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7惦记/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嬷嬷姓安,在卫氏进王府后,就做了她院里的管事嬷嬷,这些年下来已经是卫氏的心腹亲信了。

安嬷嬷愤愤地附和道:“侧妃,奴婢早就觉得那叶姑娘瞧着就是个不安分的,也就是碍着王爷……侧妃,可不能让这样的害人精再近五姑娘的身了。”说着,安嬷嬷紧蹙起眉头,此事恐怕也没那么容易,毕竟王爷对叶依俐正在兴头上,若是卫侧妃直接拒绝了叶依俐,就怕惹怒了王爷,没准王爷会以为卫侧妃小心眼……

安嬷嬷越想越觉得此事不好办。

卫氏看出安嬷嬷的心思,淡淡一笑,说道:“想要叶依俐不来雨霖居,那还不简单,一旦她成了王爷的妾,自然就不会来给玉姐儿做什么女红师傅了……”说着,卫氏的语气越来越冷,“反正王爷既然看中了这叶姑娘,她迟早是要入府的,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了王爷的心意,也省得王爷拿我的玉姐儿当幌子。”

让叶依俐进府分宠?

安嬷嬷吓了一跳,没想到卫氏竟然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简直怀疑主子是不是气疯了,嗫嚅道:“侧妃,这……”这不是成全了那叶依俐吗?

卫氏却是冷笑一声,意味深长地说道:“安嬷嬷,你错了,我成全的不是叶依俐,是王爷!”

安嬷嬷更迷糊了,卫氏拿起一旁的茶盅,轻啜了一口后,这才把话挑明:“这位叶姑娘怕是个心气高的,恐怕是不愿意为妾。”否则王爷有意,叶依俐只是略略逢迎,便可进王府为妾,又何必来做什么女红师傅!

安嬷嬷总算是明白了,以右拳击左掌心,目露不屑地说道:“侧妃,奴婢这算是明白了,这叶姑娘是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呢!”镇南王对叶依俐的心思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叶依俐又不是傻的,怎么会不知道镇南王对她有意,可是她不想当妾,却还是接受了镇南王的帮助,给她和她兄长谋了差事。她想得好处,却又不愿付出代价,不愿意名声有污!

卫氏但笑不语,安嬷嬷的话虽然粗糙,但也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

卫氏早在进王府以前就看得很明白,镇南王虽然不是什么负心汉之流,却也不是什么痴情之人,以前有那些姨娘,现在有叶依俐,以后还会有数不清的年轻姑娘……

安嬷嬷想明白了,说道:“所以,侧妃您是想……”

卫氏微微眯眼,意味深长地说道:“她既不愿入府,我就偏要她入府。”

如叶依俐这般心高气傲之人,唯有断了她所谓的气节,让她在这后院里凋零才能解了自己的心头之恨。

这镇南王府的后院,可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花团锦绣,更不是这么好待的。

不过,也不能让她干干净净的进来……

卫氏沉吟片刻,起身拂了拂衣袖道:“安嬷嬷,叫人进来服侍我更衣……王爷应该也快来了吧。”镇南王答应自己今日会过来探望玉姐儿,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卫氏把时间算得极准,待她换了一身雪青色拱碧兰花的褙子,梳了个堕马髻,又插上一支金镶红宝石杏花簪子后,就有小丫鬟急匆匆地来禀说:“侧妃,王爷来了!”

一句话让一屋子的奴婢都小心翼翼,卫氏站起身来,不疾不徐地出屋去迎镇南王。

“王爷!”

卫氏走到镇南王跟前,盈盈一福,与镇南王之间的距离不远不近,刚好够对方伸手搀扶她起来。

“薇儿免礼!”

镇南王含笑打量着卫氏,只觉得卫氏嫁与自己多年,又生了一个女儿,却好似从未变过,还是当初那个多才多艺、品性高洁的姑娘,即便是做了堂堂侧妃,仍然衣着素雅,头上戴的还是当初自己送她的第一支发钗。

镇南王看着卫氏的眼神中充满了柔情,牵起卫氏的玉手,一边朝萧容玉的屋子走去,一边问道:“薇儿,玉姐儿的病情如何了?”

“多谢王爷对关爱。玉姐儿好多了……”卫氏忙把昨天半夜她请南宫玥过来为萧容玉诊治,刚才南宫玥又再次过来给萧容玉探脉的事一一告诉了镇南王。

镇南王先是露出一丝意外,随即微微颔首,他没看错世子妃,世子妃确实是脾气好,品性也好,不但与霏姐儿处的好,又如此关心玉姐儿,行事作风很有长嫂的风范!

以后内宅有世子妃管事,自己也可以放心了!

见镇南王面色不错,卫氏趁势说道:“王爷,玉姐儿这一回可遭了罪,妾身想着玉姐儿的女红课是不是暂停几日?等玉姐儿先养好了身子再说?”

卫氏的要求合情合理,镇南王的面色僵了一瞬,眸中透出一丝失望,但还是点头应了:“薇儿你说的是,玉姐儿的身子是该好好养养。”萧容玉这个年纪的孩子最容易夭折,她这次的病来势汹汹,镇南王也不敢轻忽。即便萧容玉不是儿子,那也是王府的姑娘,自己的女儿,自然是尊贵的!

虽然卫氏早知道镇南王会答应,但是还是因此心中大定。她抿了抿嘴,叹道:“可惜妾身要好些日子见不到叶姑娘了。”

一听卫氏说到叶依俐,镇南王眼睛一亮,飞快地朝卫氏看来。听卫氏的语气,似乎……“薇儿,你与叶姑娘很是投契?”

卫氏笑盈盈地说道:“是啊,王爷。这些日子来,叶姑娘教玉姐儿真是尽心尽力,妾身和玉姐儿看叶姑娘真是喜欢极了。叶姑娘容貌清丽,气质不凡,绣工精湛,而且连学识亦不凡。”

听卫氏对叶依俐是赞不绝口,镇南王眼中的笑意更深,心里觉得卫氏果然有识人之明,颇有几分君子所见略同的感觉。

卫氏瞧着镇南王的脸色,投其所好地继续说:“前几日叶姑娘来的时候,妾身与她闲聊了一会儿,叶姑娘与妾身说起,她对王爷的照拂很感激,说若非遇到王爷这样的贵人,她和家人恐怕要走投无路。”

镇南王听得很是舒心,眉眼都舒展了开来。叶依俐果然是朵心如明镜的解语花,甚好甚好。

卫氏含笑又道:“叶姑娘还说,像王爷这样英武不凡的人,是她生平仅见,有王爷治理南疆,实在是南疆百姓之福!”

“薇儿,叶姑娘当真这么说?”镇南王眉头微扬,展颜道。

卫氏点了点头,掩嘴笑道:“叶姑娘平日里话不多,不过说起王爷时总是滔滔不绝……倒让妾身想起以前的自己了。”她意味深长地瞥了镇南王一眼,故意问道,“王爷,要不要妾身替您问问叶姑娘的意思?”

真是知他者,薇儿也!镇南王眼中抑制不住的喜色,干咳了一声后,道:“那此事本王就托付给薇儿你了!”

话语间,两人进了萧容玉的屋子,丫鬟忙在前方挑帘,让主子进了内室。

“父王!您是来看玉儿的吗?”

女娃娃毫不掩饰的欣喜让镇南王听了大为受用。

这个幼女与卫氏有五六分相似,长得是粉雕玉琢,又乖巧聪慧,对自己这个父王恭敬之余又透着亲近。镇南王看着就很是欢喜,一直对她疼爱有加。

镇南王坐在床沿就和女儿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话来,豪爽的笑声时不时地在内室中响起,和乐融融。

……

另一边,南宫玥离开雨霖居后,就得了消息,听说朱兴已经回来了。

南宫玥索性就直接去了萧奕的外书房,把朱兴也叫来了那里。

朱兴恭敬地对着南宫玥行礼后,就把流民村的事先一一禀明,然后道:“世子妃,幸好属下去的还算及时,大夫说那女童再烧上一两个时辰,怕是会不妙……”那叫妞妞的女童之前被村民误以为是得了水痘,若是她真的不幸病故,估计会在流民村中掀起一片恐慌,甚至导致一些不可预料的局面。幸好,他们这次去的及时,成功地稳住了恐稳的人群。

“那就好。”南宫玥长舒一口气,一条小小的生命保住了。

朱兴接着说起了城里的情况:“世子妃,属下派人去城中各家医馆药铺问过了,这几日,有些大夫也接了一两个患了七日疹的孩子,但病症都不重。”

南宫玥垂眸沉吟了片刻,生病会送孩子去看大夫的已经是小康之家,恐怕还有不少贫困人家的孩子,一旦生病就只能苦熬,所以,患病的孩子到底有多少,其实很难估量……

七日疹在孩童中的传染性很强,得想法子控制住才是。

南宫玥心中很快有了决议,吩咐道:“朱兴,你在城中选一家医馆,然后以王府的名义去贴一张告示,让凡是家里有孩子发热的,免费去那家医馆看诊领药。”

南宫玥细心地一一吩咐着,朱兴连连应是。

为了不落下话柄,得知镇南王已经回了府,南宫玥特意去求见了,并禀明了骆越城里出现七日疹一事。因着这一次萧容玉也被传染上,而且还相当凶险,镇南王终于果断了一次,同意南宫玥由她全权处置。

其实,镇南王原本觉得南宫玥是女眷,由她出面不合适,但后来还是被“王府的声望需要重建”这个理由说服了。

七日疹乃是急性的传染病,若是交由官府,一来二去恐怕反而会耽搁时间,而经历过猎宫之事,南宫玥显然对于如何控制疫病传播更有经验。

朱兴得了命令,立刻安排人去走街穿巷的宣传若家里有小孩发烧可以免费医治,不止是骆越城,还有周边的一些村子,小镇……

不仅如此,北城门外的茶铺也得了吩咐,若是遇到有生病的孩子,让家里赶紧送去陆家医馆,免费诊治。

这一件件看似细碎的小事在南宫玥的细心安排下,被井井有序的执行着。

南宫玥丝毫不敢怠慢,她不愿意骆越城起任何的风波和骚乱,以免让在前线的萧奕分心。

南宫玥心心念念惦记着的惠陵城,此时,支援的两万大军早已经陆续抵达了,并驻扎在城外,帐子连绵一片。

为了防止南凉奸细出入,惠陵城还在封城中,除非手执世子萧奕的手谕,谁也不得擅自出入。

但城中的百姓毫无怨言,大敌当前,这也是必要的措施。

除此之外,百姓们的生活如常进行,他们再也不需战战兢兢,夜不成寐。

有世子爷在,什么南凉狗别想在他们南疆嚣张妄为!

城门前,一队由五百精兵护送的马车正被守城的将领严格的检查着,听闻对方是奉了田禾将军的命令而来,在确认了他们的身份令牌后,立刻命人去守备府通报。

带队的黑脸大汉被引去守备府的书房见萧奕。

这是守备司徒逾特意整理出的一间书房,自从萧奕来此后,司徒逾就把这间书房给了萧奕处理公务。

此刻书房里,坐着两人,一个是形容昳丽的青年,着一件绣着紫色的五蝠纹团花的蓝色杭绸衣袍,鲜亮的颜色衬得青年精神奕奕。

另一个是四十余岁的中年人,一身太师青的锦袍,面容方正,正是司徒渝。

“参见世子爷!”黑脸大汉一进书房,就是慎重地单膝下跪,抱拳行了一个军礼。

“周大成,起来吧。”萧奕原本还以为是田禾命人递什么东西过来,但一见周大成,便猜到应该是他的臭丫头派来的,只是借了田禾的名义!

周大成站起身来,咧嘴一笑,先说公事:“世子爷,田将军命末将给您送解暑药过来,这一次一共是两万丸,再过一阵子,还会再送批解瘴药过来给世子爷。”见自家世子爷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周大成很识相的补充了一句,说道,“都是世子妃新拟的方子,特命人制的。”

果然是臭丫头派来的!萧奕眉头一挑,嘴角抑制不住的笑意。

司徒逾惊喜不已,忍不住出声道:“田将军的这批解暑药真是及时雨啊!”

自从半月前保住了惠陵城后,他们南疆军同南凉大军就沿着惠陵河形成了对峙,南凉大军占据着惠陵河另一头的雁定城,双方都试探性地发动了数次突袭,但没有形成大规模的攻势,两军暂时陷入了僵持之中……

现在是七月,这天气是越来越热,南疆军中有不少人因中了暑气而倒下。

尽管军中自有军医,也有解暑药,但是毕竟人力、物力有限,却有两万多的大军,需求极大,很多士兵根本就用不上解暑药,就算中了暑,也只能彼此刮痧,让暑气出来。现在有了这批解暑药,总算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

“撑过这段日子,说不定天就会渐渐凉快些了。”司徒逾又道。

其实他心里并没有说得那么乐观,心里很担忧这天也许要热到九月。这灼热的天气对南疆军太不利了。

因着南凉天气更为闷热,那些南凉士兵也更加耐热,虽然现在两军暂时处于僵持,但长此下去,对他们南疆军是极其不利的。

这一点,萧奕也心知肚明,所以至今按兵不动。

“竹子!”萧奕高声喊道,竹子忙不迭从书房外进来了。

“你去找吴校尉,让他把周大成送来的这批解暑药先分给巡防城墙的士兵和探哨。”萧奕果决地下令道。

“是,世子爷。”竹子匆匆地领命而去。

萧奕又看向了周大成,眨了眨那双潋滟的桃花眼问:“还有呢?”

周大成当然知道世子爷在问什么,心里有些好笑。若非对方是世子爷,周大成肯定忍不住要调侃一番了。

他定了定神,笑着抱拳道:“世子爷,世子妃命属下给世子爷带了一个包袱过来,世子爷请在此稍候。”

周大成跑出了书房,司徒逾这时也意识到了什么,虽然他很好奇世子妃怎么会精通医术,可如今显然不是问的时机,于是便起身说道:“世子爷,末将还有一些事要料理,暂且告退了。”

萧奕心里暗暗赞对方识相,连忙应了。

待司徒逾离开不久,周大成又急匆匆地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沉甸甸的包袱,亲手交到了萧奕手中,跟着也识趣地告退:“世子爷,那属下先去歇息一下了。”

萧奕应了一声,心神早就飞到了那包袱上,挥挥手把他打发了。

周大成悄无声息地退下,还体贴地替萧奕关上了房门。

萧奕迫不及待地拆开了青色暗花的棉布包袱,只见包袱里整整齐齐地放了一身银白的战袍,一双黑色的鹿皮战靴,一个平安符。

萧奕的手在每一样物件上温柔地抚过,他一看就知道,这衣袍、这战靴都是他的臭丫头亲手做的,一针一线,都是臭丫头留下的痕迹。

以前他觉得衣服、鞋子能穿就好,只要别做小做短了,其他的似乎也没什么差别。

可是自从穿了臭丫头亲手做的衣裳、鞋子后,他才明白原来她用心给他做的鞋子更为舒适,穿着她做的衣裳就仿佛她就在他的身边,不知不觉中,他甚至熟悉了她留下的针迹是什么样的,针迹大小均匀,不紧不慢,平实舒畅,而不花哨。

就像他的臭丫头一样!

萧奕不由嘴角微微勾起,一双乌黑的桃花眼熠熠生辉,眼底的温柔仿佛那温润的泉水般溢出来。

萧奕迫不及待地换上了他的新衣袍,又穿上了新的靴子……

他正穿鞋的时候,竹子突然推门进来了:“世子爷,官……”

竹子的话戛然而止,错愕地看着世子爷俯身穿靴子的模样。

书房里安静了一瞬,主仆俩面面相觑。

竹子怔了怔后,立刻猜到自家主子是在干嘛了,忍俊不禁,心道:世子爷,您有这么急吗?

萧奕瞪了他一眼,然后得意洋洋地卖弄道:“像你这种孤家寡人是无法理解像本世子这种有媳妇的人的幸福的!”顿了一下后,他故意问,“怎么样?你也十六了?要不要本世子给你找个媳妇?”

怎么就扯到他的婚事了呢!竹子毕竟还是一个青葱少年,被自家世子爷几句话闹了个大红脸。

不过仔细想想,有个媳妇时刻惦记自己,那好像也不错。

竹子想了想后,涎着脸说:“世子爷,那您可要让世子妃给小的挑个好的!”他当然知道这事还是得指望世子妃。

萧奕本来是随口调侃,见竹子还真有心,便笑着应了:“好!让世子妃给你挑个好的。”也是,竹子都十六了,也该找个媳妇了。

竹子腼腆地搔了搔脸颊,萧奕有些好笑,道:“你刚才说什么?”

“啊——”竹子惊呼一声,总算想起了此行的正事,他从怀里拿出一支竹管,恭敬地呈上,“世子妃,刚才官侯爷的飞鸽传书到了。”

小白的飞鸽传书……萧奕赶忙接过竹管,从中取出一张折成了长条形的绢纸,打开后,飞快地浏览了一遍,微微眯眼,面沉如水。

努哈尔……

当初在制定那个计划的时候,萧奕和官语白就曾推演出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几种情况,而努哈尔去借助南凉以摆脱他的控制也是当初所料到的可能性之一。

这一次南凉会突然来袭,萧奕便猜到可能与努哈尔有关,此刻得了官语白的信更是确认无疑。

萧奕沉吟片刻,吩咐道:“竹子,三千里加急,命人去给莫修羽传讯,让他们回来吧。”既然努哈尔已经失控,那么莫修羽和那一百玄甲军再留在百越也没什么意义,甚至还有些危险!

“是,世子爷。”竹子慎重地抱拳领命。

萧奕再次看向了手中的绢纸,这一次目光却是落在了最后一行,笑容在唇边绽放,心情大好。

小白要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