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7妄为/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些日子的相处,南宫玥也看得出来,萧栾性子疏散,不会无缘无故地想到让翩翩出席镇南王的寿宴。所以,答案不言而喻,萧栾的宠爱终究让这个翩翩的心大了起来,开始有了一些不该奢望的念头……

南宫玥微微眯眼,想起前几日镇南王找她过去,让她留意一下适龄的姑娘,好帮萧栾选一门亲事。以萧栾现在的情形来看,这合适的姑娘还真不好选。萧栾既然是个糊涂的,就得给他挑个识轻重的,否则以后他院子里岂不是要乱套了!

南宫玥不由叹了口气,起身去了小书房。

南宫玥在紫檀木书案后坐下,拿起了放在一边的一叠名册。鹊儿机灵地在一旁开始磨墨。

南宫玥看着手中的花名册,这里面包含了南疆各府邸中的适龄的姑娘,是鹊儿和莺儿帮忙理出来的,包括排行、年龄、性情及家风等等。自古结亲讲究门当户对,但是在南疆,再尊贵也尊贵不过镇南王府,这名册上的姑娘多是二三品武将府邸的姑娘。两个丫鬟足足费了两日才算列了个大概。

南宫玥大概看了一遍,目光更多的放在那些家风稳重的府邸。

咦?

南宫玥执笔的手微微一顿,看向了其中一个名字,问道:“定远将军府的大姑娘?”

定远将军府姓周,他们府的大姑娘深居简出,南宫玥来了南疆这么久,倒从没有听闻过这位周大姑娘。

鹊儿解释道:“定远将军肩挑两房,周大姑娘是大房的独女。”

肩挑两房?

南宫玥微一挑眉,肩挑两房其实并不合规矩,现在稍有身份的人家都很少会这么做了,没想到骆越城的定远将军府竟是肩挑两房。

南宫玥问道:“定远将军是长房还是二房?”

“是二房。”鹊儿早就去了解过了,“定远将军的嫡长兄在十六年前战死沙场了,当时周老太爷还在世,就让定远将军肩挑两房,分别娶了王氏和卢氏,王氏为长房媳妇,而卢氏则为二房媳妇。据奴婢所知,卢氏与定远将军青梅竹马,两人感情甚笃,二房现在有的两位姑娘和两位公子都是卢氏所出,而长房的王氏就只有周大姑娘一女。”

南宫玥微微颌首,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是别人府里的事,她也管不着。

她认真地看着花名册,时不时地鹊儿会来解释几句,而她也会在上面记上几笔。

不多时就已经圈了几个姑娘的名字,打算趁着镇南王的寿宴再细细观察一下。

而且就算是男方这边满意了,也要再瞧瞧女方的意思。结亲结的是两姓之好,萧栾虽然家世、身份高贵,但是一般而言,为表对女方的尊重,世家公子在婚前不得纳妾的,萧栾屋里却有个正经的妾室翩翩。纳妾这件事上很多男子不觉得是问题,但是女子的想法却不同……萧栾的婚事还是要徐徐图之。

这时,挑帘声响起,百卉从外面走了进来,屈膝禀道:“世子妃,老太爷刚才派人过来说,他老人家得了一些上好的龙井,请您过去一起品茗。”

南宫玥站起身来,拂了拂裙裾,对鹊儿道:“我记得今儿厨房做了些玫瑰米糕,甜香适度,你去取些来,我拿去给外祖父尝尝。”

鹊儿领命而去,百卉稍稍帮南宫玥理了理鬓角,又压了压裙裾,压低声音道:“世子妃,公子也在听雨阁。”

南宫玥眸光一闪,了然于心,应该是官语白有要事找自己,才会借方老太爷的名义相请。

南宫玥带着百卉很快就到了听雨阁。

听雨阁的小丫鬟领着她们去了后院的八角亭,微风送来一阵若有似无的茶香,清香馥郁。

八角亭中,坐在轮椅上的方老太爷与官语白隔着石桌相对而坐,石桌上除了茶壶、茶盅,还放着一张榧木棋盘,棋盘上已经摆了些许黑白棋子。

官语白着一袭月白色的直裰,一头乌发束起,修长的手指拈起一颗棋子落下,举止间带着一种云淡风轻的闲适。

一老一少甚为悠闲自在,一边闲聊,一边对弈。

小四就在一旁的大树上,百无聊赖地坐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敏锐地发现有人来了,第一时间朝南宫玥她们看来,又立刻收回了视线,抬眼看着天空。

“阿玥!”方老太爷一见南宫玥来了,就笑眯眯地招呼道,“你快过来。安逸侯送了我一些上好的龙井,还是明前茶,你快过来也品评一下。”

有道是:“雨前是上品,明前是珍品”。明前龙井茶一向是奇货可居,也有贵如金之说。

“那我今日就沾外祖父的光了。”南宫玥含笑道。她给方老太爷和官语白都见了礼,然后在方老太爷身旁坐下。

方老太爷早知道官语白有要事要谈,早就把听雨阁的丫鬟婆子都遣开了,于是就由百卉接手给南宫玥沏茶。

翠绿的茶叶在热水中缓缓舒展、游动、变幻,最后徐徐下沉,上好的白瓷茶杯恰好地衬托出茶汤的嫩绿明亮,茶香四溢。

好天气加上一杯好茶,实在是人间一大雅事。

三人一边品茗,一边聊茶,待到茶盅空了大半,这才说起正事来。

“小四……”

官语白叫了一声,小四立刻就如鬼魅般出现在八角亭里,从怀中掏出了两个布包,一青一灰,分别展开。

其中青色帕子上放到的几株干掉的植物,另一方灰色帕子上则是一些干掉的泥巴。

南宫玥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了那方青色的帕子上,凝神看了看,道:“盐角草、银蛇根草、毒芹、乌脑草……”南宫玥连连道出好几种植物名,若有所思地半眯眼眸,“这些都是沼泽旁的植物吧?”她看向了那方灰色的帕子上,难道说……

官语白点了点头,指着灰色帕子上的泥巴道:“世子妃,你猜得没错,这些泥巴取自一片沼泽之中。”说着,他修长的手指又移向了那几株干枯的植物,“而这几种植物就是从那片沼泽附近采摘的。”

南宫玥前世曾陪着外祖父林净尘走遍大江南北,但是对于沼泽接触不多,只从书上知道沼泽的危险恐怖之处。她沉吟片刻后,又道:“银蛇根草、毒芹和乌脑草都是毒物……莫不是这片沼泽的瘴气有剧毒?”南宫玥一边揣测着,一边以询问的目光看向官语白和小四。

她会如此猜测的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早就从《南疆·地理志》上看到过南疆的沼泽多密布瘴气,所以,才会给军中送去大量的解瘴药。不过,有剧毒的瘴气和普通的瘴气又是两回事了。

从官语白带来的这些植物来看,此片沼泽的瘴气恐怕很是凶猛。

官语白唇角勾出一个清浅的笑容,缓缓地颔首道:“这片沼泽的瘴气的确剧毒无比,但万物相生相克,所以我想也许可以利用沼泽周边的植物来想要化解瘴气。世子妃,你觉得可否一试?”

南宫玥又低首看向了那方青色帕子上那些干枯的植物,所谓瘴气就是动植物尸体在沼泽腐烂后生成的毒气,其本源也就是沼泽附近的动植物,官语白所说并非没有希望。

南宫玥眉头微动,道:“官公子,我可以回去一试。只是若有新鲜的沼泥和植株,也许把握会更大一点。”

官语白微微颌首,说道:“可惜了,那里距离骆越城有些远。……我再让人试试别的法子,尽量送些更新鲜的回来。”

南宫玥虽然知道官语白不会做无意义的事,还是忍不住问道:“这解药很急着用吗?”

官语白微微颌首,说道:“与接下来的战事有关,最好能尽快。”他顿了顿,说道,“若是可能的话,世子妃不如亲去一趟惠陵城。”

去惠陵城……那岂不是可以见到阿奕了?

南宫玥心中一动,但是立刻又打消了念头。

她不着痕迹地看了方老太爷一眼,王府里还有方老太爷需要她照顾,阿奕临走前把外祖父托付给她,她又怎么能随意出远门……

方老太爷没注意到南宫玥的神色变化,他被官语白的这个提议说得心动极了。外孙萧奕出征在外,眨眼就是数月过去,即便现在看着大局已定,但要把南凉彻底驱逐出去,指不定又要个一年半载的,如此下去,自己的曾外孙岂非是遥遥无期?!

他曾听南洋过来的异族商人说过一句话: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

外孙既然不能回来,那外孙媳妇去外孙那里,也不是一样的效果?!

方老太爷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实在是不错,笑着眯起了双眼,心中暗暗琢磨着要怎么来说服外孙媳妇。

这时,画眉绕过屋子,疾步匆匆地过来了。

她过来先给几人行了礼后,又压低声音在南宫玥耳边说道:“世子妃,今日乔表姑娘过来做客,刚才和三姑娘一起去了前面的小花园……”

小花园……南宫玥眉头一挑,苑心湖浮萍的最近长得太密,为免发生意外,她便下令暂时封了小花园来除浮萍。说起来,这座小花园与前院只隔一个围墙,府里的女眷很少会去那里散步赏玩,所以她封起来也是毫无顾虑。

画眉继续说着:“小花园那边守门的婆子本想劝三姑娘和表姑娘去后花园,但是两位姑娘非要去小花园里放纸鸢,那两个婆子实在拦不住,只好来禀告世子妃一声。”

南宫玥沉吟了片刻,王府地大,就算是前面的小花园被封,还有别的花园可去,尤其是后花园更加宽敞,景致也更优美,放个纸鸢总是足够的。她们非要去小花园做什么?

想归想,她还是吩咐道:“苑心湖上浮萍太多,都把湖面给都盖住了,万一三姑娘和表姑娘掉湖里就不美了。百卉,画眉,你们过去看看。”

“是,世子妃。”

两个丫鬟齐声领命,去了院子口,让那个来禀报的婆子领路。

婆子暗暗松了口气,世子妃一向赏罚分明,她最怕的就是世子妃怪她没守好门户,夺了她的差事。现在看来,她应该是躲过这一劫了。

百卉一行人匆匆地往小花园里去了……

与此同时,一鹰一蝶两只五彩斑斓的纸鸢已经被两个丫鬟放飞到一片蓝天白云中,在两根细线的操控下随风飘舞,上下翻飞。

其中一个蓝衣丫鬟见蝴蝶纸鸢飞稳了,赶忙把手中的线轴递给了三姑娘萧霓,萧霓一手握线轴放线,一手不时地拨动纸鸢线,樱唇中溢出清脆的笑声。

“兰表姐,快看!我的纸鸢飞得好高!”萧霓仰首盯着空中的蝴蝶纸鸢。

“霓表妹的纸鸢飞得比我这个可高多了,原来表妹还是个放纸鸢的高手。”乔若兰热络地附和道,也接过了丫鬟递来的线轴。

萧霓羞赧地笑了笑:“是今天的风向风力刚好适合放纸鸢而已。”

乔若兰笑着道:“霓表妹,你就别谦虚了,我看你这纸鸢画得好,做得也精致,可是迹表弟给你做的?”乔若兰口中的迹表弟是指王府的三少爷萧迹,也是萧霓同父同母的兄长。

萧霓笑盈盈地说道:“我之前那个纸鸢坏了,三哥就又给我糊了一个。”

“迹表弟这人啊,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乔若兰掩嘴轻笑,“霓表妹,我听说迹表弟最近的功课又得先生夸奖了,说他即便是考个秀才也绰绰有余。”

镇南王府虽是武将家,但二房三房不承家业,子弟想要出头也只有靠自己。二房守寡多年,丘氏自然不想儿子去习武,用性命来搏前程,便让儿子专心习文,萧三公子萧迹也颇有天份,因而虽然年纪轻轻,才学倒是相当不错的。

“三哥说他打算明年下场试试……”萧霓脸上露出一丝自豪,他们二房早晚会分府别居,往后唯有靠着哥哥才能撑起来。

乔若兰状似无意地提议道:“霓表妹,我听我母亲说王都来了一位贵人,才学极好,你也可以让迹表弟去请教请教,莫要错失良机。”

“兰表姐你说的是安逸侯吧。”萧霓了然地笑道,“前日伯父出面让安逸侯指点了三哥的功课一番,三哥回来后就滔滔不绝地与我夸赞了许久,把那安逸侯夸得如神人一般……”

乔若兰两眼放光,面上显出了一丝红晕,笑着附和道:“我也听说安逸侯乃是天纵奇才,看来传言非虚。”

“是啊。”萧霓兴奋地点头,“幸好安逸侯这段时日就住在青云坞,三哥还可以时常去请教学问,想必功课一定会突飞猛进的。”

乔若兰没再说话,仰首看着天上的老鹰纸鸢,熟练地放起线轴来了。

老鹰纸鸢立刻越飞越高,不知不觉地就朝着萧霓的蝴蝶纸鸢靠拢过去。

萧霓低呼了一声,忙道:“兰表姐,小心点,我们俩的纸鸢要缠在一起了……”

乔若兰也是一阵慌乱,她忙拉着线轴想躲,可不知怎么的,两只纸鸢还是越靠越近。

一阵手忙脚乱后,乔若兰惊呼了一声,就见纸鸢的线竟然崩断了,那老鹰纸鸢脱离控制,如展翅的雄鹰般飞上了蓝天……

在刚刚的躲闪间,两人已经到了花园的边缘,隔了一堵围墙便是外院,那纸鸢自然也就顺着风飞到了外院,一眨眼就不见了。

“我的纸鸢!”乔若兰懊恼地低呼了一声,蹙眉说道,“这个纸鸢是父亲送我的,可不能丢了。”

萧霓把线轴交给了蓝衣丫鬟,不知所措地看着乔若兰道:“兰表姐,你别急。我这就找几个婆子替你去找……”

“霓表妹,何必这么麻烦!”乔若兰着急地打断了萧霓,“就在花园外,我自己去捡就可以了。”她转头对身旁的青衣丫鬟道,“豆蔻,快随我去把纸鸢捡回来。”

一主一仆匆匆地走了,萧霓微蹙眉头,觉得有些不妥,虽然王府戒备森严,外院应该不会有外男冲撞了乔若兰,却也有不少护卫、小厮走动,乔若兰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在外院随意走动总是莽撞了些。

萧霓急忙出声喊道:“兰表姐,且留步,还是……”

乔若兰似乎没有听到萧霓的声音,脚步反而又快了几分。

萧霓有些不知所措,正要去追,这时,百卉和画眉正好在婆子的带领下过来了。

一见乔若兰不在,画眉心里咯噔一下,但还是恭敬地先屈膝给萧霓行了礼,跟着才问道:“三姑娘,奴婢听说乔表姑娘也来了此处放纸鸢,不知道她现在去了何处?”

萧霓的丫鬟赶忙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百卉和画眉面面相觑,不过是一个纸鸢罢了,就算是断了线飞走了,难道王府的婆子丫鬟不能帮着找,还要她一个客人在王府横冲直撞的去找?

不管怎么样,百卉、画眉还是急匆匆地追了过去。

小花园到前院有一扇小门,平日里是有婆子守着的,但因这两日整个小花园都被封了,守门的婆子也就有些懈怠,百卉和画眉到了小门的时候,乔若兰主仆已经出了内院,那婆子忐忑地给指了方向,说是正往王府的东北边而去……

一个念头在百卉心头隐约地冒出头,没等她抓住,就一闪而逝。

她没有多想,和画眉继续去追。

穿过几条游廊,绕过几个月洞门,又走过一条青石板小径,百卉突然脚下的步子一缓,终于想到了。

这个方向好像是去往——

青云坞吧!

又转过一道抄手游廊,百卉就远远地看到了乔若兰有些眼熟的背影,乔若兰穿了一件紫红色的褙子,正款款地青云坞前湖面上的那个石拱桥走去。

“百卉姐姐,”画眉指着乔若兰,急忙道,“是乔表姑娘!”

百卉微微挑眉,心想:乔若兰该不会是对公子……

画眉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头,也有了同样的猜测,说道:“百卉姐姐,莫非乔表姑娘是想……想……”

这时,一阵暖暖的夏风吹了过来,吹得湖彼岸的竹叶簌簌作响。

百卉迎着风捋了捋头发,似笑非笑道:“今日吹的是东南风,这纸鸢倒是掉到东北边来了……”

画眉眨眨眼,叹道:“许是自己长了翅膀飞来的吧。”

反正已经确定了乔若兰的目的地,百卉和画眉也不着急了。她们俩都再清楚不过安逸侯此刻并不在青云坞,饶是乔若兰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怕都是要无功而返了。

这时,两人遥遥看到石拱桥的另一边有一道青色的身形走了过来。

来人画眉有些陌生,但百卉却认得,正是风行。

百卉的唇角微微弯了起来,以风行的性子,乔表姑娘今日是别想好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