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玉枕/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看吉时就要到了。

其他府的夫人都回避到了隔壁的偏厅,这些府邸的寿礼,早已在前院奉上。

原本在偏厅招待别府姑娘的萧霓等人也来到了敞厅,一众王府亲眷都等着给镇南王拜寿。

须臾,罗嬷嬷就毕恭毕敬地领着镇南王进来了。

镇南王仍旧穿着那身大红刻丝袍子,只是脸色却不似之前那般满面红光。

此刻的镇南王虽然嘴角仍旧带笑,但不少人都敏锐地发现他的笑容有些僵硬,暗暗地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那些萧家宗族的夫人们心中都隐约猜到应该是牛姨娘私戴东珠的事情扰了他的好心情。

而之前在偏厅的萧家姑娘们却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立刻就有机灵的丫鬟去打听了一番,悄悄地来禀告自己的主子。

她们知情后,都是面面相觑,一时间,原本应该喜气洋洋的敞厅气氛变得有些怪异。

镇南王箭步如飞地走入敞厅中,萧栾跟在他的身后,还有数个青衣丫鬟走在最后。

镇南王在上首的太师椅上坐下后,萧栾就在一旁候着。

跟着,就由一众女眷中身份最高的南宫玥先上前,福身施礼:“儿媳给父王拜寿了!祝父王福如东海水长流!”

她身旁的几个丫鬟忙帮着奉上寿礼,一副紫檩木象牙雕仙鹤图的插屏以及一双绣着福字暗纹的鞋子。

之后,侧妃卫氏、几位萧家姑娘和萧家宗祠的亲眷们也纷纷上前祝寿,并由丫鬟呈上寿礼。

“妾身恭祝王爷福寿无疆!”

“女儿恭祝父王寿于天齐松不老!”

“侄女恭祝伯父年年有今朝,岁岁有今日!”

“……”

敞厅中响起一阵阵祝寿声此起彼伏,女眷们一个个献上精心准备的寿礼,一个青衣丫鬟在一旁唱喝礼单,气氛看着很是热闹。

足足过了半个多时辰,女眷们才算拜完寿、送完寿礼。

之后,镇南王简单地说了几句,并让南宫玥好生招呼客人,就步履匆匆地走了,看来还是兴致不高。

那些青衣丫鬟把寿礼清点后,齐心协力地扛走了。

拜寿结束了,之前回避的那些女眷又回到了敞厅中,言笑晏晏地在原来的座位上落座。

管事嬷嬷请示过南宫玥后,朗声道了一声开席,席面才算是要开始了。

紧接着,就从敞厅的两侧鱼贯走入穿着一色青蓝色褙子的丫鬟们,一个个手上都捧着摆满菜肴的托盘,步履轻巧安稳……没一会儿,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就摆到了众宾客面前。

那盛菜的碗碟杯盅都是一色的青花瓷,静处涵芳,明净高雅。

这菜式更是比之前碧霄堂的小宴还要丰富,天南地北的各式山珍海味、时令蔬菜,应有尽有,一道道都是可口鲜美,令人食指大动。

夫人们的席面摆在敞厅,姑娘们的三桌席面则摆在偏厅里,萧霏之前与周大姑娘聊得意犹未尽,便干脆吩咐丫鬟把她和周家的姑娘安排到了一桌,也顺便让周二姑娘和周三姑娘沾了光。

萧霏与周大姑娘周柔嘉一边用膳,一边轻声细语的说着话。

“……残谱是琴箫合奏之曲?”周柔嘉压低声音问道。

“不错,”萧霏点了点头,“我和大嫂按照残谱推断,有三处琴箫合奏应是琴与箫曲调略有不一,我们仔细揣摩了许久,还是进展缓慢……不过,已经完成的部分却是绝妙无比!”

周柔嘉迟疑了一瞬,还是道:“萧姑娘,不知道可否借我一……”

她话还没说完,旁边的周二姑娘周柔惠突然低呼了一声:“哎哟!”

周柔嘉下意识地转头看去,周柔惠苦着圆脸,咬了咬下唇惊呼道:“大姐姐,对不起!”

桌上一个盛着汤水的小碗被打翻了,洒出了小半碗的汤水,汤水在桌上流淌开来……还有部分溅到了周柔嘉的袖子上,那蜜色的汤渍在葱绿的衣料上尤为醒目。

周柔嘉不由眉头微蹙,这身新衣裳还是母亲为了她来王爷的寿宴专门做的,才第一次穿,这个汤渍应该还是可以洗掉的吧?

“大姐姐,都怪我不小心,把汤水溅到你身上了!大姐姐你千万别生我气!”周柔惠说得又急又快,目光怯怯地看着周柔嘉,手里紧张地扭着帕子。

周柔惠的丫鬟赶紧跪下,用帕子试图拭干她衣裳上的汤渍。

这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别说是同桌的姑娘,隔壁两桌的姑娘也都放下筷箸,纷纷转头看了过来。

周柔嘉微微一笑,云淡风轻,声音温和如春风拂面:“二妹妹说得哪里话,你我姐妹,一件衣裳不过是小事罢了。”

同桌的几个姑娘笑了笑,又自顾自地用膳,闲聊起来。

萧霏淡淡地看了周二姑娘一眼,对周柔嘉说道:“周大姑娘,不如我让丫鬟带你去换一身衣裳吧。我们俩身量相差不大,想必我的衣裳你也是能穿的。”

她身旁的柏舟笑吟吟地走上前,恭声道:“就麻烦周大姑娘随奴婢走一趟了。”

周柔嘉也明白寿宴才刚开始,她穿着这么一身被弄污的衣裳只会更醒目,因此沉吟一下,便起身谢过萧霏:“多谢萧大姑娘。”

周二姑娘长舒一口气,拍了拍胸口,也谢过了萧霏。

与此同时,两个丫鬟手脚利落地立刻上来收拾,吸干汤水,收走打翻的小碗,眨眼间,一切又井然有序。

谁也没有注意到,周柔嘉的丫鬟悄悄地退了下去。

见众位姑娘都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萧霏给一旁服侍的丫鬟打了个手势,立刻有两排丫鬟走进了偏厅,一拨人手脚利落地把某些空碟空碗给收了,另一拨人则给姑娘们上了各式点心。

做成玫瑰形状的玫瑰米糕、金灿灿的马打滚、摆成梅花状的雕梅、浅紫色的蜜汁玫瑰芋头、酒香四溢的蛋花酒酿圆子……

本来觉得已经有八分饱的姑娘们不仅都食指大动,忍不住纷纷品尝起这些精致漂亮的小点心来,不时交头接耳地点评着。

没过多久,柏舟便领着周柔嘉回了偏厅的席宴,周大姑娘换了一身崭新的碧青色织金芙蓉团花刻丝褙子,这个颜色极衬她的肤色,让她看来肤光如雪,细腻润泽。

两人又走到萧霏身旁,柏舟屈膝禀道:“大姑娘,奴婢怕汤渍久了不好清洗,已经把周大姑娘的衣裳先送去浆洗房,等洗干净、浆洗好了,再给周大姑娘送到将军府去。”

萧霏应了一声,招呼周柔嘉坐下,一起用起点心来。

等到席宴结束,已经是未时过半,众人又纷纷移步德和楼。

德和楼是建于王府内院西南角的戏楼,老镇南王夫妇对看戏没什么兴趣,因此德和楼的位置建得有些偏,平日里府中的女眷看戏都宁可在小花园里搭个简易的戏台。

不过这种戏台只适合唱文戏,想看武戏,还是要去戏楼才行。

走过几条抄手游廊,又绕过一个小湖,穿过几道如意门,沿着一条青石板小径往下就是德和楼了。

德和楼是一个两层建筑,一楼厅中朝南面是戏台,以紫硬木雕花隔扇将前面的舞台和后台隔开,周围三面分别建二层楼廊,旁边设有雕花矮栏杆。

一进门就可看到戏台上方悬着一个大大的匾额,上书“德和楼”三个金漆大字。

一众女眷分别在王府的丫鬟指引下从三面的楼梯上了二层的楼廊,楼廊早就排好了一把把圈椅和案几供宾客落座。

这些座位也都是按照身份高低、亲眷关系事先安排好的,女眷们很快各自落座。

姑娘们一个个都很是兴奋,一个穿石榴红莲花纹褙子的小姑娘兴奋地说道:“我听说今日请的是程家班,程家班现在可是骆越城,不,整个南疆最有名的戏班了,听说他们的小生程子升文武双全,从小生演到花旦,个个是活灵活现,一身武戏更是无人能出其右,看了无不叫好……上次我祖母大寿,也想请程家班过府唱上一整天,谁知道程家班说他们最近两个月都已经被其他府定下了,最后只得请了满堂春过来,哎,唱来唱去就是咿咿呀呀的那几出,无趣得很。”

她身旁的黄衣姑娘笑道:“这下好了,终于如你所愿,今日能听程子升唱戏了!”

那石榴红衣裳的小姑娘喜不自胜。

又有另一个姑娘接口道:“程子升确实色艺双全,去年我在姚将军府看过一次程子升唱戏,委实叫人惊艳……”

“……”

姑娘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话语间,纷纷在戏楼二层的楼廊上落座。

很快,随着一阵阵铿锵有力的锣鼓声敲响,一个身穿戎装、脸上抹着浓重油彩的女将在戏台上亮相,一出场就耍了一段精彩的长枪,看得宾客们眼花缭乱,热血沸腾,都是鼓掌连声叫好,才一开场,就把气氛给炒热了,宾客们都是精神一振,聚精会神地看起戏来……

与此同时,一张烫金的戏折子已经被呈送到南宫玥的手中,南宫玥随意地点了折《木兰从军》后,就交由了卫氏,跟着田老夫人、萧三夫人、乔大夫人……

等戏折子传送到方四太夫人手里时,已经是一炷香后了,下方的戏台已经开始唱第二出戏了,唱的正是南宫玥点的《木兰从军》。

方四太夫人心不在焉地看着戏折子,她身旁坐着一个身穿粉色百蝶穿花刻丝褙子的姑娘,约莫十四五岁,瓜子脸,柳叶眉,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明澈剔透,仿佛两汪深潭。

只是此刻她虽然在笑,眼神却透着一丝焦躁,悄悄地朝南宫玥的方向看了一眼,又不动声色故作好奇地四下打量着这个戏楼。

眼看着方四太夫人盯着戏折子好一会儿都没动静,粉衣姑娘轻轻地扯了扯方四太夫人的袖子,撒娇地唤了一声:“祖母……”

方四太夫人瞥了孙女一眼,道:“蔓姐儿,别着急,等祖母先看完这戏折子……你想看什么戏,祖母帮你点。”

方紫蔓瞪大一双大眼睛,嘟了嘟嘴,看来无辜又柔弱。她揉着帕子道:“祖母,还是您点些自己喜欢的戏吧。”

方四太夫人朝下方的戏台俯视了一眼,意味深长地又道:“蔓姐儿,祖母记得你喜欢《玉枕记》吧?祖母帮你点上一折。”

方紫蔓眸光一闪,编贝玉齿轻咬着下唇,点了点头,俏丽的脸上浮现淡淡的红晕。

方四太夫人点了戏后,就把戏折子又传下去。

楼下的戏台上,几个戏子正唱到高氵朝之处,木兰已经易钗而弁,换上了英气勃勃的男装,还买了骏马和马鞍,试图说服父亲让她替他出征……

姑娘们一个个都是下意识地捏紧帕子,一双双美目看得一霎不霎。

惟有周柔嘉似乎有些心神不宁,不时地调整着坐姿,目光游离不定。

这时,萧霏觉得口中干涩,转过半边身子去拿案几上的茶盅,却见周柔嘉的表情有些不对,悄声问:“周大姑娘,可有什么不对?”

周柔嘉眸中闪过一抹迟疑,犹豫了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她看了看两边,见没人注意她们,压低声音,勉强镇定地说道:“萧大姑娘,我用来压裙角的环佩不见了,许是刚刚换衣裳的时候掉了。可否让柏舟陪我去找一找?”

刚才唱第一出戏的时候,周柔嘉就发现自己的环佩不见了。主仆俩自是好一阵惊慌,丫鬟在她周身都找了一遍,却还是没有找到。

主仆俩几乎是有些心惊肉跳了,哪有心思在看戏。

姑娘家的私物可丢不得,这若是一个弄不好,遭有心人利用,或者落入某些男子的手中,就有可能落个私相授受的罪名,清誉尽毁。更何况,这玉佩还是周大夫人的嫁妆。

萧霏闻言一惊,忙安抚道:“周大姑娘,你且莫慌,我先问问柏舟……”

萧霏赶忙示意柏舟附耳,低声问她可见过周柔嘉的环佩。

柏舟亦是掩不住的惊诧,知道此事事关重大,努力回想了一番,小声道:“大姑娘,之前奴婢不太记得了,但是奴婢在清然居服侍周大姑娘换衣裳的时候,那个环佩应该已经不在了。”

这次镇南王大寿,来客众多,那些上了年纪的太夫人比较容易疲倦,南宫玥便特意让人收拾出了两个小院子,以便客人们可以休息。其中一个就是清然居。

当时是柏舟带着周柔嘉去的清然居,又让一个二等丫鬟回去取了萧霏的衣裳过来给她换上。

也就是说,周柔嘉的环佩很有可能是在从偏厅去往清然居的路上掉落了……

这里还有别的客人在,萧霏身为主人也走不开,只得吩咐道:“柏舟,你随周大姑娘沿着上次的路再去找找。”

周柔嘉目露感激地看着萧霏,低声谢过,就与柏舟一起去了。

很快,周家的另两位姑娘也注意到长姐不见了,两人相视一笑,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

“姑娘。”

这时,周柔惠的贴身丫鬟轻轻唤了她一声,周柔惠忙抬头朝戏楼的北面看了一眼,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眼中一亮,款款地站起身来,沿着楼廊走了过去……

戏台上的《木兰从军》唱完了,接下来《闹天宫》又开锣了,身穿盔甲、打扮得金光闪闪的美猴王粉墨登场,连着几个利落的空翻,尽显猴子的调皮、灵动,比起前面的《木兰从军》格调轻快活泼了不少。

夫人、姑娘们被逗得不时发出轻笑,南宫玥和画眉几个丫鬟也是看得津津有味,一个个眉开眼笑的。

“世子妃……”坐在隔壁桌的周氏突然与南宫玥搭话。

“表嫂。”南宫玥转头朝周氏看去,只见不知何时乔大夫人离席了,一个圆脸的年轻姑娘坐在了乔大夫人的椅子上,正是周二姑娘。

周氏硬着头皮介绍身旁的周二姑娘,道:“世子妃,这位是我娘家的堂妹惠姐儿,与我在闺中时一向处得好。我这堂妹知书达理、孝顺贤淑、温柔娴静,而且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周氏努力把她所知道的词语都用在了周二姑娘身上,希望能让南宫玥留下些许印象。

周氏说得越多,后面的周二姑娘周柔惠脸色越是僵硬,她也知道这个堂姐不是个口舌灵活、心思机敏的,却不想出嫁多年,竟然还是没有一点长进。母亲真是所托非人!

周氏心中苦涩难当,她又何尝想淌这趟混水,只是她嫁入乔家几年无所出,婆母乔大夫人日日冷嘲热讽且不说,半个月前婆母已经下了最后通牒,若是半年内自己还是没有消息,就要停了屋里那些妾室、通房的汤药。

周氏心中慌乱,就回娘家找母亲和大嫂讨个主意,谁想当天定远将军府的二婶婶正好也在,并问起她最近世子妃是不是在帮萧二公子相看,周氏曾依稀听乔大夫人说起过,就说了。二婶婶立刻兴致勃勃地表示让她帮忙说和一下,看看能不能把惠堂妹嫁进王府。

论起来,周氏出生周家本家,而定远将军府其实是偏房,只不过,因周氏的叔祖父父子曾在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甚至那位叔父还因此战死沙场,这才有了定远将军之封。作为本家的姑娘,周氏其实并不想去倚靠定远将军府,可是二婶婶却表示一笔写不出两个“周”字,若是两家能一同给她撑腰,乔大夫人也不敢太过为难她。

周氏实在是有些走投无路,就咬牙应了。

南宫玥瞥了周柔惠一眼,周氏虽然半个字没提婚嫁,但是南宫玥稍微一想,就猜到周家所图了。

给萧栾相看一事是她故意让人透出去,这么一来,在她打听姑娘的同时,若是介意萧栾有妾的人家,也能隐晦的有所表示。

定远将军府兼祧两房是否和规矩,她不予置评,但是周家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南宫玥也就故作糊涂,淡淡地笑道:“周姑娘确实品貌端庄,平日里都喜欢做什么?”

周柔惠见南宫玥问话,优雅地欠了欠身,柔声回话道:“回世子妃,我平日里除了琴棋书画和女红,也读些经史。”周柔惠想着世子妃是南宫世家的嫡女,书香门第出身,而萧大姑娘也是个出名的才女,这才投其所好地这么说了。

“学史可明智。”南宫玥似是赞了一句,捧起一旁的青花瓷铃铛盅,轻啜了一口热茶。

周柔惠本以为南宫玥会考教自己几句,却不想就再也没了下文。

周氏从头到尾都有些局促,不时抬眼朝乔大夫人的座席那边张望着。她是趁着婆母刚才下楼去了净房,这才悄悄地带着周柔惠过来见南宫玥。

算算时间婆母估计也快回来了,周氏心里既急且忧,若是婆母回来,看到自己未经她同意就擅自掺和到这些事上,也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

周柔惠见南宫玥不再说话,也不好太过殷勤地主动搭话,朝周氏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再找南宫玥挑一个话题。

偏偏她的媚眼白抛给了瞎子看,心神不宁的周氏根本就没接收到。

周氏眼角瞥到一个身穿豆绿色衣裳的人进了戏楼,心口猛地一跳,想也没想就对周柔惠道:“惠妹妹,我看你妹妹在寻你,许是有什么事……”

这是对自己下逐客令?!周柔惠气得脸都红了,却也无可奈何。众目睽睽,她总不好厚着脸皮非要留下,只能悻悻然地走了,心道:等回府一定要跟母亲说说此事。这位堂姐如此没用,根本就帮不上一点忙!

南宫玥根本就没把周柔惠的那点小心思放在心上,继续看着戏。

演完了《闹天宫》,又连接演了两三出武戏后,某一出戏的风格骤变,从武戏一下子变成了文戏,一些好武戏的姑娘家顿时觉得无趣极了,但也自有一些夫人姑娘喜欢看这种婉约的水袖长舞。

一时间,戏楼中安静了不少,无论是锣鼓声还是叫好声都压了下来。

这出戏名叫《玉枕记》,说的是一个秀才和妻子成婚数年,还没有子嗣,于是秀才就在父母做主下,纳了两房妾室,从此贤妻美妾相伴。接下来的十年,妾室给他生下了三子三女,到了耳顺之年,秀才已经是儿孙满堂。秀才六十大寿那日,府中突然收到邸报,说秀才的长孙中了状元,秀才喜出望外,一时没顺上气,就晕厥了过去……等他再次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刚才趴在一个玉枕上睡着了,身旁只有年逾六旬的老妻。秀才这才反应过来了,方才梦中美好的一切只是黄粱一梦。真正的他只娶了一个老妻,老妻无所出,以致夫妻俩一生孤苦,就是死了也无人摔盆。老秀才顿时淘淘大哭,悔不当初!

此时演的是《玉枕记》的最后一折,开场就是老秀才的六十大寿,子孙陆续赶到府中为老秀才祝寿,气氛和乐融融……

田老夫人这把年纪,已经不似年轻那会爱热闹喧哗,一出文戏听得她入了神。

台上的戏子唱到妙处,田老夫人不由抚掌赞道:“这程家班确实唱得好,虽然他家武戏更出名,不过照老身看,他们家的文戏比起那‘满堂春’也是不差的。”

“田老夫人说的是。”姚夫人颔首道,“这出《玉枕记》我也听那‘满堂春’唱过,他家小生的唱功就比不得这程子升。”

夫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聊得热络。

看着戏台上老秀才的一众子孙齐齐为他拜寿的热闹场面,方四太夫人似乎若有所触,开口叹道:“家中妻妾和睦,子孙兴旺,才能福禄双全啊。”

说着,方四太夫人朝南宫玥看去,故意问道:“世子妃,你以为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