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0军棍/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未时过半,烈日高悬空中,灼热的阳光仿佛大火似的灼烧着下方的大地。

骆越城大营中,那些士兵仍旧身穿厚重的盔甲在滚滚热浪中各司其职,守卫、放哨、操练、清扫……井然有序。

中军营,营帐内放着几盆冰块,比外头阴凉了许多。

镇南王大马金刀地坐在书案后,皱眉看着跪在面前的人。

“王爷,有刁民在马市聚众闹事!牛大人他们被困其中,还望王爷赶紧下令平息民乱!”牛兴隆的随从李昌绝口不提千里马、比试和劣马一事,只咬死说有暴民闹事。

随着他的讲述,镇南王的脸色愈发难看,骆越城那可是自己这个镇南王坐镇的地方,竟然还有暴民胆敢在此闹事,分明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镇南王拔高嗓门传唤士兵:“来人,给本王传唐将军!”区区刁民,只要他让唐青鸿派一千兵士前去,还不全都捉拿归案!

“是!”士兵匆匆地领命而去。

李昌恭敬地俯首跪在地上,暗暗地松了口气:只要王爷愿意派兵前去,那就不是问题!

不一会儿,就有人进帐来,镇南王本以为是唐青鸿来了,没想到来的却是一个面容儒雅的中年青衣文士,乃是他的谋士何昊。

何昊信步走入帐中,作揖行礼道:“属下参见王爷!”

镇南王对何昊十分客气,含笑地抬手道:“先生免礼!先生怎么突然来了?”

何昊淡淡地朝那跪在地上的李昌看了一眼,镇南王知道何昊是有要事要说,就挥手让人先退下了。

镇南王给何昊赐座后,何昊方才道:“王爷,属下刚才听闻马市那边有民乱……”

“先生果然消息灵通,这么快就听说了。”镇南王怔了怔后,面露惊讶之色。

何昊忧心忡忡地说道:“王爷,属下担心此事若是处理不慎,会为王爷惹来大祸。”

不过是区区民乱罢了……镇南王眉峰一动,觉得何昊这一次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何昊站起身来,再次作揖,正色道:“王爷,如今南疆先是武垠族扰民,闹得流民四起,再是南凉来犯,东南边境危在旦夕,若是此时,再起暴民之乱,南疆岂非内忧外患不断?届时,这些事传到皇上耳中……圣心难测啊,王爷!”

镇南王闻言,表情中多了几分凝重。

何昊所言不无道理,上次百越之乱后,皇帝已是很不满了,若再有什么事端,指不定就更有借口夺了他的爵位。他在南疆镇守这么多年,总不能为他人做嫁衣!

镇南王沉吟片刻,慎重地问道:“那先生觉得此事该如何处理?”

何昊动之以情道:“王爷,以属下之见,不如由王爷您亲自带兵过去‘抚’民,”他在“抚”字上加重音,意思是镇南王此行是去安抚,并非镇压。

见镇南王有些意动,何昊继续说道:“王爷,这普通的百姓又怎么敢对南疆军对王爷您出手,定是马市之中有人闹事,蓄意挑起民愤,这才造成动乱,待王爷您前去,将那罪魁祸首伏法,再将那些百姓安抚一番,百姓必将感恩于心,觉得王爷您待民如子,将此事广泛传扬开去,岂不就是一桩美谈!如今唯有化干戈为玉帛方是大善。”

何昊的一番言辞情真意切,让镇南王感同身受。

自从前年与百越一战后,随着那个逆子逆势而起,他在南疆的民心也渐弱,若是能借着此事将民心收拢,那就是意外的收获!

这么说来,他得跑上一趟了。

想到这里,镇南王果决地拍案道:“好,那本王就率领两千军士亲自去一趟马市!”

何昊微微松了一口气,总算是不负所托。

等唐青鸿到的时候,听到的就是镇南王这句话,而李昌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镇南王怎么突然就改变主意要亲自带兵前去了呢?!他不知道这个结果是好是坏,可是也没资格去阻拦。

镇南王率领两千骑兵火速地赶往了马市,一时,马蹄飞扬,这些骑兵所经之处,隆隆作响,仿佛大地都为之震动了起来,扬起一片漫天的尘雾……

还没到马市,就远远地看到一群激愤的民众赶着数百匹马连绵不绝而来。

那些百姓也不过上百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看起来并不像是要造反的暴民,但他们却一个个都是怒容满面,似是怀着莫大的愤慨与仇恨。

镇南王缓下了马速,并抬起右臂,示意随行的一众军士也放缓速度。

李昌忙策马骑到镇南王身旁,抱拳道:“王爷,那伙人就是暴民,请王爷一定要救救牛大人啊!”

几十丈外,那些刚走出马市的民众当然也看到了镇南王带来的一众骑兵,一面赤红色的军旗高高飞扬,上面绣着一个大大的“萧”字,南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正是镇南王的军旗!

难道是镇南王来了!人群中的不少人面面相觑,他们虽是打算去向镇南王陈情,请他做主,可此刻,乍一眼看到大军,心里还是不免有些忐忑。

牛兴隆狼狈不已,双手被人束缚在身后,一看手下搬来了救兵,不由心中冷笑,嘴上道:“本官劝你们还是放开本官,赶紧投降吧,没准王爷还会饶你们一条狗命……”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顿时就把众人心中的熊熊怒火又掀起了几分。

“狗官,住嘴!”一个着青衣的年轻人愤怒地打断了牛兴隆,挥着拳头高喊道,“大家走!我们去向王爷讨一个说法去!若是任由奸佞把劣马送上战场,那不是让那些南疆军士兵活活去送死,害的还不是我南疆的兄弟姐妹!”

句句发自肺腑,说得那些民众热血沸腾起来,连声附和:

“没错!”

“王爷来得正好,我们去找王爷陈情去!”

“……”

民众群情激愤,大步地朝镇南王那边走去,然后在双方人马相距不过四五丈远时,唐青鸿策马上前,厉声道:“大胆刁民,竟然敢聚众闹事,还敢对牛少监动粗,实在是胆大包天!还不给本将军束手就擒!”

牛兴隆激动地叫了起来:“王爷,唐将军,快救救下官,快将这些刁民就地正法啊!”

后方的镇南王皱眉瞥了牛兴隆一眼,心中不悦。

自己这一次是来抚民的!牛兴隆这么一说,那些百姓岂不是会认为自己这个镇南王残暴不仁!

镇南王对长随交代了几句,长随忙到唐青鸿身旁传话,唐青鸿连连点头,然后语气缓和了不少:“王爷仁慈,只要你们赶紧释放牛少监,交出今日的罪魁祸首,王爷答应会从轻发落!”

众人愤愤不平,今日之事根本就不是他们的错,岂能把罪过怪在他们的身上?

那青衣的年轻人上前一步,义正言辞地抱拳道:“禀王爷,还有这位将军,并非草民等蓄意闹事,实在是这牛少监欺人太甚,竟然把劣马当做骏马中饱私囊,眼看着这劣马明日就要送往战场,草民等虽然不过是布衣,但也心系我南疆的安危!”

这青年显是念过书的,字字句句条理分明,牛兴隆听得满头大汗,还不等镇南王开口,就是大喊道:“胡说!你这是血口喷人!王爷,下官是冤枉的……”

“王爷,马监挑得马都在那里了,是不是冤枉,您一看就知。”一个老者满是痛心地说道,“王爷,草民的两个儿子前年死在了战场上,他们是为了南疆百姓而死,死得其所。可、可若是因此等狗官贪赃而死,那就死得冤枉啊!王爷!”

这一席话让所有人感同身受,他们也有亲人、朋友或是死在了战场上,或是这次随军出征。战场之上,生死难料,若真是死在敌人的刀下,那也是为了南疆而战死,可如今,却是有人在背地里捅刀子啊!

“王爷!”又一个青年满腔愤慨地喊道,“牛少监这是通敌叛国,该杀!”

“该杀!”

“该杀!”

一声声“该杀”在耳边轰呜,牛兴隆怕得瑟瑟发抖,他暗恨李昌实在太不机灵了,竟然把王爷给引来了。牛兴隆原本打算得好好的,去向王爷求救后,王爷一定会派兵前来支援,这样一来,就能轻易把这些暴民绳之以法,而自己中饱私囊之事也能瞒得神不知鬼不觉了,没想到……

不过上百暴民,哪用得着王爷亲自出马啊!都怪李昌,没把事情办好!

牛兴隆强行镇定地喊道:“王爷,您可千万别听这些暴民胡言乱语!下官奉您的命令挑选骏马,那些马场老板们因为没有挑到他们家的马,所以才会闹事,他们……”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人拿起一根木棍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背上,那是一个年轻的妇人,这一棍用力不重,却充满了憎恨,就听那妇人泪流满面地说道,“就是有这样的狗官,我娘家十九口,才会全都死在百越人的刀下,连我那个才三岁的侄儿都被砍得血肉模糊。……王爷,求您为草民们做主啊!”

镇南王眉宇紧锁,他也被这声声“该杀”震撼了。

他以为只是暴民闹事,没想到竟然还有隐情……

难道这牛兴隆真得连采买军费都敢贪污不成?!

想到这里,镇南王抬起了右手,示意他们噤声,并说道:“尔等所请,本王已经知道。此事,本王必会详查,若尔等所述属实,本王必会严惩以正军纪……”

就在这时,一个威仪的女声突然响起:“本宫为证,他们所言句句属实!”

“本宫”这个称谓可不是谁都能用的,只有宫里的娘娘、皇子和公主才能如此自称。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循声看了过去,四周静了一静。

咏阳自人群中走出,南宫玥,傅云雁还有萧霏则紧跟在她身侧。

镇南王不由得脱口而出:“殿下……”

这一刻,牛兴隆已经是面如锅底,这普通的百姓可能不知道,他却是知道的,如今骆越城中唯一可以自称是本宫的女子就是今上的姑母——咏阳大长公主。

这位殿下可不一般……也难怪能相出一匹黄骠马来!

牛兴隆一方面恍然大悟,另一方面心底则是绝望极了。

有了咏阳大长公主和其孙女作证,自己今日怕是不可能翻身了!……等等!他又想到了什么,朝南宫玥和萧霏看去,目光先在萧霏身上顿了一顿,这才发现萧霏有些面熟,长得可不正有些像是自己那侄女——镇南王的继室小方氏吗?

那么,萧霏身旁这个如笑面狐一样的小妇人到底是谁,不言而喻!

镇南王世子妃!

这个名字,他真得是一点儿也不陌生,这位世子妃才刚过门就敢和他当时还是王妃的侄女对着干,不但夺走了柳合庄,还公然把他的侄子给卖进了苦窟,直到今日都没能把人寻回来。

现在又轮到自己!

再回想起两人见面以来,南宫玥的一言一行,分明就是在蓄意挑衅自己,而自己偏偏傻得掉入了对方的陷阱中。

想到这里,牛兴隆又有了一个更可怕的念头:难道世子妃就连会有百姓暴动,王爷亲临都算到了?!

牛兴隆脚下一软,重重地跪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整个人差点就没瘫倒下去。

南宫玥淡淡地看了牛兴隆一眼,和萧霏、傅云雁一起上前给镇南王行礼:

“见过父王(王爷)!”

至于四周的那些个普通百姓,还云里雾里的,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隐隐感觉到这得了千里马的老妇显然来历不凡,这戏本子里被称为“殿下”的,那可不都是些贵人?!更何况还是能让镇南王都面露敬色之人!

还有这位小夫人和她身旁的蓝衣姑娘竟然称呼镇南王为父王!那岂不是世子妃以及王府的姑娘?!

这时,一个三十余岁、着褐色锦袍的男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兴奋地指着咏阳道:“我知道了!难怪老夫人您的相马之道如此高明,原来您是咏阳大长公主殿下啊!我就说嘛,以我的本事,还有谁能超过我呢!”那人说来竟有几分沾沾自喜的味道。

来人正是那宁老爷,寥寥几句让他一下子成为了众人目光的焦点。

咏阳大长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这些词反复地回荡在这些百姓的脑海中,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跪了下去,伏跪在地,紧跟着,那个人旁边的人也都一个接着一个地跪了下去,就像是一颗石子掉入湖中,泛起了阵阵涟漪,一圈圈地往四周荡漾开去……

他们的脸卑微地伏在了地上,但是嘴角却抑制不住的喜悦,这个牛少监狗眼看人低,欺负到公主殿下头上,这一次那是栽定了!有公主殿下作证,如此中饱私囊的蛀虫一定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民众们都是心潮澎湃,心里颇有一种宿命的感觉:天道轮回,人在做,天在看啊!

看来是他们南疆命不该绝!

到后来,在场的数百民众,只剩下了咏阳一行人和那个宁老爷还站在那里,显得分外的突兀。

镇南王是一头雾水,利落地自马上跃下,对着咏阳作揖道:“殿下,您怎么会在此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着,他朝南宫玥三人扫视了一下。

咏阳语气淡淡地说道:“王爷,我今日和六娘、玥儿,还有霏姐儿过来马市挑马,没想到竟然撞上了这位牛少监来此采购战马……”咏阳简明清楚地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镇南王本就对百姓的陈情信了七八分,此时,经咏阳大长公主这么一说,他更是确信无疑了。

难怪百姓们会愤慨至此。

难怪他们所言字字泣血。

难怪他们会暴动……

牛兴隆确是该杀!

他的眼神中掩不住的怒火,朝牛兴隆看去,雷霆大怒:“牛兴隆,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本王信任你,才把如此要事交给你办,没想到你为一己之私竟将劣马充作骏马送上战场,置我南疆军士兵于险境,置我南疆安危于不顾!你知不知道此罪当诛!”

牛兴隆吓得心底冰凉,额头磕在地上,求饶道:“王爷饶命!属下也是被这武老板所蒙蔽!请王爷看在夫人的面子从轻处理!”

武老板也同样地死命磕头,浑身瑟瑟发抖,“王爷饶命!王爷饶命!草民的马不是劣马啊!”只不过也称不上骏马就是了……

牛兴隆不提小方氏也就罢了,这个时候,越提小方氏,镇南王越是不悦,他也是因为牛兴隆是小方氏的亲舅舅,这才安排他去马监当了个少监,还把采购战马如此重任交到他手里,可是他又是如何回报自己的信任呢!

先是方承令、方承训兄弟的那些个丑事,如今又是这个牛兴隆,小方氏的这些亲戚还真是一丘之貉,自己这个镇南王的面子里子都被丢尽了!

想到这里,镇南王脸色难看极了,冷声下令道:“来人,把这两人下监……”

他话音刚落,就听南宫玥恭顺地出言道:“父王,儿媳恳请严惩此人。”

镇南王皱了一下眉,就看到南宫玥飞快地朝咏阳看了一眼,他顿时恍然了,原来世子妃是故意在提醒自己啊!也是,今日之事咏阳大长公主是瞧在了眼里的,若不是明惩,恐怕南疆官员贪腐军费一事,就要闹到王都,闹到皇帝面前去了!

这都是小方氏闹出来的……镇南王越想越恼,恨不得把小方氏再赶回明清寺去。

“来人。”镇南王此刻只能把一肚子怒火都发泄到牛兴隆的身上,恨声道,“此人贪腐军费,罪证确凿,令责三十军棍,当场执行。稍后押往惠陵城军前,军法处置,以正军心。”

牛兴隆面色惨白,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立刻就有两个士兵上前,把他从马场的那些民众手里接了过来,按押着跪倒在地。

“王爷,饶命……”

声音未落,手臂般粗的军棍就猛地往他后背挥了过来。

砰!

“啊——”

牛兴隆发出一声惨叫,痛彻心扉,而紧接着,又是第二棍,第三棍……

棍棒打在皮肉上的声音阵阵响起,伴随着牛兴隆的惨叫声,只听得周围百姓一阵痛快。

不知道是谁朗声说道:“王爷英明!殿下英明!”其他人都此起彼伏地附和了起来。

镇南王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还好今日听何昊所言,亲自来此,否则他的一世英名真是要毁于牛兴隆之手。他又悄悄看了一眼咏阳的脸色,见其露出满意之色,终于松了一口气,心中不禁暗想:世子妃果然很懂事,还知道偷偷提醒自己,要不然今日就要惹恼咏阳大长公主了。

三十军棍实打实的打完了,牛兴隆像烂泥一样瘫倒在地,而一旁的武老板虽没有挨上军棍,却已被吓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身下更是一滩水渍,散发着一股子腥臭味。

得了镇南王眼色的唐青鸿下令士兵把牛兴隆和武老板都拖了下去,就连武家马场的两百匹马都被带走作为此案的证据收押。

而民众们也在士兵们的驱赶下,倒转回了马市,只觉得今日真是峰回路转,这一天发生的事,简直就够他们说上一辈子了!公主殿下、王爷、世子妃……这可都是南疆顶天的贵人了!

附近终于安静了下来,南宫玥这时上前半步,对着镇南王福了福身,一脸疑惑地问道,“儿媳方才听那牛少监口口声声提起‘夫人’,恐对夫人名声有碍……”她有些欲言又止,“不知这牛少监是……”

镇南王的面色有些僵硬,语调中透着一丝尴尬,道:“牛兴隆是你母亲的生母牛姨娘的兄长。”

南宫玥面上恰好地露出一丝惊讶,然后眉尾微扬,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父王,儿媳依稀记得,当年母亲代管祖父留下的产业时,就是交由一个姓牛的管事来管着的,不知道是否是这一位?”

牛管事……镇南王眉头微蹙,若有所思:“牛”这个姓说常见也不算常见……

若真是他的话,这牛兴隆连军费都敢贪腐,又岂会真得本本份份打点父王留下的那些产业?

再联想起上次让小方氏把产业和收益还给萧奕的时候,小方氏似乎是说历年收益只有几千两银子……

难道也是被这牛兴隆……

小方氏,她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自己?!

怀疑的种子早就在镇南王的心中生根发芽,此刻,更是如同蔓草一般不断的生长着,他恨不得立刻就回去好好质问小方氏一番。

但现在,他也只能强行克制了下来,随口说道:“这事待我回去后问问你们母亲。”

南宫玥一直留意着镇南王的神色,见好就收,没有多问。

镇南王随后客套地说今日令咏阳受惊云云,跟着,他就命人护送众人打道回府。

回府的路上,咏阳笑容满面地看着南宫玥说道:“玥儿,你很好。”

咏阳最初并不南宫玥的打算,但眼看着事态逐步发展,却是恍然大悟了。

玥儿真是用心良若,步步谋算之下,倒是让这起连自己都有些为难的军马贪腐事轻轻松松就了结了。咏阳本来还打算万不得已的话,就自己拉下脸来去见镇南王,只是如此一来,自己插手南疆军务难免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没想到,玥儿倒是能另辟蹊径。

如此甚好,不但可以解决了这一次的劣马之事,也能让镇南王正视到军中的问题所在,以后在军马采买时一定能够更加慎重。

得到咏阳的夸奖,南宫玥有些羞涩的笑了。

傅云雁和萧霏一头雾水,尤其是萧霏,直到刚刚她才知道那个马监的牛大人,竟然与自己的母亲还有这样的关系,而且还曾替母亲来打理过祖父留给大哥的产业……想到这里,她的心里一阵苦涩难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