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2笄礼/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是王爷!”

有一个老者惊呼一声,腿一软,一下子跪了下去。

仿佛是一颗石子掉入了湖水中,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周围的百姓一个接着一个地跪了下去,最后都伏地磕头:“见过王爷。”

同时,每一个人心中都浮现了一个问题:这茶铺中的帮工姑娘怎么会认识王爷?王爷又怎么会来这个茶铺,难道说……

镇南王和叶依俐信步朝茶铺这边走了过来,那几个流民和抱着男孩的婆子跟在后方,几个流民几乎觉得自己在做梦,他们走投无路才来骆越城投亲,居然遇上了镇南王?!

待镇南王走到茶铺前,南宫玥和萧霏也迎上前去,福身道:“见过父王。”

她们原本并不打算让百姓知道是王府在此施茶施药,但既然叶依俐已经叫破,也就只能顺势而为了。

父王?!这个称呼听得众人又是一惊,想到了二女的装扮,忍不住心想:莫不是世子妃和王府姑娘也来了?

这区区的一个茶铺,凭什么引来王府的三个贵人?!

一时间,在场的百姓都已经心里有数了,原来这个茶铺是镇南王府的!

镇南王豪爽地笑了,环视众人,挥了挥手道:“免礼,都起身吧。”

那些普通百姓平日里哪里见过镇南王这等尊贵的人物,根本不敢起身,倒是有一个老妇大着胆子抬眼,战战兢兢地说道:“多谢王爷一片爱民之心,在此施茶施药!”

一个中年妇人也接口赞道:“王爷真是爱民如子啊!”

见这些百姓真心跪伏,镇南王一时神清气爽,心中很是受用。

还是世子妃的主意好,这么一来恐怕也不会再有人想起方家那档子污糟事了。王府的声望终于可以重振了!不愧是百年世家教出来的姑娘,做事还是周道的很!

镇南王的心情甚佳,十分亲民地说道:“是世子妃和大姑娘在此施药施茶,本王只是过来看看而已!”

那些百姓又是一阵谢恩。

镇南王只是顺路来看看,倒也没想在此久留,他的目光在垂眸静立的叶依俐身上停顿了一下,上马便走了。

南宫玥和萧霏原本是打算来帮个忙的,这么一来,也就待不住了,只能上了青篷马车。

直到那马蹄声和车轱辘声渐渐远去,那些百姓才微微颤颤地站起身来,久久没回过神来,心中盘旋着一个念头——原来一直在此施凉茶和施药的是世子妃和萧大姑娘啊!

好一会儿,才有一个粗糙的女音在茶铺里响起:“柱子,柱子你终于醒了!”

那灰衣妇人喜极而泣,连声谢过那婆子。

众人循声看去,原来刚才那个昏迷的男孩在服下了解暑药后,终于苏醒了。

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妇瞪大了眼珠子,忍不住捏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痛呼道:“哎呦,不是梦……这么说,这个茶铺真的是咱们王府的!”

这间城门口的茶铺开了半个多月了,骆越城中的百姓都在猜测到底是哪个大户人家有如此的手笔做如此积功德的善事,却又毫不张扬,完全不图虚名!

如今知道是世子妃和王府大姑娘的手笔,顿时有一种惊诧之余却又理所当然的感觉。

“我就说嘛,什么人能在城门口搭这么个茶铺,却连守正都不管……”一个中年脚夫感慨地说道。

“那是!”他身旁的一个中年妇人点了点头,“又是买药又是买茶,还要请这么多人在此照看着,那得费多少心啊,世子妃和萧大姑娘真是善心之人……”

那老妇又想到了什么,感慨地说:“哎,萧大姑娘如此善心,之前老婆子还听说了不少传言,说萧大姑娘是个容不得人的妒妇……果然,一定是那方家因为婚事不成,就记恨在心,在污蔑萧大姑娘的闺誉!”

说起方家的事,中年妇人有些激动,赞同道:“方家那些腌臜事真是不堪入耳,真正是小人行径,婚事不成,就要坏人名节!”

“坏人名节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我看那方家迟早会遭报应!”

“……”

茶铺内外说得是义愤填膺,叶依俐默不作声地回到了茶铺里,心想:这个世道真是讽刺极了,她们这两个高高在上的贵女做了什么?不过是拿出些银子,坐在摆着冰盆的屋里,动动嘴皮子使唤一下下人罢了,真正累的,真正应该受到感谢的是他们这些在大太阳底下忙里忙外的人。但是世人多蠢钝,往往只看到了表面。

不管叶依俐是怎么想的,会来讨茶讨药的都是一些穷苦的百姓,对于他们而言,这简简单单的一碗凉茶,一碗药,说不定就能救了一条性命,自然是感恩戴德。

还不到一天,在北城门外施茶施药的是世子妃和王府大姑娘一事就传扬了开来,整个骆越城人尽皆知。更有受了恩惠的特意来王府门前磕头谢恩。

南宫玥和萧霏都有些无奈,她们心里清楚,恐怕很长一段日子不能去茶铺了。

“世子妃。药制好了。”

到了夜里,百卉拿回来了一个小瓷瓶,南宫玥接过,从里面倒出了几颗如指头大小的褐色药丸,放在鼻下嗅了嗅,脸上露出喜色道:“制得不错,回春堂的师傅果然还是有些能耐的。”

这药丸正是解暑药。

这两日在北城门施的是汤药,虽然汤药见效更快些,但不管是熬药还是施药都相当的麻烦。施个几天倒还好,若是施足一个夏天,恐怕府里上下都要怨声载道了。

而且,整个南疆皆是暑热,仅仅是在骆越城施药是远远不够的,这么一来,汤药就很难保证时时供应。

所以,南宫玥亲拟了方子,在骆越城寻了一个口碑不错的药铺,委托他们来制作成药。

“这批药丸的成色不错。”南宫玥欣喜地说道,“让回春堂明日开始就大量制吧,但必须得保证成色与这批一样。”

百卉笑着说道:“您放心吧,世子妃,这可是咱们王府要的,价钱又给的足足的,谅回春堂也不敢来蒙混。”

南宫玥微微点头,笑了笑说道:“你再去寻一两家药铺,一定要保证铺子的声望好,炮制师傅的手艺高,若是寻到了,就让朱兴先去见一下炮制师傅,仔细查查底细。”

“世子妃。”百卉不由问道,“是回春堂制得太慢了吗?”

“不止是解暑药。”南宫玥有些担忧地说道,“东南那边障气密布,我想着得给军中制一些解瘴药才是。”

原来是军中要用!百卉恍然,军中无小事,必需要求炮制师傅不仅手艺高超,而且要十分可靠才行。

为了世子爷,世子妃总是想得那么周到!

百卉福身应了。

“画眉,去书房替我把《南疆百草》拿来,你们早些休息吧。”

几个丫鬟都有些无奈,画眉老老实实地把那本翻阅了好多次的《南疆百草》拿了出来,又把火烛挑得更亮了。

南宫玥翻到夹着书签的那一页,依在美人榻上,细细地看着。

无论是解暑药还是解瘴气都是要大量制的,购买药材就是一笔巨大的开销,若是能改进一下方子,用上一些南疆本土的药材就能便宜许多了……

这一夜,除了碧霄堂,骆越城的其他府邸也都久久未眠,得知原来是王府在北城门外施茶施药后,各府都不禁有些新的考量……

他们听说今日施药时,王爷也到了,也就是说世子妃施药是经过王爷同意的。

莫非是王爷和世子爷和好了?

不少人因此松了一口气,有些心思活络的府邸,更是叫来了府里的姑娘,细细叮嘱了一番。

于是,次日,萧霏刚陪方老太爷下完棋回来,就收到了好几封拜帖。

萧霏喜静,平日里与她有所往来的姑娘并不多,这一连几封拜帖让她有些懵了,便干脆一起带上去了碧霄堂。

南宫玥拿过拜帖,一一看过,不禁笑了,说道:“这几家应该是想一起来施茶施药的。”

萧霏眨眨眼睛,“想施药的话,她们可以自己来。王府并没有禁止别的府邸。”

南宫玥含笑道:“那可就没了名了。”

萧霏顿时恍然了,随后微微皱起了眉头。

再回想起那几张拜帖,大多是大嫂设宴那日没有来的府邸。

显然,这应该并不是那些姑娘自己的意愿,想必是她们家中的长辈知道茶铺是王府设的,才想来投机取巧吧。

这么想着,萧霏的心里有些不太舒坦,她开这个茶铺并没有为自己扬名的意思,只想为百姓做些事,她不想自己的心血被这些歪念糟践。

“大嫂。”萧霏目光清澈地看着南宫玥,说道,“我不愿意。”

事实上,施了这阵子茶,萧霏的花费并不少,她的私房钱其实也不太够用。萧霏也知道,若是自己愿意,骆越城大大小小府邸的姑娘们都会加入,如此一来,银子肯定是够了。

可是……

她就是不愿意!

她不愿意她花费心思一手开起来的茶铺被掺上任何不单纯的目的,这会让她憋屈。

“好。”南宫玥轻轻点头,向她眨眨眼睛说道:“……要是银子不够,咱们再去向父王讨。”

镇南王这趟也算是出了风头,以他好面子的性子,讨一些银子继续用于施药恐怕是不会被拒绝的。

况且,南宫玥也觉得萧霏所没错,虽然从利益上来说,应下那些姑娘显然更好,但施茶施药本就是善心之举,掺杂了利益,违了本心,又何必呢。

萧霏笑了,就如同一株空谷幽兰徐徐绽放。

回去后,萧霏就推了所有的拜帖,殊不知这一举动又在骆越城里引起了纷纷猜测。那些心思颇重的府邸更是不禁怀疑这到底是大姑娘的意思,还是……世子妃?

更有甚者开始后悔上次世子妃设宴自家没有去了,早知道王爷和世子爷的关系能够和缓,就当这出头鸟了!现在,他们不仅没有收到世子妃笄礼的帖子,就连想要一起施药都被拒绝了,这下可怎么办呢……

这些府邸的种种思虑,南宫玥并不在意,她要做的事情实在多的很,也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

向回春堂下的第一笔解暑药的订单,预计要十日后才能拿到。

百卉也另外找了两家口碑不错的药铺,交由朱兴去查了。

而南宫玥也没有闲着,时间就在忙碌中到了六月二十四。

这是南宫玥的生辰,也是她及笄的日子。

这一日,南宫玥照常地起了个大早,丫鬟们已经把今日笄礼要换的三身新衣裳都准备好了,安娘仔细地服侍南宫玥穿上第一身新衣,一件玫红芙蓉团花暗纹褙子,跟着又亲自帮她梳头,从头皮到发梢梳了足足一百下,嘴里还念念有词地说着吉祥话。

从昨晚起,安娘的情绪就非常激动,在她屋里服侍的小丫鬟更是悄悄告诉百卉安娘昨晚一夜辗转反侧没有睡好。百卉她们都可以理解,作为奶娘,安娘对南宫玥有种似母女又似主仆的特殊情感,于是几个丫鬟都体贴地退到了一边。

南宫玥梳妆洗漱后,便先去了祠堂。

一番祭拜上香的礼节结束后,南宫玥这才又回了碧霄堂,并去往听雨阁。

两位外祖父都在,今日的正礼,他们都不会出席,南宫玥就先过来向他们行礼,又陪着他们一同用了早膳,并得了两份厚厚的生辰礼。

到了辰时,南宫玥与他们告退,去了惜鸿厅。

进到偏厅,咏阳大长公主、萧霏和傅云雁都已经到了。

“咏阳祖母。”南宫玥盈盈一福。

落落大方、优雅从容、沉着淡定,玥儿真的是长大了!

咏阳含笑地看着如今身段修长玲珑的南宫玥,亲自上前搀扶起她,浓浓的喜悦溢于言表,同时心里亦有几分感慨,想起初次见面时女扮男装的南宫玥才不过十一岁,眨眼间就三年多过去了。南宫玥也长成了一个大姑娘。

到了辰时过半,有丫鬟进来禀道:“姚夫人到了!”

咏阳和萧霏先去敞厅迎客,南宫玥和傅云雁留在偏厅里,只听敞厅的方向不时传来喧阗声,显得很是热闹。

又过了一炷香,安娘有些紧张地走了进来,道:“世子妃,笄礼快要开始了……”

南宫玥和傅云雁在安娘的指引下朝敞厅走去。

明明昨晚已经说过了好多遍,但安娘还是忍不住又将笄礼的步骤说了一遍:“世子妃,等王爷开礼致辞后,您就走到敞厅正中,面向南,向观礼宾客行揖礼。然后面向西正坐在席上……”

安娘越说越紧张,今日的笄礼是象征南宫玥成年的大礼,又是由镇南王亲自主持,咏阳大长公主为正宾,这是莫大的荣耀,决不能出一点差错!

“安娘,”傅云雁好笑地打断了安娘,提醒道,“阿玥给我做过赞者的……”南宫玥又如何会不知道笄礼的程序呢!

话语间,她们已经走到了敞厅外,不一会儿,就听镇南王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今日世子妃行成人笄礼,本王代亲家主持,感谢各位宾朋佳客的光临!”

他简明扼要地说了一番致辞,顿了一下后,就宣布笄礼开始。

笙乐声响起,安娘挑开竹帘,南宫玥在众人灼灼的目光中走到厅中,不慌不忙,从容淡定。

她挺直腰杆,不疾不徐地往前走着,垂在后腰的青丝随着她脚步移动微微跳跃。

她在席前停下脚步,朝南看向观礼的众位宾客,田老夫人、田大夫人、姚夫人、萧二夫人母女、萧三夫人母女、四姑娘萧容莹、胡夫人……

今日的笄礼,南宫玥没有请太多的宾客,她希望今日来的大部分人带着祝福,而并非仅仅是客套!

南宫玥深深地对着宾客行揖礼。

宾客们的脸上始终挂着得体的笑容,心中却没有表面那么平静。

众人都猜到今日世子妃的笄礼咏阳大长公主应该会是正宾,傅云雁和萧霏会担起司者和赞者的职责,但是谁也没想到的是主持笄礼的竟然会是镇南王。

女子十五岁的笄礼,在未出嫁前一般都是由父母双亲为其主持,出嫁后冠了夫姓,自然是由夫家长辈,通常是由婆母来主持。而众人皆知世子与夫人不和,夫人不想出面给世子妃主持笄礼倒也不难理解,但是怎么会是镇南王呢?

难道夫人最近还真的是在养病?又或者正如近日骆越城里传言的那样,王爷和世子爷的关系和缓了?

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眼神中,南宫玥朝西跪坐在藤席上,对着面前作为赞者的萧霏微微一笑。

萧霏拿起牛角梳缓缓地替南宫玥梳头,一下又一下。

正坐的南宫玥挺直腰板,双手规矩地放于膝上,挺拔干练,目不斜视。

今日是她的笄礼,可是双亲、兄长、大姐姐、希姐姐……还有阿奕都不在!

她心里是有遗憾的,但是看着咏阳和傅云雁,心中又涌现一股暖流。

她拥有的已经许多,咏阳祖母和六娘的这份千里而来的情谊,她将永远铭记于心!

萧霏放下梳子后,作为正宾的咏阳站起身来,走到南宫玥的身旁,净手。

与此同时,作为司者的傅云雁捧着放有罗帕和一支白玉嵌红珊瑚珠子双结如意簪的托盘缓步走入厅中。

咏阳含笑地看着南宫玥,高声吟颂祝辞:“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

这句话出自《仪礼·士冠礼》,在每个少年少女的成年礼上都会听到这句祝辞,可是此刻南宫玥却忍不住眼眶一热,眼前一片朦胧,仿佛从那最平淡的言语中深切的感受到了咏阳对她的祝福。

她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笑容温婉。

咏阳拿起梳子象征性地替南宫玥梳了两下,接着傅云雁屈膝跪下,咏阳从那托盘上拿起了那支白玉嵌红珊瑚珠子双结如意簪……

就在这时,厅外突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跟着就是一个小丫鬟难以置信的惊呼声——

“世子爷!”

萧奕!?

小丫鬟的三个字仿佛在敞厅中砸下了一颗炸弹般,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向了厅外。

惜鸿厅外的庭院中,盛夏金色的阳光倾泻而下,一身戎装的萧奕行色匆匆地大步朝这边走来,阳光沐浴在他身上,银色的盔甲仿佛在发光一样。

等他走近,便可清晰地见到他俊美的脸庞上都是细碎的胡渣子,整个人看来风尘仆仆,问题是——

他身上的盔甲上、衣袍上血迹斑斑,红得触目惊心!

厅中的不少女眷都不由得倒吸一口气,发出惊呼声,连主座上的镇南王都愣住了,东南边境的战事还远未结束,南凉更没有败退之像,萧奕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南宫玥忍不住从席上站了起来,嘴巴动了动,却没能发出声音,无声地说了几个字:“阿奕,你回来了!”

这一刻,南宫玥的眼眶中忍不住浮现一层薄雾,心中更是剧烈地起伏不已。

萧奕,他回来了!

为了她的笄礼,他特意赶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