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6报喜/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袭月白袍子的官语白缓缓地从马车中出来,在小四的搀扶下落地。

一阵闷热的微风吹过,把他空荡荡的袍子吹得瑟瑟作响,让他整个人看来单薄得仿佛要被风吹走似的。

虽然官语白说自己没事,但是小四的眉头反而锁得更紧。一听他的声音,小四就听出他此刻底气不足,声调比平日里弱了一分。

小四不由得抬眼看了一眼西边的天空,虽然现在已经是黄昏,但是日头还是灼热难当,这南疆的天气委实是热,从王都一路南下,天气越来越热,进入南疆地界后,更是仿如置身烤炉一般。

自己是练武之人,底子好,可是公子不同,公子的身子比常人都要虚弱,更何况他们从王都千里而来,一路舟车劳顿,身子更为荏弱。昨晚公子就中暑晕厥了。虽然自己给公子刮痧去了暑气,但是公子的身体还没痊愈。

小四本想劝官语白多歇息几日再继续上路,可是他却说此处距离骆越城已经不远了,赶路要紧。

小四劝不动官语白,只能刻意放慢赶路的步伐,于是直到太阳西下,他们也没赶到下一个驿站,只能在这和宇城里暂且找家客栈休息。

眼看着官语白的脸色比前一日又苍白了一些,小四眉头紧蹙地说道。“公子,我看还是得给您请个大夫看看……”

“小四,”官语白漫不经心地打断了小四,信步走入客栈,“天色不早,我们赶紧进去投宿吧。”几个随行的官兵也跟着进入客栈,那隆隆的脚步声使得客栈的大堂寂静无声。原本在大堂里喝酒用膳的客人都齐刷刷地朝他们看来。

“客官,”一个肩上搭了一条白巾的小二点头哈腰地迎了上来,“不知道是住店还是用膳?”

“住店。”小四面无表情地说道,“小二哥,你可知道附近有什么好的医馆?”

一身短打的小二忙答道:“这位爷,这附近就有一家千金堂,大夫的医术不错。”

他话音刚落,就听一个陌生的男音朗声道:“这位小哥,你们可是要寻大夫?”

官语白和小四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身穿灰色直裰、形容清癯的男子站起身来,含笑地朝他们看来。

对方乍一看好像是四十几岁,再看他含笑时眼角细细的纹路,又似乎年近五十了。看他双目炯炯有神,为人精干,显然是保养有方。

此人正是外出游历行医的林净尘!

大堂内的目光又一瞬间集中到了林净尘身上,不少客人都觉得这人是不是傻的。那位俊俏的年轻公子出门就有官兵随行,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他们这种平民老百姓最忌惮和官府打交道,能避则避,这人却非要贴上去,要么就是脑子撞坏了,要么就是善于钻营之人。

小四并不认识林净尘,锐利的目光投射了过去,问道:“你是大夫?”说着,他微微眯眼,有些迟疑。庸医误人,公子的身子本来就弱,小四可不敢随便找个游方郎中给看。

“侯……公子,”这时,后方一个随行的校尉出声道,“还是属下给公子去寻个正经医馆的大夫吧?”安逸侯这次是奉旨去骆越城襄助镇南王,若是路上出了什么差错,他们这些小人物那可担待不起。

“我行医数十年,还算有点心得。”林净尘捋了捋胡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这位公子虽不过是轻度中暑,但他的病可不是普通人能治的……”

年轻的校尉眉头一皱,厉声道:“你是什么意思?”对方能看出官语白中暑倒不值得惊讶,毕竟这个季节中暑的人多,而且中暑的表面征兆也明显,比如官语白,他脖颈上刮痧的痕迹就已经透露了他的病症。

林净尘却看也没看那校尉一眼,目光只是在官语白脸上流连,喃喃道:“正值风华之年,却双眼泛青,步履虚浮,似是伤了根本,莫不是你曾经得过什么重病,或者中了剧毒……若是如此,能捡回这条命,想必是遇到了一个好大夫!”

几句话令得官语白一行人的眼神变得微妙了起来,官语白曾经身中剧毒之事,并未传开。自打他再度回到王都后,旁人也只知他的身体虚弱,却不知原因,只是私底下有猜测说是当年在天牢中遭酷刑所致。

没想到,这个看似普通的大夫居然一眼就看出了究竟。小四不由目光精光,心道:莫非这大夫真有什么过人之处?或者他是猜到了公子的身份?

官语白扬了扬眉,他的身体他自己清楚,他只是略略有些中暑,加上舟车劳顿,因为体虚有些水土不服。原本他根本就没觉得自己需要什么大夫,可是听这大夫娓娓道来,倒是有些兴趣了。

偌大的大裕千里疆土、万里河山自然是有无数不为人知却又身怀绝技的奇人,人生短短数十年,能偶遇这样的一个奇人也是一种缘分。

官语白含笑道:“李校尉,麻烦你先随小二哥去安顿,我与这位老先生说几句。”

李校尉迟疑地看了林净尘一眼,想着这光天化日之下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于是便抱拳应道:“是,公子。”跟着他就随小二去了,但还是留下了两名士兵。

官语白走到林净尘身旁,客气地说道:“不知道先生可愿随我上楼一叙?”这大庭广众之下,虽然是治病,但也总有几分不方便。

林净尘却是摇了摇头:“我那外孙女给我买酒去了,她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千万不许乱走……”说着,林净尘似乎有些心虚,摸了摸鼻子,也是他前日昨日连着“走丢”了两次,把好脾气的丫头片子给惹火了,就差让他指天为誓了。

官语白也没有勉强,便在对方身旁坐下了,微微撩起袖子,伸出了左腕。

小四站在官语白身后,虎视眈眈地看着。

这若是常人,被小四如鹰一般眼眸这么盯着,怕是要浑身不自在,但林净尘却满不在乎,伸出三根修长的手指,搭在了官语白的腕间。

林净尘微微侧首,好一会儿没说话,脸上的表情渐渐地凝重了起来……看得小四不由有些紧张,心想:公子没事吧?

须臾,林净尘终于收回了手,一双黑眸熠熠生辉,连声赞道:“妙!妙!妙!”

一瞬间,小四几乎是面黑如锅底。

林净尘抚须,向官语白说道:“你这人说运气不好,是有些不好,曾中了罕见的剧毒;可是说否极泰来,当初给你解毒并去除余毒的那个大夫实在是医术高超,本来以你的身子怕是活不过三十,可是现在你虽手无缚鸡之力,又比常人体虚了三分,好歹寿数与常人无异。若是有机会,我真是要见见那位大夫,能与此人探讨一番医术,想必是人生一大快事。”

小四的脸色渐渐地变了,从面寒如冰到面露讶色。这个大夫不过是切脉,竟然从脉象中察觉到这么多,确实是个奇人。

官语白眼中的兴致更浓,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意,道:“那位大夫如今也在南疆,若是有缘,想必能一会!”

“公子说得是。”林净尘微笑着点了点头,听出对方不想多说,也没有勉强。

小四正想问问自家公子的病情,却见林净尘的目光朝客栈的门口看去,拔高嗓门喊道:“霞姐儿,你回来了啊!”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青色衣裙的姑娘拎着三个竹筒走进客栈,那姑娘约莫十五、六岁,容貌秀丽,梳着一条黑油油的麻花辫子,晒成蜜色的肌肤,衬着黑亮的眼眸,整个人看来精神奕奕。

被称为“霞姐儿”的青衣姑娘也看到了林净尘,同时,也看到了林净尘身旁那温润如玉的斯文公子,心中起了一片惊涛骇浪,脚下的步履缓了一缓,手上的竹筒差点没掉到地上。

怎么会是他呢?!

官侯爷竟然也来了南疆!

韩绮霞自从来了南疆后,就没想过会再见到王都的旧人,一时感觉有些复杂。她也暗暗地庆幸自己比起过去已经宛然新生,再加上以前自己在王都,外出时素来会以面纱遮脸,相信官侯爷应该不会认识自己。

韩绮霞定了定神,若无其事地往前走去,直走到林净尘身旁,把那三个竹筒放到了桌上,“外祖父,您的竹筒酒。”说着,她故作疑惑地看向了官语白,“这位公子是?”

“这是候公子,我的病人。”林净尘笑道,“候公子身子虚水土不服,有些中暑,我正要去给候公子施针。幸好你回来了,我们一起上楼去吧。”

候公子……韩绮霞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官侯爷怎么会变成候公子了?但她也没有说破,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主动俯身拎起了放在一旁的药箱,心想:六娘一向敬重官侯爷,若是她知道自己和外祖父一起给他治病,估计会羡慕坏了吧?!

官语白若有所思地看着韩绮霞,以他的敏锐,自然能够察觉到她方才那一瞬间的失态。……说来这位姑娘好似是王都口音,而她这外祖父却是江南口音。

一直在一旁观望着的小二忙过来领路,一行人就上了客栈三楼。

李校尉听到蹬蹬的步履声,闻声而来,给官语白行礼后,便领着众人进了走廊最里面的一间上房,“侯……公子,这是您的房间。”

后方的韩绮霞差点没笑出来,她算是知道这“候公子”的称呼是如何而来了!

她努力地忍着笑,表情有些扭曲,却对上了小四探究的眼神,忙笑容一敛,避开了视线。

官语白、林净尘、小四三人进屋后,韩绮霞就把那李校尉拦在了屋外,道:“这位大人还请再次稍候,我外祖父要为候公子施针,这针灸之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须得宁静之处,还请大人海涵。”

她说话行事落落大方,见了官兵也毫无惧色,绝非常人。

官语白微微垂眸,随即向李校尉点了点头,李校尉便没再坚持,守在了门外。

走入内室后,林净尘便示意官语白脱下上衣,趴在床榻上,在他的几个穴道上先按了一刻钟。

一道屏风外,韩绮霞认真的准备着施针用的银针,她熟练地以火烧针,并递给了林净尘。

林净尘下针的手法自然是极稳、极快,小四目不转睛地看着,对于针灸,他只是一个略知一二的门外汉,但是他是武者,认穴的本事还是强于普通人的,看出这个大夫取穴精简,手法纯熟圆润流畅,似乎比镇南王世子妃还要强上一些。

不只是如此,小四还觉得对方的针法眼熟得紧,似乎与世子妃当年用的针法有些相似。

有句老话说:“百穴易得,针术难求”。对于医者而言,针法历代是不传之术,就像是武术,越是顶尖的功法、招数,都是师傅身传临教,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这只是一个巧合吗?小四眯眼思索着。

这时,林净尘已经熟练地收针。

小四再没空多想,快步上前给官语白穿上外袍。

撤去屏风后,韩绮霞拿出一方帕子先替林净尘擦了擦汗水,跟着飞快地把那些银针连着银针包都给收了起来。

“多谢先生。”官语白微笑着抱拳道,“先生医术不凡,我觉得浑身舒畅许多。”

“我这里虽有些一些治疗中暑的成药,不过你身子虚,我还是另外再给你开个方子,替你补补气血。”林净尘一边说,一边走到窗边的桌旁。

韩绮霞早就在磨墨铺纸。等林净尘写好了方子,吹干墨迹后,就交由小四去抓药。

事关官语白,小四一贯是亲力亲为,去抓了药,又熬了药,等他再回到官语白的房间时,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

房间里的言笑晏晏,显然谈得很是投契。

可是小四却是眉头一皱,鼻尖闻到一阵芬香浓郁的酒香,其中似乎还混杂着淡淡的竹香。

小四加快脚步进了屋,只见官语白和林净尘正各拿着一个竹筒对酌。

“候公子,这竹筒酒可是和宇城的特产,醇和甘爽,三年到五年才得酿成这人间佳酿,因这酒液饱吸竹子精华,功效繁多,而且喝多了也不会醉。”林净尘笑吟吟地朗声道,“对你这种体虚气弱之人,适量饮之,可以舒筋活络,补补气血。当然,不宜贪杯!”

小四本来气愤这大夫竟然给公子喝酒,听对方这么一说,才恍然大悟,面色不太自然。

林净尘笑眯眯地看了小四一眼,其实他刚才那番话,也就是特意说给小四听的。这孩子倒是个忠仆。

想着,林净尘站起身来道:“候公子,你喝了药后,好好歇息,明早我再来为你行针,然后再喝两剂药,你自然就好了,可以继续上路了!我就告辞了。”

他随性地抱了抱拳,正要转身离去,却听官语白突然出言道:“不知先生可是姓林?”

小四想到了什么,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难道说……不会这么巧吧?!

林净尘怔了怔,亦是惊讶地朝官语白看去。

反倒是韩绮霞表情镇定,心中微微叹息:果然是官侯爷,如传闻一般聪明绝顶……只可惜命运多舛。

官语白已经得到了答案,含笑道:“小四,替我送送林大夫。”

林净尘和韩绮霞离开官语白的房间后,就回了二楼林净尘的房间。

两人隔着方桌坐下后,林净尘扬了扬眉,有些好奇地问道:“霞姐儿,你可认识那位候公子?”方才韩绮霞的失神,他也注意到了,想想那位年轻公子显然身份不一般,听口音又是王都来的,怕是会认得吧。

韩绮霞也不隐瞒,点点头说道:“外祖父,此人正是安逸侯官语白。”

官家的冤案可以说是大裕朝立国以来最惨烈的一桩冤案,涉及的又是保卫大裕疆土、战功赫赫的官家,当官家冤案被平反的那一刻,官语白扶灵回王都,可谓名动天下。

林净尘也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生,自然也是知道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终于明白那位年轻公子的身体怎么会虚弱破败至此!

如此人物,倒是可惜了!

林净尘一时有几分唏嘘,好一会儿,才说道:“看来这位官侯爷应该是要去骆越城的。”以官语白的身份,此行应当有皇命在身,也不知是为何事……

……

说到骆越城,镇南王府的叶姨娘过门已有三日,自从那晚镇南王甩门而去后,就再也没有踏进她的院子一步,这府中的下人本来就在观望着,想看看这位王爷的新姨娘是否得宠,可谁知道竟然没能留下王爷过夜……那还能有什么戏唱?!

那些个下人心里不屑,于是也就怠慢起来,不管是份例中的冰盆,香料,胭脂水粉,还是一日三餐都被克扣了,就连打扫屋子的丫鬟也顶嘴躲懒……

叶依俐尽管不是自愿为妾,但既然已在镇南王府,怎能被人如此作践?!

她知现在王府里当家的是世子妃,原本她是不想向世子妃摇尾祈怜的,可是后来想想,她不过是想拿回自己应得的份例,说到底本来就是世子妃没有管好下人。

她说服了自己,可到底拉不下脸去碧霄堂,于是就选择在花园里“偶遇”百卉,直言了自己下人怠慢的事。

当天傍晚,南宫玥就得了百卉的禀报。

南宫玥想了想,问道:“霏姐儿,你觉得此事当如何?”

萧霏正在看厨房递来的账本,闻言,她仔细回忆了一下说道:“府中姨娘的份例是一两月钱,每日两盆冰山,除三顿膳食外,另有两盘点心,二十四色绣线各一,绸一匹,绢一匹,粗布两匹……”她一一细数,并说道,“叶姨娘虽新进府,也当遵循府中的份例,大嫂,待我命人去叶姨娘的院里瞧瞧,若真有下人逢高踩低之事,按府里的规矩就是了。”

她顿了顿,又说道:“只是这叶姨娘行事颇为莽撞,若是份例被克扣,她也当去找卫侧妃,由卫侧妃命人禀告大嫂,怎能就擅自就拦了百卉姑娘,此事也当要罚。不过,叶姨娘刚入府不久,还不懂规矩,当应让卫侧妃派个嬷嬷过去。”

南宫玥含笑点头,萧霏处事就如她的性子一般,一切都按规矩来,不偏不倚。

如此,大体上是不会问题,至于细节方面,也无伤大雅,往后多看多做自然就懂了。

“那这件事就给你来处置了。”南宫玥笑着指着百卉道,“我就把百卉借给你,你随意差遣她吧。”

百卉是她的大丫鬟,在王府里行事比萧霏身边的丫鬟更能镇得住人。

萧霏得了南宫玥的肯定,不禁笑魇如花,“多谢大嫂。”

说话间,画眉喜气洋洋地掀开湘妃竹帘进了屋,福身禀报道:“世子妃,王都那边来人了。是建安伯夫人派人过来报喜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