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分产/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下,姑娘们全都好奇地凑到了车厢的窗口往外看去,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眼熟的新郎官,虽然他换上大红新郎袍以后看来整个人变了不少,但是姑娘们还是记得他就是那个在安澜宫把方紫茉从湖中“救起”的人。

萧霏的表情有些微妙。她也听说过方三夫人已经给方紫茉定下亲事的消息,却没想到方紫茉居然今日就出嫁了。方紫茉是方家姑娘,即便是庶女,那身份也不算低,本来她出嫁的时候就算没有十里红妆,那也是风风光光的……可是现在呢?仓促出嫁,连婚礼都寒酸简陋至此!

就在这时,前方的大红花轿已经停了下来,新郎官疑惑地转过头去,想问新娘子怎么了,却见一团火色的身形从花轿里冲了出来,大红头盖已经备她扯掉,露出那张娇艳的绝色容颜,一下子吸引了街道两边所有的目光。

路人一方面赞叹新娘子的容貌,另一方面又看的瞠目结舌,这新娘子还没过门,就突然从花轿里冲出来还是百年不得一见!

这个新娘子果然是方紫茉。

方紫茉四下扫视着,很快,目光就落在了萧奕的身上,眼睛一亮,正欲高喊,就被后面追上来的两个方家婆子打断:“五姑娘,快回花轿去!”两个婆子一左一右地狠狠拽住了方紫茉。

“不要!我不要嫁!”方紫茉奋力地试图挣脱两个婆子,扯着嗓门高喊起来,“表……”

一个婆子眼明手快地捂住了方紫茉的嘴巴,吓得脸都白了,三夫人让她们送五姑娘出嫁,这若是再出什么差错的话,三夫人必然要怪罪到她们这些下人的身上。

一个婆子粗声道:“五姑娘,您就别闹了!今日您是不嫁也得嫁……”

“唔……唔……”方紫茉还不死心地试图往前,一双含着泪光的盈盈美眸含情脉脉地仰首望着萧奕,修长的雪白脖颈如天鹅般秀美,小巧的下巴微颤,惹人怜爱,仿佛在说,表哥,救救茉儿,茉儿不想嫁!

南宫玥三人透过窗户打量着方紫茉,可是她却根本没有看到萧奕身后的马车,她的眼里似乎只看到了萧奕。

四周的路人看着新娘子心中都暗自奇怪,如此绝色姿容的姑娘嫁个一个这样的莽汉,也难怪她不甘心了!只是这婚姻大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既然都上了花轿,半途却又闹着不肯嫁,这新郎官委实有些可怜!

不少路人都对新郎官投以同情的目光。

萧奕根本懒得去看这场闹剧,他向车夫使了一个手势,策马往右手边的巷子转弯,车夫赶忙驾车跟上……

方紫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如此求萧奕,萧奕居然忍心见死不救?!

自己明明这般绝色,只要萧奕肯救她,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萧奕看不上她?!

一瞬间,她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忘了再挣扎,她目露绝望,心里像是浸满了毒汁似的,充满了怨恨。

两个婆子交换了一个眼神,忙合力把方紫茉重新塞进了花轿里,然后再次令轿夫继续前进。

新郎官大牛的面色早已经僵硬得如同木偶般,但根本没人在乎他怎么想。一个婆子不耐烦地催促道:“五姑爷,快走吧,小心误了吉时!”

大牛傻乎乎地应了一声,心里对自己说:她这么漂亮、高贵,自然是不愿嫁给自己这种粗人的,但是等洞房花烛夜以后,她自然也就认命了!村里的赵大叔也说了,婆娘要是闹腾,打一顿就听话了……

那迎亲队伍重新吹吹打打起来,渐渐远去,路人还觉得意犹未尽,滔滔不绝地彼此讨论着这场精彩的好戏……

更有人很快就打听出那是方家的花轿,心头更为疑惑,这方家的姑娘怎么会嫁那么一个平民,还嫁得如此寒碜?!

立刻有人把几日前传得沸沸扬扬的王府表姑娘落水一事联想在了一起,一时唏嘘不已。

好好的方家姑娘因为落水就不得不低嫁,还真是可怜……

因着这段小小的插曲,这骆越城里的百姓又热闹了几天,城中有闺女的人家都细细叮咛自家女儿离水远一点,免得一不小心落水!

鹊儿不时地把城里的各种传闻、流言说来给南宫玥和院子里的姐妹当笑话听,也算是博君一笑。

就在这种悠闲的气氛中,到了六月初十。

一大早,镇南王府里就驶出了一行车马,前往萧氏宗祠。

萧氏宗祠与王府相隔不远,坐西朝东,背山面水,屋顶为单檐悬山顶,一看就是气势恢宏。进了祠堂后,便是仪门,然后是宽大的天井,两旁各有庑廊,随处可见雕刻精美的石雕栏板……这宗祠一看就比南宫家的宗祠要宏大气派许多。

不过也难怪,毕竟是镇南王府的宗祠,在这南疆,总不可能有别的府邸能越过它。

想着,南宫玥便看到祠堂的正厅出现在前方。

虽然南宫玥一行人来的不算晚,但是萧氏族人哪敢让镇南王等他们啊,正厅中早已经是坐满了人。

众人的视线都齐刷刷地看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是镇南王,他身后是世子爷萧奕和世子妃南宫玥,再后面则是二公子萧栾和大姑娘萧霏。

至于庶女和侍妾,哪怕是侧妃也没有进祠堂的资格,只能在祠堂外等候。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萧奕夫妻俩身上。

在场的大部分萧氏族人已经好几年没有见过萧奕,但是萧奕的容貌还是能看到少年时七八分的影子,只是少了少年的青涩,身段更是抽长了不少,变成了一个丰神俊朗的昳丽青年。

他身旁的南宫玥为了今日特意换上了大红色刻丝牡丹花衣裙,乌黑浓密的发丝绾成了堕马髻,鬓间簪了两朵红宝石的珠花,衬得她肌肤如玉,红唇如樱,一双乌黑的眼眸如同掩映在流云里的银月熠熠生辉,通身流露出一种高雅娴静的书香气,却又不带文人世家的酸儒味。

厅中众人不由多看了几眼,只觉得不愧是南宫世家的嫡女,不仅样貌清丽,而且气质卓绝。几个女眷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是赞赏不已。

他们萧家本是再普通不过的农户,自打出了老镇南王,才尝到了鸡犬升天的滋味。每户人家的日子都好了起来,娶的媳妇也渐渐从普通的农女,变成商家富户以及武将人家出来的姑娘……没想到世子萧奕竟然能娶到士林世家的嫡女,还是个郡主!

瞧这南宫氏样貌,出身,地位,才学,无一不好,甚至还有圣眷,可以说是百里挑一的人选了!

以后还有哪个文人墨士敢说他们萧家是泥腿子,是暴发户,瞧瞧,连南宫世家的嫡女都嫁到他们萧家来了!

在众人灼灼的目光中,镇南王一行人进了正厅。

镇南王一进屋,除了居中首位的族长以外,其他人都纷纷起身给他行礼,齐声道:“见过王爷。”

镇南王自然对众人客套了一番,待众人再次落座后,萧奕便带着南宫玥上前认亲,其中老族长和萧六老太爷上次去过王府,萧奕也就没再重复介绍一遍。

这正厅里坐了一屋子的人,其实南宫玥大都也没记住,她只管蒙头见礼,得了一堆的夸赞,什么“郎才女貌”啊,什么“一对璧人”啊,什么“天造地设”的……

待认了亲后,南宫玥、萧奕便随着族长儿媳去了祭祀大堂。

一进大堂,每个人都是表情肃穆,不敢喧哗。

南宫玥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四周,说句实话,萧家的宗祠虽然建得恢弘,但是祭祀大堂却与南宫府无法相比。

南宫世家是几百年的名门世家,源远流长,前朝的历史上几乎每一个时段都留下了南宫世家的痕迹。在南宫府的宗祠里,供桌祭台上,那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的牌位是像梯田一样一阶阶地往上放,上面的大多数名字让不少文人学子看了估计都想要屈膝。

而萧家的宗祠牌位才不过稀稀落落地摆了三层而已。

这么说吧,如果说官语白的家族是几代传承的将门世家,那萧家就是将门中的暴发户,是在老镇南王这一代才崛起的。

话说老镇南王本来不过是一介白丁,因为家中贫寒,无以度日,才去当了兵,谁知道得了当时还是韩大将军的先帝的赏识,一路扶摇直上,最后成了萧将军,还跟随先帝将前朝覆灭。

一步一步,全都是老镇南王拿命换来的。

有道是:“一人得道,鸡犬飞升”。萧家是自此才算是成了一“族”,还建了宗祠,连着老镇南王的双亲、祖父母的牌位都供奉到了宗祠中,所以镇南王府说着是藩王,这祠堂装饰得也恢弘、庄严,可是顶不住牌位少,自然就显得寒酸。

祭祀大堂里已经有一个嬷嬷在供桌前备好了两个簇新的蒲团,一个是给萧霏的,一个是给南宫玥的。

族长儿媳含笑道:“世子爷,世子妃,赶紧上香磕头吧。这里有十五个祖宗牌位,每个牌位磕三个头。”后面那句是为了南宫玥而解释的。

等到全部磕完了,才算是完成了庙见的程序,表示南宫玥和萧奕的婚姻已取得萧家祖先的同意,以后南宫玥具有参加祭祀和过世后被祭祀的资格。

萧奕和南宫玥双双跪下,认认真真地一一磕了头。

等到磕完四十五个头,南宫玥的眼睛都有些发黑,萧奕眼明手快地扶了她一把。

萧霏在一旁一直看着南宫玥的一举一动,乌黑的眸子中盈满了笑意,心里为大嫂感到高兴。

接下来族长便亲自开了族谱,在萧奕的旁边,写了“妻南宫氏”几个字,如此,算是完成了庙见。

上了族谱后,族长萧沉和几位族老把镇南王、萧奕夫妻俩和和萧栾请了过去。

正厅中,那些个女眷早已经退下了,只剩下了萧家的男人们。

待镇南王一家人一一落座后,一个半头白发的族老便对镇南王道:“侄儿,阿奕现在大了也成家了。我们几个老骨头也算没辜负你父王在世时的嘱托。你父王临终前与我、你六叔父,还有你四叔父、五叔父和七叔父说了,等阿奕成年后,就把他留给孙辈的一些产业平分给阿奕和栾哥儿两兄弟。”

他说话的同时,留着山羊胡的族老萧六太爷微微颔首,表示赞同:“当初你父王托付给我们兄弟五个,现在也只剩下你三叔父和我这两把老骨头了,趁我们还在,还是把那些产业都分一分的好。”

两位族老这么一提,镇南王也想起了这事。父王留下的那些产业也确实该解决一下,之前也就是为了这些产业闹得满城风云,甚至还惊动了皇帝,因此除了小方氏的诰命,也让镇南王府变成了整个大裕的笑话。

这件事镇南王至今想来还是心中不悦。

也是,早点把这些产业分了,也省得再生出什么事端来!

镇南王沉吟一下后,点头对萧三太爷和萧六太爷道:“三叔父、六叔父说的是。”

萧奕飞快地看了两位族老一眼,脸色一沉。

他们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他如何还看不出来这两人怕是和小方氏早就达成了什么协议。也亏得当初祖父精明,把其中船厂、钱庄和两个矿山的地契私下放进了大丰钱庄保管,没有把所有的东西都交给族里这些个见异思迁的墙头草!

萧栾的身子不由缩了一下,难得敏锐地感受到萧奕的不悦,几乎有些坐立不安了。这些个老头子真是哪壶不该提哪壶!

萧栾飞快地瞥了萧奕面无表情的侧脸一眼,大哥冰冷的眼神吓得他半垂首。

这时,萧三太爷又对族长萧沉道:“大哥,老王爷留下了南边的上等水田九百亩,北方的旱田一千二百亩,山林四座,田庄三十六处,大裕各地的铺面五十二间,还有存在大丰钱庄的现银六万三千两。这些地契都在我们几人的手上保管着,而账册则一式两份,一份最初是在申大管事手里,后来交给了夫人,而另一份每年也会依老王爷生前的嘱咐,送到大丰钱庄,早几年便已由阿奕接管了。”

父王居然留下了如此多的产业?!

镇南王震惊了,随后一个念头浮上了心头:这么大的事小方氏都敢瞒自己十几年,她这是从来都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吧?!

疑心一起,就在心底深深的扎了根,如蔓草一般疯狂的生长。

这时,族长萧沉提出了分产业的章程:“虽然说当初二弟是说把产业平分给阿奕和栾哥儿,但是阿奕毕竟是世子,兄弟俩还是应该有所区别才是。依我看,阿奕就多分些田地庄子,至于铺子和现银就给栾哥儿吧。”老镇南王因为在萧家的堂兄弟几个中行二,所以萧沉才称呼他为二弟。

萧沉想得其实还挺周到的,萧奕是长子,以后整个王府都是他的,而萧栾日后是要被分出去的,得些出息高的产业,日子也能过得好些。

镇南王按耐住心中对小方氏的不快,点头道:“大伯父说得有理。”对他而言,萧奕和萧栾都是他的儿子,父王留下的产业分给谁,也都一样。

眼看着,他们已经把分产事宜都商量妥当了,萧奕忽然笑了,出声道:“伯祖父,三叔祖父,六叔祖父,这产业既然要分,那就该分得清清楚楚才是。这都十几年了,总会有些变化吧,有收益,有亏损,这些都得算个清楚明白才是。”

萧奕说得合情合理,萧沉想想也是,二弟留下的产业可不少,其中的收益十几年累积下来,怕是一笔巨大的银两,如果现在不算清楚了,事后,若是萧奕、萧栾两兄弟互相猜忌,反而让兄弟间生了隔阂,那就是好事变成了坏事,反而不美了。

萧沉垂眸思索了片刻,便道:“阿奕说得亦是有理。”

萧奕继续说道:“说起来,我还没见过母亲手上的账册呢,依我之见,应该将两份账册一同来对照整理,伯祖父觉得如何?”

“那是自然的。”萧沉点了点头,说道,“先用些时日把这些个账册都理一理,算清楚了,待过几日再正式分产业,各位觉得如何?”

说着,他环视着众人,萧三太爷和萧六太爷暗暗地交换了一个眼色,虽然夜长梦多,可萧奕提出的要求也没有错,想了想便没有反对。想来小方氏应该会把账册做漂亮些吧……

说完正事后,萧家众人便都离开了宗祠,各自打道回府。

一回了王府,萧栾就被一个嬷嬷叫去了正院见小方氏。

“母亲……”萧栾进屋后就忙向小方氏行礼。

小方氏还在做小月子,今日自然没有去祠堂,她打从心底里其实也不想去,每次面对大方氏的牌位,都要行妾礼,让她很是不甘心。

此时的她正坐在榻上,背靠着一个大迎枕,一见萧栾来了,瞬间展开了笑脸。

“栾哥儿,”她没等萧栾坐下,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今日怎么样?”

萧栾也没跟小方氏客气,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自己在窗边的圈椅上坐下。

丫鬟忙给萧栾上了热茶,她知道夫人和二少爷有要事要谈,麻利地退下了,内室里,除了小方氏母子,只剩下了齐嬷嬷。

萧栾拿起茶盅,还没反应过来,傻傻地问道:“什么怎么样?”

小方氏脸色一僵,耐着性子又说了一遍:“今日在祠堂里,可有发生什么事?”

萧栾喝了口茶润了润喉,这才懒洋洋地把今日祠堂的分家产一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小方氏闻言,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眼中更是掩不住的得意。

事情的发展正如她计划的一般,这实在是太好了!

她等这个名正言顺的机会已经等了很久了……王爷一直不肯开祠堂,害得她烦恼了好久,好在总算是成了!

她正自鸣得意着,就听萧栾迟疑地小声嘀咕道:“母亲,其实我觉得日后要是分家,我也能分到不少东西了。大哥毕竟是长子,又是世子,祖父的这些产业还是别同大哥争了吧?”说话的同时,他脑海中又浮现萧奕冰冷的目光,眼神有些忐忑。

小方氏瞳孔猛地一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一口气梗在了胸口,深吸一口气,勉强缓了过来一些,指着他怒道:“你说什么……你是傻了,还是呆了?!谁会嫌银子多!”

萧栾当然不会嫌银子多,可是银子和命相比,萧栾认为还是小命更加重要。他永远记得在战场上,大哥萧奕手起刀落,便是一颗头颅落下,鲜血四溅!大哥那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

想到这里,萧栾便觉得脖子有些凉飕飕的。大哥与自己从小就玩不到一起,根本没什么兄弟情,若是惹怒了大哥,那自己的下场说不定就会如那些南蛮子一般!

小方氏见萧栾不说话更气了,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儿子!还有萧霏……

自己明明就有儿有女,偏偏儿女都与自己不齐心!

想着,小方氏心中的怒意如熔岩似地在胸口处翻滚着,指着萧栾又是一通怒斥:“你知道那是多少银子吗?够你吃上几辈子了?!我一番筹谋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你竟然说出如此没良心的话……”

小方氏正在喋喋不休地怒斥着,门帘外突然传来丫鬟行礼的声音:“见过大姑娘!”

跟着就是一阵挑帘声,着一件白底绣折枝玉兰花束腰长裙的萧霏出现在门帘的另一边,却没有继续往前走,只是用一双清冷的眼眸直愣愣地看着小方氏,眼中是掩不住的失望。

萧霏清澈的眸子盯着小方氏,像是要看透她的内心似的。

小方氏顿时噤声,既心虚又迁怒地瞪了那挑帘的丫鬟一眼。

萧霏刚才听说了分家产的事,就想来问问母亲这件事是不是她在背后捣鬼,可是现在她觉得她应不需要再问了,从刚才的那几句咆哮,萧霏已经听出了端倪。分家产的事真的和母亲有关!

萧霏闭了闭眼,缓缓地说道:“母亲,不属于我们的东西终究不属于我们!”说完,她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她不想再与母亲争吵,说再多,也只是一次次失望而已。

小方氏本来就已经火冒三丈,现在更是被萧霏又浇了一桶油。这个女儿越来越不懂事了!

小方氏随手拿起榻边的茶杯就丢了出去。

咚——

茶杯丢在门帘前,砸得四分五裂。

萧栾缩了缩脖子,忙道:“母亲,儿子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说着,他也不等小方氏应声,赶忙跑出了屋,那速度比那兔子还快。

“没用的东西!”小方氏气得又想去抓东西摔,却抓了个空,气了个倒仰。

“夫人莫要动气,二少爷年纪小,才不懂夫人您的一片苦心……”齐嬷嬷柔声将小方氏宽慰了一番。

小方氏深吸几口气,总算缓过来一些,谁知道,跟着就有小丫鬟局促地来禀道:“夫人,世子妃派人过来了,说是要见夫人。”

小方氏眉心一动,让人进来了。

跟着小丫鬟便领进来了一个嬷嬷,那嬷嬷身穿一件湖色素面褙子,整个人收拾得干干净净,看来很是干练。

“见过夫人。”嬷嬷恭恭敬敬地屈膝行礼,“奴婢姓周,世子妃命奴婢过来取账册。”

“什么账册?”小方氏一头雾水,不明白怎么突然问她拿账册。但是南宫玥会问自己要的账册又能是哪些呢?!小方氏想到了什么,面色不太好看。

周嬷嬷只以为小方氏在装傻,但还是毕恭毕敬地解释了一遍,小方氏听得眉头越皱越紧,心里埋怨萧栾真是避重就轻,这么重要的事刚才居然也没跟自己提,以致自己没能先发制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