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入瓮/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逸侯带来的那道圣旨让镇南王头痛了许久,短短五天,就连招心腹幕僚私议了好几回,最终商议的结果还是皇命不可违——说到底,只要镇南王不打算造反,就还是得听皇帝的。

镇南王是真心不想再和百越打仗了,也打怕了,所幸唐青鸿体察入微,主动为镇南王出谋划策,建议他以南凉为切入点……

镇南王听了唐青鸿的良策后,顿时精神一振,深以为然,赶紧请了官语白前来,义正言辞地解释了一番,比如前年百越之战后,南疆军折损了不少,至今还伤了元气;比如现在与南凉之战还在胶着,南疆兵力不够,实在无力再与百越开战;比如若是真的两头开战,一旦一边战局不利,将置南疆于无兵可调的境地……

一句句言辞凿凿,其本质就是一个字——拖!

说实话,镇南王心里实在是没把握,不知道官语白会不会趁机为难自己,上书皇帝,参自己一本。

没想到的是——

“王爷说的是。”官语白修长的手指抚了抚衣袖,含笑地看着镇南王道,“分散兵力绝非智者所为。”

官语白的体谅让镇南王甚感欣慰,心道:官语白毕竟是将门子弟,上过战场的,不似那些个文臣,明明不懂打仗,还要在朝堂上指手画脚!

镇南王脸上明显松了一口气,热情地说道:“侯爷安心在王府住下,随便住多久都行!”

官语白欠身道:“多谢王爷。”顿了一下后,提出:“王爷,本侯此行带来的一千精兵正驻扎在南疆地界之外,不知道王爷可否准许他们来骆越城?”

镇南王迟疑了一瞬,但想到那一千精兵毕竟是皇帝让官语白带来的,若是一直不让他们进南疆,恐怕皇帝那边也会有所疑虑……而且官语白自打来了骆越城后,所做之事件件都通情达理,自己也不该在此等小事上为难于他。

不过是一千精兵,又能在南疆掀起什么风浪!

镇南王心下有了决议,同意了。

安逸侯从王都远道而来,并住在了镇南王府,很快就在骆越城里传开了,各府邸不由对他的来意纷纷猜测,甚至还有人提到说是为了镇南王的四十寿辰祝寿而来的。也有与碧霄堂亲近的府邸前来试探一二,依然一无所获,唯一知道的是世子妃准备去大佛寺为世子爷和东南边境的百姓祈福。

祈福是好事!

于是,那些夫人们一回府里就纷纷准备起来,也要去祈福。

可想想,若是厚着脸皮硬是要跟世子妃一起去,或者当天特意跑去偶遇就太做作了,恐怕世子妃也瞧不上眼,所以,她们打算待世子妃回来后再去,以表达她们的诚意。

不知不觉,骆越城的大小府邸都开始为了祈福忙了起来,作为带头的镇南王府更是如此。

供养的五十套僧衣赶夜赶工完成了。

放生的鲤鱼准备好了。

布施用的素菜已经定好,正在采买。

就连南宫玥让府里的姑娘和公子们抄写的《大藏经》也完成了七七八八,尤其是把抄书当作练字的萧霏更是第一个完成,迫不及待地带着抄完的《大藏经》来了。

萧霏做事一向专注专心,心无旁骛,她的经书抄得自然是极为工整。

“霏姐儿,你的小楷又进益了。”南宫玥由衷地赞道,“起笔时不露锋芒,灭迹隐端,藏锋敛锷;收笔锋藏画中,点画完满圆足,笔势灵活。”

萧霏嘴角轻扬地笑了。为了抄好这份《地藏经》,她是下了一番苦功夫的。

萧霏又拿起另一本递给南宫玥道:“大嫂,这是二哥抄写的。”

南宫玥随意地翻了一页,怔了怔,面露讶色道:“二叔的小楷写得很不错啊。”萧霏用的藏笔,萧栾用的是方笔,方笔有棱角,写得好,能给人雄强、劲迈、沉峭之感,萧栾当然还差得远,但是字形已经写得不错。

萧霏喝了口热茶,抱怨道:“大嫂,那是你没看过二哥第一遍抄成了什么样子,我前几日特意去他书房看了,发现他写得歪歪扭扭,甚至还写错了字,我就让他重抄了一份……后来再去看,发现他竟然大有长进。一开始,二哥还神秘兮兮地不肯说,我再三追问,他才说是找安逸侯指点过了。”说着,萧霏的表情有些古怪,说实话,当她听到二哥这么说时,几乎没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偏偏二哥还振振有词,非说什么,他观安逸侯温尔文雅、气质卓绝,字必是写的极好,也不知道是什么歪理。

不过,安逸侯还真不亏是安逸侯,即便是二哥这根朽木,也调教得来。

南宫玥的脸上亦是掩不住惊讶,萧栾还真是……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时,画眉进屋禀说,二姑娘来了。

不一会儿,一身四色浅单色柳枝纹褙子的萧容萱就在丫鬟指引下进屋来了,她的目光先是落在萧霏身上,又看到了放在案几上的两卷手抄经书,便是僵了一瞬,暗暗后悔自己来晚了一步,不过所幸……

萧容萱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的精光,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向南宫玥和萧霏福了一礼:“见过大嫂,大姐姐。”

待她在萧霏对面的圈椅上坐下后,就道:“大嫂,我今日是特意把抄好的经书送过来的。”说着,她便让贴身丫鬟呈上了两样的东西。

与此同时,萧容萱继续道:“大嫂,我还画了一幅观音像,烦劳大嫂一同供奉。”

南宫玥随意地翻了翻萧容萱抄的经书,且不说萧容萱品性如何,她一手簪花小楷确实写的不错。一整本经书抄得端正干净。

还有她的观音像显然也是下过功夫的,画上观音慈眉善目,一手轻托玉瓶,一手轻拈杨柳,面容秀美细腻端庄,双眼低垂,嘴角微微上翘,噙着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表情安然慈祥。

只是,看起来似是有点面熟……

南宫玥微微一笑,道:“二妹妹的观音像画得宝相庄严,一手簪花小楷娴雅婉丽,清婉灵动。字好,画也好。”

“大嫂喜欢就好。”得了南宫玥的夸奖,萧容萱很是得意,论才学,自己也不会输给大姐姐的!

萧容萱笑得灿若春花,又道:“大嫂,这观音像我是仿照母妃留在祠堂里的遗像所绘而成。”

现在的镇南王府里能被尊称为一声“母妃”的也就已故的大方氏了。

南宫玥怔了怔,她也看过大方氏的遗像,难怪在看到这张观音像的面孔时,才会觉得有些面熟,心里叹道:这个萧容萱心眼确实是多。

“二妹妹有心了。”南宫玥淡淡道。

“大嫂过奖了。”萧容萱面露喜色,觉得自己这一回投其所好定是能给大嫂留下不错的印象。

她眼中闪过一抹羞赧,这几天有不少府邸的夫人来王府,一定是大嫂正在给大姐姐说亲相看,自己和大姐姐的年纪差不多,等大嫂给大姐姐说亲后也该轮到自己了。

姨娘说的是,现在王府里,夫人已经不顶用了,就连向来故作清高的大姐姐为了前程都忙着讨好大嫂呢,自己可不能糊涂了!

接下来的几日,其他人的经书也陆陆续续抄好了。

南宫玥意外的是,三姑娘萧霓虽然年纪小,字迹却很是娟秀流畅,每一页上的经文都是一气呵成的,正所谓由字见人,想必二叔母丘氏对女儿萧霓的管教相当严厉。

至于其他几本,也就是无功无过。

八月三十一,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一大早,南宫玥就带上几个丫鬟和四五个王府护卫从东街大门出发了,随行的人虽然不多,但是打算供养给僧人的僧衣、放生的鲤鱼等等,还是足足装了好几辆马车,

大佛寺就在骆越城外七八里的骊潼山脚,是骆越城附近最大的一间佛寺。虽然南疆不少人都信妈祖,但是信佛的亦是不少,大佛寺每日都是香火不断。

辰时,一行人就抵达了大佛寺。

百卉扶着南宫玥下了一辆青篷马车,只见寺门口已经站了不少僧侣——为了供养僧衣,十日前南宫玥曾派了人以萧府的名义来大佛寺为僧人量体裁衣,因此主持早知道有一位萧夫人今日要来寺中祈福、布施、供养僧衣,一大早就亲自带僧人出寺相迎。

主持穿了一件朱红底平金绣袈裟,一手拿着鎏金二股六环禅杖,一手捋着花白的胡须,走下阶梯,迎了上来。

互相见了礼后,主持又亲自领着南宫玥一行人前往天王殿。

大佛寺果然是大寺,一大早就有不少香客前来进香,里面香火缭绕,不时有香客、僧人上前给主持行礼。

经三路三孔石桥一路向北,再绕过一座宏伟壮观的双龙照壁,就是天王殿。

殿内正中供奉着一座巨大的鎏金青铜弥勒佛像,左右供奉着四大天王,一进殿,一种宝相庄严的气息就迎面而来。

南宫玥随主持从大门左侧进入大殿,目不斜视,面露虔诚恭敬之色。她缓步走到一个蒲团前,先是三拜,然后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闭目祈愿。

殿内静悄悄地,只有南宫玥和几个女香客虔诚地向佛祖祈愿……

拜完佛,捐了香油钱,又向僧人供养了僧衣……

这边的动静如此大,吸引了不少在寺中礼佛的人过来围观,议论纷纷。

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妇叹道:“给僧人供养僧衣,功德无量。”

“是啊是啊!”老妇身旁的一个中年妇人双掌合十,虔诚地说道,“供养僧衣,得色身庄严,色身坚固,色身清净报。来生必有福报。”说着,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两人正说着话,后方的一个男音好奇地插嘴问道:“这位大姐,你知道这是哪户人家吗?这么大的手笔,竟然给全寺的僧人都供养了僧衣!”

中年妇人好奇地转头看去,只见是一个高个子的青年,皮肤黝黑,面容不算俊朗,整个人看来还算精神。

中年妇人平日里也是与人为善,和气地说道:“听寺里的僧人说,好似一户萧姓人家。”

跟着,那老妇也道:“听说,他们家今日在寺里祈福,待会还要布施素斋。小兄弟,你若是得空,不如多留一会儿。大佛寺的素斋那也是出了名的,平日里想要吃素斋,还得捐香火钱……”

“多谢大姐了。”青年嘴甜地说道,“那我可要在寺里多留些时候。”

老妇和中年妇人很快就说笑着离开了,但四周仍旧围了不少闲人留恋不走,青年在人群中盯着不远处的南宫玥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悄无声息地一步步后退着,不着痕迹地退到人群外,

后方有一棵三四人才能合抱的百年老树,青年急忙绕到大树后,对着躲在树后头戴斗笠的络腮胡压低声音道:“副将,您放心,这次没弄错!来的定是镇南王世子妃。”其实早上,他们的人是看着马车驰出王府的,偏扎西多吉副将不放心……

扎西多吉眯了眯锐眼,点了点头,健步如飞地走了,只留下青年站在树后,远远地盯着南宫玥。

这时,人群渐渐散去了,南宫玥一行人在一个七八岁的小沙弥的带领下,往西绕过了天王殿。

小沙弥领着南宫玥在寺中各处闲逛,大悲阁、摩尼殿、转轮藏阁……

不知不觉,已经是巳时过半,太阳越升越高,灼热刺眼。

大佛寺是百年老寺,寺中大树成荫,在树荫下行走,倒还算阴凉。

小沙弥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故作老成持重地给众人介绍寺中的景致,比如西南边有一片竹林;西边是一片碑林,常有人来此拓印;西北边有座泥塑五彩悬山,悬山上有一尊送子观音像,不少香客都会来此求子……

一个随行小丫鬟一听,眼睛顿时一亮,拉了拉百卉的袖子,低声提醒道,“百卉姐姐,要不要让世……夫人去观音像那里拜一拜?”小丫鬟一边说,一边心想着,以世子爷和世子妃的品貌,将来小世子一定长得可爱极了!

小丫鬟虽然说得低声,可是南宫玥就在几尺外,如何听不到,白皙的小脸染上一片绯红。

不用南宫玥开口,从她的眼色,百卉已经知道了主子的心意,笑吟吟地对那小沙弥道:“小师傅,劳烦带我们去观音殿拜拜。”

“是,施主。”小沙弥应了,带着她们一路往西北方向行去,一条石板小径横穿过一片竹林蜿蜒向前,颇有几分曲径幽深的味道,宁静致远,大殿楼阁掩映在浓荫疏影之间。

穿过竹林后,小沙弥指着前方,说道:“萧夫人,前面就是观音殿。”

到了观音殿前,附近的香客明显多了起来,而且多是年轻的少妇,看来都是来求子的。

待前面的香客出来后,南宫玥才随小沙弥步入殿内,观音殿中画了不少五彩观音壁画,居中供着一座巨大的五彩泥塑观音像,观音踏云而来,面容秀丽恬静,姿态优雅端庄。柳眉之下,一双智慧的眼眸微微俯视,环抱一个孩童,双手做外送状。

南宫玥挺直腰板地跪在蒲团上,垂眸祈愿,脸颊上红得要滴出血来。

其实,她来求子,还早了一点。

身为医者,她最明白不过自己才十五岁,还未到孕育孩儿最佳的时候……

只不过……

他们总有一天还是会有属于他们的孩儿。

阿奕说,他想要一个像自己的女娃娃!

她更贪心,也想要一个像阿奕的男娃娃!

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会是她和阿奕的心肝宝贝!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临时抱佛脚不好,还是早点求起来,让菩萨知道她的虔诚。

南宫玥睁开眼,黑曜石般的眼眸就闪烁着璀璨的光辉,心中充满了期待。

她正要起身,听到身旁传来一个轻柔的女音传来:“多谢菩萨送我麟儿,信女特来还愿……”

南宫玥循声看去,只见一个穿青色布衣的年轻少妇跪在与自己隔了一个蒲团上,双掌合十,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她圆滚滚的肚皮,看来至少有六七个月了。

南宫玥站起身来,走出了观音殿。

大半个寺走下来,南宫玥依然神采熠熠,正想让小沙弥带她们再去碑林逛逛,那青衣孕妇也从殿内走了出来,只是她的步履似乎有些蹒跚,身子摇摇摆摆的,好像随时要摔倒。

就在青衣孕妇正要与南宫玥擦身而过时,她的身体又摇晃了一下,软软地往地上倒去。

百卉快步上前,一把拉住了那青衣孕妇,“这位大嫂,你没事吧?”

青衣孕妇的眼睫微颤,缓缓地睁开了还有些迷茫的眼睛,她眨了眨眼,似乎回想起了什么,揉了揉太阳穴道:“多谢姑娘……我只是有些头晕。”

南宫玥柔声问道:“可要去厢房歇息一会儿?我略通医术,也可为大嫂诊一下脉。”

“不用了,这天委实热了些,我应当是中了暑气。”青衣孕妇摇摇头,有些虚弱地说道,“这位夫人,我的婆母就在前面的一个凉亭里,若是夫人方便的话,可否劳烦送我一程?”她指了指右前方的一片翠绿幽静的竹林。

小沙弥立刻道:“那个凉亭倒是不远,就在竹林后面。”

“世子妃。”画眉有些为难地提醒道,“快到午时,该要布施素斋了,不如让奴婢送这位大嫂回去吧。”

青衣孕妇神色顿时有些紧张,正要说话,就听南宫玥摇头道:“我恐这位大嫂路上会晕倒,还是我来送吧。画眉,莺儿,你们带她们几个随小师傅一起去准备素斋,百卉,鹊儿,你们俩与我一同送这位大嫂过去吧。”

几个丫鬟福身应命。

青衣孕妇连连道谢,在百卉的搀扶下,缓缓往竹林的方向走去。

竹林四周很是清净,香客不多,只闻那风吹竹叶的簌簌声不时响起……

青衣孕妇很是感激,一路上主动和南宫玥攀谈起来,她自称姓王,与夫婿成婚五年,但一直没有子嗣,年初来大佛寺求子,没想到真的如愿以偿了,今日特意与婆母一起来还愿。

“今日多亏了夫人仁善,不然……”说着她的手抚在了自己的小腹上,有些心有余悸。

“不过举手之劳罢了。”南宫玥含笑着说道。

“夫人,凉亭就在前面了。”青衣孕妇伸手指着前面,就见茂密的竹林之间,一个六角凉亭若隐若现,从这边看去,不过只有几百步的路程,许是因为快要到了,她的脚步不由轻快了一些。

南宫玥却是停了下来,开口道:“王家嫂子,你的身子好些了吧。”

青衣孕妇脚步一顿,“还有些头晕,但应当是无碍了。”

“既然无碍,那我们就送到这里吧。”南宫玥平静地说道,“反正也不远了,想必王家嫂子自己也能过去。”

“夫人请留步。”青衣孕妇话音刚起,她的双脚一软,差点又要跌倒,就见她虚弱地笑了笑,“夫人,您瞧我现在这样子,实在是……”

南宫玥似乎有些迟疑,还没等青衣孕妇松一口气,又听她说道:“王家嫂子,我给你诊个脉吧,你这样,看起来不像是中暑,许是动了胎气。”

“不用劳烦夫人了。”青衣孕妇笑笑说道,“我婆母她就在前面……”

“王家嫂子。”南宫玥望着她,声音轻柔,但却带着一种仿佛与身俱来的威仪,“你真得有身孕吗?”

青衣孕妇一怔,一脸不解地问道:“夫人此言何意?”

“为母之人最应担心腹中的孩儿,依你所言,你成亲五年方有这一胎,更当紧张才是。可是……”南宫玥刻意停顿了一下,说道,“一来你月份已不轻,但你的婆母分明陪你来了,偏偏又不在你身边,二来我都说你许是动了胎气,寻常人害怕还来不及,你依然不愿让我诊脉,三来我这丫鬟方才刻意加快了脚步,你却能够轻松跟上,尤其在看到凉亭时,更是快了几分……我思来想去,这恐怕只有一个原因,你这胎其实是假的!”

青衣孕妇面色僵硬了一瞬,心道:是她大意了。没想到镇南王世子妃竟然聪慧至此!

她面露阴狠之色,飞快地取出一个细小的铜哨放在唇边,发出了信号。

紧接着,她右手如鹰爪一般狠厉地抓向了南宫玥,眼中闪过一抹势在必得。哪怕布置被识破又如何,事到如今,镇南王世子妃也逃不出去了!这次的行动,就让她阿利亚来立首功吧!

阿利亚出手疾如风,眨眼距离南宫玥不过咫尺,但是有人动作比她还快,一道青蓝色的身影在她眼角晃过,百卉冷笑一声,迅如闪电,袭向青衣孕妇的皓腕……

阿利亚面沉如水,化爪为掌刃,朝百卉劈了过去。

百卉一个扫腿攻向阿利亚的下盘,与此同时,从腰间取出一根软鞭,右腕一扬,鞭如长蛇出击,逼得她不得不倒退了好几步。

百卉没打算和对方纠缠,左手拉起南宫玥的一只手,急急地往前跑去,“世子妃,快走!”鹊儿紧跟其后。

阿利亚站稳身形,扔掉了腹部的假肚子,正要去追去,就听到身后传来凌乱的脚步声,伴随而来的是一个低沉地声音,“人呢?”

阿利亚回头,看到是副将带人过来了,连忙抬手指了指前方,“副将,就在前面!”

“追!”

扎西多吉一声令下,一行人几个纵跃,快步向前追去。

此地竹林茂密,他们原想着没有那么引人注目,然而此刻,却觉得这茂密的竹林很是不便,时不时地就会掩去对方的身影。好在,他们都是百里挑一的高手,总算没有把人追丢,而且,随着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更是清晰地看到南宫玥在她那个会功夫的丫鬟的搀扶下,正跌跌撞撞地往前跑。

突然,南宫玥的脚似乎绊到了什么,跌倒在地。

才耽搁了这片刻,扎西多吉一行人就已经成功逼近。

“世子妃。”扎西多吉志得意满地说道,“你已经跑不了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是吗?”

南宫玥抬起了头,让扎西多吉惊讶的是,她的脸上竟没有丝毫的恐慌,取而代之的是扬唇浅笑,“这句话我还给你们,你们已经跑不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