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规矩/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碧霄堂,南宫玥送咏阳和傅云雁回了云离院后,就去了外院书房,并叫来了朱兴。

南宫玥把今日马市之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只听得朱兴一阵后怕,心想:若不是世子妃凑巧遇到,那批劣马岂不是要被送去惠陵城了?!

世子爷出征在外,军中事自然也有交代过,他们对于粮草、箭矢和兵马的调度是盯的紧紧的,可没有想到,这次居然在采购军马上出了纰漏。

“世子妃。”朱兴抱拳,正色道,“属下立刻就往军营一趟,必不会再让类似的事情发生。”

朱兴表面上挂着管家的名义,实则还是军中之人,此事由南宫玥一女眷出面并不妥当,交由他来办是最好的。

南宫玥微微颌首,“有劳朱管家了。”

朱兴行礼后告退,南宫玥静坐了片刻,提笔给萧奕写了一封信,吩咐百卉交给回事处送去惠陵城。不多时,百卉就回来了,还带回了一封方四老太爷的书信。

于是,南宫玥就带着书信,去了听雨阁。

方老太爷看过信后微微蹙起了眉,说道:“四弟风寒,暂时不能过来了。”

方四老太爷正是方家的族长,不久前,方老太爷曾写信给他说了三房之事,想让他来一趟骆越城一正家风。

南宫玥眉梢轻挑,方四老太爷这个时候生病,是巧合,还是故意避免去怼上方家三房?毕竟三房的小方氏现在还是镇南王的夫人,或许是不想惹恼了镇南王吧……

方老太爷也是这般想的,他昏迷了十几年,如今不禁感概方家已不是原来的方家了。

“外祖父。”南宫玥笑盈盈地说道,“您别急,若四老太爷真是风寒倒也罢了,不然,等再过几日,他必会亲来骆越城向您赔罪的……”

方老太爷有些疑惑的看着她,南宫玥明快的笑容让那丝淤积在他心里的不快烟消云散。

他现在的日子是捡回来的,有外孙和外孙媳妇这么孝顺,还有什么好强求的呢?方家数百年的基业和荣辱,也不是他一个人的事……

方老太爷微微一笑,心情明朗了许多。

南宫玥推着方老太爷在院子里走了一圈,陪着他说笑了一会儿,方才回了自己的屋子。

听说今日在马市发生了这么精彩的事情,几个没有一同去的丫鬟有些惋惜地叹息不已。

待南宫玥沐浴更衣后,便一边听着安娘回禀碧霄堂今日的一些大小事,一边由着画眉帮她绞干头发。

不多时,鹊儿步履匆匆地来了,脸上带了一丝奇异的兴奋。

她屈膝行礼后,就急切地禀告起来,脸上笑吟吟的:“世子妃,王爷申时三刻就回了府,立刻就去了正院……听说,王爷也没遣散屋子里的奴婢,就对着夫人破口大骂起来,数落夫人的亲戚丢了他的颜面,还数落夫人目光短浅,不懂唯才是举,就知道每天帮扶亲戚,还质疑夫人是不是也从中得了好处!夫人赌咒发誓说她完全不知此事,还想为牛兴隆推托,结果王爷更生气了,让夫人没事多抄抄《金刚经》,也好静心养气……”

南宫玥透过铜镜看向身侧鹊儿,含笑着问道:“王爷可有问起产业之事?”

“问了。”鹊儿觉得自家世子妃简直神机妙算,忙不迭说道,“夫人绝口不承认,后来还扑在迎枕上大哭大闹起来,说是王爷冤枉了她。王爷可能是被哭烦了,甩袖就走了。”

南宫玥微微颌首,小方氏这是想用一哭二闹来换取镇南王的同情和爱怜吧……这在从前或许还有用,可是现在,在镇南王已心生怀疑并爱意渐退时,再用这招,恐怕就没有这么好的效果了。

怀疑已生,就会渐渐发酵,直到无可挽回。

现在还不急,等到申账房把账本都“整理”妥当,才是了结这一切的最好时机。

鹊儿还在继续说道:“……王爷一走,夫人就在那里一直摔东西……”顿了顿后,她意味深长地说道:“看来啊,明日齐嬷嬷就要来拜见世子妃了!”

画眉和几个小丫鬟互相看了看,都是掩嘴笑了,画眉故意恭维鹊儿道:“以后,奴婢可要叫鹊儿姐姐一声神算子了!”

可不就是吗?东西都摔光了,总不能让屋子里空荡荡的吧?!

鹊儿得意地挺了挺胸膛。

正如她所言,第二日南宫玥这才刚从攸宁厅回来,齐嬷嬷就不负所料地来了。

“见过世子妃。”齐嬷嬷礼数周到地对向南宫玥行了礼,形容中却带着一丝淡淡的倨傲,“禀世子妃,夫人屋子里的东西有段日子没换新了,夫人看得疲了,想要换一些物件,特命奴婢过来取对牌开库房。”

齐嬷嬷一说,屋子里的鹊儿、画眉她们暗暗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忍俊不禁。

鹊儿眨眨眼,意思是,从今日起,你们就可以改口叫我“神算子”了!

南宫玥心里亦觉得有些好笑,客气地对齐嬷嬷道:“不知母亲要些什么物件,还请嬷嬷列张单子,凭单子去库房领用。”

列张单子?

齐嬷嬷的脸色不太好看,往日里她替小方氏领用物件一向都是直接带人去库房随便挑,挑完后再让库房记册子。偏偏刚刚她去库房拿东西的时候,新任的刘嬷嬷硬是表示要世子妃给了对牌才能开库房,任她好说歹说就把着钥匙不肯放,无奈之下,她才会来碧霄堂,可没想到,世子妃竟然还让她列单子?!

世上哪有这样的儿媳妇,世子妃简直没把夫人这个婆婆放在眼里!

她越想越恼,夫人数次惹得王爷不愉,如今地位岌岌可危,而世子妃却渐渐在王府站稳了脚跟,甚至还掌起王府的中馈来,也难怪气焰越来越盛,竟故意要为难自己!

齐嬷嬷面色阴沉,语气中透着几分倨傲,强硬地说道:“世子妃,夫人从库房领东西从来都是先领了,然后再让库房记录在册的!”

南宫玥淡淡地看了齐嬷嬷一眼,拿起一旁的茶盅,慢悠悠地用茶盖移去茶汤表面的茶沫,没有说话。

但是她无形中散发出来的一种漫不经心却令齐嬷嬷感觉憋屈极了,自齐嬷嬷随小方氏来到镇南王府,因为她是小方氏的奶娘,小方氏跟前最得力的第一人,整个王府谁不敬她一分,这十几年,她顺风顺水惯了,即便是之前侧妃卫氏掌权,也不敢怠慢她,唯有世子妃……

齐嬷嬷眸中闪过一抹阴霾之色,却也只能忍着。

这时,鹊儿出声道:“齐嬷嬷,夫人有夫人的规矩,世子妃有世子妃办的规矩,如今世子妃奉王爷之命管家,自然要把事情办好了,才能不负王爷所托。”

鹊儿一脸认真地说着,齐嬷嬷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心道:这是以王爷在压自己呢!……这还真是龙困浅滩遭虾戏,如今一个小丫头也敢这么对自己说话了!

鹊儿自然看出齐嬷嬷面色不愉,却故作不知,又道:“还是齐嬷嬷忘了夫人想要什么物件了?那不如嬷嬷赶紧再回去问问夫人吧?”

齐嬷嬷心知若是自己就这样两手空空地回去,绝对会被夫人迁怒办事不利!夫人最近被禁闭在正院里,就算是要发脾气也只能往院子里的奴婢们发,最近正院里的下人哪个不是夹着尾巴做人。

齐嬷嬷深吸一口气,硬声道:“劳鹊儿姑娘费心了,夫人的吩咐,老身自然是记得的。”

画眉“好心”地接口道:“齐嬷嬷第一次来,不知道世子妃的规矩,今日奴婢帮嬷嬷记下来就是。”她说着,笑吟吟地磨墨铺纸。

齐嬷嬷只能以此下了台阶,忍气吞声地说道:“回世子妃,夫人那边需要一套青花瓷餐具,一对青釉梅瓶,一幅观音拈花图,一个红宝石梅寿长春盆景……”

画眉飞快地替她一一记录下来,然后吹干墨迹让她按了手印,再把单子呈给了南宫玥。

南宫玥看过后,让画眉去取了丙字对牌,连着单子交还给了齐嬷嬷。

齐嬷嬷接过对牌和单子,随意地福了福身算是谢过,然后抬头挺胸地走了。

齐嬷嬷走远后,画眉有些心疼地叹道:“看来夫人昨晚摔的东西还真是不少……”否则怎么会需要领用这么多东西!

鹊儿在一旁笑嘻嘻地说道:“反正是王爷的东西,王爷不心疼,我们又何必替王爷心疼呢!”

南宫玥失笑地看了鹊儿一眼,可不正是。反正是镇南王的东西,小方氏爱砸就砸呗!

这么一想,画眉也笑了。

南宫玥沉吟片刻,又道:“鹊儿,你待会去库房统计一下,这几个月来,正院那边从库房里取用了多少东西,又还回来多少?”小方氏不是说换摆设吗?既然是“换”,那想必是有进就有出。

“是,世子妃。”鹊儿立刻意会地笑了,脆生生地应了声,就办事去了。砸了这么多东西,恐怕是有出无进吧!

半个时辰后,鹊儿就拿了一张单子回来,脸上笑容满面,看来很有些收获。

她给南宫玥行礼后,一边呈上了那张单子,一边好笑地禀道:“世子妃,夫人仅仅今年就领用了十五套餐具、茶杯,十二个大小花瓶,这些瓷器大都是有去无回,或者就是原本成套的餐具要么缺了碗,要么缺了碟,最后就只能留在库房里积灰尘。此外,字画之类的领了十件,归还了六件,还有其他的屏风、湘妃竹帘、玳瑁香炉、凉簟、玉笔洗等等的物件,基本上是一用就有一还……”

很明显,那些个能摔的、能撕的东西毁坏率最高。

鹊儿不禁笑了,夫人如此败家,也幸而镇南王家底够厚,可以够她折腾!

南宫玥微微眯眼,随意地扫视了单子一遍,心里已经差不多有数了。

正在这时,百卉挑开湘妃竹帘进了屋,然后屈膝行礼。

南宫玥随手放下了手上的单子,看向了百卉。

“世子妃,朱管家刚刚把奴婢叫去,说了那利家药铺的调查结果。”百卉有条不紊地禀道,“朱管家打听过了,这个利老板是有些爱财,采购药农的药材时常常蓄意压价,卖的药也比别家贵上一些,可倒也不曾卖过假药或者以次充好,再加上,他铺子里那个胡师傅制药的本事委实不错,所以药铺生意一直不错。朱管家还特意打听了胡师傅的事,说那胡师傅是因为从利老板那里得了一本制药的孤本,为此胡师傅三代都要为利老板的铺子做事……”说起这事,百卉的面上也有几分叹息,那胡师傅还真是一个药痴,为了一本书,不止卖了自己,连儿孙两代也给卖了。

顿了一下后,百卉继续道:“朱管家还说,利老板此人虽然贪小利,但偶尔也会做些‘善事’……”

“善事?”鹊儿的眉头抽了抽,世子妃第一次在城外的小市集上遇到那利老板时,她也在,实在想象不出那个几乎算是恶意压价的利老板也会做善事?

百卉的表情有些古怪:“朱管家与奴婢说了几件事,说是有一次,有个老妇家贫,买药还差两个铜钱,但是家里孙子又病重,跪在他家药铺门口,苦苦哀求利老板问可不可以先欠着点……后来利老板让那老妇在他药铺里做了两日粗使婆子。”怎么说呢,两个铜钱使唤人两日有些过分,但是好歹也解了对方的燃眉之急,算是救了一命,“那老妇对他是感恩戴德,至今还不时去给他扫地、抹桌子。”

总而言之,这个利老板虽然是个贪利的商人,但为人还算有些底线。

南宫玥微微点头,不怕商人贪利,怕只怕为了利而置良心于不顾,这利老板倒也还算可以相与的,就看这药制得如何了。

也罢,今日是该去取药了,干脆自己亲自去一趟吧。南宫玥想着,便要吩咐画眉去问问傅云雁和萧霏要不要一块儿去。

画眉这还没出门,那两人竟相携而来,傅云雁笑眯眯地说道:“阿玥,你今日要去拿药吧,我们也要去!你们再陪我到处逛逛,我要买些礼物好回王都赠人。”她一边说,一边心里计算着,阿昕、母亲、父亲、兄弟姐妹,还有希姐姐,怡表姐……这要买的礼物还真是不少。

是啊,六娘和咏阳祖母很快就要回去了……南宫玥按耐住心头的离愁别虚,含笑着应了:“六娘,你想去哪儿,我和霏姐儿就陪你去哪儿!”

不多时,两辆青篷马车就出了王府的东街大门,先往城南而去。

一路上,傅云雁时不时地挑帘往外看着,看到有趣的铺子,就令马车停下,东买一些,西购一些……

待她们的马车抵达利家药铺时,另一辆原本空着的青篷马车就被她装了一半的货物。

南宫玥三人一下马车,伙计立刻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态度比之前还要殷勤了好几分。

南宫玥早就猜到以那利老板的精明程度必然会猜出自己的身份,因此也不意外,由着那伙计引她进了内堂。

“世……夫人,”利老板热络地搓着手迎了上来,讨好地笑眯了眼,“请请请,药都好了。其实夫人您哪需要亲自来,派人来舍下说一声,草……我亲自给您送去不就成了!”

说话间,那胡师傅捧着一个梨花木的盒子来了,他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当着她们的面打开了盒子,只见里面整齐地摆放了十个青花瓷瓶。

百卉取出其中的一个瓷瓶,呈给了南宫玥。

南宫玥打开瓷瓶,先是闻了闻,又倒出了几颗药丸,看了看颜色,脸上露出满意之色,笑着对那胡师傅道:“胡师傅,术业有专攻,你这药制得不错。”

胡师傅知道南宫玥是个懂医的,喜不自胜,像是得了莫大的夸奖一般。

他迟疑了一瞬,还是抱拳问道:“世子妃,您这解暑药的方子委实妙,也不知道是谁人所创?可否让草民也用这方子制药?”

一旁的利老板的脸一瞬间僵硬了,心道:自家这胡师傅虽然手艺好,但委实不通人情世故啊,人家世子妃微服出巡,自然是要隐瞒身份,胡师傅就非要道破人家的身份!……还有这讨要方子的事,虽然之前他也听胡师傅提过一次,但是待他想明白世子妃的身份后,早就放弃这念头了,没想到胡师傅居然还敢跟世子妃提!

利老板有些紧张地看着南宫玥,南宫玥微微一笑,道:“不过是一张方子,又是于民有利的事,胡师傅你尽管用便是。”

“多谢世子妃。”胡师傅诚惶诚恐地谢过。

利老板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他就说嘛,世子妃大人有大量,必然是不会与他这种小人计较的!

南宫玥一一查看过后,让百卉把几个瓷瓶收起,便看向了利老板,道:“利老板,还是这种解暑药,你再给我制一万丸,需几日?”

“十日足矣。”

南宫玥思忖道:“那我五日后先让人来取五千丸可行?”

利老板忙不迭应道:“当然当然!”

两人很快说定了下一批解暑药的细节,百卉把上一单的余款给结清了,又重新给了这一单的定金。

随后,几人便就在利老板的恭送中,上了青篷马车。

车轱辘缓缓滚动起来,傅云雁兴致勃勃地说道:“阿玥,阿霏,接下来我们去买什么?我还没买普洱呢!对了,我记得南疆的紫皮石斛和火腿也很不错吧?”她越说越是兴奋,蜜色的脸庞上精神奕奕。

萧霏也被传染了情绪,提议道:“六娘,那我们接下来去祥南街吧?那里有不少铺子,吃穿住行,一应俱全。”

傅云雁自然点头。

说话间,马车调转方向,往城东南的方向而去……四周越来越热闹,人流喘息不绝,街道上也喧阗声不断。

在傅云雁的提议下,三人干脆下了马车沿街逛了起来。布匹、银饰、茶叶、火腿、各种干货……若非有些东西不方便储藏,她们几乎以为傅云雁要把半个骆越城都搬回王都去。

第二辆马车不一会儿就装满了,可是傅云雁还意犹未尽,又吩咐一家铺子的老板把一箱子的编织地毯送去镇南王府。老板一听是王府,赶紧应和,点头哈腰地把她们送出了铺子。

看看外头的太阳开始西下,傅云雁正要提议回去,却见萧霏的眼神有些不对,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这才发现原来隔壁是一家清幽的书铺。

“阿霏,我们去书铺看看如何?”傅云雁很是体贴,她笑眯眯地一手挽起了萧霏的胳膊,另一手挽起了南宫玥,大步流星地朝隔壁走去。

“六娘……”

话还没说完,萧霏的注意力就被书铺中的动静吸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