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储君/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皇子不愿回宫。

御前侍卫首领显然很是为难,正试图劝说,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下人行礼的声音,南宫穆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南宫穆才刚从国子监散值回来,一进府就听说了儿子南宫昕为救五皇子而受伤的事,幸而伤势不重,太医已经来看过了。

虽然知道儿子没事,但南宫穆还是心中忐忑,直到亲眼看到南宫昕的那一刻才放松了下来,心里后怕不已。当年儿子年幼时从假山上摔下来那血淋淋的一幕又浮现在脑海中。若是儿子有个万一,那自己一家人如何承受得住!

“参见五皇子殿下。”南宫穆定了定神,先给韩凌樊作揖行礼。

韩凌樊有些不敢直视南宫穆的眼睛,讷讷道:“南宫大人免礼。”

南宫穆进屋前正好听到了那御前侍卫首领和五皇子的对话,于是恭敬地又道:“殿下,且听臣一言。殿下留在南宫府,只会让皇上为殿下担忧、分神;再者,殿下即便是留下,也是于事无补。”

这些韩凌樊当然懂,可是,阿昕是为了他受伤的,他怎么能丢下阿昕一个人回宫呢!

“樊表弟!”傅云雁与韩凌樊是表姐弟,没那么多顾忌,直接瞪了他一眼说道,“阿昕要回内院养伤的,你待在这里做什么?!你要是真歉疚,还不如赶紧回宫去求皇上找出幕后指使的真凶呢!不然,阿昕可不就白伤了!”

韩凌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一瞬间,眼前豁然开朗。

事分轻重缓急,而人应分工明确、各司其职。

自己留在南宫府,也帮不了阿昕什么,不过是一个累赘罢了,可是自己如果回宫,能做的事就更多了……

“南宫大人、六娘表姐,你们说的是。”韩凌樊慎重其事地抱拳道,“本宫一定会尽全力找到那幕后的真凶的!”

御前侍卫首领暗暗松了一口气。

“阿昕,那本宫明日再来看你。……南宫大人,六娘表姐,本宫先告辞了。”

韩凌樊向他们一一告辞,这才在御前侍卫们的护送下,浩浩荡荡地走了。

五皇子遇刺一事让皇帝雷霆震怒,先命京兆府尹速速查办,再命锦衣卫协同五城兵马司全城搜捕可疑之人。

京兆府尹战战兢兢地去办了。

然而,刺客已死,死无对证,当日的目击者只看到刺客突然出现,再想追溯刺客之前曾去过哪里,见过什么人就是一片空白。

京兆府尹也不是傻的,自然猜到这刺客应当是精心培养出来的死士,联想起近日,朝堂上履次提及立太子的事,再加之皇帝那几位已经成年的皇子……京兆府尹只觉得这个差事实在难办的很,但有些话他也不能说,只能做出一副努力查案的样子。

王都的百姓基本上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眨眼间就像是老天爷突然变天一样,王都一下子进入了全城戒严,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官兵和锦衣卫四处列队巡逻……一时间,城中风声鹤唳,百姓人人自危,一个个闭门不出,也不敢随便与生人往来,唯恐被牵连落个帮凶的罪责。

勋贵府邸则敏锐了许多,于是,南宫府一连收到了数封拜帖,皆打着探望南宫昕的名义,但是拜帖全被一一退回,南宫府直接闭门谢客,婉拒了所有的探访,就连姻亲也不例外。

这让很多人大失所望,但也有不少人心头雪亮,不禁暗暗赞叹:这南宫府果然是百年世家,府中公子立下如此大功,却仍是荣辱不惊,处之泰然。这次南宫昕救下未来的储君,帝后必定会记下这份功劳,南宫府怕是又要更上一层楼了……

这一日就在一片喧嚣中度过。

这一夜,御书房里,灯火整夜未灭。

皇帝有些颓丧。

在听闻五皇子遇刺后,他又惊又怒,然而当静下心来以后,他不由想了很多很多。

小五只是一个皇子,一个还没有开府的皇子,他碍着了谁,谁会想要费尽心力的行刺他?

一个答案不由在皇帝的脑海里浮现了起来。

小五自出生就带着胎毒,从小身体虚弱,跌跌撞撞的长大,那一年差点还中毒死了。好不容易养到了这么大,先是遇了惊马,险些落马,后又是被行刺……他的几个孩子里,似乎只有这个嫡子永远这么多灾多难。

是啊,小五是嫡子,尤其他这些年身子渐好,朝中也数次提到了立太子,就连他也已经默认了……所以,小五才变得更加碍眼了吗?

所以,他的几个孩子,就忍耐不住了……连血浓于水的手足之情都顾不上了吗?

皇帝打了个冷颤,不知怎么的,他觉得这御书房实在有些冷。

这次小五没事,实在让他庆幸,可也正因为小五没事,他就有些害怕了,害怕知道真相。

他一共就四个儿子,还记得他们每一个人还在襁褓中的样子,记得他们才一点点大,软软的叫着“父皇”时的样子,还记得他握着他们的手,教着他们写字的样子……他不想,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儿子会如此的心狠手辣。

皇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一脸的疲惫。

在一旁伺候的刘公公悄悄上前,给皇帝换了一杯热茶。

刘公公在皇帝身边待了最久,也最了解皇帝的心思,哪怕去年太后中毒一事,后来查到是大皇子母子所为,但因为没有证据,皇帝也就没有深究,只是从此冷落了大皇子罢了。

他所服侍的是一位容易心软的皇帝。

“怀仁。”皇帝突然开口了,说道,“也许朕真得该定下储君了。”

朝堂之事,刘公公哪里敢应,在一旁陪笑了两声。

皇帝也没有指望他能出什么主意,似是在说服自己一般说道:“定了储君,有了君臣之别后,这些孩子想必就会安份了……”他眯了眯眼睛,喃喃自语道,“小五年纪也大了,该让他学着上朝理事了……再给小五择一门有力姻亲……其实南宫家就不错,可惜,南宫家的姑娘好像都定过亲了。”

说到这里,皇帝有些心有余悸,“阿昕也是个好孩子,今日多亏了他……”

刘公公应和着说道,“这也是五殿下吉人自有天相。”

皇帝沉默了下来,御书房里安静一片,只余灯火在微微跳动,过了不知道多久,皇帝终于开口了,说道:“怀仁,明日一早你去一趟南宫府,替朕传一道圣旨……”

刘公公躬身应道:“奴才遵旨。”

皇帝一夜未眠,有些疲惫地揉了揉额头,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刘公公看了看刻漏,“……皇上,酉时半了。”

卯时正便是早朝的时间。

早朝上,百官皆知皇帝心情不佳,除了一些要紧的事情外,其他的能不奏就不奏,是以,早散散得很快。

散朝后,刘公公立刻就去南宫府。

南宫秦和南宫穆闻讯,赶紧从衙门赶了回去。

刘公公正由南宫晟陪着用茶,待阖府上下到齐,香案备妥后,这才宣旨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南宫府二公子之妻室傅氏聪慧敏捷,端庄贤淑,谨慎居心,性资敏慧,率礼不越,风姿雅悦,克令内柔,雍和粹纯,是宜特封为正三品县君,封号开阳。钦此!”

刘公公所宣的这道旨意,让人一头雾水。

昨日救五皇子的是南宫昕,可偏偏赏了傅云雁,赏的还不是金银珠宝,而是一个极稀罕的爵位。要知道,大裕爵位难得,就连亲王嫡女,也只有在出嫁时才会得封郡主。

傅云雁的表情有些微妙,她默不作声地听完旨意,恭敬地双手高举头顶接过了圣旨:“臣妇谢主隆恩!”

傅云雁将圣旨交给一旁的丫鬟捧着,搀扶着林氏站了起来,刘嬷嬷悄悄地给刘公公塞了一个红包,笑吟吟地将一干来传旨的内侍送走了。

接完了旨,各房的人便纷纷散去了,南宫穆、林氏和傅云雁一起去了南宫昕那里。

南宫昕因为养伤没能去接旨,但是刚才傅云雁受封县君的消息眨眼间就已经传遍了南宫府,自然有下人跑去通报他。

靠坐在床上的南宫昕神色还有些憔悴,给双亲欠身行礼后,便喜不自胜地握住了傅云雁的手,道:“六娘!你是县君了。”

林氏看着这对璧人,心头很是欢喜。

她的儿子长大成家了,以后只会越来越好……想到过去,她眼睛有些发酸,但不想让家人看出异状,赶忙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

傅云雁的脸上没有欢喜之色,闷闷地说道:“一定是因为阿昕你救了五表弟,皇伯父才会给我一个县君的。”

南宫昕想了想说道,“可是皇上从来不会随便用爵位来赏赐的……”

“不,应该是这样。”南宫穆忽然叹了口气,略显失望地说道,“……阿昕,你要有心理准备,昨日的事最后可能会不了了之了。”

见林氏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南宫穆细细地向他们解释道:“阿昕这次虽然救了五皇子,但其实伤得不重,按理皇上赏赐一些金银也就罢了,可却给了六娘一个县君。我们南宫府的子弟素来是以科举谋出身的,阿昕今科也会下场。萌恩对勋贵府邸而言是一个天大恩典,可对于我们南宫府就有些不伦不类了,若阿昕得了萌恩,他可还要科举?他以后的仕途又该怎么走?所以皇上把这个恩典给了六娘。”

他顿了顿,有些苦笑地说道:“皇上的恩典与阿昕的付出其实并不对等,这就意味着,皇上可能不会给阿昕一个公道了。也因此才会给六娘一个县君作为补偿。”

“皇上是不想查了?”南宫昕瞪大眼睛,问道,“那五殿下往后岂不是会很危险?”

南宫穆微微一怔,原以为儿子可能会不服气,可没想到,他反而担心起了五皇子。

面对南宫昕担忧的目光,南宫穆跟着说道:“皇上一定会查,但也就是点到为止,不会去细究。毕竟,这事儿不管是谁干的,一旦摆到明面上,就连皇上也保不住他。”

皇上心疼五皇子,同样也心疼别的儿子,所以才会想要和稀泥。

“那就好。”南宫昕闻言松了一口气,脸上又露出了舒心的笑容,“只要皇上查到那个幕后真凶是谁,五殿下也就安全了。”

南宫穆拍了拍他的手背,哪怕阿昕的病已经好了,他的心性还是一样的纯净。

只是,南宫家的子弟早晚都是要入仕途的,对于阿昕而言,这也是一个让他学习的机会,让他明白官场之上并非只有“黑”与“白”两个字。所以,南宫穆才会细细地解释和教导。

“爹,娘,阿昕。”傅云雁越是明白了皇帝的用意,心里就越是不舒坦,闷闷地说道,“我不想要这个县君。”

“六娘。”南宫穆郑重地说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这个县君若是不受,只会让皇帝以为他们南宫家对此事怀有怨言,如此一来,皇帝对阿昕的愧疚不仅会荡然无存,更会觉得他不知好歹。

傅云雁站了起来,躬身道:“儿媳承训。”

南宫穆又安抚了妻儿一番,并让妻子别把南宫昕受伤的事传到南疆,以免南宫玥挂心。南疆与王都相隔千里,再挂心,南宫玥也回不来,只会平白让她不安。

接着,南宫穆就去了外院,此事事关南宫府,他还需要与南宫秦好生商议一番。

傅云雁得封县君一事当日就在王都传开了,只是南宫家依然以南宫昕伤重闭门谢客,任谁也无法从他们府里打探到消息。

整个王都阴云密布,皇帝给锦衣卫指挥史陆淮宁下了密旨,命其在十日内务必要给自己一个结果,随后又把宣平伯召进了御书房。

次日的早朝,宣平伯奏请立皇五子韩凌樊为太子。

这几年来,隔三岔五的就有请立太子的奏折呈上,因而所有人对于宣平侯的奏请不以为异,以为会如往常一样被压下,可没有想到……

金銮殿上,皇帝的声音洪亮地说道:“准奏。”

满朝哗然!

……

王都的纷纷扰扰,暂时还没有影响到远在千里之外的南疆。

卯时半,天色尚早,南宫玥便醒了,抬手摇了摇床边的小铜铃。

百卉、鹊儿几个听到内室中的动静,立刻捧着备好的新衣走了进来。

今日是镇南王大寿,南宫玥身为世子妃,自然要穿得正式喜庆一些,她特意选了一件镂金丝钮牡丹花纹蜀锦对襟褙子,底下是粉色挑线百褶裙,头上挽了一个堕马髻,头戴五凤朝阳攒珠金凤,看来明艳照人、高雅大方。

南宫玥才刚装扮完,萧霏就来了。

她今日穿了一件樱草黄薄缎长褙子,平日里不施脂粉的小脸上化了淡妆,清雅秀丽,两人站在一起,一个明艳如牡丹,一个淡雅如芙蓉,互相映衬,令人眼前一亮。

南宫玥招呼萧霏一起用了早膳,便携手去了王府内院的正厅——归璞厅迎客。

之前南宫玥的小宴和及笄礼是以碧霄堂的名义操持,而此迎客也是从碧霄堂的东街大门,但今日不同,因为是镇南王四十大寿,所以王府大敞正门迎宾。

此刻,归璞厅的十几扇朱红漆的槅扇和两边的窗户全部敞开,敞亮通透。

为了今日的寿宴,归璞厅早已重新布置过了,上首的主人位上仍旧是两张紫檀木太师椅,厅堂两边的椅子换成了花梨木雕花圈椅,角落里放着一对绿地珐琅彩绘缠枝花纹大瓶,大理石的地面正中铺着红色的羊毛地毯,并不奢华,却气派非凡。

南宫玥和萧霏到了归璞厅没多久,卫氏和五姑娘萧容玉也来了。

卫氏今日也是精心装扮过,一身姜黄色锦纹遍地垂脚缠枝花褙子,挽着规矩的弯月髻,头戴一支珠钗,鬓角别一朵新鲜的玉兰花,娇美似兰,清丽得体,却又不至于咄咄逼人地抢了南宫玥的风采。

萧容玉梳了两个圆滚滚的鬏鬏头,非常可爱,身上穿了一件玫瑰色的圆领薄锻褙子,脖子上戴了一个金灿灿的璎珞金项圈,悬在胸前的白玉玉锁随着她的走动微微晃动着。

“世子妃,大姑娘。”卫氏微微一笑,款款地与南宫玥、萧霏福身见礼。

之后,萧容玉也像模像样地福了福身,奶气奶气地道:“大嫂嫂安,大姐姐安。”

看到天真可爱的女娃娃,总是让人的心情也不自觉地变好了,南宫玥笑得两眼弯弯,道:“玉姐儿好。”

小女娃的直觉最为敏锐单纯,立刻感觉到南宫玥的善意,笑得更甜了。

南宫玥含笑地又道:“玉姐儿,这两日李先生给你上课,你可喜欢?”

前些日子,镇南王吩咐南宫玥帮萧容玉找了一个女先生开蒙,南宫玥就请田老夫人帮忙介绍了一个以前给田家姑娘启蒙的李先生,从前日起就开始给萧容玉上课,已经上了两日的课。不过萧容玉毕竟还小,其实也就是每日挑一个时辰跟着先生读读书而已。

萧容玉用力地点了点头:“大嫂嫂,先生很好。这两天先生在教我念《琼林幼学》……”

南宫玥笑吟吟地说道:“玉姐儿可能背几句给我听听?”

萧容玉忙把双手背在身后,奶声奶气地背道:“混沌初开,乾坤始奠。气之轻清上浮者为天,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后面的先生还没教。”

南宫玥有些手痒地摸摸她的头,说道:“玉姐儿背得真好。”

萧容玉开心的笑了,露出了脸颊的梨涡。

卫氏在一旁含笑地看着萧容玉,她让嬷嬷在李先生授课的时候,细细观察过了,对那李先生印象也不错。李先生前半生命不太好,嫁人后丈夫早逝留下一个独子,好不容易独子考上了举人,却不幸染病而亡,她又带大了两个孙子,现在长孙已经中了秀才,可见这位李先生在教养孩童上还是很有一套的。李先生虽然人生不太顺遂,却没有怨天尤人,为人睿智谨慎……比起那叶依俐,是天壤之别!

女儿由这位李先生启蒙教导,必然能获益匪浅。

卫氏心里对南宫玥更为感激,她们寒暄了一番后,萧家的其他几位姑娘也陆续来了,都留在归璞厅中等着迎客。

辰时一刻,一个身穿蓝绿色暗纹褙子的小丫鬟跑来了,禀告道:“世子妃,大姑奶奶和乔大少奶奶来了。”

厅中众人都有些惊讶,王府送出的帖子上写的时辰是巳时,没想到乔大夫人居然来的这么早。

一旁的卫氏面色一凝,有些担心地朝南宫玥看了一眼。

前几日,乔若兰来了一趟王府后,回去就差点被王爷送去明清寺,还是乔大夫人好说歹说,才把明清寺改成了舒窈女院。今日是大日子,普通人自然不敢在这种日子生事,却不能以普通人的标准来衡量这位大姑奶奶。

南宫玥淡定从容地饮着茶,那云淡风轻的样子让卫氏的心也平静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