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不服/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蒙蒙亮,唐青鸿便带着一队人马从军营往骆越城赶去。

自打世子爷率兵去了惠陵城后,他就被镇南王安排长驻军营,唯有十天一次的休沐才会回府。可是,两个时辰前,他突然得到了镇南王的密令,让他点兵回城。

据说——

骆越城里发现了南凉的探子,并掳走了王府的乔表姑娘。

这是一件大事,所以虽然被急召回城,唐青鸿却是志得意满,他可是王爷的心腹啊,所以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交托给他。哪怕现在世子爷锋芒毕露,也动摇不了他的地位。

于是,唐青鸿匆匆点了一百亲兵,急赶回城。

此时,官道上,已有一些为了一天的生计劳苦奔波之人,一见一队官兵策马而来,连忙纷纷避让,生怕被撞到。

就连正不疾不徐前行的一队车马也不例外。

哒哒哒!

马蹄飞扬,从车马旁飞奔而过,而就在这时,位于最前方的唐青鸿却突然拉住了缰绳。

吁——

红马在原地踏了几下,随后在唐青鸿的策令下,向那辆马车走去。

他身后的亲兵们也跟着停了下来,尾随而去。

唐青鸿的眼睛不由微微眯起,这辆青蓬马车看似普通,但却是由名贵的花梨木制的车身,上好的红轴木做的车轴,还有这匹拉车的棕马分明就是一匹可以日行千里的宝马,哪怕是自己,若是得了这样一匹宝马,爱惜且不及,又怎么会用它来拉车!再看马车周身的装饰,乍一眼低调,但是明眼人可以看出,无论车篷、车围子的用料都十分的考究。

就连那些随扈之人的穿着也不普通,那骑在赤马上的年轻人更是身着锦衣,金冠束发,带着一种仿佛与身俱来的倨傲。他们胯下所骑之马皆高大威猛,便是外行人也看得出是这些马是难得的良驹骏马。

这些人绝不普通!

骆越城的高门府邸,唐青鸿并不陌生,分明没有眼前之人。

更何况,现在才不过卯时,除了那些疲于奔波的百姓,谁会选择在这个时辰出门?

唐青鸿越想越觉得他们有些可疑,他虽急着回城,可若是在回城前就能立下功劳,岂不是正代表了他的能耐?

唐青鸿有些自得地抬手,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出什么事了?”

驾车的小四听到从车厢里传来的声音,低声回道:“公子,有人拦路。”

车厢里再没有声音,小四领会了官语白的意思,也不动声色。

李云旗毫不示弱地望着唐青鸿,这一队人个个都身穿铠甲,训练有素而又令行禁止,显然并不是普通的护卫,而是南疆的正规军。

可是为何要拦住他们?

就算是巡检,那也该是府衙所为,怎会用到正规军。莫非……李云旗心念一动,猜测着:莫非是镇南王听闻安逸侯要来,打算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李云旗冷哼一声,名知故问道:“你们又是何人?”

李云旗的口音明显表示他不是南疆人,唐青鸿的怀疑又重了一分,他的手一挥,亲兵们立刻包围了过来,随后就听唐青鸿说道:“别啰嗦,官府盘查!”

官府盘查……那也得是官府,但显然唐青鸿丝毫不在意这点。

李云旗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没错,镇南王是想给安逸侯下马威呢!不知安逸侯会如何行事?

在他领了圣旨随安逸侯来南疆前,皇帝就已经把他叫到了宫里,给了一个密旨。他这一次的任务并不单单是保护安逸侯的安危,还在于监视,避免安逸侯与镇南王结成同盟,一旦有所迹象,予他密奏之权。

李云旗自然谨遵皇命。可没想到,镇南王把现成的机会送了过来。若是才刚到骆越城的地界,就先吃了一记下马威,哪怕如嫡仙一般的安逸侯也不会淡定吧?

想到这里,李云旗第一个利落地下了马,随行的四人也纷纷下马。

车夫座上的小四跟着下了马车。

唐青鸿指着小四身后的青色帘子,问道:“马车里的是什么人,让他也下车!”

小四面无表情地回道:“马车里是我家公子,他病体方愈,身子有些虚,不便下车。”

唐青鸿皱了皱眉,命道:“把帘子掀开!”

小四看了一眼马车,见官语白没有出声,便抬手掀起了车帘。

一阵淡淡的药香从中若有似无地飘出。

唐青鸿微微眯眼,锐利的目光朝马车里面看去,只见马车里铺着一层竹色的地毯,坐垫、窗帘等装饰几乎全部都是一色,看来朴素雅致。但细细审视,就会发现马车的内饰非常讲究细致,后梢横木上装了填瓦,车厢套围子的暗钉、帘钩,这些饰件虽然不过是用刻花白铜所制,但是件件精致细腻,恐怕与王府的马车相比也不逾多让。

一个月白衣袍的病弱公子病怏怏地倚靠在车厢上,他五官俊逸如谪仙,面色苍白,身形瘦削单薄,看来弱不禁风。正是官语白。

马车里空荡荡的,随便扫一眼就能看个清楚透彻,除了这个病弱公子,什么人也没有。

唐青鸿尖锐的目光仔细地盯着官语白瞧了好一会儿,心道:这就是这伙人的主子?看来是个文弱书生……

看来还真是自己弄错了。

不过,拦都拦了,总得要查个清楚明白,不然自己今天也太没面子了!

唐青鸿公事公办地硬声道:“这位公子,下车!”

小四眼中闪过一抹不耐的冷芒,对官语白投以询问的目光。

官语白淡淡地一笑,拿起一旁一个乌木漆金的小匣子,道:“小四,扶我一把。”

官语白在小四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唐青鸿一挥手,立刻就有两个亲兵上前搜查起来,一个围着马车查看,另一个则上了马车,用刀鞘在马车里粗鲁地搅动着,从储藏凳、到食盒、到大小匣子……乃至车轱辘都仔细看了一遍,弄得马车里七零八落,小四的面色更冷。

官语白的嘴角始终噙着一抹浅笑,似是对眼前的这一幕并不在意,反倒是李云旗心中的不快越来越甚。

李云旗也是将门子弟,曾在与北狄一战中立有军功,在王都,哪里受过这种待遇,虽打着让官语白对镇南王不满的主意,但此时倒是他先按耐不住了,冷声道:“查完了吧?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

这个时候,于唐青鸿而言,已不单纯是在搜查了。

事实上,若是这伙人放下姿态说上一两句好话,让他有个台阶下倒也罢了,没想到这些区区平民,竟敢还敢顶嘴!

唐青鸿又四下扫了一圈,想看看哪里还有漏洞,随后便落在了官语白手中的小匣子上,微微眯眼,说道:“这匣子里是什么东西?给本将军看看!”

李云旗终于压抑不住心头的怒火,他的手下意识地放在了腰间的剑柄上,脱口而出地斥道,“放肆!”

他身后的那四个随行士兵也是一样的动作,整齐划一。他们的剑虽然没抽出来,但是那试图拔剑的动作却是显而易见。

竟然敢动武!

不管这些人到底是不是南凉的探子,敢对自己兵戎相向,那就绝不能姑息!

宁杀错也不能放过!

唐青鸿一挥手,亲兵们纷纷“刷刷刷”地拔出了刀鞘中的长刀,刀尖指向他们。

官道上其他路过的百姓吓得落荒而逃,远远地避了开去,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与此同时,李云旗五人也抽剑出鞘,银色的剑刃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不管是唐青鸿还是李云旗,此刻全都被冲动蒙蔽了理智。

一时间,剑拔弩张。

官语白唇边是浅浅的笑意,他静静地一直看到这里,才出声,说道:“李校尉,切莫冲动。”

李校尉……

唐青鸿心中一惊,校尉是五品武官,军衔虽远不及自己,但也是有官身之人。

如果五品的校尉也只能做个随扈,那这位公子到底是什么人?

面对唐青鸿探究的目光,官语白淡然自若地说道:“本侯奉皇命而来,若有误会之处,还请将军海涵。”

侯爷?

南疆可不比王都,遍地的侯府伯府,在这地界,除了镇南王和世子以外,可就没有别的有爵之人了。听闻是位侯爷,唐青鸿更是震惊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哪怕这一位是一品钦差,他都不至于会如此失态。

看过了小四递上的令牌,唐青鸿算是信了,赶紧让亲兵收起武器。他一边在心底暗自报怨他们为什么不早说,一边讪讪地抱拳道:“侯爷,末将公务在身,有所得罪,望侯爷恕罪。”

李云旗正想质问几句,就听官语白态度温和地说道:“无妨。”

李云旗只能生生咽下了那口气,心想:早就听闻安逸侯温润如玉,乃一翩翩浊公子,这一路上所见倒也正是如此。也不知他当年带兵时又是何等模样,难不成也像现在这般温吞?那这赫赫战功可得好好惦量惦量了……

唐青鸿松了一口气,幸好遇到的不是嚣张跋扈之人,不然今日之事还真难收拾!他定了定神,说道:“侯爷这是要去骆越城?末将可送您一程。”

官语白微微颌首,含笑道:“多谢将军。”

唐青鸿向身边的王偏将使了一个眼色,王偏将立刻心领神会,先行赶去镇南王府报讯。

官语白在小四的搀扶下上了马车,哪怕马车已被翻得一片狼藉,他的脸上也看不出一丝不快之色。

小四从头到尾都面无表情,他跳上了车夫座位,一行车马继续前进……

有唐青鸿将军在将引路,自然毫无阻拦的进了骆越城,随后,官语白一行人便径直去了镇南王府。

王府的朱红大门大开,官语白被恭迎入府,一直被引到仪门处才停了下来。

官语白下了马车,镇南王闻讯而来,对着官语白笑道:“官侯爷,久仰久仰。”说着,镇南王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官语白。

镇南王虽久闻官语白之名,但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其人,心中不免有几分唏嘘:这丝毫不似武将的翩翩公子就是曾得守得西戎不敢越雷池半步的官语白?

官语白恭敬地作揖:“见过王爷。”

镇南王忙抬手道:“侯爷免礼。”

两人寒暄了两句后,镇南王得知官语白是带着圣旨而来的,忙亲自把他迎进了正厅。

待下人匆匆摆好了香案,官语白取出圣旨,走到了正前方,道:“王爷,那本侯就宣读圣旨了。”

“有劳侯爷了。”镇南王在堂中跪下,垂首聆听。

官语白“刷”地打开由明黄色丝绸制成的圣旨,宣读起来。

当镇南王听到皇帝让他出兵百越,助奎琅复辟时,差点没跳起来。当初奎琅率兵打得南疆数城元气大伤,连自己都一度被百越大军困于奉江城……现在皇帝竟然让他帮助仇人复辟?!皇帝是疯了吧!

而圣旨中带来的刺激还不止这一点,镇南王紧接着又获悉,官语白会留在南疆襄助自己。

镇南王的脸都黑了,明眼人谁看不出来,这哪是襄助,分明就是来监视自己的!

好不容易等到官语白念完了圣旨,镇南王沉默了许久,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磕头谢恩,双手恭敬地接过了圣旨。

镇南王站起身来,一脸复杂地看着官语白。

哎,看来今后要与安逸侯共事了。

镇南王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笑了笑,说道:“侯爷一路辛苦了,若是不嫌弃就暂且在王府安置吧。”

官语白也不推辞,含笑谢过。

镇南王唤了一个丫鬟过来,命其给世子妃传话准备客院。

镇南王与官语白分主客坐下,李云旗也得了一个位子,立刻就有丫鬟上了茶。镇南王正想探探官语白的口风,想知道皇帝怎么会突然要帮奎琅复辟,没想到,官语白先行开口道:“王爷,本侯见骆越城戒备森严,敢问是出了何事?”

镇南王面色一僵,他是超品的藩王,品级远高于二品的安逸侯,本来不需要与官语白交代什么,但是官语白现在是钦差,又在来的路上受了唐青鸿的怠慢,如果不给他一个交代的话,他万一去皇帝那边告状,于自己而言,总是额外的麻烦!

镇南王迟疑了一下,终于道出内情:“倒让侯爷受惊了。侯爷可能还不知,南凉前阵子大举进犯,现有南凉探子潜入了骆越城,还掳走了本王的侄女,试图威胁镇南王府……”

镇南王把戒严的原因全数归结到为了搜查南凉探子上,这么一来,自己大举戒严,顺顺找找侄女也是理所当然。

“原来如此……”官语白微微颌首,思忖片刻道,“王爷,您可有派人搜查过茂丰镇?”

“茂丰镇?”镇南王不知他为何会这样说。

“本侯昨日在茂丰镇偶遇了两个带有异域口音的人。”官语白信口说道,“他们还带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姑娘。兴许正是王爷要找之人。”

镇南王顿时喜形于色,暂不管官语白说的是不是乔若兰,好歹是有线索了!

镇南王客气地抱拳道:“多谢侯爷。本王这就命人去一趟茂丰镇。”

此事不旦涉及乔若兰,更有可能关系到与南凉的局势,镇南王不敢掉以轻心,立刻派了刚刚被召进城的唐青鸿带一百亲兵亲自前往。

唐青鸿一到茂丰镇,就以雷霆之势封了全镇,镇子上所有的百姓全都被士兵们哄赶了回去。

而那些非本镇的百姓,则统统被赶去了几家客栈,一概不准外出。

这一次可是自己在王爷跟前建功的大好机会,唐青鸿完全不敢轻忽,亲自在镇子口坐镇,而那一百亲兵则分成十人一小队,两队负责封锁镇门,两队守在唐青鸿身侧,而余下的则带着画像一家家地搜查了过去,

一种紧张的气氛仿佛层层叠叠的乌云笼罩在茂丰镇上,暴风雨似乎就要来临了。

镇上所有的房屋全都大门打开,百姓们诚惶诚恐地等待着搜查,不敢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唐青鸿带的这些亲兵全都得了严令,每一家都搜得格外仔细,把屋子里的各式物件搅得一塌糊涂,更是摔碎了不少锅碗瓢盆,可是这些普通百姓哪里敢反抗官兵,一个个也只能自认倒霉。

然而,花费半天把茂丰镇的那些个人家搜查了大半,还是一无所获……

眼看着日头越来越大,天气越来越热,唐青鸿也变得烦躁起来。这时,随行的王姓偏将疾步跑来,躬身禀道:“将军,末将在镇子西北方的一处荒废许久的屋子里发现了一朵珠花。这朵珠花似乎乔表姑娘的……”问题是,珠花在,人却不在。“将军,那间屋子已经人去楼空。”

王偏将恭敬地呈上了一朵腊梅金丝镂空珠花。

当初镇南王特意吩咐画师根据乔宅的嬷嬷、丫鬟的描述,把乔若兰失踪当日的衣裳、首饰全部一件不漏地画了下来,其中就有这朵腊梅金丝镂空珠花。

唐青鸿立刻认了出来,急忙起身道:“王偏将,快带本将军过去看看!”

唐青鸿马不停蹄地带兵亲自前往王偏将所说的那个宅子,并下令亲兵们把整个宅子都搜索了一遍,可以说是掘地三尺,可是,这座宅子没有秘道,没有暗室,更没有人……

“将军,”王偏将小心翼翼地说道,“都过了一夜了,您说乔表姑娘会不会已经被带走了!”

唐青鸿面色凝重,他最怕的也是这个。一旦南凉探子带着乔表姑娘离开了南疆地界,天大地大,他们又上何处去找人。

“王偏将,你在此坐镇。本将军即刻赶回骆越城回报王爷。”

唐青鸿以最快的速度赶回镇南王府,恭敬地向镇南王禀明了经过,并呈交了那朵腊梅金丝镂空珠花。

镇南王接过那朵珠花,面色不太好看,说道:“这确实是兰姐儿的珠花!”这还是两年前小方氏送给乔若兰的生辰礼。

有珠花,显然乔若兰确实曾被囚禁在那里,但既然不见人,肯定是被带走了!镇南王一双锐眼半眯,沉声吩咐道:“唐将军,你立刻回去,以茂丰镇为中心,扩大搜查的范围,务必要找到表姑娘……”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官语白,不太自然地停顿了一下,强调道,“当然更要抓到掳走表姑娘的南凉探子!”

唐青鸿正要躬身领命,就听坐在一旁的官语白出声道:“王爷且慢。”

镇南王态度客气地问道:“侯爷有何高见?”

官语白从容地缓缓道:“王爷,本侯以为这朵珠花怕是南凉人用以‘调虎离山’的诱饵。人应该还在茂丰镇。”

他的语气淡然舒缓,却给人一种处变不惊的沉稳感,让人不自觉地信服。

镇南王沉吟片刻,终于道:“唐将军,兵分两路。”

唐青鸿抱拳领命,一甩红色的披风,大步离去,步履间剑鞘不时撞击着他的盔甲,透露出他此刻内心的不平静。

不止是唐青鸿不平静,镇南王同样也是,他盯着珠花看了好久,终于还是决定暂时不告诉乔大夫人,免得她更加担心。

王府里,就连下人们也都感觉到了镇南王的焦虑,一个个全都低眉顺目,整个王府都笼罩在了一片沉重的氛围中。

而碧霄堂里,则依然有条不紊,并没有被王府的不安所影响。

南宫玥坐在堂屋的太师椅上,听着底下嬷嬷的禀报,时而点点头。

尽管南宫玥早就知道官语白很快就会来南疆与萧奕会和,但直到不久前镇南王派人来传话让她给安逸侯准备客居的院子时,方知官语白竟然已经到了!

这比南宫玥原本所预想的要早了许多。

南疆炎热难耐,官语白身子弱,不能大量使用冰块消暑,南宫玥思忖许久,命人备了王府东北面的青云坞,那里种植着大片竹林,又是临水而居,不止清静,而且甚是清凉。

只是青云坞许多没有住过人了,虽时时有人清理打扫,但除了大件的桌椅家具外,其他的各式摆设全都放进了库房,显然不能直接住人。

南宫玥只能把百卉从萧霏那里叫了回来,给了对牌,命她带人前去收拾。

先清扫整理了一番,又开了库房,大到屏风、花瓶,小到文房四宝,古玩字画,一件件被从库房里取出装点青云坞。

与官语白随行的李云旗则被南宫玥安顿在了距离青云坞不远的和文院,又特意派了吕嬷嬷带人去收拾。

此时,吕嬷嬷正向南宫玥禀报说和文院已经拾掇好了。

“……取一些冰送去青云坞和和文院。”南宫玥待她说完后,开口道:“传我的话,两位都是从王都远道而来的贵客,切记不可怠慢。”

吕嬷嬷躬身应命,南宫玥又嘱咐了一番后,挥手让她退下。

已近申时,外头的太阳依然毒辣,南宫玥想了想,唤来莺儿,让她去一趟大厨房,让厨房里备一些温热的酸梅汤送去镇南王的书房。

莺儿领命出去,与正匆匆回来的鹊儿擦身而出。

“世子妃。”鹊儿福了福身,禀报道,“找到乔表姑娘了。”

南宫玥眉梢微挑,就听鹊儿继续说道:“唐青鸿将军刚刚派人来回禀说,是在茂丰镇上一户正在办丧事的人家家中找到的。”说到这里,她的表情有些古怪,“乔表姑娘就躺在棺材里呢!……不过,人还活着。”

屋里的画眉忍不住轻轻“呀”了一声,就南宫玥的脸上也露出了惊讶之色,随即问起了关键,“南凉的探子可有抓到?”

鹊儿答道:“全都服毒自尽了。”

小镇上的人不多,若有生人来往其实相当引人注目,也就是说,南凉人作为据点的这个宅子绝不会新近刚刚置下的,至少也该有数年之久。

费了一番功夫,现在却轻易放弃,而且用得还是“服毒”这般决绝的方式。

南宫玥总觉得应该不会如此简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