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狂言/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霏气定神闲的坐着,气质上倒是与南宫玥有了几分相似。

乔大夫人瞧在眼里,心里不禁更加气闷,干脆毫不客气地直言道:“霏姐儿,你母亲已经把你许配给了你表哥方世磊,就算现在还没有交换庚帖,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也该守规矩,谨言慎行,不要与外男勾三搭四,坏了我们萧家姑娘的名声!”

萧霏气得瞳孔一缩,她就算原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也知道了。这王府里哪有什么外男,姑母这是在说傅三哥呢!

为了兰表姐的亲事,姑母真是什么脏的臭的都往自己身上甩了,真的以为他们镇南王府好欺负了不成!

萧霏的脸色顿时变冷,霍地站起身来,冷声道:“姑母您也说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父母俱在,您与我一同去见见父王,问个清楚明了,到底是谁把我许给了磊表哥!也要劳烦姑母与我父王说说我何时又在何地勾搭外男了,也免得传出去,连累了府中几个妹妹的名声!”

乔大夫人心里咯噔一下,方才她确是有些头脑发热,但她也没说错啊,小方氏要把萧霏许给娘家侄子的事早就人尽皆知了,这婚事早晚都会成的,就算和弟弟说起来,她也不至于理亏,可是这勾搭外男的罪名却是有些过头了……怕是连弟弟也要责怪她出口狂言,坏了王府姑娘的清誉。

萧霏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说起自己的婚事来竟然毫不知耻,还要与她去对峙,简直太没脸没皮了,也不知道小方氏平日里是怎么教的。

自己好歹也是长辈,跑去和一个小辈对峙实在有些体统,乔大夫人这么自我安慰着,言语间有些心虚地说道:“霏姐儿,姑母只是一时口误,你父王公务繁忙,这等小事就不要去打搅你父王了。”

萧霏却是不肯让她如此轻易就蒙混过去,语调犀利地说道:“姑母,有道是‘祸从口出’,姑母身为长辈,更当‘谨言慎行’才是。”顿了一下,她意味深长地重复乔大夫人之前的教诲,“我们女子不比男子,闺誉是立身之本。一旦白玉有瑕,那是悔之不及啊。……姑母想来也没有别的事了,柏舟、桃夭,送客!”

“你!”乔大夫人一口气梗在胸口。

柏舟和桃夭看了看彼此,皆都走了过来,说道:“大姑奶奶,请走好。”

居然敢赶自己走?!

乔大夫人黑着一张脸,重重地“哼”了一声,甩袖而去。

才刚跨出门槛,就听到萧霏意有所指地说道:“吩咐下去,以后我不在院里,就别随意让客人进来!”

乔大夫人脚下一阵踉跄,这萧霏越来越没规矩了,都被那南宫氏给教坏了,一定要让她母亲好好管教管教!

乔大夫人走了,萧霏怔怔地望着还在摇晃的湘妃竹帘,心想:还是大嫂的碧霄堂管得好,大哥大嫂不在的时候,没人能进得了碧霄堂的门……也怪往日里自己太疏懒了,所以,就连院里的下人们都宁愿去讨好大姑母,而不是自己这个主子!

“姑娘。”柏舟有些担心,小心翼翼地问道,“可要告诉世子妃?”

萧霏紧紧地握住了拳头,摇摇头说道:“不必了。大嫂掌家辛苦,怎能再让这点小事去烦劳她。”大姑母今日所言虽让她愤慨,但倒也并不觉得难堪,正所谓“清者自清”,应该能难堪的是大姑母!

想通了这一点,萧霏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脸色也好看了些许。

大姑母和兰表姐如此品行,日后还是少与她们相与为好。

乔大夫人怒气冲冲离开月碧居的事当日传到了南宫玥的耳中,让她不禁有些意外。

南宫玥特意把萧霏叫过来一起用晚膳,见她神色如常,看起来不像是吃了亏的样子,便松了一口气。萧霏没有提乔大夫人去见她是为了何事,南宫玥也没有追问,只让人盯着一些。

晚膳后,南宫玥笑吟吟地与她说起了茶铺的事。

自打进了六月中旬以后,南宫玥和萧霏就陆续在南疆的其他各城也开起了茶铺,只是施汤药有些不便,便只单单施些凉茶,两人估摸着再等下一批解暑药制好,就能分发到那些茶铺去了。

这个好消息让萧霏很是欣喜,脸上露出了明快的笑容。

至于利家药铺今日制好的这一千丸,次日就被送到骆越城外的茶铺。

茶铺里早已用上了回春堂制的解暑药,加上这一千丸,已经能够完全用药丸来取代汤药。茶铺需要的人手也随之锐减,除了另雇的那些家境贫困的妇人外,府里派过去帮忙的婆子们都陆续回来了,每人得了两个银裸子的赏赐,皆是笑逐颜开。

不过,南宫玥听闻叶依俐依然留在茶铺帮忙。

她虽有些不喜,但这次施药,镇南王前后也拨了不少银子下来,没必要为了这无关紧要的小事惹他不快。

现在有了回春堂和利家药铺,施药的压力减轻了不少,不过,要想供应军中的用药,还得再加一家药铺才行,南宫玥叮嘱了朱兴继续去寻。

时间在忙碌中进入了七月,新的解暑药的方子在林净尘的反复修改下终于定下了,因大量用了南疆本地的草药,解暑药的成本降了近三分之一,不仅药效大有提升,更重要的是,制作的时间也大幅缩短了,以利家药铺的速度,只需要七日便能制出一万丸。

南宫玥当机立断,让回春堂和利家药铺用新方子制药,而这一批药将会被直接送往惠陵城前线。

七月里,天气又炎热了许多。

南宫玥畏热,哪怕在屋里摆上两盆冰山,依然觉得窒闷难当,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萎靡,提不起精神。

这是她在南疆的第一个夏天,与王都不同,这里就连空气都泛着一股子湿热,时不时就会满头大汗。

好在自打重生以来,她就一直在好好调理身子,因而这酷夏虽闷热难当,但也还挨得住,南宫玥只担心咏阳和方老太爷年纪大,身子虚,暑热难挨,便变着法的让小厨房做些解暑的甜品点心,流水似的送往云离院和听雨阁,两个院子里的冰更是供得足足的。

傅云雁丝毫没有被夏季的炎热影响心情,趁着离开前,整日由萧霏带着在骆越城附近游玩,有时韩绮霞也会一起来,南宫玥便借光跟着四处走了走,傅云雁每次出门都会买一大堆零零散散的小玩意儿,以至于他们回程的马车不知不觉中又多了好几辆……

终于,七月初五,咏阳大长公主带着傅云雁踏上了返程。

南宫玥和萧霏起了个大早,特意与傅云鹤一起来给咏阳和傅云雁送行。

七月的清晨暖洋洋的,这时,天空才露出鱼肚白,北城门附近往来的百姓稀稀落落,连萧霏的茶铺里也还空荡荡的,那些帮着施茶、施药的妇人还没有上工。

城门外,一车车装得满当当的马车候在了官道边。其中只有一车是咏阳和傅云雁的行李,剩下的五六车都是傅云雁这些天买的各种特产,从酒、茶叶、各类干货,到虎皮、药材、熏香等等,再加上镇南王和南宫玥等送的礼,足足装了十车。

“咏阳祖母,六娘,一路顺风!”南宫玥对着面前的咏阳和傅云雁微微笑着,心里依依不舍,却不想影响咏阳她们的心情,希望以笑容送她们离去。

咏阳拉着南宫玥的手,慈爱地笑了:“玥儿,你和阿奕一定会好好的,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南宫玥眼眶微酸,想说话,却又觉得言语如此无力,只能用力地点了点头。

是啊,她一定会好好的,不会辜负她所爱的人对她的一片心意!

看出南宫玥内心的激动,傅云雁笑眯眯地插嘴道:“阿玥,要是阿奕那家伙敢欺负你的话,你尽管写信告诉我,我一定过来帮你教训他!”

写信到王都怕是黄花菜都凉了吧。傅云鹤心里觉得好笑,表情就有些扭曲。

傅云雁立刻察觉了,故意看向傅云鹤道:“或者,找我三哥也是一样!”

教训大哥?这个他可不敢……傅云鹤的眼神漂移着,只能傻笑以对。再说,大哥把大嫂看得比命还重要,怎么会欺负她呢!

而萧霏却在一旁用力地点头道:“六娘,你放心,我会盯着大哥的!”

她一本正经的样子把傅云雁给逗得噗嗤笑了出来,冲散了原本的离愁别绪。傅云雁豪迈地拍了拍萧霏的肩膀道:“阿霏,那阿玥可就交给你了?!”

萧霏再次点了点头。

看着萧霏信誓旦旦的模样,南宫玥心中淌过一股暖流,却也同时有几分忍俊不禁,嘴角染上一分笑意。

太阳在东边的天空冉冉升起,天越来越亮,附近的人流也开始多了起来,傅云鹤看了看天色,道:“时辰差不多了,祖母,六娘,你们也该出发了。”

傅云雁留恋地看了南宫玥和萧霏一眼,道:“阿玥,阿霏,保重!后会有期!”

她的最后四个字说得有些沉重,后会有期,可事实上,这一别,就真的是数年难以相见了!

傅云雁觉得眼睛一热,转身随着咏阳上了马车。

在车夫的吆喝声中,车队开始动了起来,沿着官道往北方而去,越驰越快,扬起一片漫天的尘埃,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

南宫玥一行人一直站在原处,目送咏阳一行车队离去,直到什么也看不到了。

不知何时,南宫玥和萧霏脸上的笑意消失了。

一别经年久,世事两茫茫……

萧霏有些担忧地看了南宫玥一眼,默默地陪在她身旁,心里不由想起了萧奕,如果大哥在这里的话,大嫂应该不至于那么难受了吧?!

平日里萧霏是巴不得萧奕不在家,省得跟她抢大嫂,但是这一刻萧霏突然想念起萧奕来。

好一会儿,傅云鹤出声道:“大嫂,霏妹妹,我送你们回去吧!”

南宫玥和萧霏应了一声,便一前一后地上了她们的青篷马车,马车原路返回,一路顺畅地驶回了碧霄堂。

这一路,南宫玥一直有些心神恍惚。

仿佛感受到南宫玥低落的情绪,天空不知不觉中变得有些阴沉。

把南宫玥和萧霏送到碧霄堂后,傅云鹤又急急地去了军营。

两人在东仪门下了马车后,萧霏柔声提议道:“大嫂,今日天气还算阴凉,我们去花园里散散步如何?”

南宫玥微微一笑,明白萧霏的心意,点头应了。两人亲热地挽着手,朝着王府的花园而去。

七月正是荷香四溢、垂柳飘飘的时节,两人沿着花园的小湖慢悠悠地走着。南宫玥看着田田荷叶,突然笑了,转头对萧霏道:“霏姐儿,下个月我们约上霞姐姐一起去安澜宫吃桂花糯米藕吧!”

想起之前傅云雁在安澜宫里对着湖里的荷花垂涎欲滴的模样,南宫玥和萧霏看着彼此都噗嗤地笑了出来。

萧霏用力地点了点头:“好,大嫂,那时候你酿的桂花酒应该也可以……”喝了吧。

萧霏的话说了一半戛然而止,发现南宫玥似乎被什么吸引,目露惊讶地看着湖的另一边,眉头微蹙。

萧霏顺着南宫玥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个有些眼熟的姑娘正在一名青衣丫鬟的陪同下沿着湖边的小径往前走。

那姑娘一身月白的衣裙,隔着小湖,萧霏看不清对方的容貌,只看到她挺直腰板款款而行,颇有一种遗世而独立的气质。

萧霏微微眯眼,终于想了起来,脱口而出道:“叶姑娘!”可是那叶依俐不是在城门外的茶铺帮忙吗?

看叶依俐走的方向,去的莫不是卫侧妃的雨霖居……

南宫玥看着叶依俐远去的清瘦背影,勾了勾手,招来了百卉,吩咐道:“百卉,你去查查叶姑娘怎么会来王府?”

“是,世子妃。”百卉应了一声,便去了。

正好前方就是一个凉亭,南宫玥和萧霏就一起去了凉亭小憩。

一旁服侍的丫鬟们机灵地立刻给主子上了茶水点心和些许瓜果拼盘。两人用了些茶水后,百卉便步履匆匆地回来了,屈膝禀道:“世子妃,奴婢打听了一下,叶姑娘这是去雨霖居见卫侧妃,她是来王府做女红师傅的,说是要给五姑娘开蒙女红。”

五姑娘萧容玉这才几岁,又不是穷人家的孩子需要早当家,哪里需要这么早学什么女红。

南宫玥的嘴角勾出一抹似笑非笑,卫侧妃这样的明白人,自然不会这样去折腾自己的幼女,那么这到底是谁的意思,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

镇南王和叶依俐……

想起那一日在茶铺外的所见所闻,南宫玥的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左右不过一个姨娘罢了,王府的姨娘实在不少,多一个少一个也无所谓。

南宫玥转眼就把叶依俐抛诸脑后,笑吟吟的和萧霏继续游湖赏荷,纾解着离别的愁绪。

……

咏阳走后的次日,也就是七月初六,千里之外的王都,一个个灿烂的点礼花亮了夜幕,就像是一朵朵巨大的波斯菊绽放在天际。

今日是百越大皇子奎琅和大裕三公主大婚的日子,尽管皇帝只给了内务府区区十日操持婚礼各项事宜,但是内务府还是将这场婚礼办得像模像样。

待到吉时,当三公主乘坐的凤舆在仪仗的护卫下被抬出皇宫,开道的灯笼火炬把傍晚的天空照得如白昼一般,气派非凡,几乎震动了大半个王都。

一些好奇的百姓跟在仪仗的后方,直看到凤舆进了公主府,这才渐渐地散去。

连着数日,王都上上下下都在讨论这场事关两国的婚礼,然后转眼就到了三公主三日回门的日子。

这一日,天还没亮,奎琅就陪着三公主从公主府出发,进宫去给帝后请安。

“三公主殿下,驸马爷,请往这边走。”

一个宫女在前头给三公主和奎琅领路,同时不着痕迹地打量着这对新人。

奎琅身穿一袭真红色的纻丝长袍,身形高大威武,比大裕人要深刻不少的五官透着一丝异域风情,只是眉目间透着一丝阴鸷之气,让人不敢亲近。

与他并肩而行的三公主穿着一身真红色的纻丝宫装,头上插了一支金灿灿的金凤步摇,三串红宝石窜成的流苏随着她款款走动的姿态摇摆着,看来璀璨夺目。

作为新娘子,三公主本来该喜气洋洋、精神奕奕,可此刻她的样子却十分憔悴,厚重的脂粉亦掩不住她眼下浓重的阴影。

宫女心里有一丝同情,面上却不敢露出分毫,步履轻巧地引着二人进了凤鸾宫。

“参见父皇、母后!”

奎琅忍着心中的屈辱,与三公主一起下跪,俯首磕头,给皇帝和皇后请安。

帝后隔着一张小小的案几坐在一张罗汉床上,皇帝俯视着跪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奎琅,心中有些得意。

奎琅的这一声“父皇”让皇帝再一次庆幸自己的决定,只要等将来三公主诞下麟儿,从此大裕与百越的皇室就有了不可磨灭的羁绊,定可换来两国数十年,不,数百年的和平安定!

想着,皇帝笑了,慈爱地抬手道:“都起来吧,赐座!”殿中服侍的几名内侍忙去搬椅子。

奎琅和三公主起身后,皇后雍容得体地说道:“驸马,三公主可是皇上和本宫捧在手心养大的,难免娇惯了些,以后还请驸马……”

皇后客套地叮嘱了夫妻俩一番,可是奎琅的心神早就跑远了,他又如何不知道三公主根本就不是皇后的嫡女,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公主罢了。

但是,总归也还是有她的用处!

奎琅耐着性子等皇后说完。

这时,内侍搬来了两把红木圈椅,奎琅却没有坐下,而是对着皇帝俯首作揖,一脸悲痛地请求道:“父皇,如今百越政局动荡,百姓流离失所,小婿在大裕虽锦衣玉食,却日夜难以心安。小婿素知父皇大义,乃百年难得一见之仁君,还请父皇助小婿复辟,让百越重回安定!”

奎琅说的冠冕堂皇,好像他复辟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而是为了让百越的百姓过上安定的生活。

一旁的皇后心里冷笑,没有说话。这一切不过是一场利益的交换罢了。

皇帝眉头微蹙,故作为难地说道:“驸马,圣人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百越内乱,百姓颠沛流离,朕亦心痛不已,只是这始终是百越的国事,朕身为大裕的皇帝,总是不便插手干涉邻国的政事。”

奎琅心中很是不屑,这大裕皇帝的心思早就是路人皆知,却还指望自己为他蒙上一层遮羞布!

偏偏自己如今有求于人,也只能忍气吞声了。

奎琅定了定神,抱拳又道:“小婿深知父皇的为难与顾忌。”说着,他咬牙又跪了下去,“可还请父皇成全小婿的一片爱民之心,想到如今百越乱局,小婿每每夜不成寐,小婿那仙逝的父王更是数度托梦给小婿,吩咐小婿一定要救百越百姓于水火之中!还请父皇成全!”他再次伏地磕头。

皇帝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慈祥地看着奎琅叹道:“驸马一片爱国爱民之心,朕也是感同身受。你是霁雨的夫婿,便如同朕的儿子,朕也不忍心看你忧心成疾,也罢,朕就帮你一把便是!”

“多谢父皇大义!”虽然知道大裕皇帝一定会答应,但是这一刻,奎琅还是掩不住内心的激动,磕头谢恩,“小婿替百越万千百姓谢过父皇的仁心仁德!”忍了这么久,自己总算是等到了这一日,虽然这还仅仅是开始,但总算是迈出了这艰难而扎实的一步!

从头到尾,都是皇帝和奎琅在唱戏,三公主明明在这里,却仿佛根本就不存在。

正事既然说完,皇帝也没打算久留三公主和奎琅,含笑道:“霁雨,驸马,你们新婚燕尔,朕也不多留你们了,你们回去好好休息吧。”

“多谢父皇体恤。”奎琅抱拳道,“那小婿和公主就先告退了,小婿还想与公主去拜访三位兄长。”

皇帝挥了挥手,就令二人退下了。

奎琅和三公主出宫后,便先后去了大皇子府和二皇子府,在每个皇子府都停留了近一个时辰,等他们来到三皇子府时,已经近申时了。

今日起了大早,一直到现在都没歇息过,三公主的脸上已经掩不住疲态,却只能强自振作精神,在宫女的搀扶下下了朱轮车。

一个管事嬷嬷领着二人去了正堂,正堂内,一排朱红槅扇大开,隔着老远,就可以看到上首的两把太师椅上分别坐着一男一女,男的俊逸优雅,女的端庄秀美,正是三皇子韩凌赋和三皇子妃崔燕燕。

奎琅和三公主并肩走入正堂,只见左侧下首,还坐了一个身穿一件淡紫色暗花薄缎褙子的女子,女子一双湛蓝眼眸如万里无云的碧空般清澈明亮,正是侧妃摆衣。

摆衣一看奎琅的神色,心里已经大致有数,高悬的心稍稍放下了。

“见过三皇兄,三皇嫂!”

奎琅意味深长地与韩凌赋和崔燕燕抱拳,三公主在一旁垂眸福了福身。

韩凌赋欣喜若狂,一番见礼后,请奎琅和三公主坐下,然后向崔燕燕使了一个眼色。

崔燕燕便识趣地开口道:“三妹妹,现下花园池塘里的荷花开得正好,不如妹妹与我还有摆衣侧妃到花园里去漫步赏花如何?”

三公主识相地站起身来,木木地应道:“久闻三皇兄三皇嫂府里的花园甚是雅致,今日小妹要劳烦三皇嫂带我四处看看了。”

摆衣下意识地看了奎琅一眼,见对方点头,便也起身跟着两人去了。

正堂内只剩下了韩凌赋和奎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