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8毒舌/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若兰此时也看清了来人,面色不由一僵。

那是一个高大英挺的青年,浓眉大眼,小麦色的俊脸上笑眯眯的,虽然长相还算俊朗,但是跟她心中魂牵梦萦的那人相比,却是一个天,一个地,萤火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

这人会在这里,难道说是安逸侯的小厮?!乔若兰心想。

风行随意地拱了拱手,问道:“不知道姑娘有何指教?”他曾暗暗跟踪过南凉人不少时间,也见过乔若兰几面,眼中不由带着一丝打量之色。

乔若兰端着架子说道:“我是王府的表姑娘。我的纸鸢断了线,飞往这边来了,想过去找找。”她一边说,一边伸长脖子看向拱桥的另一面,偏偏任她望穿秋水,也没见到想见的人出来。

纸鸢断了线?

风行眯了眯眼睛,南疆虽不及王都规矩严谨,却也是内外院分明,男女有别的。这位表姑娘如今出现在这里,怕是醉翁之意不在纸鸢,而在……

风行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漫不经心地说道:“今日这天刮的是东南风,纸鸢会吹到这里来,莫不是说……”他抬手指向了王府的西南方,“莫非姑娘刚才是在校场那边放纸鸢?”

校场在王府的另一头,与青云坞相距甚远,可风行才不管呢,他啧啧了两声,摇了摇头,不敢苟同地说道:“虽说姑娘被人掳走过,名声有瑕,但是好歹也是王府的表姑娘,王爷的外甥女,想必王爷也不会任由姑娘嫁不出去的,姑娘何必如此愁嫁,竟要自己跑去校场寻夫婿呢?!”

“放肆!”乔若兰瞳孔猛地一缩,外强中干地厉声斥道,眼底难免露出一丝不安:他、他怎么会知道自己被掳走过?

风行又怎么会被乔若兰吓到,咧嘴笑道:“姑娘虽说是来捡纸鸢的,可如今就咱们孤男寡女两个人,多不好啊。姑娘被掳走两天两夜,名声没了也就算了……”他叹了口气,振振有词道,“我可是良家,总不能被姑娘带坏了名声!这若是王爷一定要我娶姑娘,那可就麻烦了!”

他真的知道……乔若兰身子微微颤抖着,脸色煞白,又羞又恼。

平安回家后,母亲就曾与她说没有人知道她被掳走的事,她也就努力地当那场噩梦从没发生过,不愿去回忆,不愿去深思……但是她竟然完全忘了,她被掳走的事安逸侯再清楚不过,毕竟是安逸侯救了她啊……

乔若兰咬了咬下唇,樱唇几乎没有一丝血色。

安逸侯会看不起她吗?会像这个小厮一样嫌弃她吗?

乔若兰越想越觉得惶恐不安,忍不住又朝湖对面看了一眼。

风行见状,双手环抱在胸口,懒散地靠在石拱桥的扶手上,说道:“……我听说当日去救姑娘的那位唐将军刚好是个鳏夫,正要续弦,其实姑娘也算与唐将军有过肌肤之亲,若是真的愁嫁,不如我帮姑娘跟王爷说一声,姑娘干脆就直接嫁了吧!”

“你……你胡说什么?!”乔若兰气得脸上一阵煞白,脱口道,“唐夫人明明好好的……”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风行恐怕已经死上一百回了。

风行哪里知道唐将军的家事啊,不过信口说说罢了,闻言也丝毫没有被戳穿的羞愧,满不在乎地搔了搔头,说道:“是我搞弄了啊,那也没关系的,你可以先当二房啊!看唐将军的年纪也不小了,要是他夫人去的早,表姑娘还有机会扶正的。唐将军得一美妾,表姑娘也不愁自己嫁不出去,真是两全其美!”说着,他还用力点点头,一副正该如此的样子。

乔若兰秀美的脸庞上一阵青,一阵白,只觉得喉咙里一阵腥甜。唐青鸿那五大三粗的粗鄙莽夫,年纪都大得可以当她爹了,这个奴才竟然敢口出狂言,让自己给唐青鸿当妾!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乔若兰想也不想,一个耳光就甩了出去……

风行哪里会傻得任由她打,敏捷地退了半步,就避了开去,笑嘻嘻地说道:“打是情,骂是爱,姑娘莫非在与我打情骂俏?只可惜落花有情流水无意,我只能辜负姑娘的一片美意了。”

“谁跟你打……”乔若兰头顶都要冒烟了,说了四个字后,剩下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被欺辱至此,乔若兰心里一阵委屈,眼泪在她眼眶中打着滚。

风行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笑容不改地说道:“姑娘还留恋不去,可是要我帮姑娘去向唐将军提亲不成?”

眼看他越说越离谱,乔若兰狠狠跺了跺脚,甩袖而去。

豆蔻不知所措地赶紧跟上,喊道:“姑娘,等等奴婢……”

愤而离去的乔若兰完全没注意到,后方不远处的鹅卵石小径深处,百合和画眉把刚才的那一幕幕从头到尾地看在了眼里。

两个丫鬟目送乔若兰远去,然后好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有风行出手,不,出言,倒是省了她们不少麻烦。

既然麻烦解决了,百卉也不打算久留,正要招呼画眉一起离去,可是转头时目光正好与前方石拱桥上的风行对上,两人冷不防地四目相对。

风行斜靠在拱桥的扶手上,冲百卉挤眉弄眼,很显然,他早就发现两个姑娘的存在了。

百卉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百卉和画眉回了内院,好声好气地把萧霓请出了小花园,萧霓本还有些犹豫,似是担心乔若兰一会儿找不到自己,直到得了婆子的禀报说乔若兰回了府,这才跟着她们离开。

随后,两个丫鬟便一起回了听雨阁,去向南宫玥复命。

此时日头已经升高,阳光透过树梢在八角亭上洒下一片斑驳的光影,宁静祥和。

“语白!”八角亭中,方老太爷的手里正捏着一张纸,目露激动地说道:“原来那个能连发十矢的连弩是你所设计,这实在是于国有利啊!”

他说话的同时,百卉走到南宫玥身旁,压低声音简单地禀了一句:“世子妃,表姑娘已经回府了。”

南宫玥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方老太爷过奖了。”官语白微微一笑,“我也只是在前人的基础上对它略作些改进。”

于官语白而言,他只是改进了那个看着花巧却派不上任何用处的连弩,使其可以真正地应用于战场上。

连弩暂且不提,方老太爷此时拿在手上的这张纸更是让他惊叹不已,这纸上是一种特殊的金属冶炼法,可以用更加便宜的方法得到与铁的硬度相同的金属,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成功的话,就可以解决连弩目前最大的问题——造价不扉。

其实,早在改进连弩的同时,官语白就让人开始尝试如何才能降低连弩的成本,足足费了两年的工夫才有了这个成果。

把冶炼法交给方老太爷,一来是因为方家拥有南疆绝大多数的矿山,各种矿藏都很丰富,再加上方家百年的底蕴,自然也有着十分出色的锻造师傅,能对这个冶炼法加以改进,以便更快的投入使用。而二来,方老太爷是阿奕的亲外祖父,此事事关机密,必是得交由靠得住的人。

“语白。”方老太爷郑重地说道,“我会立刻让人去尝试,一旦有结果,就派人通知你的。”他知道此事事关重大,补充道,“放心,绝不会泄露出去分毫。”

“那就拜托您了。”官语白欠了欠身。

“语白,你这就太客气了。”方老太爷捋着胡须,笑着说道,“这件事不只是为了你和阿奕,更是为了南疆,以及南疆的百姓……”只有南疆的军力强大起来,才能对外敌造成足够的威吓,南疆和南疆的百姓才能获得安定的生活,不至于常年沐浴在战火之中。

官语白他们没有见过以前的南疆,而方老太爷这一辈却是从南疆的动乱中生存下来的,当年经历了前朝的动乱,也亲眼目睹老镇南王如何将蛮子驱逐出境,更看着南疆一步步地繁荣安稳起来……

方老太爷最能体会这份安稳与繁荣的来之不易!

方老太爷没说太多,点到即止。但是他那眼神与表情中透露的那种深深的感触不由得也感染了周围的人,一时间,八角亭中静悄悄的……直到一阵熟悉的鹰啼响起,只见小灰拍着翅膀朝这边飞了过来,在八角亭和院子上方绕了一个圈子,突然毫无预警地直冲云霄,接着又猛然地俯冲了下来,那凌厉的气势不禁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直愣愣地看着它尽显空中霸主的风采。

小灰似乎注意到了自己成为了众人的焦点,发出了更为嘹亮的鹰啼,直击长空。

坐在树上的小四盯着空中的小灰,却是摩拳擦掌,目光灼灼地盯着它的一举一动,一贯面无表情的脸庞多了几分神采。

画眉眯了眯眼,疑惑地轻声嘀咕了一句:“小灰是怎么了?好像孔雀展屏似的!”这分明是在炫耀自己的飞行本领啊!

南宫玥闻言,脑海中不由得浮现起上午小灰那个谴责她喜新厌旧的眼神,半垂眼眸,嘴角微微翘起,忍俊不禁。这个小家伙该不会是来争宠的吧?

想到这里,南宫玥不由抿唇轻笑了起来。

小灰在空中表演了好一会儿,可是等回首的时候却发现南宫玥根本就没在看它,气得突然朝一片梧桐树俯冲过去,惊得数只麻雀鸡飞狗跳地乱飞一气……

“簌簌簌簌……”

那树枝摇曳、雀鸟腾飞的声响隔着几个院子都能听到。

“世子妃,奴婢看啊,这府中的雀鸟迟早要被小灰都吓跑了。”画眉逗趣地说道。

南宫玥有些好笑地说:“我看它啊,还在为信鸽的事不高兴,画眉,你去准备些它最喜欢的生鹿肉,午膳的时候,我去喂喂它,哄哄它。”

方老太爷看了看日头,道:“这么快就要正午了,语白,你干脆留下陪我一起用午膳吧。”

官语白爽快地答应了,“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南宫玥闻言笑着说道:“外祖父,官公子,我先去让人准备午膳。”

她起身,福身行了礼,便退了下去。

回到自己的屋子后,南宫玥很快就拟好了午膳的单子,让人拿去小厨房。

方老太爷中了十几年的毒,现在身子依然比较虚,对于他的膳食,南宫玥一直都很小心,膳后都会加一盅汤,添一些温补的药材,现在多了一个官语白,倒也是一样需要温补的,汤又多备了一份,并多加了几道北方的菜。

等忙完了这些后,百卉这才细细地回禀了乔若兰与纸鸢的二三事……

听到乔若兰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竟然敢独自跑去青云坞去,南宫玥脸上不免露出了一丝愠怒,“你是说乔表姑娘今天整的这一出是为了官公子?”

百卉点了点头:“是,世子妃。今日幸好风行出面……”否则,以乔若兰的性子,百卉免不了要用些强硬的手段,没准还会把乔大夫人给引来,最后也许会弄得南宫玥难做。

南宫玥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她倒是没想到乔若兰会对官语白心生爱慕,莫不是因为官语白对她的“救命之恩”?

那么,乔大夫人知道此事吗?

先前自己看乔大夫人的言行态度,分明就是瞧上了傅云鹤为未来的女婿,那现在呢……

这母女两人到底是在闹哪一出啊!

南宫玥凝眸思索着,眸色一片暗沉,如同一汪幽深的黑潭。

百卉亦是面沉如水,以公子的人品、才学、样貌、气度,有姑娘家爱慕,那也不算什么稀罕事。但是乔若兰实在是太放肆了,她来王府做客,却拉了三姑娘萧霓为幌子,然后偷偷跑去外院想要“偶遇”公子……她自己不要闺誉倒也罢了,万一连累到公子那就是罪该万死了!

“世子妃,”百卉又道,“乔表姑娘今日瞧着是负气走了,想必还心存妄念。”

“官公子何许人,岂会被这小小的闺阁女子算计到。”南宫玥冷笑了一声,说道,“只是乔大姑娘行事如此不端,还是得让人好生管教一下。乔府的乌烟瘴气我是管不着,可别连累了咱们王府的名声。”

百卉掩唇笑着说道:“世子妃,奴婢曾听过一句乡间俗语,‘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您瞧可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百卉说得有趣,南宫玥不由轻笑出声。

她的眼中闪过一道锐芒,心里有了主意,说道:“等晚上王爷回来了,再说吧。”

百卉心领神会,派人去门房吩咐了一句,等镇南王回府,即刻过来通报。

这一日,直到酉时过半,镇南王才回了王府。

天色暗得比盛夏要早了不少,这时,已经昏暗的一片,依稀能看到暗沉的天空中那惨淡的银月。

桔梗引着南宫玥和百卉进了外书房。

“儿媳见过父王。”南宫玥福身行礼后,就吩咐百卉把一张名单交给了桔梗,由桔梗呈给了镇南王,“父王,这是我为二叔的婚事挑的人选,还请父王过目。”南宫玥低眉顺眼地说道,很是贤惠恭敬。

镇南王大致将名单扫视了一遍,名单上一共列了六位姑娘,皆出身南疆有名望的府邸,不仅记了姑娘的家世和排行,更是将其性情,品行都罗列的十分仔细,一看就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见镇南王面露满意之色,南宫玥继续道:“父王,儿媳瞧着这几家的姑娘都是极好的,打算等父王寿宴那日再细细观察一下,看看哪家姑娘更适合二叔。”

“世子妃,此事你办得不错。”镇南王深感满意,再次暗赞:真不愧是名门世家出来的姑娘,做事就是妥贴。想到当年,他让小方氏给萧奕择个世子妃,小方氏挑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也不想想配不配得上镇南王府的门弟,还有她那庶出的侄女……镇南王现在一想到方家三房就是一阵腻歪。

他干咳了一声,谆谆教诲道,“作为长嫂,自该爱护弟妹。栾哥儿的婚事本王就交给你了。”

南宫玥福了福身,恭敬道:“多谢父王夸奖。儿媳定不负父王所托。”

镇南王点了点头,本想示意南宫玥退下,就听她犹豫地又道:“父王,近日府里出了一些事,实在让儿媳难以启齿,可此事若是不说,也着实伤了咱们王府的颜面……”

一听说与王府颜面有关,镇南王眉头一皱,问道:“出了什么事?”

南宫玥犹豫着说道:“是与乔表妹有关。”

镇南王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从前他一直颇为疼爱乔若兰这个外甥女,觉得她知书达理,才学不凡。可是自打上次南凉探子的事后,镇南王对她的印象就大打折扣,觉得她身为一个姑娘家太过轻佻,若非她爱出风头,招摇过市,又怎么会给了南凉人可乘之机!

镇南王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不快,“她又做了什么?”

“今日乔表妹来王府寻三妹妹玩耍,后来……”南宫玥从接到小花园的婆子禀告说起,一直说到了乔若兰出了二门,去了青云坞,“幸亏当时被安逸侯身边的人拦了下来,否则……”

她语气不偏不倚,只是平铺直叙,没有直接点明乔若兰是为谁,但是镇南王又不是傻子,如何不懂,脸色越来越黑,黑得要滴出墨来。

他这个侄女把王府当成什么地方了?

幸亏没让她得逞,否则安逸侯要怎么想镇南王府?!安逸侯会不会因此以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意思?!

若是这时候乔若兰在这里,镇南王恐怕一个杯子就要随手砸出去了。

南宫玥一边说,一边暗暗地观察着镇南王的神色,并叹道:“父王,兰表妹之前被南凉人掳走,闹得城中沸沸扬扬,虽说父王您一片慈心,压着消息没让外传,但还是有不少人在暗自揣测,至今没有止息。”顿了一下后,她义正言辞地继续道,“兰表妹实在应该引以为戒,谨言慎行,而不是借着有您给她收拾烂摊子,就继续这般任性妄为。世事无绝对,若再有个万一,咱们王府的名声何在?!”

镇南王眉宇紧锁,心道:世子妃说的不错,当初若非是正巧被安逸侯碰上,乔若兰早就闺誉尽毁。好不容易避过一劫,她却还如此不知轻重,这才不过几日,就又闹出了这等丑事来,这么下去,迟早会连累镇南王府还有自己这堂堂镇南王跟着丢了颜面!

“世子妃,此事你提醒的是。”镇南王沉声道,“看来本王得让大姐好好管束一下兰姐儿了。”

“父王。”南宫玥出声道,“儿媳以为不如送兰表妹去明清寺住上些时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