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8神离/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至黄昏,夕阳的余晖笼罩大地。

小四骑在一匹黑色的高头大马上,紧护在一辆马车旁,策马奔腾,他似乎有些心神不宁的,不知道第几次地回头看了一眼。

守在马车的另一边的是李云旗,他早注意到小四的不对劲,笑道:“小四,有什么不对吗?”这一天下来,他就见小四时不时地回头,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小四又回头看了一眼,冷声道:“我感觉好像有什么在跟着我们……”

他这么一说,不只是李云旗面色一凝,其他几名随行的士兵也都警觉起来,回头看了看,可是后面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任何车马、行人。

似乎是小四多心了,但李云旗还是无法安心,南疆比他原先所预想的还要乱,也不知道会不会还有什么南凉刺客暗伏准备行刺安逸侯呢!

他可是奉了皇命的,安逸候绝不能有失。

李云旗暗暗地给了随行的几个官兵一个眼色,令他们严正以待。

一行车马继续前行,李云旗一行人都紧绷得好似被拉紧的弓弦,但一路都平安无事。

在天完全暗下来之前,一行人等终于到了驿站。

驿丞一看对方出示的是银牌驿券,自然是殷勤又周到,给官语白安排了最好的天字房,李云旗一干人等则住到了地字号房。

一日舟车劳顿,官语白脸上掩不住的疲累,小四干脆就下去帮他张罗晚膳。

官语白坐在窗边的一把圈椅上,闭目养神,突然,外面传来一阵熟悉而又嘹亮的鹰啼……

官语白猛地睁开眼睛,随后,他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起身打开了窗户。

一阵微风拂来,一头灰鹰展开翅膀从窗口飞了进来,它的翅膀在屋子里刮起一阵风,吹得一旁的几张纸都飞了起来。

它目标明确地朝圆桌上的那个信鸽笼子飞去,吓得笼子里那几只原本悠闲自在的白鸽一阵鸡飞狗跳,发出受惊的叫声:“咕咕咕……”可怜的白鸽在笼子里东躲西闪,掉了一笼子的白羽。

小灰得意地绕着笼子飞了大半圈,突然一口啄起了一根放在笼子边的细竹筒,然后拍着翅膀飞向窗边的一把圈椅,稳稳地停在了扶手上。

它才落下,就听“吱嘎——”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小四大步走了进来,盯着圈椅上的小灰,眼角抽动了一下。

“公子,”小四露出了然的表情,双臂抱胸道,“我就说嘛,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

看着小四孩子气的表情,官语白有些好笑,跟着又看向小灰,目光落在它尖喙里衔的竹筒上,“看来你真的很喜欢这种竹筒……这个就送给你吧。”

小四默不作声,心里却是不以为然:这头笨鹰恐怕不是喜欢这种竹筒,是因为上次那个被自己拿回去了,它一直惦记着要伺机再抢回去吧?

官语白正色道:“你飞出来一天了,你的主人怕是要担心了!”

小灰盯着官语白好一会儿,一动不动……

一旁的小四正要提议是不是找人送它回去,它突然振动了一下羽翼,从窗子飞了出去,越飞越高……看它的方向,显然是飞回骆越城去了。

官语白目送小灰飞远,直至它变成一个黑点。

他们一行车马虽然行驶了一天,但是以鹰的速度,这点距离估计只需半个多时辰,它就能飞回骆越城了吧。

昏黄的天空中,小灰随意地振动了几下翅膀,顺着风向滑翔……突然,它发现前方有一只小家伙正奋力扑扇着翅膀往前飞去。

它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只小家伙,它记得那个人类养了好多这种小家伙,他一定是很喜欢吧?

那个人类那么弱,也没有翅膀,一定不会捕食,自己也不是白拿人家东西的!

想着,它金色鹰眼闪过一道寒光,猛然朝那小家伙俯冲了下去,那小家伙似乎意识到了,翅膀拍得更快了,可是在它这个天空霸主面前,根本就是不自量力。

小灰稍稍一振羽翅,就轻而易举地用铁钩般的鹰爪抓住了那小家伙,然后继续挥动翅膀,又调转方向朝驿站飞去。

这一次,它随意地把那只小家伙往窗子里一丢,也没停留,就直接又飞走了。

房间里的小四第一时间发现小灰又回来了,却没想到它突然抛了一只灰色的鸽子进来。小四直觉地以为是自家的信鸽,眉头一皱,赶忙上前一步,一把接住了那只可怜的信鸽,那灰鸽虽然没受伤,却被吓坏了,热乎乎、毛茸茸的身子瑟瑟发抖。

小四愣了一下,一眼就确认这并非是自家的信鸽,鸽子腿上绑的那个竹筒也很明显与自家的不同。

“公子,”小四表情有些怪异,转身对官语白说道,“小灰抓了一只别人家的信鸽送给你做回礼……”

官语白的目光停顿在灰鸽腿上的竹筒上,眸色一深,缓缓道:“这个竹筒上雕刻的花纹好像是外域的风格……”

小四也朝那竹筒看去,只见其上刻了一圈古怪的、说不出的纹路。

难道说……

小四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飞快地把那灰鸽腿上的竹筒解了下来,交给了官语白。

官语白从竹筒中取出一张折成长条状的米黄色绢纸,展开后,绢纸上书写的赫然是南凉文。

他一目十行地看了一遍,嘴角勾出一个清浅的笑容,乌黑的眸子中流光四溢。

“这一次,小灰立下大功了!”

小灰对这一切当然是一无所知,它正全力赶在回家的路上……

当它飞到骆越城外时,城门早已经关闭,但是对它而言,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嗖”地一下就飞过了高高的城墙。

这时,天色彻底暗了下来。

王府中的丫鬟知道世子妃正在为小灰迟迟未归感到担忧,一看到它飞回来了,赶忙去禀告。

南宫玥披散着一头湿发坐在梳妆台前,闻言只以为小灰是去哪里野了一天,倒也没多想,吩咐画眉去给它喂点生肉。

百卉正帮她搅干头发的时候,画眉回来了,表情古怪地禀道:“世子妃,奴婢刚才去喂小灰,它正在把玩一个竹筒,奴婢看那个竹筒好像和那日它从青云坞偷……拿来的那个一式一样。”画眉分明记得那个竹筒已经被小四取走了,那小灰现在那个又是哪里来的呢?

屋子里的主子丫鬟们面面相觑,心里都明白了。

原来小灰失踪了一整天,是追着官语白他们跑远了,难怪这么晚才回来。

南宫玥揉了揉眉心,亏她从黄昏担心到现在。

这个小灰胆子越来越大了,果然是被阿奕教坏了!

“画眉,笔墨伺候!”

南宫玥站起身来,朝小书房走去,她要写信给阿奕告状去!

丫鬟们见南宫玥嘴角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就知道她没有在生气,笑吟吟地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夜晚悄然逝去,白昼紧随而至。

夜晚与白昼交替,转眼便过去了三日。

一连三日,韩凌赋再也没跨进白慕筱的星辉院。

府中的下人们自然也知道到了这点,暗地里揣测着,莫不是因为皇子妃有了嫡子,白侧妃就从此失宠了?

府中的这些流言蜚语免不了也传到了碧落、碧痕的耳朵里,但是谁也没敢告诉白慕筱。

这三日,白慕筱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再也没出过门。

两个丫鬟担忧地看着门帘的方向,都是长叹了一口气,心里希望自家姑娘和三皇子殿下能早日和好。

内室中,白慕筱的心态已经跟三日前迥然不同。

彼时,她怒火最高昂的时候,她感觉自己被欺骗,被玩弄,根本不想再见韩凌赋,甚至还想过要打掉腹中的孩子,然后离开韩凌赋,离开王都,去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重新开始。

可是这孩子在她腹中已经数月,她整整一夜没睡,终究还是狠不下心。

哪怕这孩子才刚成型,但总归是一条小生命,是她的骨血!

她又怎么能残忍地剥夺这孩子来到这个世界的机会!

白慕筱犹豫了两日,终于还是决心生下这个孩子。

于是,新的问题产生了——

这个孩子流着大裕皇室的血,如果自己把他生下来,韩凌赋会允许自己带走这个孩子吗?

就算是韩凌赋允了,皇帝又会同意吗?

在她反复的纠结中,日子便混沌地过了三日。

等她骤然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韩凌赋那日离开后,就再也没来看过她。

他已经放弃了他们的感情吗?

白慕筱在心中问自己,答案自然而然地浮现在她心中,是啊,他有了崔燕燕为他生的嫡子,又何须自己和自己腹中的孩子……

白慕筱露出一个悲凄的浅笑,抚了抚自己的腹部,轻声对孩子说:“宝宝,没事的,就算你爹不疼爱你,你还有娘……”

别人不来心疼他们,那么,也唯有她自己来心疼自己了!

白慕筱在心里告诫自己,深吸一口气,振作起精神喊道:“碧痕,碧落!”

外头的丫鬟不时关注着内室中的动静,一听白慕筱喊人,便迫不及待地挑帘进去了。

“服侍我梳妆、更衣。”白慕筱淡淡地说道。

碧痕和碧落忙应了一声,她俩见白慕筱的表情明朗了不少,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姑娘想明白就好。姑娘现在是三皇子侧妃,不比当姑娘时,哪是想任性就可以任性的。

两个丫鬟服侍白慕筱沐浴、更衣、梳妆……

碧痕替白慕筱梳头的时候,碧落就去一旁帮着收拾屋子,窗边凌乱地堆放了不少书籍和纸张。碧落把书都整齐地放回了一旁的小书架上,再把那些又写又画的纸也都一张张地收集起来。突然,窗外一阵微风拂来,碧落一个不提防,其中一张纸就被吹飞,往白慕筱的方向飘去……

糟糕!碧落紧张地伸手去抓,却落空,急忙上前两步,再去抓。

她的动作太大,一下子吸引了白慕筱的注意力,白慕筱蹙眉看了过来,正好看到那张纸飘飘扬扬地落在自己脚边。

薄薄的绢纸上画着数个陶罐、木塞、线、蜡,还写着密密麻麻地写了不少注释……

碧落用最快的速度把那张纸捡了起来,但即便地面是空荡荡的,白慕筱仍旧直愣愣地瞪着那里。

碧落心里有些紧张,其实这张纸也没什么,只是想着侧妃心里恐怕还在生三皇子的气,这时候还是暂时别让侧妃看到关于三皇子的东西为好。

“给我!”白慕筱木然地说道。

碧落咽了咽口水,还是把那张纸呈给了白慕筱。

白慕筱一霎不霎地盯着那张纸,上面的图也罢,文字也好,根本没有映入她眼中。

重点在于她为韩凌赋付出的心意!

为了帮助韩凌赋得到皇帝的赏识,哪怕她怀着身孕,这些日子以来,也一直殚尽力竭地为其筹谋,想助他登上那至尊之位。

她以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俩的未来,为了他们俩的孩子,却不想自己所做的一切的一切,只是在“为他人作嫁衣裳”而已!

为韩凌赋和崔燕燕的儿子作嫁衣裳!

白慕筱瞳孔猛地一缩,突然疯狂地把那张绢纸撕成了碎片,然后随手一扔,如雪花般的碎纸纷纷扬扬地落下,白慕筱的眼眸阴暗幽深,黑得像似无底深渊,看不到一点光明。

她太傻了!

上一次的背叛,她就认识到,这段感情并不像自己所以为的那般纯粹。

可是,听闻韩凌赋被圈禁,她对他的爱还是压过了一切,她回到了他身边,她想给他们两个人的感情最后一次机会,没有想到,自己的妥协换来的却是又一次背叛,撕心裂肺的背叛!

是啊,上千年的历史难道还没说明一切吗?

男人,尤其是有权有势的皇子、帝皇根本就不能相信,她不过是他万花丛中的一朵小花罢了,微不足道。

但她的孩子不同,她是孩子唯一的母亲,只有她的孩子,才会真心诚意地为她考虑,站在她的这边!

所以——

她还是会继续帮助韩凌赋夺嫡。

只是,她不会再付出她的一片痴心,她不会再爱这个男人,从今往后,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腹中的这个孩子,她会让她的孩子坐上那天下至尊的位置,她要让所有轻视她、欺辱她的人都后悔!

白慕筱握紧了拳头,渐渐地,她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冷冽果决。

在撇开了那段不值得爱情后,白慕筱的头脑更加冷静了,眼前的局势在眼中显得清晰而又明了。

如今五皇子被立为储君已成定局。

但礼部的一系列仪制走下来,至少也要半年的工夫,她还来得及。

五皇子遭行刺一事,若是能按她和韩凌赋的计划一切顺利的话,皇上必定会怀疑是二皇子所为。这一次,让南宫昕挡了一劫,五皇子毫发无伤,皇帝多半不会过于追究,可是却会在他的心里留下一根毒刺。而下一次,一旦五皇子死于非命,皇帝的雷霆之怒必会烧到二皇子的身上。

如此一来,最大的两个竞争对手就会两败俱伤。

而大皇子此人是众皇子中最愚钝鲁莽的一个,却又自以为是,自视甚高,想要除掉他,简直不费吹灰之力,那么最后的胜利者只会是韩凌赋,不,是她腹中的孩子。

是的!

她的孩子将会是这个王朝唯一的继承者!

所以……

白慕筱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腹部,除了她腹中的这个孩子,她不会让韩凌赋再有别的孩子!

她记得她曾经听人说过,有某种奇药可以让男人绝育,也许可以试一试。

还有崔燕燕的孽种也留不得……

白慕筱眼中起了一片惊涛骇浪,很快就归于平静。

“碧痕,”白慕筱抬眼看向铜镜中的自己,抚了抚自己的鬓发,淡淡道,“给我换那支赤金掐丝嵌翠玉的转珠凤钗。”

碧痕怔了怔,她当然知道那支赤金掐丝嵌翠玉的转珠凤钗是三皇子殿下送给主子的,主子这个时候要戴这支发钗,那岂不是说……

碧痕精神一震,喜上眉梢,忙不迭应道:“是,侧妃。”说着,她从首饰匣子里取出那支凤钗,仔细地插在了白慕筱的鬓角。

这支凤钗既然由韩凌赋所赠,自然不会是什么凡品,那掐丝的凤翅薄如蝉翼,凤首垂下三串明珠,垂在颊畔,随着步履微微摇动,璀璨生辉。

白慕筱揽镜自怜了一番后,就站起身来,道:“碧痕,随我去外书房!”

主子真的是要去见殿下!太好了,主子想通了!两个丫鬟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越发欢喜了。

主仆二人熟门熟路地从星辉院一路去往韩凌赋的外书房。

守在书房外的小励子一看白慕筱来了,高兴坏了,赶忙上前请安:“奴才给白侧妃请安。”顿了一下后,他又道,“白侧妃您来了就好,殿下这几日正心情不好……奴才这就去给您通报。”

小励子快步进书房通报去了,白慕筱几乎是木然地站在屋檐下,她已经不会轻易被这些空泛的言语所打动了。

不一会儿,小励子就喜笑颜开地出来,恭声请白慕筱进去,心道:果然,殿下一听说白侧妃来了,一下子就愁云散去。

白慕筱提了一下裙裾,款款地走进了书房,而小励子和碧痕则守在外头。

书房里,一身紫色锦袍的韩凌赋从紫檀木书案后霍地站起来身来,俊逸的脸庞上掩不住的激动,仿佛不敢相信白慕筱真的来了。

白慕筱穿了一件浅蓝遍地缠枝玉兰花蜀锦褙子,下头一条浅色月华裙,虽然因为怀了身孕,她的纤腰不再盈盈一握,却还是那么清丽脱俗。

“筱儿……”他一霎不霎地看着朝他走来的白慕筱,如暗夜寒星般的眼眸绽放出不可思议的光彩。

筱儿真的想通了!

韩凌赋欣喜若狂,心道:看来自己还是做对了,是该冷一冷筱儿,筱儿才会长大,才会知道自己对她的重要性!

“殿下。”白慕筱对着韩凌赋盈盈一福,韩凌赋直觉地想要像往常一样去扶她一把,但是手才稍稍一动,又收了回去。

白慕筱心寒不已,眸中闪过一道冷芒,这一刻,她的心意越发坚定了。

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等她再抬脸时,表情已经恢复成平常的样子,深情款款地看着韩凌赋道:“殿下,你还在生筱儿的气吗?”

韩凌赋这时才算完全放下心来,筱儿她真是来求和的,她再也不说什么要离开他的傻话了。

“筱儿,我怎么会生你的气!”韩凌赋叹了口气,这才拉起白慕筱的手,眼神又有了光彩。

两人到一旁的罗汉床上并肩坐下,韩凌赋把白慕筱揽入怀中,怜惜地叹道:“筱儿,你瘦了!这几日你是不是都没有好好吃东西?”说着,他扬声吩咐小励子去备些点心过来。

“殿下,您也消瘦了。”白慕筱亲昵柔顺地倚靠在韩凌赋怀中,可是韩凌赋却看不到她乌黑的眸中一片冷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