老镇南王时期留下的老将不少都曾经是咏阳的同袍,对她甚为敬重。若是这一次唐府收不到帖子,岂不是日后被各府看轻了几分?!

田大夫人如何看不出唐夫人心中的纠结,却是故作不知,不冷不热地点首道:“是啊,听说殿下一向把世子妃当作亲孙女似的,这次不远千里而来就是为了给世子妃的笄礼做正宾。”

唐夫人心下一惊,虽然听说咏阳来了骆越城后,没住王府那边,而是住在了碧霄堂中,自己和丈夫也曾揣测过一番世子或者世子妃同咏阳也许关系匪浅……可是直到此刻,从田大夫人口中,才算是确认这一点。

这下可不妙……唐夫人心头有些发慌,亲热地改了一个称呼道:“冯姐姐,那不知道贵府可收到了世子妃笄礼的请柬?”

田大夫人含笑地点头道:“昨儿才刚收到帖子。”她识趣地没有反问,看唐夫人的样子,就知道唐家必然是没收到帖子。

唐夫人并不意外田大夫人的回答,据她所知,姚府也收到了帖子,田府又如何会没收到。田府和碧霄堂走得近,不止是田老将军和世子爷关系亲近,连田家长孙田得韬现在也被世子爷委以重任派往西南边境抚民,前天已经启程了。

想到这里,唐夫人也有几分感慨。听说这个宣抚副使的优差,镇南王本来是想给内侄方世磊的,谁知道方世磊运道不好,在这节骨眼上摔断了腿……那之后,镇南王又想把差事转给乔大夫人的长子乔申宇,可是乔申宇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昏,居然装病不肯去,结果被世子罚了三十军棍,打得是皮开肉绽,估计没一两个月别想下榻。镇南王气坏了,便把此事交由世子处理,才让田得韬得了便宜!

唐夫人心里其实有些不是滋味。这么好的差事镇南王怎么就没考虑自家儿子呢?!宣抚副使是六品武官,而自己的儿子至今还是个七品的校尉,这下可是落后田得韬一大步了!

唐夫人越想越觉得酸溜溜的,又和田大夫人胡扯了几句,就借口告辞了……

不止是唐府,其他没收到请柬的府邸也在着急,都想着要不要厚着脸皮去一趟碧霄堂,讨也要讨一张请柬过来……

城中各府如何,萧奕可管不着,此刻,他正在骆越城最有名的首饰铺子珍宝轩的贵宾室里,翻来覆去地打量着手中的簪子,心情甚好。

看萧奕的神色似乎挺满意的,掌柜小心翼翼地说道:“世子爷,敝店的王师傅那可是全骆越城……不,整个南疆最顶尖的师傅了。是小的特意从江南请来的,您看这手艺绝对是没话说……”掌柜滔滔不绝地吹嘘着。

萧奕小心翼翼地把簪子放入了一旁的红木匣子中,这簪子是他一回骆越城后就订下的,是打算给南宫玥在笄礼上用的。

按理说,南宫玥已经出嫁,笄礼上用的簪子是要婆母准备的,但是萧奕可没打算指望小方氏!

萧奕爽快的付了账,收起那个红木匣子就离开珍宝轩回了碧霄堂,却从画眉那里得知南宫玥去了林净尘那里。

萧奕先回书房收好了簪子,跟着又骑马出门,这一次,是前往林宅。

等到了林宅的堂屋,萧奕才发现原来不止是南宫玥来了,傅云雁和萧霏也在,加上韩绮霞,四个姑娘欢声笑语的一片。

如今,对于萧霏的无处不在,萧奕已经很习惯了。他大步流星的走到堂中,笑吟吟地与林净尘行礼:“外祖父,我又来您这里蹭饭吃了!”

林净尘不由失笑,他当然知道萧奕是来接南宫玥的,却也配合地颔首道:“好好好!今日就让你们再尝尝外祖父的手艺!”

南宫玥起身相迎,笑着对傅云雁道:“六娘,外祖父难得下厨,今日你可是有口福了!”

傅云雁做出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把屋子里的人都逗笑了。

林净尘站起身,弹了弹身上的直裰,道:“反正该商量的也商量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事就等午膳后再说吧……我先去厨房看看还有什么可以吃,你们几个小姑娘来给我帮忙,我总不能请你们吃青菜吧。”林净尘轻松地玩笑道。

萧奕低首问南宫玥:“阿玥,你们在商量什么?”

“我们正在说去茂丰镇义诊的事。”南宫玥浅笑着道。

茂丰镇就在骆越城南外几里处,镇子还算繁华。

“外祖父,”萧奕朝林净尘看去,说道,“可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您可别跟我客气!”

林净尘捋了捋胡子,不疾不徐地笑道:“阿奕,义诊的事已经准备得七七八八了……还差备一些常用的药,既然阿奕你有心,等午膳后,就留下帮我们一起搬搬药材吧!”林净尘不客气地使唤了萧奕。

萧奕乐滋滋地应了,仿佛林净尘给他安排的是什么美差似的。

之后,林净尘就下厨去了,几个姑娘也去帮厨,只有萧奕被严正地拒绝了,傅云雁直接不客气地说道:“阿奕,你就别捣乱了!”

一句话说得萧奕委屈,却逗笑了萧霏。

这一日,他们在林宅用了午膳,又一起把义诊需要的大部分药材都备好了,萧奕、南宫玥四人才一起告辞。这时,已经近申时了。

姑娘们坐上一辆青篷马车,而萧奕则是在一旁骑着乌云踏雪,朝镇南王府而去。

穿过几道街道,前方突然传来一片喧哗声,街道两边不少人都循声看了过去,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没一会儿,便见一支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地过来了,锣鼓声震天,喜气洋洋的。

一脸憨态的新郎官穿着大红色的新郎袍,胸前绑了一个大红绸带绣球,脸上笑得合不拢嘴,看来傻乎乎的。

车夫“吁”了一声,将青篷马车的速度缓了下来,想着到底是到路边靠一靠,等迎亲的队伍过去,还是干脆在前面的路口右转,换一条路线走。车夫暗暗地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萧奕,打算看萧奕如何决定。

马车里的南宫玥等人也听到了那阵阵锣鼓与唢呐声,傅云雁好奇地挑开了窗帘,往花轿的方向看去,想看看这南疆的迎亲和王都可有什么差别……

意外就在这时突然发生了,一个熟悉的女音突然从前方十几丈外的花轿中传来:“停下!给我停下花轿!”

这一句喊叫引来四周围观者好奇的目光,议论纷纷,都在猜想着这新娘子到底是怎么了!

而马车里的南宫玥几人更是面面相觑,这个声音实在是有些耳熟,萧霏直接说出了众人心中的猜想:“茉表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