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僭越/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官语白的建议让镇南王思索了很久。

说到底,官语白虽是奉旨而来,但只是为了与百越的战事,与惠陵城无关。官语白说要去惠陵城,已经算是僭越了,镇南王可以直言拒绝,甚至以此大作文章,让他以后不敢再插手南疆诸事。

可是……

如今,镇南王却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拒绝,甚至不可不说,官语白这样的提议着实不错。官语白亲身去看了惠陵城的现状如何,也会明白南疆如今的处境,那么与百越的事,自然也就有了回旋的余地。

哎。

官语白不愧是将门出身,不像那些文臣只看表面就要大做文章。

只是,官语白才刚刚来南疆,若是现在就任其去惠陵城,别人会怎么想……说不定会以为他是皇帝派来牵制自己的,若这样的话,自己在南疆威信何在?

不知道要是让官语白稍微晚些日子再去,他会不会同意……

镇南王正想着,官语白很是体贴地说道:“王爷,本侯闻王爷寿辰将近,若王爷允许,本侯想在与您贺寿之后再往惠陵城。”

官语白不愧是官语白!镇南王的心里舒坦了许多,脸上也多出了几分真诚的笑意,说道:“侯爷素日纵横沙场,机智无双。就劳烦侯爷去一趟惠陵城,替本王教教阿奕那小子,若阿奕能学得侯爷一分,自是我南疆之福。”

官语白欠了欠身道:“语白自当从命。”

说话间,有人来禀报说:唐青鸿将军求见。

官语白微微一笑,说道:“王爷既然有公务,本侯就先告辞了。”

镇南王对于他如此识趣甚是满意,端茶送客道:“本王就不送了。”

官语白起身作揖,拂了拂衣袖,便出了书房。

唐青鸿恰候在书房门前,与官语白见了礼后,大步走了进去。

此时,天色已暗,天空中是耀眼的繁星闪烁,迎面而来的风也没有了白日的闷热,就连炎热也似乎被吹散了几分。官语白带着小四往青云坞的方向走去,脚步不紧不慢,

镇南王比他原本所想的更容易应付,有这样一位王爷在南疆,无论想做什么,都会顺利不少。

南疆……

官语白望着天空的繁星,唇边是比微风更加柔和的笑意。

从前他以为自己的一生就是征战沙场保家为国。

后来他以为自己的余生就是为父洗冤,报仇血恨。

现在,大仇得报,夙愿将了,他也有机会为了自己而活……

如今这个开端还不错。

官语白收回目光,温言道:“小四,明日我们出去走走吧。”

小四自然应命。

于是,第二日一早,趁着日头还不大,官语白带着小四和风行两人出了王府,一路闲适地往城南去了,停停走走,走走停停……

骆越城仍旧处于戒严中,不时有巡逻的南疆军路过,凡是士兵经过之处,四周便下意识地静了一静,直到他们远去,才又喧闹了起来。

或许是经过了上一次的戒严,城中的百姓都有了心理准备,这一次,经过最初的慌乱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那些路边的小摊位又摆了出来,那些平民百姓也都出来讨生活,街道上只比往日稍稍冷清几分。

“公子,小四,你们等等,我再买一包蜜饯!”嘴巴已经塞得鼓鼓囊囊的风行“嗖”的一下又往一家蜜饯铺子跑了过去。

小四满脸黑线地看着风行,悔得肠子也青了。

早知道就不带这家伙出来了,一出门,就是买买买,又不是姑娘家。本来走一炷香可以到的路程硬是被他拖成了半个多时辰。

不消片刻,风行就抱着蜜饯罐头回来了,还热情地问官语白和小四要不要吃。

小四敬谢不敏地一甩头,风行不以为意,目光突然又被街对面的一家点心铺子吸引,眼睛一亮道:“那家的糕点好像也……”

“……官大哥!”一个耳熟的男音欢快地打断了风行,风行没听出声音的主人,小四却听出来了,他不用回头,就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眉头抽动了一下。

官语白循声看了过去,只见街对面,萧栾拎着一个用细麻绳扎起来的纸盒快步走了过来,俊朗的脸庞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官大哥,真是巧啊。”萧栾笑眯眯地说道,“你们是要去吉利坊买点心吗?”

官语白还没回答,萧栾已经自问自答地说了下去:“幸好我来的及时,否则你可就买错了。”

风行疑惑地眨了眨眼,朝那家门口已经排了长队的点心铺子看去,心道:这家点心铺子不是生意挺好的吗?

仿佛看出他的疑问,萧栾又道:“你没看到排队的都是些什么人吗?”他摇头叹气地说,“他们家卖的点心真是丧心病狂的甜,也不知道那些姑娘家的嘴巴是怎么长的。”

“官大哥,这白家铺子的糕点就好吃多了,甜香适度。”萧栾提了提手中的纸盒,送至官语白跟前,“官大哥,干脆今天就让我请你吃点心吧。这是刚出炉的桂花红豆糕,下一炉要等半个多时辰呢!”虽然这点心本来是给他家翩翩买的,但是翩翩这么体贴,应该会体谅自己的吧!顶多他明天再来给她买就是。

官语白还没说话,风行已经厚颜替官语白收下了,笑道:“哎呀,萧二公子,这怎么好意思呢。”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二公子。”官语白含笑道。

见官语白收下,萧栾笑得更灿烂了,豪爽地挥了挥手,道:“别客气,官大哥,上次你指点我写字以后,连我那挑剔的妹妹都难得说我字写得好。”萧栾大言不惭地自夸。

小四在一旁默不作声。小四那日也见了萧栾那手字,跟狗爬似的,被公子指点了一番,才算勉强能入眼而已……

萧栾继续道:“官大哥,你那天可是帮了我大忙了。哎,官大哥,你不是外人,我也不瞒你。你是不知道啊,我那个妹妹,训起人来比我父王可厉害多了。我要是过不了她那关,她就能狠下心一直盯着我重写……”说着,萧栾仿佛想到了那个场面,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妹妹这种存在,还真是可怕!

谁跟你不是“外人”啊!小四的嘴角抽了一下,又来了,自来熟的萧家人!

有这么个不找调的二哥,小四几乎都有些同情萧霏了。

萧栾正说得欢,没注意到一辆青篷马车正好在一旁经过。

马车里的人一眼就看到了在路边聊天的萧栾以及——

官语白!

“侯爷!”马车里的乔若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脱口而出。

真的是官语白!她绝对不会认错的!

乔若兰怔怔地凝望着官语白俊美的脸庞好一会儿,尽管母亲说过,以他的年纪应该早已娶亲,可这些日子以来,她就是没有办法放下……

乔若兰一咬牙,急急地喊道:“停车!给我停车!”

“吁——”

外面的车夫虽然不知道这么回事,但立刻就将马车缓了下来,试图停靠到路边。

乔若兰挑开些许窗帘,还在一眨不眨地盯着官语白。

自从上次的事后,她完全不想出门。今日还是母亲怕她成天闷在家里会钻牛角尖,才让她出来看看为了参加舅父的寿宴而新打的首饰,没想到难得一次出门,就遇上了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果然,冥冥中有一条看不见的红线把他们俩紧紧地绑在了一起。

所以,他们才会一次又一次地遇见。

乔若兰只觉得心跳砰砰加快,见马车停稳,急忙催促丫鬟扶她下了车。

她稍稍理了理鬓发,又拂了拂裙裾,对自己说,正好栾表弟也在,待会她就假借跟栾表弟打招呼,然后若无其事地和官侯爷搭话。

乔若兰娇羞地咬了咬下唇,转身朝斜对面看了过去,却见官语白已经走远了……

乔若兰整张脸都僵住了,不知道是怪自己慢了一步,还是怪萧栾没多留官语白一刻。

可恶,真是可恶!

乔若兰跺了跺脚,只能目送官语白远去……

“兰表妹。”正要转身离去的萧栾看到了乔若兰,一边叫喊着,一边朝她走了过来。

乔若兰福身与萧栾施了一礼,有些心不在焉的:“栾表哥。”怎么看到她的人偏偏不是“他”呢!

萧栾上下审视了乔若兰一番,眉头微皱,压低声音训道:“兰表妹,你前不久才刚被贼人抓去,最近城中又乱,你还是好好呆在家里,别出来走动了!万一又出事,那又得给父王添麻烦了!”父王心情一不好就要盯着他功课。

乔若兰本来心情就郁闷,听萧栾这么一说,一口气顿时堵在了胸口。他,他这是什么意思?!好像她是个没事找事的惹祸精!

“栾……”

乔若兰正欲辩解,却听萧栾对她的丫鬟吩咐道:“还不赶紧送你们家姑娘回府!”说完,他就走了。

只留下乔若兰一时看看他的背影,一时又朝官语白刚才离去的方向望去,但这时,就连背影也看不见了。

官语白三人一路步行,从城南繁华的大街拐到了一条小巷子里,直走到巷子深处的一个宅子前。这宅子闹中取静,把大街上的喧嚣隔绝在外,古朴清幽。

这宅子是萧奕名下的,钥匙在几天前就由南宫玥托百卉转交给了官语白。

小四在黑漆大门上敲了四下后,一个一条腿微瘸、穿着粗布短褂的中年人来应门。

“公子。”中年人给官语白行礼后,忙迎三人进屋。

宅子里的人早就得了消息,知道今日官语白要来,因此七八个衣着各异的男子已经在厅堂里候着了。他们这几日才刚陆续抵达骆越城,因此好几人身上都还染着风霜。

一见官语白来了,他们都是出屋相迎。

“见过公子!”声音整齐划一。

官语白微微一笑,说道:“大家都起来吧。我们进去说话。”

一众人等簇拥着官语白进了厅堂,立刻就有人搬来了几张桌子拼在一起,小四则拿出了一幅绘在白色细布上的舆图,在桌子上平铺开来。

这是一幅详尽的南疆舆图。

官语白示意众人围拢过来,修长的手指指着舆图上的某处,淡淡地下令道:“南凉九王已经顺利逃走,那边很快会来接应,与其让九王随便乱蹿,不如我们‘帮’他们一把,让他往这里逃……”随后,他的手指沿着舆图上的走势,缓缓扫过……

官语白垂眸看着舆图,乌黑的瞳孔中闪烁着一种睿智沉稳的光芒。

……

南凉九王“顺利”逃走,扎西多吉被活抓的消息,南宫玥也在第一时间就得知了。

南宫玥对刚从朱兴那里得了话前来禀报的在百卉点了点头,轻抚着膝盖上的猫小白,嘴角微扬。

这一局从大佛寺里诱敌上钩,到对扎西多吉欲擒故纵,并借由骆越城戒严之事,迫其自作聪明的劝说九王逃离,再到放走九王……全是在官语白的计划之中。南宫玥猜测此策并不仅仅在于铲除骆越城的南凉探子,可此刻就连她也不知道官语白真正的用意何在。

不知道归不知道,南宫玥已经交代了朱兴听从官语白的所有安排。

南宫玥垂眸想着,却不想百卉继续禀道:“世子妃,还有一件事,叶公子昨日因为勾结南凉的罪名,被关进大牢了……”’

叶公子?叶胤铭勾结南凉?!南宫玥难掩惊讶地朝百卉看去,手下抚摸的动作下意识地停了下来。

南宫玥挑眉问道:“叶胤铭怎么会和这件事扯上关系?”

不止是她,一旁的画眉等人也有些好奇,目光都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喵呜——”她膝盖上的小白不满地仰首叫了一声,仿佛在抱怨着,喂,你怎么停下了?

南宫玥只得乖乖地继续轻抚它背部柔软滑顺的白毛,小白满足地又趴了下去,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漂亮的鸳鸯眼惺忪地眯成了一条直线。

百卉就将南凉九王如何利用叶胤铭离城的事娓娓道来,其中也包括叶胤铭被九王朗玛打晕,还剥走了衣袍……

说话的同时,百卉的表情有些怪异。

昨日城门上其实安插了不少世子爷的人,以确保九王能够顺利“逃出”骆越城,所以,有没有叶胤铭其实并无影响。也不知道该说叶胤铭倒霉好,还是警觉性太差。估计若非那南凉九王急着逃命,叶胤铭这条小命在那南凉九王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也就是一刀了结的事。

百卉接着道:“南凉九王离开后,一个要进城的老妇带着媳妇进茶棚小憩,就发现了被打晕在角落里的叶公子。那老妇哭哭啼啼地找人评理,说她儿媳守寡十载,本来村子里要为她立贞洁牌坊的,现在被这衣冠不整的浪荡子辱了清白,那可如何是好?”说着,百卉的眼角抽了一下,从这一点来说,叶胤铭还是有些“无辜”的。

画眉她们听着也有些忍俊不禁,好笑地彼此对视了一眼。

百卉还在说着:“那老妇口口声声说要去官府告叶公子衣冠不整,有辱斯文,而且妨害风化。因为她闹得厉害,就把在附近带队巡逻的沈偏将吸引了过去,叶公子被救醒后,解释说他也是受害者,是被小人所骗,对方不止打晕了他,还扒了他的衣服、偷走了他的财物,请求偏将严查那贼人。沈偏将仔细调查后,怀疑那郎公子十有八九是南凉人,他还查出是叶公子在城门守卫跟前为其作保,致使守卫‘疏忽’,放其离开。叶胤铭自然连声喊冤,说他是被奸人所蒙蔽……”

可是当时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就算是沈偏将从城门兵那里得知叶胤铭和镇南王府有些关系,也只能秉公办理,将叶胤铭暂时收押,免得挑起民愤。

南宫玥没有说什么。究竟该如何处置叶胤铭自然有官府做主……

“咪呜——”小白轻轻地叫了一声,用一个前爪拍开了南宫玥的手。跟着它拉长身形伸了个懒腰后,就轻快地跳到了一旁的案几上。

唯恐猫主子撞到案几上的茶盅,画眉眼明手快地把茶盅拿走了。

小白慢悠悠地在案几上绕了一圈,然后就蜷成一团白色的毛团,大摇大摆地睡下了。

看着毛茸茸的白毛团子,南宫玥感觉有些手痒,可是才抬起手,小白的耳朵一动,睁开了眼,如彩色琉璃珠般的猫眼瞪着她,仿佛在说,别吵我睡觉!

丫鬟们在一旁辛苦地忍着笑,阖府大概也就只有小白有这么大的“猫胆”敢这么对待自家主子了。

每每此时,南宫玥就忍不住怀念当初萧奕刚把小白丢给她时,小白那微颤颤的小可怜样。那个时候啊,小白多乖巧多听话啊。

怎么就养成这样了呢……

南宫玥有些无趣,干脆随手拿起一本杂书,翻阅了起来……渐渐入了神。

丫鬟们知道主子在看书,一个个做起事来,都轻手轻脚的,仿佛她们根本不存在似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青衣丫鬟微微挑开了湘妃竹帘,表情有些怪异地对着内室中的鹊儿使了一个眼色。

鹊儿走了过去,青衣丫鬟便附耳对她轻声说了几句。

鹊儿眉头一挑,沉吟一下,道:“你在这里稍候,我去与世子妃说一说。”

青衣丫鬟松了口气,福身谢过鹊儿。

鹊儿走到南宫玥跟前,正要试探性地叫一声,就见南宫玥放下了手上的书,她也注意到了两个丫鬟间的动静。

“世子妃,豆绿说叶姨娘在院子外跪了好一会儿了。”鹊儿禀道,“豆绿她们怎么劝,她就是不肯走,硬要跪在那里。”

鹊儿觉得又可笑又头疼,这叶姑娘怎么就像是甩不掉的狗皮膏药呢,她都从叶姑娘变成了叶姨娘,却还是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姨娘是半个奴婢,哪有资格随便求见世子妃!

院子里服侍的丫鬟婆子好意地想提点叶依俐几句,偏偏叶依俐是个性子扭的,完全听不进劝,非要跪在院子口,让下人们很是为难。

碧霄堂里人多嘴杂,叶依俐到底是王爷的姨娘,在这里跪久了,传到王府去,免不了沸沸扬扬,要是让王爷怪罪世子妃就不好了,所以豆绿犹豫再三,还是过来禀报。

叶依俐此行为何,南宫玥想想也知道,眉头微皱,淡淡道:“你让豆绿她们传我的话给叶姨娘,她若是不肯走,就跪着好了。”她的语气冷淡而疏离。

她和叶依俐本来也没什么特别的情分,叶依俐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是,世子妃。”

鹊儿行礼后,退了出去。

豆绿得了南宫玥的话,心里就有数,胆子也大了起来,带着两个膀大腰圆的粗使婆子就去了院子口,双手叉腰地冷声道:“叶姨娘,还请回吧。否则奴婢就只能让人‘请’姨娘你回去了。”世子妃好说话,自己可不能由着叶姨娘跪在这里,让人平白看碧霄堂的笑话。

眼看着两个婆子皮笑肉不笑地朝自己走来,叶依俐的脸色难看极了。

她当然也不想来求南宫玥,所以来碧霄堂之前,她先去求见了卫侧妃,把兄长叶胤铭的事一一告诉了卫侧妃,想求对方出手相助。可是卫侧妃婉言拒绝了她,说是此事关系太大,不是她一个侧妃能够插手的。

叶依俐思虑了许久,只能跑来碧霄堂,指望着南宫玥能看到往日的情份上帮自己一把。

她都下跪了,没想到南宫玥心如铁石,不但不为所动,还派人来羞辱自己!

叶依俐咬了咬牙,蹒跚地试图站了起来。

“姨娘……”一旁的丫鬟赶忙扶住了叶依俐,这才让她不至于太过狼狈。

叶依俐的膝盖因为久跪有些麻木、有些疼痛,但这些皮肉疼跟她心头的伤痛比又算的了什么,她的心口仿佛被人用刀子刺了一刀又一刀,痛得揪心。

叶依俐转过身,茫然地沿着鹅卵石小径往前走着,一旁的丫鬟小声地问道:“姨娘,现在可要回去吗?”

叶依俐没有说话,她正在琢磨着她还能求谁来帮帮兄长……

镇南王!

答案一下子浮现在叶依俐心中。

对了,镇南王!

叶依俐原本晦暗无神的眼眸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亮了一亮。

没错,能帮兄长的也唯有王爷了!

只要她温言软语好好地求王爷,他一定会像以前一样帮她的吧?

从前不管出了什么事,王爷都会帮她。只怪她进王府后,觉得自己是被王爷逼迫为妾,以致心有不甘,不肯委身王爷,才会受了王爷的冷落。

叶依俐突然停下了脚步,双手在袖中紧握成拳。

她决定了,她不会再拒绝王爷了,只要她放低姿态,小意柔情一番,王爷一定会心软的。

叶依俐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火花,毅然道:“我要去见王爷!”

“姨娘……”丫鬟嗫嚅道,嘴巴动了动,想劝叶依俐,却又不敢劝,心想: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无论在叶姨娘入门前,王爷对她有多么用心,自她正式过门后,王爷的态度是阖府都看到的。叶姨娘这个时候去找王爷,怕是得不了好……

叶依俐急匆匆地从碧霄堂又回了王府内院,打算去外书房求见镇南王,心里琢磨着如果外书房的下人故意为难她不让她见镇南王,她又该如何应对……

不过,她的运气似乎还不错,还没出内院,就远远地看到一身紫色锦袍的镇南王大步走过了二门。

叶依俐心中一喜,真是天助她也。

她加快脚步款款上前,屈膝行礼道:“见过王爷。”她半垂眼眸,完全没注意到镇南王的面色不太好看。

因关系到逃走的南凉探子,所以昨夜唐青鸿就把叶胤铭之事禀报给了镇南王,镇南王自是雷霆震怒,心里觉得这叶胤铭真是无耻之极,之前抄袭的风波尚未平息,如今又借着镇南王府的名声在外头狐假虎威,甚至还和南凉人掺和在一起……

还有这叶依俐……

镇南王半眯眼眸,眸中一片阴沉幽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