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9所/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日当头,好像一个大火炉一样炙烤着大地。

天气闷热得让人透不过气来,可即便如此,骆越城的城门口依旧人来人往,城外的茶铺人流络绎不绝。

“这位妹子,你家孩子可是发热了?”一个帮工的青衣妇人从叶依俐手里接过一杯凉茶,递给了一个衣裙上满是补丁的少妇。

少妇的怀里抱着一个两三岁的男童,面色潮红,呼吸急促,嘴唇发白,一看就是病了。

“我家小宝昨晚开始就发烧了,越烧越厉害,我抱他来骆越城看大夫……”少妇被烈日晒得红彤彤的脸颊上写满了担忧,小心翼翼的喂怀里的男童喝了些凉茶,心里是愁极了,家里一共只拿得出一吊钱,也不知道够不够看病。

青衣妇人一击掌道:“妹子,你这可来对了,赶紧快带孩子去陆家医馆吧!进了城后沿着北里街一直往前走给一里路就是陆家医馆了……”

少妇一脸疑惑地看着她,青衣妇人忙把陆家医馆奉世子妃之命免费给发热的孩子治病的事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

少妇犹有些不敢相信,眨了眨眼,问:“大姐,您说的都是真的?”竟然有这样的好事?

“当然是真的。那告示就贴在城门后的告示栏上呢!”青衣妇人指了指城门的方向道,“妹子,小孩子发热可大可小,你赶紧带孩子去医馆吧。”

“多谢大姐!多谢大姐!”那少妇抱起孩子站起身来,不停地俯身谢过,然后就离开茶铺,步履匆匆地走了。

青衣妇人目送对方的背影进城,跟着就把刚才给少妇喝过凉茶的青瓷碗单独放入了一个盛满艾草水的铜盆里,自己又去一边细细地用艾草洗手洗脸。

之后,青衣妇人又打了一盆艾草水,正想招呼叶依俐,就看到茶铺外有一道有些眼熟的身影,笑道:“叶姑娘,你哥哥来了!”

哥哥……叶依俐赶忙朝茶铺外看去,果然,哥哥叶胤铭正在茶铺外含笑地看着她,虽然只是着一身简单的青色衣袍,却是玉树临风。

叶依俐忙快步迎了上去,惊喜地说道:“哥哥,你怎么来了?”

叶胤铭微微一笑,温声道:“我刚办完差事,就想干脆过来接你一起回家。”

叶依俐还没说话,茶铺里管事的那丰腴妇人又笑道:“叶姑娘,既然你哥哥来接你,你就先回去吧。反正时辰也差不多了。”

叶依俐谢过对方,又解下围裙,正打算离开,就听刚才那个青衣妇人又道:“叶姑娘,你先过来用艾草水洗洗脸、洗洗手再走吧。”

叶依俐秀美的脸庞上僵硬了一瞬,但对方毕竟是出自好意,便应了。她洗了脸洗了手,又以白巾擦拭脸颊,这才与茶铺里的几位帮工妇人道别。

兄妹俩并肩往城门的方向而去,叶依俐还能隐隐听到后方的茶铺里那几个帮工的妇人在谈论哥哥,说叶公子在清茂书院读书不需要交束脩;夸叶公子是才子,将来必然不同凡响;又说叶姑娘也是有个福的……

叶依俐不由嘴角微勾,自己的哥哥自然是人中龙凤,将来等哥哥金榜题名,又有谁敢再看轻他们兄妹!

待进了城门后,叶胤铭问起了刚才的事:“妹妹,莫不是城中最近有什么传染性的疾病?”否则刚才那妇人又怎么会特意招呼妹妹用艾草水洗脸洗手。

叶依俐面沉如水,声音微冷:“最近有些孩子患了七日疹……”

“七日疹?”

叶依俐点点头,把七日疹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其中也包括世子妃南宫玥令城中的陆家医馆免费替发热的孩童看病的事。

说话的同时,叶依俐的眼中露出一丝不敢苟同。虽然说南宫玥令医馆义诊是件于民有利的好事,可是对方究竟出自什么心态,就让人不得不斟酌了。

叶依俐淡淡地说道:“哥哥,素来控制疫症都应是官府之事,世子妃非要自己出面,实在是……”有沽名钓誉之嫌。

“妹妹说的是。”叶胤铭也同意,想起碧霄堂“千金买骨”的事,心中就是一阵剧烈的起伏。从千金买骨到如今的义诊来看,世子妃不过是欺世盗名之辈!

不过,那位世子爷也没好多少……

叶胤铭不由得想起从前在王都时听闻过的种种,冷声道:“萧世子虽然战功赫赫,但是为人嚣张跋扈,肆意妄为。”他叹息着摇了摇头,“这武将家果然多粗人!说起来,萧大姑娘才学出众,为善而不与为人知,实在不像是武将人家的子女……”真正是出淤泥而不染也!

说着,叶胤铭的眼中透出了几分倾慕。那次在书铺偶然相见以后,他就对萧大姑娘难以忘怀,可惜再没机会得见佳人……

叶胤铭所言,叶依俐亦是心有同感,城外的那个茶铺便是由萧霏所设,在世子妃介入前,这骆越城上下就没人知道这茶铺的主人是谁,萧霏的品性高洁,又是一个喜文厌武的,与哥哥实在是般配得很。

只可惜,萧霏平日里处于深闺之中,很少出门,哥哥也不可能进出王府的后院,以致到现在两人都没机会一见。若是萧霏看到哥哥的才华,一定会为哥哥所打动。

机会,就差那么一个机会而已!

等等!叶依俐眉头一动想到了什么,前几日,她偶然间听来茶铺里喝凉茶的几个读书人提起,过一阵子会有一场擢秀会。

也许可行……

叶依俐越想越激动,忙道:“哥哥,你可知擢秀会?”

叶胤铭怔了怔,点了点头。

王都、江南喜文,不时就会有文人学士聚在一起举办大小诗会,谈古论今,抒发情怀,若是运气好,就有可能从此扬名,得了贵人赏识;相比下,南疆却是武人多文人少,骆越城里也就这个擢秀会为人瞩目,能让学子有机会一展所长。

擢秀会……叶胤铭很快明白了妹妹的意思,脸上不由一喜。擢秀会上不止有一众学子、文人墨士,骆越城各府中那些有身份的姑娘家也会来擢秀会看满腹经纶的才子们一展所长,历年来都因此成全了数对美好姻缘。以萧霏喜文的性子,一定也会去擢秀会的,那自己岂不是有机会在她跟前直抒胸臆,让她见识到自己的才学!

可是很快地,叶胤铭又想到了什么,沮丧地垂下了肩膀,叹道:“妹妹,我虽自认才学决不输给别人,但是这擢秀会我怕是去不了……”见叶依俐目露焦急之色,叶胤铭抬了抬手示意她先等他说完,“妹妹你且听我说,你怕是有所不知,这擢秀会是骆越城两年一度的盛事,自然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那些世家公子自然能收到擢秀会的请柬;但若是普通的学子想要参加擢秀会,一来要有功名,二来,还需一个有身份地位的人为其作保……”他不过是一介平民,又能找谁为他作保呢?!

叶依俐脸上露出愤愤不平之色,不甘地咬了咬下唇。她的哥哥这么有才华,难道真的要放弃一个可能一举两得的大好机会?!

不行,一定会有办法的!

叶依俐半垂眼眸,沉吟片刻……她很快又了主意,脸上又溢出一朵温婉的笑花,急切地抬眼朝兄长看去,道:“哥哥,你有功名,只差人为你作保。自从我在王府教授五姑娘女红,卫侧妃就一直对我亲厚有加,我可以与卫侧妃提提,托卫侧妃请王爷做保……”那哥哥自然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参加擢秀会,与萧大姑娘一见了。

让妹妹出面求卫侧妃……叶胤铭迟疑了一瞬,那岂不是要让妹妹卑躬屈膝地去求别人?

叶胤铭眼中闪过一抹不忍,道:“妹妹,还是……”算了吧?

“哥哥!”叶依俐一把拉住了兄长的袖子,一双清亮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以哥哥你的才学,一定会在擢秀会上大放异彩的!”

叶胤铭被叶依俐坚定的眼神所镇住,好一会儿,他终于缓缓地点了点头,心里暗暗发誓:他一定会让妹妹过上好日子的!

……

说到擢秀会,是骆越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事,近日来也成为了城中热议的焦点。

与位于东南边境正惶惶不安的数城不同,哪怕与南凉一战还未有胜负,骆越城在经过了最初的恐慌后,早已恢复如常。

也许是因惠陵城距离这里还远感受不到硝烟弥漫,也许是因为他们相信世子的骁勇善战,总而言之,两年一次的擢秀会并没有因为这次战事而推迟。

只不过,对于初来乍到的南宫玥而言,所谓的“擢秀会”实在有些陌生。

直到几日后回事处送来一张金色云纹帖子,南宫玥才第一次听闻这个名字。

看到帖子,萧霏的小脸上掩不住的兴奋,说道:“大嫂,是擢秀会。”

南宫玥一脸的疑惑,“擢秀会?”

她伸手接过帖子,正要打开,就听“喵呜”一声,猫小白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蹲在地上,仰着毛绒绒的小脑袋,一金一蓝的鸳鸯眼瞪得大大,疑惑地看着南宫玥,仿佛在问,你们在看什么啊?

南宫玥甚至不用什么眼神示意,画眉已经明白她的心意,一把抱起小白放在了她的膝盖上。

萧霏一时就有些手痒,俯身在小白的背上轻抚了一下,终于记起南宫玥才到南宫玥没几个月,想来是不知道擢秀会的,便解释道:“大嫂,擢秀会是万木书院举办的……”

南宫玥微微挑眉,“我记得万木书院是南疆三大书院之一吧?”

南疆有三大书院,除了清茂书院以及宁和书院,最后一家就是这万木书院,其中占地最广、规模最大的也是万木书院,书院的束脩不便宜,因此能来这家书院读书的学子基本都是非富即贵的世家子弟。

不过,即便如此,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比如像方世磊这种庸才草包,就算是有万贯家财,万木书院也是不收的。

见萧霏眼巴巴地看着小白,南宫玥干脆就把小白送到了萧霏怀里。

萧霏抱过小白,一边轻柔地搔着它的下巴,一边答道:“大嫂,正是这家书院。擢秀会每两年才举行一次,万木书院的山长会在这天开辟出几厅,展出不少历代名家的孤品真品。这些孤品真品要么是书院所珍藏,要么就是其他府邸自愿拿出来展出的。听说这次的擢秀会上还会展出唐砚的名作《独钓寒江雪》。”说着,萧霏的眼眸熠熠生辉,看她兴致勃勃的样子,显然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大嫂,你可要一起去?”萧霏一脸期待地看着南宫玥。

擢秀会不是谁都能去的,需要得到万木书院的帖子。当然以镇南王府的身份,是绝不可能少了这张帖子的。往年,类似的帖子自然是会被送去正院给小方氏的,而如今,却是直接送到了碧霄堂。

萧霏神采奕奕,只不过当日会来的并不只有女眷,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去类似的场合还是需要有长辈陪同的。

见萧霏那双闪烁着熠熠光辉的双眸,南宫玥抿唇一笑,说道:“霏姐儿,那我们就一起去!”

“大嫂,”萧霏喜笑颜开,小脸上绽放出一朵清丽的笑花,“那我们就约定了!”

她话音刚落,又是“咪呜”的一声,是软腻的撒娇音,与小白的叫声不太一样。胖乎乎的橘猫从门槛外探出了圆圆的脑袋,望着萧霏,不,或者说是萧霏膝盖上的小白。

小白在萧霏的手上拍了一下,然后站起来懒懒地伸了个懒腰,就轻盈地落在了地上。它慢悠悠地走到了屋外,对着小橘“喵”了一声,然后就趾高气昂地走了,小橘乖乖地跟在它的身后,仿佛它最忠实的跟班,两个小家伙可爱的模样看得一屋子的主仆都是忍俊不禁。

这两个小家伙仗着自己的身份,在这镇南王府里可是威风极了,每天大摇大摆地往返于月碧居和碧霄堂,整个王府都成了它们的领地,那些丫鬟婆子见了都把它们当主子一样供起来,谁也不敢怠慢了。

目送两个小家伙走远,萧霏这才恍然地想起她们正在聊的话题,接着道:“……擢秀会上除了会展出一些孤品字画外,每次万木书院还会安排一些有趣的新活动,比如上次的斗兰;上上次的以曲水流觞的模式斗百草;还有一年办了一个古玩的鉴赏,那次,有位李姑娘从一堆良莠不齐的藏品中挑出了一个被人看走眼的前朝古玩——鼻烟壶,听说是数百年前的一件贡品,一时传为擢秀会中的美谈……”

萧霏口若悬河地说着,南宫玥也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地附和一句,她本来只是打算陪萧霏去看看,现在就连她自己也生出几分兴致来。

萧霏兴致勃勃的与南宫玥说了小半个时辰,直到两个管事嬷嬷来找南宫玥求对牌,萧霏便识趣地自行告退了。

待南宫玥处理完琐事,又是一炷香时间过去了,百卉正想问她要不要休息一会儿,这时,画眉来禀说,卫侧妃来了。

南宫玥微微一讶,卫侧妃素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莫非是萧容玉又病了?

只是,萧容玉的七日疹已经到第七天了,身上的疹子早就褪了七七八八,理应不会再有变故才是。

一旁的鹊儿倒是想到了什么,出声道:“世子妃,卫侧妃来找您,没准跟叶姑娘有关……奴婢刚才听说,叶姑娘今儿一大早就去雨霖居求见了卫侧妃。”

叶依俐来了?南宫玥微微眯眼,现在又不用上女红课,她来做什么?

不管是不是为了叶依俐而来,卫氏既然都来了,南宫玥也懒得去猜了,直接说道:“去请卫侧妃进来吧。”

南宫玥理了理衣裳,便去了堂屋。

一身浅蓝遍地缠枝玉兰花褙子的卫氏还是一贯优雅从容,一见南宫玥来了,就放下了手中的茶盅。

两人互相见了礼后,这才又双双坐下。

卫氏为人看着有几分柔弱,但说话做事一向爽利得很,也不兜圈子,就直接道:“世子妃,妾身冒昧而来,是为了那位叶姑娘。”

闻言,画眉不由得悄悄瞥了鹊儿一眼,用眼神表达对鹊儿的崇敬:鹊儿姐姐真是有变神算子的趋势啊?

鹊儿在画眉崇敬的眼神中,得意地挺了挺胸,那表情仿佛在说,我这是见微知著!

南宫玥静静地看着卫氏,等着对方接着往下说。

卫氏顿了一下后,盯着南宫玥的神色,继续道:“叶姑娘今儿一早来王府找妾身,说想请妾身帮忙与王爷说说,替她的兄长做保,好让叶公子参加今年的擢秀会。”

南宫玥微微挑了挑眉头,“侧妃为何同我说此事?”

卫氏眼中闪过一抹迟疑,但最后还是果决地说道:“妾身是想让叶姑娘入府伺候王爷。”

卫氏这几句可谓是语出惊人,画眉差点惊呼出声,连鹊儿都是掩不住讶色。

南宫玥神情淡淡,没有一丝惊讶,亦看不出喜恶,平静地说道:“卫侧妃,我是做儿媳的,岂可插手父王的内宅之事。”

卫氏一阵错愕,跟着微微一笑,优雅地站起身来,福了福身道:“世子妃说的是,是妾身莽撞了。那妾身就不叨扰世子妃了!”

南宫玥微微颌首,“卫侧妃走好。画眉,送客。”

卫氏来得快,去得也快,反正她此行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卫氏之所以特意来碧霄堂,只是想试探一下南宫玥的态度。

毕竟卫氏早已决定她会以世子爷马首是瞻。世子妃虽是儿媳,但王爷是否纳妾,并不单单是王爷的后院会不会多一个女人,也有可能影响到爵位的承袭和家产的继承。尽管卫氏只是想让叶依俐进府,绝不会让她有机会怀上身孕,可是世子妃却不知道,若是因此怀疑上她的用心,那对卫氏而言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卫氏早就打算好了,假若世子妃有丝毫的不快,她就立刻罢手,不与叶依俐计较。

只是,卫氏万万没想到,世子妃却是完全没有把叶依俐放在眼里。

卫氏提着裙裾走出了屋子,嘴角勾出一个讽刺的浅笑。

叶依俐此人有些故作清高,卫氏早就从对方的语气和态度中感受到她对碧霄堂有所不满。卫氏后来还特意探查了一番,才知道叶依俐与世子妃有过那么一些龃龉。来之前,卫氏原以为世子妃要么不赞成,要么表面上赞成实则会借自己之力打击叶依俐,万万没想到,世子妃是根本就完全不在意。

也是!

世子妃是何等的身份,赫赫有名的南宫世家嫡女,堂堂郡主之尊,在这南疆,是顶顶尊贵的女子,而叶依俐不过是一个穷困潦倒的民女,与世子妃那是云泥之别。

人又怎么会把蝼蚁放在眼里!

再说句不好听的,叶姑娘的所行所为在世子妃面前,恐怕就如同跳梁小丑般的滑稽可笑。

这一趟没白来,卫氏现在放心了,既然世子妃全然不在意,那么自己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做了!

卫氏能走到如今这一步,足以证明她是一个擅于把握机会的人。

于是当天,她就顺利的把镇南王请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镇南王先是探望了病体刚愈的萧容玉,与她玩了一会儿,这才在卫氏的陪伴下去了她的屋里。

卫氏命人端上了一碗冰镇过的绿豆汤,温婉地说道:“气候炎热,王爷喝碗绿豆汤消消暑气吧,这是妾身亲手做的。”

镇南王很是受用,脸上笑意盈盈,柔声道:“薇儿你也要注意身子,小心中了暑气。”

卫氏浅笑地又福了福:“王爷放心,妾身省得。”说着,她走到镇南王的身后,温柔地捏着他的肩膀,替他按摩解乏。

镇南王舒坦极了,不由眯起了眼睛,耳边则听到身后卫氏轻柔的说道:“妾身今日见到了叶姑娘,就替王爷悄悄探了下口风……”

镇南王心中一喜,有些涣散的精神一下子集中了起来,“怎么说?”

卫氏的声音有些迟疑,但还是继续道,“叶姑娘没直接回答妾身,只说希望妾身帮两个忙。”

帮忙?!镇南王眉头一蹙,“什么忙?”

卫氏眼中闪过一丝锐芒,但表情却温婉依旧,缓缓道:“叶姑娘说,想请王爷给她的兄长叶公子做保,参加擢秀会,还有……她、她想请王爷帮忙打听一下今年擢秀会的出题。”

第一个要求镇南王尚且能理解,于他而言,也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当他听到第二个要求时,脸色已经不太好看。

卫氏虽看不到他的脸色,却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的肩膀僵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听他说道:“本王明日让人找山长问问。”声音里已然没有了方才的兴致,显得有些淡淡的。

卫氏唇角微扬,说道:“那妾身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叶姑娘了。”

叶依俐今日确实来找过她,但仅仅只是让镇南王给她哥哥做一个担保,而不是要题目。

卫氏以那样的身份能在镇南王府站稳脚跟,并深得宠爱并不是没道理的,她太了解镇南王了,镇南王是喜欢美人,但真正能让他放在心上的唯有那种“如白莲一般品性高洁”的女子,而不是仗着他的宠爱就不知天高地厚之人……

对于镇南王来说,从山长那里问一个比试的题目并不难,说到底又非科举,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比试。为了讨美人欢心,镇南王甚至会主动去问山长要题目。但是前提是……主动而非作为交换条件!

然而,就算此时镇南王对叶依俐的品性已有所不快,对于美人他还是有兴趣的,卫氏相信,他很快就会把题目给自己,至于那之后……

卫氏不禁期待起擢秀会来。

------题外话------

谢谢姑娘们的月票!来吧来吧,我不会嫌多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