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巴掌/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柔惠暗自冷笑,知道周柔嘉在托辞敷衍,什么散步,一定是找“东西”去了吧。

周柔惠的目光在周柔嘉空荡荡的裙裾停顿了一下,故意劝诫似的又道:“大姐姐,这里毕竟是王府,不是咱们自个儿府中,大姐姐如此随意走动,万一让人家以为我们周家姑娘没有规矩,那就不好了。”

周柔嘉出奇的冷静,说道:“二妹妹,三妹妹且放心,我出去散步是与萧大姑娘打过招呼的……”

萧霏跟着出声道:“周二姑娘,周三姑娘,令姊第一次来王府,我让丫鬟带她四处看看,怎么就扯上周家姑娘的规矩了?”她清冷的声音中透着一丝质问。

若是对着普通的姑娘,周柔惠自然要发挥自己巧舌如簧的本事,可是萧霏是王府的大姑娘,周柔惠如何敢得罪。她咬了咬下唇,有几分不甘:凭什么自己这个木讷的长姐竟然得了萧大姑娘的青眼。

这时,周柔谨突然暗暗地拉了拉二姐的衣袖,示意对方看周柔嘉的左腕。

周柔惠这才注意到周柔嘉的腕上多了一个通透润泽的翡翠镯子,这玉色如此碧绿清透,一看就是翡翠中的上品,便是母亲卢氏最好的一个翡翠镯子玉质都比这个差一等。

大姐姐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好东西?!

自己可以肯定她在偏厅的席面中还没有佩戴这个镯子……

“二姐姐。”一旁的周柔谨附在她耳边说道,“这好像是世子妃的镯子,我在世子妃的腕上瞧见过。”

什么?

周柔惠心中一惊,莫非是世子妃赠给她的?

她就说嘛,不应该带这个大姐姐来镇南王府的宴会!现在萧二公子正在择亲,大姐若是知道家里想帮着自己与萧二公子说亲,肯定会抢了自己的大好机会的。可娘还是被爹说服把大姐姐带出来了!

大姐姐一到王府就先讨好了萧大姑娘,又借着萧大姑娘亲近了世子妃,还从世子妃的手里得了这个价值不扉的镯子……哪怕是见面礼也不该给这么贵重的物件啊!

周柔惠的心里一团烦乱,帕子在手中揉成了一团。

她忍不住想要开口质问,“铮”的一声锣鼓声换回了她的理智,只见那戏台上,张飞已经羞愧对着关羽下跪认错,刘备撩着袍子,气势凌然地粉墨登场。

南宫玥在铮铮锣声中与百卉一起走上楼来……

周柔谨忙暗示她莫要冲动。

周柔惠不甘心地抿了抿嘴,总算偃旗息鼓。

唱完了《古城会》后,又唱了两三折戏,之后,女眷们就从戏楼又移步去了小花园。

这时,太阳西下,西边的天空一片赤红的火烧云,将天空织成了鲜亮美丽的锦缎,也在花园中的花朵、果木上撒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芒。

夫人、姑娘们三三两两地走走停停,有的去凉亭中小坐,有的去湖边喂鱼,有的各自赏花、吟诗……

不知不觉中,周柔惠和周柔谨两姐妹落在了后方,周柔惠似乎有些心神不宁,半垂眼眸,揉着手中的帕子。

周柔谨没注意到姐姐的异样,四下赏着花。

“二姐姐,你看这茶花已经结出花骨朵了!下个月就该赏茶花了!”周柔谨笑吟吟地指着几丛茶花说。

这个时节,茶花才刚结了小小的花苞,实在没什么看头,四周空荡荡的。

周柔惠见四下无人,忍不住拉了拉周柔谨的袖子,压低声音道:“三妹妹,你说……”她迟疑了一瞬,还是继续说道,“你说世子妃送大姐这么好的一个镯子,会……会不会……”会不会世子妃为萧二公子看上了周柔嘉?

想着,周柔惠无意识地从一旁拔了几片茶花叶子下来,捏在手里蹂躏着。

“二姐姐,冷静点。”周柔谨握着周柔惠的手,意味深长地轻声安抚道,“就算世子妃瞧上她也没用的……”

没错!周柔惠顿时双眼一亮,阴狠地说道:“来王府做客,就连自己的贴身私物都看不住,等她那个环佩被王府那些个小厮、侍卫捡到,我看她还有没有脸再踏进王府的门!”

都怪大姐姐,要不是她一到王府就忙着讨好萧大姑娘,她们也不会出此下策。

偷了她的玉佩,扔到外院,一旦让外男捡去,她的脸就丢尽了!爹也就不会再让娘把她带出来了!而且这事儿又是发生在王府,王爷和世子妃肯定会想办法把它压下去,也不会影响到她们俩的闺誉。

周柔谨亦是笑了,抬眼往走在前方的周柔嘉看了一眼,现在就笑吧,以后有你哭的时候!

周柔嘉正在和萧霏说着话,两人跟在南宫玥和几位夫人的身后,不疾不徐地朝湖上的一个凉亭走去。

几人在凉亭里坐下小憩,南宫玥倚栏而坐,一边给湖中的鲤鱼喂食,一边不时与一旁的姚夫人等人闲聊着,众人脸上都挂着轻松的微笑,言笑晏晏。

鹊儿不着痕迹地悄悄上前,俯耳向南宫玥说道:“世子妃,王爷刚刚气冲冲地去夫人的院子。”

南宫玥半垂眼眸,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但鹊儿却是心领神会,随着来通报的小丫鬟一起离去了……

而此刻,镇南王已经杀气腾腾地一路直冲到了小方氏的院子里。

“参见王爷!”

一院子的下人急忙给镇南王行礼,镇南王视若无睹地继续往前冲去。

自从牛姨娘今天闹了那件丑事,他的心情就没好过,甚至随着寿宴的继续,就连前院也有不少人知道这件事了。

他们倒不敢说什么,可那一双双微妙的眼神还是让镇南王很是不自在,这让镇南王原本就不怎么好的心情蒙上了一层乌云。

等到了明日,恐怕整个骆越城都要知道这件事了。

也不用等明日,就在看戏的时候,安逸侯就隐晦地向他表示,尽管他南疆事务繁忙,可也不能疏忽了内宅。

镇南王顿时明白,就连安逸候也听说了,这一刻,他无比庆幸世子妃处置妥当,不然现在安逸侯就不是提醒,而是质问了。

可就算如此,他好端端的寿宴都因为小方氏这个无知妇人给破坏了!

镇南王好不容易压抑着的怒火越烧越旺,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寻了个借口,就回了内院。

一听说镇南王朝这边来了,小方氏急忙吩咐丫鬟帮她用最快的速度整理衣装,心中狂喜:今日是王爷四十大寿,她特意让姨娘帮她去宾客跟前闹上一闹,趁机让王爷解了她的禁足令。王爷既然来了,那就说明姨娘一定是成功了!

方氏越想越高兴,这一次她一定要把王爷给哄好了!

小方氏挑帘出内室的时候,正好看到镇南王大步流星地走进屋来。

他们夫妻多年,她自然也看出镇南王神色有几分不对,但也顾不上细想,上前盈盈一福:“见过王爷。”

她眼帘半垂,半侧着身体,把自己最好看的右侧脸露在镇南王的眼下。

只可惜,她今日算是抛媚眼给瞎子看了。

镇南王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甚至没有让她免礼,想也不想地一巴掌甩了出去。

啪——

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空气中,一瞬间,四周静得可怕,仿佛连呼吸声都能听到。屋子里的下人一瞬间屏住了呼吸,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一个个都是噤若寒蝉,巴不得即刻消失才好。

一个鲜红的掌印出现在小方氏白皙细腻的脸颊上,看着触目惊心。

小方氏有些懵了,抚着脸颊傻愣愣地站在那里,脸上火辣辣的刺痛提醒着她——

镇南王竟然打了她?!

当着一屋子丫鬟婆子的面甩了她一巴掌!

小方氏又气又急又羞,心里明白姨娘应该是失败了。小方氏咬了咬下唇,委屈极了。即便是王爷不愿意解了她的禁足令,那也不必如此生气啊!毕竟只是姨娘一片慈母之心,不忍自己受苦,所以才为自己求了一下情而已。

镇南王还是余怒未消,硬声问道:“牛姨娘的东珠是哪儿来的?”

东珠?!小方氏心里咯噔一下,王爷怎么会知道自己送了姨娘东珠的事,明明她当时把下人都遣开了,也叮嘱过姨娘别戴到外面去……

小方氏对自己说千万别乱了阵脚,不打自招。她故作惊讶地说道:“东珠?我姨娘怎么会有东珠?”

镇南王冷哼了一声,斥道:“你那个牛姨娘啊,都把那颗东珠戴到本王的寿宴上了!你还要跟本王装傻?!”

说着,镇南王火气又上来了,愤怒地拔高嗓门,一字一顿地对着小方氏说道:“你是不是以为本王不会休了你?!”

小方氏瞳孔一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镇南王要休了她?!不,不可能的……

她是镇南王府的夫人,是王爷的正妻,王爷这么要脸面的人怎么可能会休她!

仿佛知道小方氏心里在想些什么,镇南王缓缓地又道:“本王确实不会休妻。”还没等小方氏松一口气,他猛地捏住她的下巴,语气冰冷的说道,“但是本王的妻子却能随时暴毙!”

小方氏脚下一软,整个人都瘫倒了下去。

可是镇南王却再没有半点怜惜之心,他厌恶地收手,甩袖而去,身后只听到丫鬟紧张地喊叫声:“夫人!夫人,您没事吧!快,快请府医,夫人晕过去了……”

就算如此,镇南王还是大步流星地往前走着,脚下没有一点停留的意思。

小方氏院子里发生的事不一会儿就也传到了南宫玥的耳中。

南宫玥并不在意的笑了笑。

能够名正言顺的处置小方氏,而不会遭人诟病的只有镇南王,任凭现在小方氏一次又一次地触及到镇南王的底线,哪怕再深的感情也会荡然无存。

小方氏的日子只会越来越糟。

这时,已经开始散席,宾客们陆续地告辞,卫氏和萧霏也帮着一起送客。

南宫玥亲自送了田大夫人婆媳,而萧霏则送了周柔嘉到二门处。

“萧大姑娘……”周柔嘉在周府的马车旁捏了捏帕子,欲言又止。

周柔惠和周柔谨已经上了马车,周柔惠不耐烦地悄悄撩开了窗帘的一角,打量着外面,却又不敢催促。

萧霏给了周柔嘉一个浅浅的微笑,道:“周大姑娘,后会有期。”

周柔嘉勉强笑了笑,在丫鬟的搀扶下上了马车,马车里周柔惠眉头一皱,狠狠地放下了手中的窗帘。

等周柔嘉上车坐好后,马车就“哒哒”地行驶上归程,车轱辘的声音枯燥而归来,又累了大半天了,姑娘们都有些昏昏欲睡,一路静默无语。

在天色完全暗下来以前,马车终于驶进了定远将军府的大门,停在了二门处。

三个姑娘在丫鬟的搀扶下一一下了马车,这时,周二夫人卢氏也从前方的另一辆马车下来了。

周柔惠和周柔谨正打算过去与母亲会和,却被身后的周柔嘉叫住了:“二妹妹!”

周柔惠不耐地转过身来,“大姐姐,有何指教?”

她话音还未落下,只听——

“啪!”

周柔嘉一巴掌重重甩在了周柔惠的面颊上,四周的下人傻眼了,她们何曾看到过一向温柔秀雅的大姑娘这副样子,连不远处的卢氏都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你居然敢打我?”周柔惠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周柔嘉。

从小到大,父母骂都舍不得骂她一声,这个周柔嘉居然敢对她动手!

周柔嘉目光冰冷地盯着周柔惠,义正言辞道:“我作为长姐为何训妹妹不得?!这一巴掌,是要妹妹记住,同是周家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说着,她又看向了周柔谨,那明亮清澈的眼神就像是两汪清泉,所有污秽的心思在她眼中一览无遗。

周柔谨毕竟也才十二三岁,不由心虚得移开了视线。

“嘉姐儿,你这是在做什么?!”卢氏气势汹汹地过来了,气得额头青筋跳起。她好心带周柔嘉去王府赴宴,这嘉姐儿不感恩戴德也就罢了,居然欺负起自己的女儿来!

周柔嘉礼貌地福了福身,然后面无表情地道:“二婶婶,二妹妹心里自然明白我这巴掌该不该打。侄女就先告辞了!”说完,她毫不回头地拂袖而去。

卢氏如鲠在喉,朝周柔惠看去,咬牙道:“惠姐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柔惠支支吾吾,好一会儿都没挤出一个字。

卢氏哪里还不明白其中必有蹊跷,朝周柔谨瞪了过去:“谨姐儿,你来说……”

进了定远将军府的二门后,沿着青石板路往左拐,穿过垂花门就是大房的居所。

周柔嘉一直到进了母亲的院子,全身才松懈了下来。原本强自武装在外的冷漠再也撑不住了,眼神中露出一丝脆弱。

屋内,周大夫人王氏原本正在做针线活。看到女儿来了,王氏放下手中的绣花棚子,笑容温婉地看向了周柔嘉。

“嘉姐儿,你回来了!”

“娘……”周柔嘉眼圈一红,快步上前,跪在了母亲跟前。

王氏面色微变,急忙把女儿拉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身旁,问道:“嘉姐儿,出了什么事?有话你跟娘好好说……”

迎上母亲担忧的眼神,周柔嘉心口一抽一抽的,都怪她不够谨慎小心,辜负了母亲对她的教导和期待。

周柔嘉定了定神,把今日在王府的遭遇缓缓道来……

王氏的面色随着周柔嘉的叙述越来越难看,到后来几乎被吓傻了。好一会儿,她才握着女儿的手,紧张地问道:“嘉姐儿,那……世子妃怎么说?”

周柔嘉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熬过心绪最激动、起伏的时刻,她又渐渐冷静了下来。

王氏一时有些六神无主。

不过,为母则强。

她咬了咬牙,毅然地站起身来,道:“嘉姐儿,你别担心,娘去找你爹为你主持公道!”周柔惠姐妹俩实在是欺人太甚!

“娘!”周柔嘉一把拉住了王氏,秀眉微蹙,“您且听女儿一言!”

王氏一脸疑惑地看向周柔嘉,周柔嘉苦笑了一声,道:“娘,从小到大,我与两位妹妹若是起了什么争执,父亲他可有曾帮过我?”

一句话说得王氏花容失色,颓然地又坐了回去,心中冰凉一片。是啊,如同女儿所说,老爷他的心一直是偏的。

那嘉姐儿该怎么办呢?

想着,王氏的身躯微微颤抖了起来,嘴唇没有一点血色。

周柔嘉的脸色也不太好看,继续说着:“娘,咱们不去找父亲倒也罢了,他为了二妹妹和三妹妹也会装聋作哑,可若咱们主动把这件事揭开,女儿就担心父亲……他会、会随意责骂二妹妹她们一顿后,主动把女儿送去王府为……为……”周柔嘉有些说不下去,但还是咬牙把话说完了,“为妾!”

哪怕没出这样的事,以周家的门第,家里的姑娘也只配入王府为贵妾,更何况是现在……

“嘉姐儿……”王氏下意识地紧握住了女儿的手,眼中蒙上一层薄雾。她的女儿怎么可以为妾。

周柔嘉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试图安抚王氏道:“也许这件事世子妃能设法瞒下来……”她眸光微闪,心里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却也只能这样安慰母亲,安慰自己。

“嘉姐儿!我的嘉姐儿!”王氏紧紧地搂住女儿,一股酸楚从心底急速蔓延,泪水自眼角滑落,悄无声息……

屋子里,母女俩连哭泣都如此压抑……

为了这件事情而烦心的并不只有王氏母女,南宫玥同样如此。

东次间,送走了客人,料理完了后绪的琐事后,南宫玥和萧霏坐在美人榻的两端,听着鹊儿在底下禀报道:

“……前院在寿宴时就在传今日二公子艳福不浅,得了一位周家姑娘投怀送抱。”

萧霏不禁紧紧捏了捏帕子,有些焦急地看着南宫玥。

“这事显然是压不下去了。”南宫玥也很是头痛,萧栾的这两个朋友还真不是什么嘴严的人,连寿宴都还没结束呢,就把事情给说出去了,想必不需要多久,就会彻底传开。

萧栾倒也罢了,这周大姑娘的闺誉可怎么办!

“大嫂。”萧霏咬了咬下唇,说道,“就没有别的法子了吧?”

南宫玥思忖片刻,吩咐道:“鹊儿,你去仔细打听一下周家的情况和周大姑娘平日的性情、为人、喜好……所有的一切,我都要知道。”

鹊儿福声应是。

这世道,女子不易,南宫玥并不希望周大姑娘为了这样的事而落个为妾的下场。

最好的法子是让萧栾把周大姑娘娶进门来,从而绝了别人的口舌议论。

但娶妻娶贤,如果周大姑娘品性不佳,南宫玥也不会单单为了弥补她,就让萧栾娶她为正妻,以致日后闹得内宅不宁,毕竟这件事也不是萧栾的过错。

周家并不在南宫玥选择的范围内,因而对于周家的了解不深。

但周家姐妹在镇南王府做客就能不顾亲情,相争陷害,恐怕家风不过尔尔,这让她对周大姑娘很难抱有很好的期待。

无论如何,先看看再说……

只希望,周大姑娘是个好的,如此哪怕周家门第不符,她也可以想法子说服镇南王……

镇南王的寿宴终于结束了,忙了这么些时日,南宫玥也总算能好好歇上一歇。

至于明日,想必镇南王也该处置那私戴东珠之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