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冲撞/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周的几位夫人静了一静,气氛变得僵硬古怪起来。世子爷和世子妃成婚数年,尚未有子嗣,屋里也没有侍妾,方四太夫人的这句话分明就是在针对世子妃。

联想起方才在敞厅的那一幕,看来方家和世子妃之间的关系实在紧张的很啊!

所有的目光都不由落到了南宫玥的身上。

伴着方四太夫人而坐的方紫蔓更是耳朵竖得高高的,带着一丝期待。

南宫玥微微一笑,淡然自若道:“古语有云:立天子不使诸侯疑焉;立诸侯,不使大夫疑焉;立嫡子,不使庶孽疑焉。疑则生争,争则乱,是故诸侯失位则天下乱,大夫无等则朝廷乱,妻妾不分则家室乱,嫡庶无别则宗族乱。”说到这里,她故意停顿了一下,不答反问道,“方四太夫人,你以为如何?”

方四太夫人噎了一下,说不出话来。

好一个“妻妾不分则家室乱,嫡庶无别则宗族乱”!

她若反驳,那就是否认了嫡长子的天然地位,等于是与在场的众位夫人对立,更是与整个礼教为敌,如此大逆不道之举就连方家都护不了她;而她若应是,那就是自己在打自己的脸了,她刚刚可是老怀安慰地指着戏台上那秀才的侍妾和庶子而感慨赞颂……

南宫玥的目光在方四太夫人的身上扫过,说道:“本世子妃原以为方家三房宠妻灭妾,嫡庶不分,只是三房不谙礼教,肆意妄为之举。如今看来,莫不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四周的夫人们倒吸了一口冷气,世子妃的这番话,可以说是得罪了整个方家。方家好歹是世子的母家,世子妃不可能不顾及到世子,莫非与方家闹翻是世子的意愿?想到这里,她们瞧方四太夫人的眼神不禁有些微妙起来。

田大夫人看了自己的婆母一眼,见她微微颌首,便轻笑了一声,说道:“世子妃您这话可是说对了,自从十几年前方老太爷被嗣子毒害以后,方家这些年可不就是上行下效,无视规矩礼数,日益张狂。”

四周静了一瞬。

立刻有一位夫人想到了什么,叹道:“这么说来,我倒想起一件事来,听说前年方家六房的一个庶女嫁与龚府做继室,第二年,她诞下麟儿没两月,原配留下的一对嫡子就溺死在湖里了……”那夫人细思起来,一阵心惊肉跳。

“方家四房的长孙不是死了两个正室吗?我以前听说是被屋里的妾气死的,还不信,这堂堂嫡妻怎么会被卑贱的侍妾给气死呢,如今想来,莫不是真有其事?”另一位夫人说着,若有所思地看向了方四太夫人,好像在怀疑对方是否故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容孙子的侍妾害死孙媳。

四周女眷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了方四太夫人的身上,她的老脸涨得一片通红,差点呕出一口血来,正欲怒斥对方胡说八道,就听另一个耳熟的声音响起。

“竟还有这等事?!”一位身穿湖色褙子的夫人心惊不已地脱口道,心中一阵后怕。本来她家长女正和方家四房的长孙议亲,幸好还没交换庚帖,还来得及反悔……

“李夫人,这是谣言,你可不能轻信啊。”方四太夫人亡羊补牢地试图为长孙辩解,可是根本没有人愿意听她说,女眷们都是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方四太夫人气得眼角抽动不已,双手不由得在袖中握紧。

她失策了!

本以为自己能借着《玉枕记》挤兑世子妃一番,没想到,世子妃竟然丝毫不顾方家的颜面,简直就没把世子爷放在眼里。

实在太目中无人了!

方四太夫人这一刻实在想拍案而去,但想到敞厅中的那一幕幕还是忍住了。方家今日已经颜面尽失,恐怕连镇南王都对方家有所不满,自己若是在他的寿宴上负气离去,只怕以后方家与王府的关系只会越来越糟。

“祖母。”方紫蔓担心地轻唤着方四太夫人,抚着她的胸口替她顺气。随后,她怯怯地看了一眼南宫玥,一双美目浮起了一片水雾,仿佛在说:您怎么能这样对一位老人家呢。

方四太夫人安抚地拍了拍孙女的手,能屈能伸地说道:“世子妃说得是,宠妻灭妾,嫡庶不分,实乃乱家之本。”

南宫玥一脸欣慰地说道:“方四太夫人明白就好。”

方四太夫人的双手握得更紧了。

方家今日被挤兑到如此地步,她就不信,她的那位大伯会不在乎。大伯好歹是世子的亲外祖父,由他出面,比自家稳妥的多。这一次,大伯绝对会理解他们要把蔓姐儿嫁进王府的用心良苦了,无论如何,绝不能让世子妃独大!否则方家往后在南疆的地位危矣!

这可是关系到整个方氏一族的大事!

哪怕为了方家,为了世子,大伯也一定会帮他们的!

想到这里,方四太夫人心定了下来,她装作没有听到周围的窃窃私语,俯首认真看戏,只是她的心神早已经飘到了九霄云外。

台上的几个戏子已经退场,很快锣鼓声再次敲响,台上又唱起了《木兰从军》,只是这一次是戏的最后一折。

这时,一个青蓝衣裙的小丫鬟步履匆匆地上楼来了,因着戏台前大鼓小鼓敲得正欢,也没人留意她。

“百卉姐姐……”小丫鬟附耳在百卉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就算沉稳如百卉,也不由面色微变。

百卉走到南宫玥身旁,用几不可闻的音量简明扼要地禀道:“世子妃,二公子方才冲撞到了定远将军府的周大姑娘。”

南宫玥原本捧着茶盅的手在半空中顿了一下,这下也没心情喝茶了,将茶盅放回了案几上,起身离席。

南宫玥也不需要多说什么,百卉和那个小丫鬟立刻跟了上去。

待出了戏楼以后,那小丫鬟就到前方带路:“世子妃,请跟奴婢来。”

三人沿着一条青石板小径,走到一片幽静的竹林旁,后方的锣鼓声越来越远,越来越轻,到后来终于完全听不到了……

见四下无人,南宫玥便问那小丫鬟:“到底是怎么回事?二公子怎么会冲撞了周家姑娘?”

小丫鬟一边脚下不停地在前头领路,一边解释道:“世子妃,周大姑娘丢了她用来压裙角的环佩,柏舟姐姐陪她出来找的时候,发现环佩挂在二门外的一棵梧桐树上。柏舟姐姐不会爬树,就去找婆子拿梯子……偏偏那会儿风大,树枝晃动得厉害,那个环佩在风中摇曳,差点就要落下。周大姑娘心里着急,就去爬树,差点就要摔下来,幸好二公子正好经过,接住了周大姑娘……”

南宫玥没有说话,说是萧栾“冲撞”了周柔嘉,原来是这么回事。说来萧栾倒是有几分冤枉。

只是这件事处处透着蹊跷。

周大姑娘来到王府后,去过哪些地方都是可以轻易查的,她的玉环怎么挂到前院的树上去,除非是有人故意为之?

那问题来了,到底是谁干的?是周大姑娘自编自唱地演了这一出,还是有人故意要陷害她?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此人在王府做了这么多小动作,未免也太不把王府放在眼里了吧!

南宫玥目光一沉,也不再多想,随着那小丫鬟一路前行,从西侧绕到归璞堂前,一眼就可以看到萧栾、周柔嘉和柏舟几人就站在距离二门不远的高墙下,墙外几棵梧桐树探出茂密的枝叶来。

萧栾似乎有些漫不经心,但瞧他一会儿看天,一会儿看树,一会儿又看向前院,举止间透出明显的躁郁。

而周柔嘉就站在距离萧栾两三丈外的地方,她看来局促不安,一直半低垂着首,看不到她的表情。

南宫玥的视线在周柔嘉身上停顿了一下,在她印象中,周大姑娘原来穿得好像不是这一身衣裳……等等,这件褙子好像是萧霏的吧?!似乎是前几日才刚刚制好的秋裳。

萧栾等人也注意到南宫玥的到来,待她走到近前,几人纷纷与她行礼。

南宫玥也不跟他们多说,直接道:“我们找个地方再说话。”

一行人便随着南宫玥朝归璞堂去了,归璞堂由五间大正房组成,两边还有厢房。南宫玥就带着她们进了归璞堂最西边的一间厢房。

众人分主次坐下后,厢房内寂静无声,百卉在门外守着。

“二弟,”南宫玥先对萧栾道,“你不是应该在行素楼吗?”

萧栾讷讷道:“我和唐三公子、张五公子觉得看戏无聊,就想去我的书房聊聊天,经过外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周姑娘攀在树上很是危险,就跑了过来,正好就救了周姑娘……”

南宫玥也不在意萧栾和那两位公子去书房是想干什么,问题的重点是在于刚才唐家和张家的公子也在?那么这件事就不是萧周两家可以假装未曾发生过的了……

南宫玥的心头不由又沉了一分。

南宫玥又问:“唐三公子和张五公子呢?”

萧栾答道:“他们回行素楼了。”顿了一下,他讨好地补充了一句,“大嫂,我有叮嘱他们不许乱说话。”

南宫玥不以为然,王府能管得住府中下人的嘴,却管不住外人的嘴,今日王府来客众多,难免会一传十,十传百……这件事关系到姑娘家的闺誉,一旦事情闹开,萧栾是男子倒还好,最多名声受些损,这位周大姑娘怕是要青灯古佛了。

南宫玥刚才询问萧栾也是想确认是否有人在算计他。

既然不是的话,那么也就能排除是周大姑娘有意为之,再联想起那莫名挂在树上的玉佩,恐怕周大姑娘才是遭人算计的那一个。

南宫玥眼中闪过一丝锐芒,这时,鹊儿快步走进了厢房中,一进门,就对着南宫玥微微点头。

鹊儿走上前,给南宫玥福了福后,就附耳回禀道:“世子妃,有一个婆子看到周二姑娘的丫鬟之前去过那附近,模样鬼鬼祟祟的。没等那婆子去问话,她就灰溜溜地跑了……”

南宫玥垂眸不语,沉吟片刻后,先吩咐柏舟回戏楼去,然后站起身来道:“周大姑娘,麻烦随我到耳房说话。”

周柔嘉抬起略显苍白的小脸,但还是挺直了腰板,心中忐忑不安:她第一次来王府赴宴,就犯下如此大错,让她几乎无颜回去面对母亲。

想着,她的嘴唇微颤。世子妃会不会以为她是那种轻浮、不知礼数的姑娘?会不会觉得是她在算计萧二公子……

两人挑帘进了耳房,丫鬟们都被留在了外面的厢房。

“周姑娘,”南宫玥就开门见山地问道,态度十分温和,“你的环佩是何时掉落?”

本以为会被责难一番的周柔嘉愣了一下,随后她深吸一口气,先简单地说了她在用席面时因为被汤水溅了衣裙,由柏舟陪着去换了一身的事,跟着继续道:“世子妃,我后来仔细回想过了,在我换衣裳之前,我的环佩就已经不见了。”但是她记得她下马车的时候抚过裙裾,当时环佩还在,之后,记忆就有些模糊,无法确认。

周柔嘉的这身碧青色褙子果然是萧霏的。南宫玥微挑眉头,立刻抓到其中的重点,又问:“周大姑娘,你的衣裳又是怎么溅上汤水的?”

“……”周柔嘉有些迟疑,她父亲兼祧二房,以致她和两位妹妹的关系有些微妙。但无论如何,都是自家姐妹。她做姐姐的,怎好对外人说妹妹的不是。

南宫玥自然看了出来,眼中对这位周大姑娘多了一分好感,嘴上却是一针见血地说道:“可是周二姑娘?”

周柔嘉怔了怔,眉头微蹙,觉得有些奇怪。仔细想想,二妹妹弄洒汤水溅了她的衣裙这件事,席面上也有不少人看到了,世子妃知道也不稀奇。可是世子妃若是早就知情,何必又明知故问?莫非世子妃是根据某个依据猜测的?

周柔嘉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二妹妹的丫鬟跪在自己身旁,用帕子拭去了裙裾上的汤水……

周柔嘉瞬间明白了什么,瞳孔猛缩,身子微微颤抖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

是二妹妹要陷害自己,她明知道这环佩是过世的外祖父留给母亲的嫁妆,明知道它对自己有多重要,明知道这是她的贴身之物,还故意把它扔到了前院,到底是打着什么主意……

周柔嘉越想越是心惊。

不管原因为何,自己的闺誉有损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周柔惠还是如愿以偿了!

南宫玥见周柔嘉想明白了,也不再追问。

她暗叹了一口气,思忖片刻,褪下了自己左腕上的一个翡翠镯子,然后拉过周柔嘉的左手给她戴了上去,道:“二叔冲撞了姑娘,我这做嫂嫂的先代他给你赔个不是……”

话语间,镯子已经套上了周柔嘉的皓腕,她根本来不及拒绝。

那翡翠镯子质地细腻纯净,碧绿清透,似如一汪春水,但在周柔嘉眼中,却是像一把枷锁,把她紧紧地锁住了。

她动了动嘴唇,想说话,但干涩的喉咙却发不出一个字,只听到世子妃吩咐丫鬟送自己回戏楼。

周柔嘉动作僵硬地福身告退。

她忐忑地咬了咬下唇,周家在南疆只能算是新贵,远非望族,论门第根本配不上镇南王府,甚至于比起二房来,大房还更势弱,她也没有亲兄弟,又失了闺誉……她的余生除了青灯古佛,也只有入王府为妾了。

她可以想象,要是王府开口让她入府为妾,为保一家姐妹的名声,为讨好王府,父亲也是会同意的。

可是——

她真的不甘心啊!

她曾经暗暗发过誓:哪怕差一点的人家也没关系,她想正正经经地嫁给一个男子做正头娘子,她不要像母亲这样处于这么一种尴尬的境地……从小,她就看着母亲在无人处暗暗垂泪,看到母亲被二婶婶逼得只能深居简出……

她并非是看不起母亲,她真是心疼母亲。

她的外祖父本是祖父周老太爷的下属,当年外祖父在战场上为救祖父而死,只留下母亲这一个遗孤,被祖父收养,从小在周家长大,而这个环佩就是外祖父在世时辛辛苦苦攒给母亲的嫁妆之一。

本来等母亲十五岁的时候,周老太爷就会把母亲风光出嫁,偏偏那时候,大房的伯父战死,周老太爷悲痛交加,让父亲兼祧两房。在祖母周老夫人的苦苦哀求下,母亲为了养育之恩,只能同意嫁给父亲……

周柔嘉面上露出一丝苦涩,捏紧了手中的帕子。

她的贴身丫鬟目露担忧地看着自家姑娘,只能在心里无声地叹气,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都怪自己当时没有阻止姑娘去爬树……现在一切都晚了!

前方传来的阵阵锣鼓声将周柔嘉猛然惊醒,她抬眼看去,发现戏楼已经出现在路的尽头。

锣鼓声越来越响……

周柔嘉深吸一口气,努力又恢复成平日里的样子,温婉清雅。

此刻,戏楼里正在唱《古城会》,红脸绿袍金铠的关二爷手持马鞭疾行登场,目如闪电流光,一股凛凛的威势油然而生,赢得满堂喝彩。

鹊儿把周柔嘉送至戏楼就告退了,周柔嘉和丫鬟自己上了通往二层的楼梯。

她的两位妹妹还坐在原来的座位上,可是周柔嘉故意不去看她们,她怕一不小心自己的情绪就会崩溃,她怕看着她们,她就忍不住会去揣测她的二妹妹如此做到底所图为何,而她的三妹妹在其中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周柔嘉迎上了萧霏关心的眼神,柏舟就站在萧霏身后,很显然,萧霏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但她的眼里没有一丝轻蔑。周柔嘉感觉自己几乎千疮百孔的心涌过一片暖流,似乎又有了力量,但同时又不免觉得讽刺。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有时候还不如一个一面之缘的人……

周柔嘉对着萧霏微微一笑,示意自己没事。

她坚定地走上了最后一阶楼梯,与此同时,戏台上,黑袍银甲、脸若黑炭的张飞挺长枪登场了,关羽满怀欣喜,以为是兄弟劫后重逢,张飞却勃然大怒,误认为关羽变节要来谋夺古城。

周柔嘉刚要坐下,就听耳边传来了周柔惠的声音:“大姐姐,你回来了啊?”

不能让人看笑话,周柔嘉在心里对自己说,一边坐下,一边微笑着转头看向周柔惠,点了点头:“二妹妹。”

“大姐姐,”周三姑娘一脸关怀地问,“你怎么出去了这么久?没事吧?”她眼中带着一抹探究,小心翼翼地察言观色。

周柔嘉好像被当头浇了一桶冷水般,心中凉飕飕的,了然。原来这件事是她们两姐妹共谋!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做?!

周柔嘉压抑着心头的愤怒,意味深长地说道:“二妹妹,三妹妹,戏看久了,我觉得有些吵闹,就去外面走了一圈。”

二楼的周家三姐妹言语间看似平静的海面,其下却是暗流汹涌;而一楼的戏台上,张飞正斥关羽投降曹敌,挺枪就刺,关羽只能举刀自卫,一时间,关张兄弟你来我往,刀枪舞动……

鼓声隆隆作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