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3品性/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擢秀会结束了,但擢秀会的余韵却没有这么快散去。

萧霏以百寿图立挫乔若兰,当时观战的姑娘并不不少,很快就传扬开来,进而成了擢秀会上的一桩美谈,就连那幅百寿图也在得了萧霏的许可后,被山长留在了万木书院。

只不过,素来就是擢秀会高氵朝的诗会却因为今年出了学子剽窃之事蒙上了一层阴影,尽管剽窃之人很快就被揪了出来,但到底让这场诗会变得没那么雅致了,也让参与诗会的文人学子们愤而议论纷纷。

诗会上的这桩丑事本就瞒不住,更何况,卫氏早早就让人留意着擢秀会,因而很快就得知了叶胤铭在诗会上作弊的事情。

卫氏不禁愣住了。

当日她确是给了叶依俐诗会的题目,原本是想着,叶胤铭必会提前准备,到时候应该很有机会在诗会上力夺魁首,而到时,她再让人把诗会泄题一事宣扬出去,那些在诗会上被叶胤铭力挫的学子们定会愤愤不平,进而向山长讨要公道,再让这件事情彻底揭开……

可没想到,叶胤铭竟然会找人替写,还被当场拆穿!

这简直比自己原本所预想的要好上一百倍。

卫氏只希望事情越闹越大,闹到叶家无可收拾,这样才最好。叶依俐已经习惯了一有事就来求王爷,所以,她应该会来王府……

卫氏的嘴角勾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随即就吩咐安嬷嬷若是明日叶依俐来了,务必要在对方见到镇南王以前把她引到雨霖居来。

次日一大早,叶依俐果然来了。

镇南王早早就去了军营,于是安嬷嬷很顺利的就把她引到了雨霖居,心里对卫氏的神机妙算是佩服不已。

在见到叶依俐的时候,卫氏不禁有些唏嘘。

这件事与从前不同,剽窃本就是文人之大忌,并非是求人安排几个差事,求人担保得一张请帖等等小事可以相提并论的。

如果叶依俐没有来,卫氏虽然会有些失望,但多少还会敬佩一下叶氏兄妹的气节,可是,叶依俐来了……

这说明,叶氏兄妹也不过如此罢了。

叶依俐恭敬地向卫氏见了礼,卫氏忙让她免礼,又若无其事地请她坐下了,温婉地说道:“叶姑娘,我正想去请你过来与我说说话呢,这倒巧,姑娘正好来了……”

说话间,丫鬟给两人上了热茶。

叶依俐的神情显得有几分局促,迟疑了一瞬,还是道:“卫侧妃,我这次来实在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想要找王爷帮忙,不知侧妃可否帮忙引见?”她忍着羞愧,不好意思与卫氏对视,自然也没看到卫氏眼中的精光。

卫氏面露讶然,犹豫着说道:“叶姑娘,王爷公务繁忙,可能有些不便……”

叶依俐低下了头。她也知这所谓的“不便”其实是推脱之语,毕竟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要求见王爷,孤男寡女,实在不妥当,但她实在没有办法了……

卫氏柔声继续说道:“姑娘若是不介意,不妨与我说说,我来替姑娘传个话如何?”

唯今之计也只有如此了。叶依俐嗫嚅了好半响,还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吞吞吐吐地说了。叶依俐相信自己兄长是有真才实学的,只是为了得萧大姑娘青眼,这才会一时行差踏错。说到底,她难辞其咎,唯有想办法替兄长把危害减少到最低……怎么也要保住兄长的功名!

卫氏幽幽叹道:“叶公子也是一时想岔了……不过姑娘莫急,待王爷回来,我去替姑娘美言两句,想来这事不难解决。”

叶依俐没想到卫氏竟然如此善心,目露惊喜之色。

她赶紧起身,深深施礼,感激地说道:“多谢卫侧妃!”

送走了叶依俐,卫氏心情大好,当天傍晚,她就把镇南王迎进了自己的院子。

奉上热茶,又温柔地替镇南王揉捏了一会儿肩膀,卫氏便带着一丝迟疑地说道:“王爷,今日叶姑娘又来找妾身……”

镇南王眯起眼睛,享受着卫氏的按摩,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莫不是为了擢秀会的事……”

自从上次叶依俐托卫氏向自己索要擢秀会的题目,镇南王就对她的品行失望了,现在的叶依俐就好像一朵白莲被污上了污泥,让镇南王实在有些意兴阑珊。

而擢秀会上发生的事镇南王当然知道,也更加不满,这叶胤铭,自己都已经把题目透给他了,居然还需要再找人捉刀才能完诗作,其才学、品性之低劣可见一斑。自己之前真是看错人了,还以为他是可以提拔的栋梁之才。

“正是。”卫氏点了点头。

见状,镇南王觉得越发无趣,叶依俐看着清雅脱俗,却不过是个汲汲于名利的俗人,每一次来找自己都是有所求!

镇南王顺势把卫氏拉到了自己身旁坐下,淡淡地问道:“她这次又要求什么?”

卫氏对镇南王的心思实在了解的很,一听就知道他这是对叶依俐起了不喜之心,不由微微勾起唇角,口中则踌躇地说道:“……叶姑娘想请王爷帮忙为其兄叶公子疏通,保住其兄的功名。为了报答王爷的恩情,她甘愿入王府伺候王爷左右……”

卫氏的声音越来越轻,镇南王的面色则越来越难看,终于不屑地打断了卫氏:“她以为本王是什么人?!倒与本王谈起条件来!”还是如此丢脸之事!若是被人知道他堂堂镇南王包庇一个品德有失的学子,连他都是没脸。

这个叶依俐看着如朵空谷幽兰般,谁知道原来不过是一朵谄媚迎合的迎春花,随处可见!

卫氏没有漏掉镇南王眼中的那丝嫌弃,怕过犹不及,赶忙柔声道:“哎,妾身可以理解叶姑娘。叶姑娘有那样的兄长,也非她所愿,俗话说,‘子不嫌母丑’,叶姑娘身为妹妹,长兄如父,叶姑娘又怎么能因为兄长犯了错,就翻脸不认人呢!若是叶姑娘真的如此薄情,那妾身反倒不敢与她往来了。”卫氏看似为叶依俐求情,但实际上却在言语中把叶胤铭的罪名给定了!

镇南王若有所思,卫氏所言也不无道理。叶依俐若是不顾兄长,便显得薄情,可即便如此,叶依俐满脑子利益交换,为人始终功利了些……不像卫氏……

镇南王满意地朝卫氏看去,温柔小意,善良大度,才学不凡……这才是真正如白莲一般清雅脱俗的女子。

卫氏见镇南王脸上露出松动之色,继续道:“妾身知道王爷对叶姑娘是有情义的,否则也不会为叶姑娘费了那么多心思……”

镇南王眉头微微一动,是啊,他已经在叶依俐身上费了不少功夫,这个时候,若是拒绝了叶依俐的要求,那么他之前的一番心力岂不是都白费了?!且不说叶依俐心性,终究是一个罕见的美人胚子,自己若是就此放弃,她又去求别人,那岂不是……

想着,镇南王便有几分不甘。

如此美人花落他家,自己岂非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镇南王的嘴唇成了一条直线,好一会儿没说话,片刻后,他点了点头,锐眸半眯,道:“薇儿,你去和叶姑娘说,本王答应她的要求。”可是镇南王的眼中却没有一丝感情,淡漠冷静。

卫氏按捺下心中的喜悦,最重要的一步已经成功了!只要搞定了镇南王,那叶依俐……

卫氏的嘴角在镇南王看不到的角度勾出了一个浅笑。

如今的叶依俐对于镇南王而言可谓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她进了后院也绝没有得宠的可能了。

于是次日,当叶依俐来讨消息的时候,卫氏便直言告诉她,镇南王同意帮叶胤铭,但是有一个条件——叶依俐必须答应入王府为妾。

叶依俐瞬间面如纸色,整个人微微颤抖着,差点就没晕倒。

正如卫氏所料,叶依俐自命清高,从未想过要为妾!

叶依俐直到最后都没有答应,卫氏也不着急,只让她回去好好想想。

于是,叶依俐来的时候,怀着忐忑,而回去的时候,却是心事重重,眉宇紧锁。

叶依俐离开后,压抑了好一会儿的安嬷嬷就忍不住道:“侧妃,您真是高啊!”卫氏不动声色地就给叶依俐设了局。

说着,安嬷嬷殷勤地给卫氏倒了茶。

卫氏笑了笑,优雅地端起了茶盅。

安嬷嬷迟疑了一瞬,还是忍不住道:“侧妃,万一叶姑娘……”万一叶姑娘不答应呢?

卫氏微微一笑,随意地把玩着茶盅,淡淡道:“她会考虑清楚的……”

虽然没见过叶胤铭,但是从这些天的事来看,叶胤铭此人的品性可见一斑。他为了他的功名会让叶依俐来求镇南王,就会再为此求他的妹妹来王府为妾。

现在自己只需要等待而已。

叶依俐连着两日来王府自然也传到了南宫玥的耳中,南宫玥不知道卫氏到底在做什么,也没有在意,毕竟正如她所说的,她不过是儿媳妇,镇南王的后院之事实在容不得她来置喙。

想来,卫氏做事应该有分寸,不会影响到碧霄堂。

南宫玥打发走了一个把寿宴那日的席面单子拿来给她确认的嬷嬷后,懒洋洋地趴在了案几上。

屋里哪怕摆了两盆冰山,依然闷热的很,对于从王都来的南宫玥而言,这个夏季实在难熬的很。

“世子妃,”画眉进屋来禀道,“晚膳已经布好了。”

南宫玥蔫蔫地应了一声,刚站起身就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眼前一黑,软软地又倒了下去。

“世子妃!”画眉发出尖锐的惊叫声,还是百卉的反应快,大步流星地上前,一把就揽住了南宫玥的肩膀缓住了她下坠的趋势。

画眉很快也上前,从另一边扶住了南宫玥,紧张地问道:“世子妃,您怎么了?”她这才注意到南宫玥的脸颊比起平日里有些潮红。

两个丫鬟扶着南宫玥坐下,堂屋里发出的动静立刻把外头的几个丫鬟也吸引了过来,鹊儿走在最前方,着急地问:“百卉,画眉,出了什么事?”

“世子妃突然晕倒了……”画眉在一旁紧张地看着南宫玥,南宫玥是医者,一向保重自己的身体,很少生病,画眉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南宫玥幽幽地睁开了眼,眼神还有些恍惚,百卉皱着眉头替她答道:“世子妃应该是中暑了。”说着,她收回了搭在南宫玥右腕间的手指。然后,百卉一手捂了捂南宫玥的额头,另一手则试了试自己的额头,眉头皱得更紧,“世子妃,您还有些发热。”

南宫玥揉了揉额角,神志稍微清醒了些,道:“应该只是轻度中暑……”回想起来,发现自己从正午以后就是浑身乏力,头晕恶心,胸闷难受。这些都是中暑的征兆。难怪俗语说医者不能自医,她确实轻忽了。

南宫玥叹了口气,前些日子她还在庆幸自己这一世的身子好了许多,经历了南疆的酷暑都没有生病,没想到,居然还真病了。

偏偏最近忙得很,也委实不巧了。

“世子妃,”以百卉的稳重,这个时候也不免显得焦虑起来,“奴婢先扶您回内室歇息吧?”

“只是稍微有些中暑。”南宫玥揉了揉额心说道,“百卉,你去把解暑药拿来。”

百卉凝眸不语,心里也明白最近王爷的寿宴将近,琐事繁多,正是忙碌的时候,以世子妃的性子是不会直接甩手不管的。

几个丫鬟互相看了看,百卉去药格拿了解暑药,服侍着她用下后,又取来药油,仔细地给她按摩了穴道挥发药性,南宫玥总算觉得浑身稍稍松快了一些,但精神还是有些蔫蔫的,更用不下膳……

期间,又有两个嬷嬷一同过来,一个是来问近日府里的冰不够了,姨娘们的份例要不要减;一个来说骆越城里的绿豆涨价得厉害,府里给下人们备的绿豆汤要不要换成别的……

都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要是南宫玥已经管了几年的家,这种时候,大可以把自己的大丫鬟派出去应付一二,但是现在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奠定下足够的威信,人、事也还没完全理清,就贸然交给一个丫鬟,是镇不住这些“老人”的。

南宫玥靠在迎枕上,一一吩咐了。

姨娘们的份例当然不能少,她刚管家就削了镇南王妾室们的日常用度,镇南王会怎么想?

南宫玥思忖片刻,说道:“去把乙字号冰窖起了。”

王府共有两个冰窖,南疆炎热,乙字号的冰窖一般要到八月中旬才会起出来,但今年着实比往年热了许多,提早起了冰窖也是没办法的。

随后南宫玥又让百卉拿了对牌,去吩咐前院尽快采买冰。

至于绿豆汤就更好办了,直接去了绿豆汤的供应,改了酸梅汤。

等把两个嬷嬷打发了以后,南宫玥的神色更加疲惫了,看来解暑药对她的效果不太好。丫鬟们看得实在心疼,百卉忙上来给她搭了脉,随即揪心地皱起眉来,提议道:“世子妃,可要请老太爷来瞧瞧?”百卉口中的老太爷指的是林净尘。

“不用了,中暑而已,没得让外祖父忧心。”医者不自医,况且只是小病,南宫玥索性吩咐道,“百卉,你给我开个方子吧。”

百卉这些年也算是医术小有所成,但还是第一次给南宫玥来方子,郑重地考虑了半天,终于点了点头。

她很快就开了一张方子,呈给南宫玥看了。

南宫玥扫了一眼,没什么大问题,便点了点头。

于是,半个时辰后,一碗热腾腾的汤药便送来了。

与端着汤药的莺儿一起进来的还有萧霏,她今日穿了一身莺背色妆花褙子,挽了弯月髻,看来清丽雅致,但脸色却不太好看。

萧霏本是来还书的,一踏进院子,就闻到了一股药味,一问果然是南宫玥病了。

南宫玥冲她笑了笑,招呼着她坐了下来,说道:“我只是中暑罢了,休息一会儿就好。”

萧霏忧心忡忡,觉得自己实在太大意了!大哥出征在外,大嫂又初来南疆,自己应该更加注意她的身体才是,大嫂都病倒了自己才知道,实在太不应该了。

百卉把药端到了南宫玥的手上,此时药已经凉到了可以入口的程度,南宫玥一口气咽了下去。

见她喝完了药,萧霏赶紧劝道:“大嫂,你赶紧回屋里休息吧……”

萧霏话音未落,二等丫鬟玉扣在屋外禀报道:“世子妃,丁嬷嬷来了,说是有急事禀告您。”

又来一个!

一旁的百卉和画眉面面相觑,一脸的无奈。

南宫玥放下药碗,说道:“让丁嬷嬷带进来吧。”

这一次,百卉没有应诺,反正萧霏也不是外人,百卉也不避讳地劝道:“世子妃,您这都见了第三个了,一会儿说不得还有第四个、第五个……您什么时候才能好生休息啊!”

萧霏皱了下眉,“大嫂都病成这样了还在理事不成?”

百卉赶紧答道:“刘嬷嬷,程嬷嬷才刚走!大姑娘,您劝劝世子妃吧。”

老实说,萧霏在这个时候过来还是让百卉松了一口气,相处这么久了,都知道这位大姑娘性子耿直,世子爷不在,现在只有她能劝住世子妃了。

果然,萧霏闻言,眉头皱得更深了,正色道:“大嫂,你现在就去休息。至于丁嬷嬷那边我去就是了,否则……”她迟疑了一瞬,用威胁的语气说,“否则,我写信告诉大哥!”

看着萧霏一本正经地把萧奕都搬了出来,南宫玥唇角勾了起来,状似无奈地应了:“好好,我这就去休息。”

“这才对。”萧霏理所当然地说道,“古人云:百日之劳,一日之乐,一日之泽,非尔所知也。张而不驰,文武弗能;驰而不张,文武弗为。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

南宫玥一副虚心听教的样子,脸上的笑容又是盛了一分。

百卉和画眉皆是心中一松,心道:还好还好,大姑娘果然劝得住世子妃。

在萧霏目光灼灼地逼视下,南宫玥终于站了起来,只是她还昏沉沉的,有些站不稳,两个丫鬟赶紧上前扶住了她。

“百卉,你留下。”

虽然南宫玥一直在刻意教导萧霏中馈之事,但到底没有让她独自去面对过那些管事嬷嬷,让百卉看着帮衬一下也会好些。

百卉福身应命,画眉则陪着南宫玥回了内室。

不多时,一个着沉香色如意纹褙子的嬷嬷被领了进来,虽然现在已是傍晚,但是天气还是闷热得很,丁嬷嬷的额角已经渗出了滴滴汗水。

丁嬷嬷在一个小丫鬟的引领下,进了堂屋,赫然发现坐在上首的人竟然不是世子妃,而是大姑娘!丁嬷嬷的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却是不动声色,仍旧低眉顺目地站着。

萧霏坐在上首的太师椅上,淡淡地看着丁嬷嬷道:“大嫂身子不适,有什么事,你就与我说吧。”

丁嬷嬷虽然在看到萧霏的时候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此时还是不由一惊。

王府里积年的管事嬷嬷们谁不知道大姑娘的脾性,尽管大姑娘去了一趟王都后好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丁嬷嬷也听闻了世子妃正手把手的在教大姑娘理事,可听闻归听闻,如今乍一看去,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大姑娘真得能行吗?

或者说,世子妃是真得毫无嫌隙的在教导大姑娘吗?

后者是她们这些嬷嬷们平日里私下总在议论的,不少人都觉得世子妃多半是想像夫人当年养歪世子爷一样,养歪大姑娘,丁嬷嬷也深以为然。

只是如今……

世子妃这是真得让大姑娘代替自己出来理事,还是想让大姑娘丢脸呢?

丁嬷嬷一时间有些想多了,直到萧霏轻咳了一声,她才回过神来,忙如实禀告道:“大姑娘,为着王爷的寿宴,世子妃昨日吩咐奴婢从库房里找一对黄地洋彩锦上添花暗八仙双龙耳瓶放在花厅里当摆设用,可是奴婢今日取了那对花瓶后,发现其中一个的瓶口缺了一个口子,怕是有些不太合适。所以奴婢特意来请示世子妃是否换一对花瓶,大姑娘您的意思是?”

萧霏眉心微蹙,问道:“这花瓶好好地放在库房里怎么就会坏了呢?”莫非是什么人不小心弄破了?

说起这事,丁嬷嬷的脸色又露出一丝不自然,犹豫地抬眼看了萧霏一眼,这才含蓄地说道:“去年年底,夫人曾经开库房借走了这对双龙耳瓶,等还回来的时候,管库房的陈婆子就发现破了个口子……”小方氏是主子,不过弄坏了一个瓶,这管库房的陈婆子又怎么敢置喙什么,也就是悄悄在库房的册子里备注一句而已。

丁嬷嬷虽然说得隐晦,但是萧霏又如何不知道母亲的个性,母亲平日里一生气就爱乱摔东西,想必这对双龙耳瓶也是遭了池鱼之殃。

萧霏心里暗暗叹气,对丁嬷嬷道:“你可带了库房的账册?”

丁嬷嬷是府里的老嬷嬷了,做事自然是有备而来,忙将账册奉上。

萧霏翻了几页后,便点着其中一项道:“就把那对黄地洋彩锦上添花暗八仙双龙耳瓶换成一对黄地轧道洋彩缠枝西番莲塑五螭龙纹瓶吧。”

“是,大姑娘。”丁嬷嬷松口气,忙福了福身,拿着账册急匆匆地走了。

萧霏高悬的心也放了下来,她其实不过是表面上镇定,掌心却是有些冒汗了。

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处置到底对不对……

不过,大嫂的身子还没好,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她劳累了。

萧霏暗暗给自己鼓劲,都跟着大嫂学了这么久了,总不能连这么点小事都理不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