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生怨/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骆越城外西北方,四五里外的流民村经过这月余,如今已经颇具规模,从西南边境过来的流民聚集在这里,为自己和家人搭建起了一栋又一栋的木屋、竹屋,附近的荒地也一点点地被开垦出来,只是土质还不够肥沃,只能种一些容易存活的蔬菜。

这村子还没有名字,村民们就干脆直呼它为流民村。

流民村里时不时就会有新的流民迁入,而他们则会先搬入村子外缘的营帐中暂住,这几日来,其中一个营帐中不时地就会传出嘤嘤的啜泣声混杂着痛苦的呻吟声。

营帐里布置非常简陋,地上只铺了几张破旧的草席,四周凌乱地放了几个盆盆罐罐、干粮和一些衣物。

其中两张草席上,分别躺着一个五六岁的女童,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两人都是面色潮红,双目紧闭,面露痛楚之色。

草席边,一个衣衫褴褛的妇人从身旁一个装满清水的陶罐中取出一方湿哒哒的巾帕,搅干后,折成长条形放在女童的额头上。

看着幼女手心长满了红彤彤的疹子,再看看昨晚半夜也开始发热的儿子,妇人心里一阵抽痛,彷如刀割一般,眼泪“吧嗒吧嗒”地又掉了下来,对着一旁的三十余岁的灰衣汉子道:“孩子他爹,我们去请个大夫吧……”

妇人起初以为女儿是因为旅途劳顿,疲劳体虚,才让病气入体,高热不退,可是现在看女儿手足长出红疹,连长子也开始发热,心中隐隐感觉不太对劲。

而且女儿已经烧了三日半,昏迷了一天一夜,再这么高烧下去,妇人真怕女儿会烧傻了,以前同村的一个傻子就是因为八岁那年高热了四日,后来侥幸捡回一条命,却从此痴傻了,每日就知道流口水,招狗逗猫。

自己仅仅只有这一子一女,倘若……倘若他们都……那让自己如何活得下去!

那灰衣汉子焦躁地在营帐中来回走动着,他又如何不心疼孩子,都是自己的骨肉,可是他们一家一路逃亡而来,已经花完了手中大部分的银钱,现在他们一家人只剩下一吊钱了。

这吊钱花完以后,那他们一家人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虽然说世子爷仁慈,他们这些流民每日都可以得两顿薄粥和一个馒头,可亦非长久之计。

再者,更重要的是,这一吊钱恐怕也不够看大夫的吧!

灰衣汉子又在原地绕了一圈,最后咬了咬牙道:“孩子他娘,你在这里等着,我去请大夫!”

妇人眼睛一酸,面露喜色,她也知道自家已经没多少银子了。妇人深吸一口气,对丈夫道:“孩子他爹,你早去早回……”

灰衣汉子摸了摸藏在胸口的一吊钱,点了点头,朝帐子外走去,谁知道,还没出门,就听到外面传来一片喧闹声,似乎是有不少人朝这边走来了。

灰衣汉子挑开帐子口的布帘子,果然,几丈外,正有七八人骂骂咧咧地朝这边走来,其中有几张面孔有些眼熟,应该都是这个流民村的村民。

“李大爷。”灰衣汉子对着其中一个五十余岁的老者抱了抱拳,这位李大爷是个老童生,为人正气,在这个流民村被村民所敬重,经常让他来处理村中的一些纠纷。

昨日灰衣汉子一家四口刚到流民村时,这李大爷就过来打过招呼,还帮忙安顿了一番。

李大爷还没说话,他身旁的一个圆润的青衣大婶已经迫不及待地指着灰衣汉子的鼻子说道:“李大爷,就是他们家!昨儿我们家二狗子就是和他们家的大牛玩了一会儿,今日就发烧了。我听胡家妹子说了,他家的女儿也烧了好几日了,一定是他家把病气过给了我们家二狗子!”青衣大婶越说越生气,越说嗓门越大。

“没错没错,还有我家招娣!”青衣大婶旁一个二十余岁、着石榴色衣裙的少妇忙不迭尖声附和道。

“李大爷,”青衣大婶拍着大腿哭诉道,“他家女儿也不知道怪病,如今连累我们家孩子也得病,真正是害人精!像这种人怎么可以住在流民村里!”

这边的喧闹也吸引了附近不少村民,都陆续地围了过来。那些村民听说是怎么回事后,也有些义愤填膺,谁家没孩子……而且鬼知道这怪病会不会传染给大人啊!说不定是小孩子体弱先发出来了,然后就轮到大人了呢?!

村民们越想越觉得可怕,也不敢太靠近那灰衣汉子,唯恐被过了病气。

一个高壮的大汉拿着一个锄头示威道:“快滚!带着你们一家子滚出去!”

这时,帐子里的妇人闻声从里面走了出来,抽泣着哀求道:“各位大姐大哥,我们家孩子只是病了而已,我们这就去请大夫……”

“胡家妹子,你看他们家女儿的身上是不是长疹子了?”那眼尖的青衣大婶突然尖声打断了妇人,指着帐子里昏迷不醒的女童道。

少妇顺着青衣大婶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见那女童的手上一大片红色斑疹,一下子想到了什么,连退了数步,颤声道:“出痘……她莫不是出痘了!?”

水痘虽比天花要好上那么一点,但是那可怕的传染性也是令人闻之色变,而且也是极难治疗的病症之一,尤其是大人,若是感染了水痘,那可比孩子的病症要严重多了!

一时间,好些村民都面色大变地退了数步,避之唯恐不及。

李大爷的脸色也不太好看,若真是水痘,把这家人留在这里,对村民而言,实在是太危险了。可也不能随便放他们出去啊!若是再传染了别人如何是好?!

若是水痘传染开来,那可是整个骆越城都要为之一震的大事。

他们好不容易得了世子爷的接纳,能够在骆越城开始新的生活,若是被人知道水痘是从他们流民村传播出去的,那他们一定会被骆越城上下所厌弃,再也没有容身之地!

李大爷沉吟一下,当机立断道:“你们暂时不能出去,此事必须通报府衙!”

妇人着急了,忙下跪道:“李大爷,我家妞妞已经烧了好几日,不能再拖了,孩子他爹正要去请大夫来看。李大爷,您信我,那不是水痘……那肯定不是水痘,我以前出过痘的……”

她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那青衣大婶好像是发了疯似的,突然冲上去一把抓住那妇人的衣襟,又捶又打:“害人精!你们这些害人精,若是我家二狗子被你们害死了,我就要你们以命偿命!”她男人在逃亡的时候就死了,二狗子可是他们家唯一的独苗苗!

妇人又躲又闪,解释道:“那真的不是水痘……”

一旁其他的人虽有心劝架,可是一想到水痘,心里又怕,迟迟没有作为。

李大爷在一旁慌忙道:“别打了,别打了……”

混乱之际,不远处的官道上传来一阵踏踏踏的马蹄声,越来越近,村民们不由都循声看去,只见一队车马朝这边隆隆而来。

马蹄声和车轱辘声渐渐靠近,很显然这队车马是冲着流民村来的。

不一会儿,他们就见一个身穿褐色锦袍的中年人带着九、十个穿着一色轻型铠甲的壮汉,以及三辆灰篷马车停在了村子口。

“吁——”

干练的中年人勒住了胯下的红马,皱眉看着打成一团的两个妇人,沉声道:“何人在此闹事!?”

他的声音中透出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一看就是官家出来的,这平民百姓又有哪个不怕官兵的。

青衣大婶下意识地停下了手,身子缩了一下,然后深吸一口气,大着胆子指着那妇人道:“军爷,他家孩子得了水痘,还到处害人!军爷,快把他们给抓起来!”

水痘?!中年人,也就是朱兴,微蹙眉头。

妇人再一次解释道:“军爷,真的不是水痘……”

说话间,马车里下来两个提着药箱的中年大夫,两个大夫一起向朱兴行礼:“朱管家。”

朱管家?!一旁的不少民众愣了愣,心道:这人不是军爷吗?怎么大夫叫他管家呢?!

“你们去帐子里给两个孩子看看。”朱兴简明扼要地对着大夫吩咐道。

而那妇人难以置信地捏了自己一下,大夫来了,那自己的儿女岂不是有救了?!

妇人拭去眼角的泪花,忙对着两个大夫道:“大夫,我家妞妞已经烧了好几日了,越来越烫,还请大夫赶紧给她看看吧……”

妇人随着两个大夫又进了帐子。

不一会儿,其中一个留着山羊胡的大夫从里面出来,抱拳对着朱兴禀道:“朱管家,是七日疹。”

七日疹?!一时间,村民们面面相觑,心中的恐惧瞬间消退了不少,那石榴色衣裙的少妇忍不住道:“大夫,不是水痘?!”

朱兴给了一个眼色,大夫立刻解释起七日疹的症状以及与水痘的区别……七日基本可自愈,只传染孩子,不传染大人……

这几条就已经让原本处于惊恐中的村民冷静了不少。

朱兴朗声对着那些村民道:“鄙人乃是奉世子妃之命前来,为避免‘七日疹’扩散,请各位配合。家里有发烧的孩子的,请尽快把孩子送来此处让大夫医治,这几日,村子里的人都要注意沐浴更衣。在‘七日疹’控制以前,请各位不要随意离开村子。”

村民们都是诚惶诚恐地应着,跟着,朱兴带来的人就迅速行动了起来,大夫们为患儿医治;药童搬下炉子、药罐,开始熬药;还有那些从碧霄堂带来的护卫们则在村子熏起艾草,驱逐病气。

一炷香后,村子里的另外三个病孩也被搬到了灰衣汉子的这个帐子里,那个叫妞妞的女童和叫大牛的小少年已经服下了汤药,体温也稍稍下降了些。

除了妞妞以外,其他几个孩子的病情都还稳定。正如大夫所言,病状轻的患者一般只用七日就能自愈,只是会吃些苦头罢了。像妞妞和萧容玉这样的,已是属于重症了,萧容玉年纪小,又更是又重了几分。

妇人一会儿摸摸女儿的额头,一会儿摸摸少年的额头,虽然两个孩子的脸上还是有些潮红,但是状态显然好了不少。

“妞妞,大牛……”泪水又一次从妇人的眼角流下,她差点以为自己这一次要一下子失去两个孩子了。

幸好,幸好……

“多谢军……多谢朱管家!多谢朱管家!”妇人对着朱兴连连磕头,他们不止是救了两个孩子,更是救了自己这条命。

灰衣汉子不善言辞,在一旁重重地磕了三个头,额头磕得青紫一片。

一旁的李大爷感慨地说道:“世子爷、世子妃实在是仁义。”

“是啊。”青衣青年朗声附和道,“世子爷收留我们,给我们活干,还给我们建了这个村子已经是大恩大德,没想到世子妃还惦记着我们……”

四周的村民也是深有感触,想当初他们来到骆越城时,一个个都是心如死灰,以为到了骆越城也不过是乞讨度日,没想到世子萧奕给他们建了这个村子,又让他们在此开荒,给了他们人生新的希望。如今,世子妃还特意派大夫来给他们治病,如此仁心仁德,实在是他们南疆子民莫大的福气!

“有世子爷和世子妃在,我们南疆真是不愁了!”一个老妇激动地说道。

人生在世,总是会遇到天灾人祸,可是老天爷总算是长眼的,给了他们这么一个英明的世子爷,他们百姓也就不怕了!

只要有一条出路,他们一定能把日子过好!

流民村里,村民们心中仿佛有了主心骨,对将来的生活越发充满了期待……

而距离流民村不远,位于北城门外的那个茶铺中,百卉也带着一干婆子到了,除了那些帮工的青衣妇人外,此时,叶依俐也在。

一看百卉来了,叶依俐的表情僵了一瞬,随即便若无其事地微微一笑。

百卉的目光在叶依俐身上轻飘飘地扫过,然后口齿清楚地说起了流民中有孩子得了七日疹的事,接着问道:“你们家中可有十三岁以下的孩子?”

妇人们一一答了,百卉记了下来,并说稍后会派大夫过去瞧瞧。

妇人们自是感激的应了。

百卉又道:“刘大姐,世子妃命我带来几身衣服,请几位大姐都先回家仔细沐浴一番,然后换上新衣,把这两天穿的旧衣裳都换下烧了。我们会把这茶铺都清理一遍,你们下午再过来茶铺吧。”

几位帮工的妇人都唯唯应诺,从婆子手里各领了一身新衣裳和几个艾叶草包就一个个走了。

叶依俐排在最后领了衣裳,她福身谢过,正要离去,却听百卉道:“叶姑娘,还有一事……”

叶依俐淡淡地一笑,温和却疏离地说道:“不知道百卉姑娘有何吩咐?”

“叶姑娘,吩咐不敢当。”百卉礼貌地回了一笑,“我也就是替主子传个话。世子妃命我告诉姑娘,这几日姑娘就暂时不必去王府了。”

叶依俐瞳孔一缩,差点就要脱口质问,但立刻忍住了。她深吸一口气,缓缓问道:“敢问姑娘可是王府出了什么事?是王爷令依俐去给五姑娘当女红师傅,依俐不敢负王爷所托。”

百卉如何不知道叶依俐是在拿镇南王压自己,她并不在意,如实道:“叶姑娘,五姑娘昨晚染了七日疹,估计要休养些时日。”

七日疹?!叶依俐心里咯噔一下,联想前日上午她照顾过一个发热的女童以及百卉刚才那番关于七日疹的言语,心火滋地在心头点燃,并迅速地熊熊燃烧了起来。

她明白了!

原来世子妃南宫玥是觉得是自己从流民身上过了病气给萧五姑娘,所以才叫人来闹这一出!

叶依俐的拳头在袖中紧紧地攥了起来,这些所谓的贵人就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冤枉别人吗?!叶依俐心里既委屈又愤怒,觉得对方如此拐弯抹角的做法比直接斥责她还要令她难受。

昨日,她中午回家后,就已经净过手,怎么会过病气给萧容玉!萧容玉的屋子里那么多服侍的下人,南宫玥为何就认定了自己?!

叶依俐瞟了那些离去的帮工妇人一眼,再想起刚才百卉强调让那些妇人仔细沐浴,哪里还不明白,王府,不,是世子妃这样的贵人在嫌弃她们这些平民百姓脏呢!

叶依俐紧紧地抿唇,一切都很明朗了,南宫玥分明是在借题发挥,故意针对自己!

以前她还天真得以为南宫玥是个善心的贵人,没想到对方竟是如此的心胸狭隘。

因为哥哥被碧霄堂刷下,却被王爷看中并重用,南宫玥就记恨在心!

因为自己没有靠南宫玥,也找到了谋生的活计,南宫玥就心有不满!

偏偏自己这般弱小,根本就无力反抗,就算自己与百卉争执什么,那也不过是重蹈那一次在碧霄堂的覆辙,自取其辱罢了。

叶依俐勉强撑起一个僵硬的笑容,福了福身道:“百卉姑娘,依俐知晓了。五姑娘福人自有天相,相信一定会早日康复的。”跟着,她便疾步离去。

看着对方僵硬的背影,百卉无奈地摇了摇头。

待帮工们都走后,百卉命婆子们打扫茶铺,熏艾叶,自己则先回碧霄堂复命,也把叶依俐的事如实说了。

听到叶依俐口口声声把镇南王挂在嘴边,南宫玥心里有些唏嘘,脸上的表情便有些复杂。

前世,叶依俐从自卖到自尽的所为为世人称颂,南宫玥亦有几分赞赏,可是如今看来,只能说,叶依俐是一个好妹妹,一个愿意为兄长牺牲的好妹妹。至于她的其他方面,南宫玥现在只想给四个字——不予置评。

百卉没有说什么,在她看来,世子妃对于叶依俐也算仁至义尽,叶依俐的路终究是她自己选的!

南宫玥轻笑一声,看看时辰,起身道:“百卉,你刚从茶铺回来,去用艾叶水洗洗换身衣裳。画眉,跟我去一趟雨霖居看看五姑娘。”

两个丫鬟皆应了一声,画眉拿上药箱,跟随南宫玥一起前往雨霖居。

女儿生病,卫氏自然也没心思做别的事,就留在屋子里照顾女儿。一听说南宫玥来了,卫氏亲自出屋相迎。

两人互相见礼后,南宫玥含笑问道:“卫侧妃,五妹妹可醒了?”

卫氏一脸感激地说道:“世子妃,玉姐儿一大早就醒了,昨夜个真是麻烦世子妃了。”平日里,卫氏对南宫玥虽然看着礼貌、亲切,但是客气居多,如今却多了几分真挚。

南宫玥微微一笑,道:“五妹妹也是我的妹妹,都是一家人,卫侧妃不必如此客气。”

说话间,卫氏已经领着南宫玥来到了萧容玉的床榻前。

屋子里,如今已经焕然一新,换了新的幔帐、薄被、靠垫、茶壶茶杯……

乳娘正坐在床沿喂萧容玉喝水,见南宫玥和卫氏来了,忙用帕子替萧容玉擦了擦嘴角,然后就起身就向两人屈膝行礼。

“大嫂嫂。”萧容玉还有些虚弱,奶声奶气地说道,“谢谢大嫂嫂给我治病。”女娃娃这次显然遭了罪,这才一夜,原本胖嘟嘟的脸颊就看着清瘦了不少。

南宫玥笑眯眯地摸了摸萧容玉的发顶道:“五妹妹好起来就好。”

丫鬟忙搬来了一把小杌子,南宫玥坐下后,给萧容玉诊脉。

只要热度能控制住,七日疹其实也不是什么大毛病。

南宫玥嘴角微勾,很快就收回了手,温声道:“五妹妹好多了,再好好休养几日等疹子退了就没事了。不过这几日,尽量吃些容易克化的粥,注意好好休息,别吃易上火的食物……”

南宫玥吩咐了一些注意事项,一旁的乳娘频频点头,念念有词地记了下来。

萧容玉歪着小小的脑袋,也是一脸认真地听着。

她还这么小,其实有些似懂非懂,但还是一本正经地点着头,看来有些人小鬼大的感觉,南宫玥看得有些忍俊不禁,顿时觉得手心痒痒的,很想再揉揉女娃娃的发顶。

南宫玥开了一张新方子,又与萧容玉说了会话,问了她平日里都做些什么,又喜欢什么……卫氏在一旁含笑看着,经过女儿这一病,她更是乐得南宫玥与女儿多多亲近。

片刻后,丫鬟捧来了热气腾腾的米粥,南宫玥便起身退开了,同卫氏到了外室。

“卫侧妃……”南宫玥提点道,“关于五妹妹这次得病的事,我已经命人查过了。前日叶姑娘来王府给五妹妹上女红课前,曾照顾过一个得了七日疹的女童,依我之见,五妹妹很可能是因此过了病气。五妹妹年纪尚小,身子骨弱,以后若是要见府外之人,还请卫侧妃多加注意些为好。”

让卫氏知道萧容玉的病因,以后也能尽可能的避免类似的事。毕竟是萧奕的妹妹,南宫玥自然是盼着她能够好好长大的。

卫氏眼中闪过一道异芒,一闪而逝,赶紧福身道谢:“多谢世子妃提醒。”

“那我就不打扰了,先告辞了。”南宫玥也福了福,向卫氏告辞离去。

卫氏亲自把南宫玥送到了院子口,目送南宫玥的背影远去,卫氏的面色一沉。

就算南宫玥不说,卫氏也怀疑女儿染病之事恐怕与叶依俐有关。

今日一大早,她已经细细地在自己院里又查了一遍,确信雨霖居的下人都没有问题,那么答案就没明显了。南宫玥的话只是肯定了她的猜测罢了……

卫氏眸色幽暗,眼底讳莫如深,让人有些看不透。

回到屋子里,又遣退了一干下人,卫氏突然冷声对着心腹嬷嬷道:“我早就瞧出王爷对那个叶依俐上了心,”她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本来叶依俐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我也没把她放在心上……却没想到反而害了玉姐儿。”

这次若不是世子妃心善,她的玉姐儿能不能熬过这一劫也难说,这让她如何不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