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争宠/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一觉醒来天色已经黑了,只觉得头还有些涨痛,不由的揉了揉眉心。

南宫玥有些无奈,这些年来她的身子一直都很好,没想到偶尔中个暑就变得这么娇气。

“大嫂,你要喝水吗?”

萧霏的声音恰在这时响起,倒是让南宫玥一下子又清醒了几分。

萧霏怎么会在这里?

百卉赶紧上前,把她扶着坐了起来,又拿了一个大迎枕让她靠着。

果然就萧霏正端坐在床榻旁的圆凳上,手边还放着一卷书,显然她刚刚正在看书。

南宫玥声音有些沙哑地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百卉答道:“寅时一刻。”

而萧霏则去倒了一杯清水,递到了南宫玥面前,说道:“大嫂,喝水。”

南宫玥皱眉接过杯子,一口饮尽,随后说道:“百卉,送大姑娘回去歇着。”

还没等百卉应命,萧霏就果断地摇头,说道:“不要。给大嫂侍疾是我应当做的。古人云:……”

眼看着萧霏又要引经论典,南宫玥状似无意地截住了她的话,说道:“我怕我还得病上几日,你若不去休息,明日岂不是又要让我来管事了吗?”

萧霏仔细一想也有道理,犹豫了起来。

“不如这样。”南宫玥再接再励地哄道,“都这么晚了,你也别回月碧居了,就歇在碧纱橱吧,若有什么事,我会让百卉唤你的。”

萧霏仔细想了想,终于妥协了,福身行礼后由画眉领着去了碧纱橱。

南宫玥轻呼了一口气。

百卉问过了南宫玥的意思,命候在屋外的一个二等丫鬟去小厨房端来了粥,服侍着她用下。

睡了一觉,又用了些粥,南宫玥的精神好了一些,问起了自己睡着后的事。

百卉自然一五一十禀报了,当听闻萧霏的处置后,南宫玥的眉梢微微挑了一下。

单从这件事上来看,萧霏行事更有度了,她虽然没去小花厅看过那里布置的整体风格如何,却也知道黄地洋彩锦上添花暗八仙双龙耳瓶和黄地轧道洋彩缠枝西番莲塑五螭龙纹瓶这两种花瓶的颜色风格类似,可以相互替代一下。

只不过,到底年纪还小……

这件事不止是换一个花瓶的问题。

这双龙耳瓶虽然只是破了一个口子,并不影响实用性,但对于镇南王府而言,破一个口子和整个砸碎了没什么差别,怎么也不可能再拿出来用了。这样的情况,库房应该是要报了损耗,而不是就这么随随便便的留在库房里,这本身就不合规矩。

说到规矩,南宫玥的头更痛了,王府的内宅实在该好好整顿一下。

不过这些还是等镇南王的寿宴后再想吧。南宫玥躺了回去,任浑身放松下来,不一会儿又沉沉地睡着了。

南宫玥倒也真没这么娇气,只是中暑,第二日就好得七七八八了,但想想这是个让萧霏锻炼一下的好机会,就干脆着人吩咐了管事嬷嬷们来碧霄堂回事,并让萧霏去见了。

一上午平静的过去了,萧霏代替身子不适的南宫玥主持中馈的事也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在王府传开了。

其他人暂且不论,萧霏的那些庶妹们却是有些急了。

现在王府里形势明朗,谁都看得出来,夫人恐怕再没有翻身的机会,她们日后的前程唯有仰仗大嫂南宫玥,怎么也得讨好了她,不然若是他日大嫂随便给她们定了亲事,那可真是连哭都哭不出来了!难怪萧霏自打去了一趟王都后就一直以大嫂马首是瞻,恐怕是早就想到了这一点!

萧霏真是太狡猾了!

镇南王的庶女们,不管是得了各自姨娘的嘱咐,还是自己想明白了,当天下午就纷纷殷勤的跑来碧霄堂,口口声声要给大嫂侍疾,弄得南宫玥哭笑不得,恍惚间还以为自己突然就成了老太君,正在安享晚年。

就在南宫玥忙里偷闲养病的时候,三辆黑漆平顶的马车停在了骆越城的方宅门口。

“老太爷来了!老太爷来了!”门房忙吩咐一个婆子去传话,婆子应声后,急匆匆地去了。

门房则大开双花墨漆大门,殷勤地迎接那三辆马车入府。

马车在二门处停下,有数人先后从三辆马车下来,男女老少,皆而有之,其中为首的是一个年近六旬的老者,穿了一件苍松磐石暗纹的锦袍,身形略显矮胖,头发已经花白,老眼昏花,此人正是方家三房的老太爷方继廉。

一行人等还没全下马车,就听二门的另一边传来一阵凌乱急促的脚步声,方三老爷方承令带着方三夫人、方世磊等人往二门的方向过来了,然后向来者躬身行礼:“见过父亲,母亲!”

“阿令,无需多礼。”方三老太爷方继廉满意地看着这个庶长子,这是他第一个儿子,自小也是他教导着长大的,情分自然是不一般。

这时,方继廉右手边的一个中年妇人清了清嗓子道:“老太爷,现在日头大,大家都别忙着说话了,我们先进去再叙旧也不迟。”

那中年妇人容貌秀美,身形苗条,皮肤白皙润泽,穿了一件银红色对襟暗妆花褙子,头发整整齐齐地梳了个圆髻,插了一支赤金镶蜜蜡水滴簪,看来容光焕发,让人一眼无法判断她的年龄,只能从她说话时眼角、嘴角那细细的纹路透露了她真实的年龄。

方承令忙附和道:“姨娘说的是。”

这个美貌的中年妇人正是方承令的生母牛姨娘,若非方承令一语道破她的身份,恐怕这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才是方三太夫人呢。

方三夫人的嘴角僵了一瞬,但很快就恢复正常,若无其事地笑着。公公家里这嫡不嫡、庶不庶的状况也不是今日才开始的。偏偏牛姨娘是丈夫的生母,牛姨娘得势,对自家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想着,方三夫人飞快地朝公公的左手边瞥了一眼,那里站着一个身形微胖的妇人,乃是方继廉的原配嫡妻楚氏,方三夫人的正经婆母。楚氏看来五十余岁,头发已经花白,穿了一件石青色缠枝刻丝褙子,衬得皮肤有些蜡黄。

此刻,楚氏嘴唇紧抿成一条直线,眼角微微下垂,看也没看牛姨娘一眼,似乎对于对方的喧宾夺主全不在意。

而楚氏身旁站着一个三十出头的锦袍男子,正是方六老爷方承勇,平凡的国字脸上习惯地堆满了笑意,唯唯诺诺地应道:“三哥,那我们赶紧进去吧。”

不只是楚氏母子,在场的其他方家人也对牛姨娘那副俨然女主人的作派毫无异议,或者说是习以为常。

之后,方继廉一行人就在方承令的引领下,朝正厅而去。

不一会儿,原本空荡荡的厅堂就被坐了个满满当当,上首的两个主人位的太师椅自然是让给了方继廉和楚氏,而牛姨娘则坐在了下首的一把圈椅上。

这里的人委实是有些多,辈分也复杂,一时间,见礼声此起彼伏,费了近一炷香功夫,所有人总算可以都坐了下来。

“父亲,”坐在牛姨娘对面的方承令看向方三老太爷方继廉,有些奇怪地问道,“离王爷的寿辰还有几日,您之前来信不是说要再过两三天才到吗?”

方三夫人怕公公误会,忙接口补充了一句:“幸好儿媳提前就把父亲、母亲和姨娘您几位住的院子都收拾好了。”

方继廉捋了捋花白的胡子,看了牛姨娘一眼,含笑道:“还不是你姨娘,她一年没见你妹妹了,想早点过来看看你妹妹!”

方承令只有一个同父同母的妹妹,也就是小方氏。

一说到小方氏,牛姨娘纤细的腰板就挺得更直了,嘴角透着一丝淡淡的倨傲。

她这半辈子,做得最对的两件事,第一件就是在她被打发配小厮前,爬了方继廉的床;而这第二件事就是生下了这个女儿。

她的女儿可比她两个哥哥出息多了,一跃龙门成了镇南王的继王妃,从一个卑微的庶女成了整个南疆最尊贵的女人,让她这个生母在方家的日子也更加好过,除了没有正妻的名头,什么都有了。甚至就连方继廉也要敬她几分,两个儿子过得也是越来越好……可是偏偏最近……

想到次子方承训,牛姨娘的眸色又是一黯,这两年他们的日子又突然变得不顺遂起来,先是女儿被除了王妃的诰命;后来方承训突然卒中,不仅失了大房富可敌国的家产,还被含冤被流放;前不久就连哥哥牛兴隆都遭奸人陷害,身陷囹圄……

牛姨娘得了消息后,好几日夜不成寐。这一次难得逢镇南王整寿,牛姨娘就赶紧催方继廉带着一大家子过来了,打算和女儿好好谋划一下。

“阿令,”牛姨娘急忙对方承令道,“你赶紧给王府递帖子,我想见见你妹妹。”

牛姨娘以为这个要求再容易不过,却不想方承令竟然面露为难之色,眉宇紧锁道:“姨娘,此事怕是不成……”他迟疑了一瞬,想着牛姨娘总会知道的,便接着道,“妹妹如今被王爷禁足了。”

什么?!牛姨娘差点就没跳起来,正要发问,就听方三夫人愤愤然地告状道:“姨娘,您这是不知道啊,如今王府里早就是变天了,世子妃也不知道是对王爷下了什么蛊,王爷让世子妃掌了王府的中馈!现在王府上上下下哪还记得姑奶奶这个夫人!”这件事说来方三夫人至今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明明镇南王不喜世子萧奕,可不知道怎么地竟然被世子妃给收服了,还有萧霏……

方三夫人的眼角抽搐了一下,继续道:“我们几次去王府想要求见姑奶奶,都被世子妃给拒绝了,还口口声声说让我们自己去找王爷……”

说着,方三夫人想到了什么,飞快地斜睨了方承令一眼。要不是他闹出那些腌臜事,怎么会把他们置于如此被动的境地!

方承令心虚地缩了一下身子,他哪里敢去见镇南王。妹妹曾经偷偷让齐嬷嬷来方宅传过话,说是镇南王为了那件事气得不轻,若是自己现在上王府,非但是帮不了妹妹,没准还会火上浇油!

这些腌臜事方承令自然不会告诉方继廉和牛姨娘,而牛姨娘正在气头上,也没注意到长子长媳的表情有些不对。

牛姨娘白皙的脸庞气得青一阵白一阵,攥着拳头怒道:“目无尊长!这个世子妃真真是没规矩!不行,我得亲自跑一趟王府,我就不信我想见女儿,她一个晚辈还敢拦着我不成!”

牛姨娘这十几年顺风顺水惯了,觉得没什么事是自己办不成的。可是方三夫人可没法这么乐观,世子妃的厉害自己可是见识过的。自从世子妃来了以后,自家那可是吃了不少亏。

不过方三夫人也不会傻得给牛姨娘泼冷水,说到底,牛姨娘总归是小方氏的生母,就算是在镇南王跟前也是有几分脸面的。

牛姨娘是越想越气,霍地起身道:“我现在就去王府一趟!”

方承令本想劝牛姨娘先休息一晚再过去也不迟,但想到牛姨娘的性子一向是说一不二,他嘴巴动了动,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他给了方三夫人一个眼色,方三夫人心里不愿,却只能道:“姨娘,我这就命人去安排马车,我陪您去一趟王府吧。”

谁想——

“不必了!”牛姨娘给了方三夫人一个不屑的眼神,心里只觉得这个长媳真真是无用,她好歹还是长辈,居然被世子妃一个小丫头给镇住了,“我自己去!”

方三夫人一方面心中不悦,但另一方面又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她也不想去王府受气。

半个时辰后,方府的马车便到了镇南王府,王府的门房立刻殷勤地开了大门恭迎。

夫人的生母来了,自然得回禀给掌着中馈的南宫玥,于是立刻就有一个青衣婆子去碧霄堂通报……

碧霄堂里,南宫玥正怏怏地靠在美人榻的迎枕上。

伴随着一阵匆匆的脚步声,有人挑帘而入,坐在小杌子上的萧容萱和萧容莹立刻精神一振,目光齐齐地投射过去。

莺儿捧着一个红木托盘走了进来,上面放着一个青瓷碗,冒着热腾腾的白雾,白气氤氲,散发着浓浓的药香,扑面而来。

萧容莹正好距离门帘近些,赶紧站起身来,大跨步地走了过去,笑吟吟地说道:“莺儿姑娘,我来服侍大嫂用药吧。”

说着,萧容莹的双手已经握住了红木托盘并暗暗使劲,莺儿无语地眼角抽搐了一下,看了一眼南宫玥得了示意后便放了手,由着对方把汤药给端走了。

没把握住这个好机会的萧容萱瞪了萧容莹一眼,暗暗地后悔不已:早知道四妹是个奸猾的,难怪自己刚才抢了这亲近大嫂的位置,她也不跟自己争,原来是等着这个机会啊!

萧容莹捧着红木托盘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还故意对萧容萱微微一笑:“三姐姐,麻烦你让一让,大嫂该用药了。”

萧容萱心不甘情不愿地站起身来,语气温和,却是咬牙切齿地说着:“四妹妹,你可要小心仔细点,莫要烫着大嫂了。”

“多谢三姐姐提醒,妹妹省得的。”萧容莹缓缓道,毫不示弱地迎上萧容萱阴沉的眼神,随后就在那张小杌子上坐了下来。

萧容莹仔细地捧起药碗,又拿起一个勺子,舀起一勺黑漆漆的汤药,殷勤地吹了吹,送到南宫玥的嘴边,柔声道:“大嫂,我把药吹凉了,不会烫的。”

南宫玥心里有些无语,这可是药啊,这么一勺勺的喝,非苦死不可。

她微微一笑,不容置疑地说道:“四妹妹,我自己来吧。”说着,便从萧容莹手中接过了药碗,先轻啜了一口试了试温度,跟着一饮而尽。

萧容莹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做错了?可是往日给母亲侍疾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啊……

还没等她想明白自己错在哪里,萧容萱娇柔的声音响了起:“大嫂,你是不是觉得苦了?我这里有蜜饯,你赶紧吃一颗吧。”

萧容萱端着一小碟蜜饯也走了过来,熟练地挤开萧容莹,隔着帕子捻起一颗沾满糖末的蜜饯送到了南宫玥的嘴边。

鹊儿暗暗摇头,同情地看着自家世子妃,心道:这哪里是在侍疾,是在争宠吧?她现在算是知道书上那句“最难消受美人恩”是什么意思了,约莫就是世子妃这光景吧!

两个姑娘正相互较着劲,在屋外伺候的玉扣禀报道:“世子妃,牛姨娘来了。”

牛姨娘?南宫玥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倒是萧容萱在一旁怯生生地提醒道:“大嫂,是母亲的生母。”

南宫玥微微颌首,让玉扣进来。

当玉扣把婆子转述完了后,南宫玥不由眉头一皱。

王府开了正门恭迎方府的一个姨娘?

一旁伺候的丫鬟们也是面面相觑,这还真是闻所未闻。

按照规矩,妾是半个奴婢,因此妾室和妾室的亲戚都不能算是正经亲戚,妾的家里人想来探望得走角门,而且还须征得夫人的同意。而牛姨娘就更不必说了,牛姨娘本身就是个妾,对于王府而言,小方氏的嫡母楚氏才是亲家夫人,王府竟然会开大门恭迎一个外府的姨娘,说出去都是一个笑话!

由此可见,往昔小方氏在王府中是如何嚣张、一人独大,以致这王府上下把这些基本的规矩也都忘了。

南宫玥早上还在感慨镇南王府实在没规矩,没想到这更没规矩的事情就发生了。

她不由苦笑了一声,吩咐道:“百卉,你带人过去把牛姨娘领到关雎厅的西偏厅去。”

不管以前如何,现在王府既然是自己掌家,总不能让一个外府的姨娘在王府里横冲直撞的,实在不成体统。

顿了一下后,她又吩咐鹊儿,“鹊儿,你告诉卫侧妃一声,请她去招呼。”

牛姨娘是小方氏的生母,由卫氏一个有诰命的妾去招待才是正理。

百卉和鹊儿齐声领命。

南宫玥并没有避开萧容萱和萧容莹,那两人听得清楚明白,不禁呆住了。

牛姨娘虽然不住在骆越城,可每年总会来上一两次,每次母亲都会把她们叫过去,让她们行礼口称外祖母……大嫂竟然胆子这么大,不但自己不去迎,竟然还让卫侧妃一个妾室去待客?

刚刚还在“争宠”的两人不禁面面相觑。

百卉和鹊儿在出了院子后便分道扬镳,百卉带着那来报信的婆子一起往王府二门的方向匆匆而去。

她们到的时候,牛姨娘的马车已经二门处停下,她正坐着一抬肩辇,在丫鬟和婆子们的簇拥下,沿着巨方石板铺成的路往前走。

一见百卉来了,给牛姨娘领路的一个婆子立刻悄声对她说明了百卉的身份。

原来是世子妃的大丫鬟!牛姨娘心里不屑,看来是世子妃知道自己来了,所以命她的大丫鬟来迎自己呢!

牛姨娘的嘴角勾出一个倨傲自得的笑,她就说嘛,她是长辈,王妃的生母,二公子萧栾的亲外祖母,这王府里谁敢怠慢自己!?

“见过牛姨娘。”百卉端正地对牛姨娘屈膝福了福,礼数标准得让人挑不出一丝一毫的错处。

看着百卉态度恭顺,牛姨娘心里更为得意,抬着下巴道:“免礼!可是世子妃让你来的?”

百卉顺着牛姨娘的话回道:“世子妃命奴婢领姨娘去关雎厅小坐。”

看来是世子妃要来拜见自己了!牛姨娘挺了挺丰满的胸脯,淡淡道:“那就麻烦姑娘带路了。”

百卉给了一个眼色,那原本给牛姨娘领路的婆子就恭敬地退下了。

一行人移步去了关雎厅……

渐渐地,牛姨娘就感觉到自己走的方向似乎越来越偏僻,不由得微蹙眉头,但想着是世子妃请她过去,终究还是先压下了。

牛姨娘被引进西偏厅后,丫鬟立刻上了热茶。牛姨娘才刚拿起茶盅,装模作样地用茶盖拨了拨,就听外面有小丫鬟行礼的声音:“见过卫侧妃。”

牛姨娘拿着茶盖的手僵了一瞬,她也听说过王爷的这个侧妃卫氏,不过还不曾见过,估计是这卫侧妃听闻自己来了,也特意过来给自己请安了吧。

思绪间,就见厅外款款地走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穿了一件湖色绣折枝绿萼梅花对襟褙子,挽了个牡丹髻,头上插了两支白玉簪,看来端庄又不失清雅。

牛姨娘在卫氏秀美的脸庞上停顿了一瞬,心道:果然是个妖娆的,也难怪能把王爷迷得那样……不过就算这小贱人是侧妃又如何,生不出儿子又有什么用!

卫氏无视牛姨娘眼中的轻蔑,自顾自地往前走。

“见过侧妃。”百卉上前给卫氏行了礼。

卫氏飞快地瞥了牛姨娘一眼,含笑道:“百卉姑娘,辛苦你了。”

“侧妃客气了,这是奴婢的本分。”百卉又福了福后,就退下了。

卫氏在上首的太师椅上坐下,客气地问道:“牛姨娘这次来王府可是来探望夫人的?”话语间,丫鬟也给卫氏也上了茶。

牛姨娘心里不耐,淡淡道:“正是。”

卫氏也不在意,把用来对外的那套说辞又说了一遍:“可惜夫人最近身子不适,一直在屋子里将养着,不便见客。”

牛姨娘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她才不耐烦和卫氏说话呢,于是便一边慢悠悠的喝着茶,一边等着世子妃来拜见自己。

她想着等世子妃来了,自己一定要好好教教她什么是长幼尊卑,然后命世子妃亲自领着自己去见女儿。

可是,等来等去,等到茶都凉了,世子妃怎么还不来?

------题外话------

最近会换封面,姑娘们认准书名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