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大功/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凌赋紧紧地搂着白慕筱,心中一片柔情蜜意,这些日子空落落的心好似又有了着落,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殿下,”白慕筱仰起螓首看着韩凌赋,编贝玉齿咬了咬下唇,欲言又止地半垂眼眸,缓缓道,“筱儿刚才听小励子说殿下最近心情不好……殿下可是在生筱儿的气?”

“怎么会呢?”韩凌赋忙道,“筱儿,我怎么舍得怪你……”

“殿下……”白慕筱微微一笑,做出一副感动不已的模样,心里冷笑不已,“殿下,那日筱儿也是因为突然听闻皇子妃有了身孕,所以才会一时乱了方寸……筱儿以为殿下有了皇子妃腹中的嫡子就不要筱儿母子了……”她有些不安地半垂眼眸。

韩凌赋急忙抓住白慕筱的手保证道:“筱儿,你信我,那个孩子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那不过是代表着他的耻辱与无奈罢了。

“筱儿,只有你和我的孩子,才是我心中唯一的继承人!”韩凌赋郑重其事地说道,恨不得把心剖开让白慕筱知道他的心意。

白慕筱的心还是没有一丝波澜,心里勾出一个讽刺的笑意:唯一的继承人,却不是唯一的孩子!她和他的标准终究是不同!

“殿下,筱儿自然是信殿下的。”白慕筱咬了咬下唇,“只不过……因为殿下对筱儿的宠爱,皇子妃她一向不喜欢筱儿……”她勉强露出一个有些苍白的笑容,“殿下,皇子妃总归是殿下的正妃,都是筱儿不好,殿下放心,以后筱儿会努力讨皇子妃欢心的……”

看着白慕筱不安却故作坚强的样子,韩凌赋心痛不已,都怪自己太弱,需要倚仗崔家的力量,以致他心爱的女人不得不对崔燕燕那个女人卑躬屈膝。是啊,以前崔燕燕就不喜欢筱儿,处处为难筱儿,现在崔燕燕有了身孕,自以为有了倚靠,恐怕更有恃无恐了!

那筱儿和筱儿腹中的孩子也不知道会被糟蹋成什么样子……

他的心里不禁烦躁起来。

“若是皇子妃这一胎能够为殿下诞下嫡长子就好了。”白慕筱的右手轻抚着自己的腹部,喃喃道,“筱儿腹中的最好是女儿,这样的话,皇子妃将来也能容得下我们母女……”说着,她语气中就透出了几分凄楚。

韩凌赋怔了怔,眸色一沉。

是啊,他差点疏忽了,若是崔燕燕生了一个男孩可怎么办。

哪怕筱儿腹中的是儿子,嫡子与庶子年龄差距太小,来日可是大患。更何况,若筱儿生了一个女儿,那崔燕燕腹中的可就是嫡长子了,日后,就算他想让筱儿的孩子继承一切,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而且,以崔燕燕的性子,一旦让她诞下自己的嫡长子,还不知道会张狂到哪里去!她以后还能容得下筱儿和筱儿的孩子吗?

韩凌赋越想面色越是凝重,拳头不自居地握紧。崔燕燕的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白慕筱温顺地把头倚靠在韩凌赋的胸口上,没有说话,但眼角的余光却始终留着韩凌赋的神情,就见韩凌赋似乎有了决断,扬声道:“来人!”

小励子立刻快步进来了,躬身行礼:“殿下有何吩咐?”

“小励子,你去给本宫准备一些百濯香……”

小励子一听,心中一惊。这百濯香乃是宫中密香,堪称香中之王,用“一寸香,一寸金”来形容也不算夸大,只是这百濯香金贵归金贵,却有两种人闻不得,一来是妇人闻多了不易有孕;而二来则是易致孕妇流产,如今皇子府中有身孕的就是白侧妃和皇子妃崔燕燕,而白侧妃就在这里,殿下想要对谁用这百濯香,不言而喻。

小励子却不敢说什么,只能领命退下。

白慕筱的嘴角勾出一抹浅笑……

小励子匆匆而去,又匆匆而归。

百濯香府里当然是没有的,小励子刚交代了人拿着三皇子府的令牌去内务府报备,回事处就递来了拜帖,于是小励子又赶紧回来回禀,说道:“殿下,是大殿下的帖子。”随着帖子一起的,还有一封火漆封口的密信,密信是来人亲自交到他手上的。

韩凌赋赶紧拆开信,一目十行地看下去,神情随之轻松了下来,笑着说道:“筱儿,大皇兄约了我去太白楼,说是事情办妥了……我去去就回来!”

“那筱儿在星辉院等殿下。”白慕筱温顺地点头,亲自把韩凌赋送了出去,这才回了星辉院。

韩凌赋这一去,直到半夜才回来。

而就在次日,奉旨调查五皇子被刺一案的锦衣卫指挥使陆淮宁在早朝后匆匆进宫求见皇帝,并在御书房待了整整一个时辰才出来。

随后,一场撼动整个王都的风暴降临了!

陆淮宁率领锦衣卫一干人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了宁王府。

当日,宁王及其世子下狱,整个宁王府被贴上了封条,不准任何人随意出入。

紧接着,一箱箱信函、书籍被锦衣卫从宁王府里抬了出来……

整个王都风声鹤戾,仿佛又回了几年前,燕王和永定侯逼宫谋反的时候。当时,天子一怒,血流漂杵,除了燕王和永定侯两家被满门抄斩外,王都更有不少官员都被卷入其中,尸骨无存,行刑的时间足足持续了三日,整个菜市口的血腥味更是近一月没有消散。

而如今……王都中,一些敏锐的勋贵世家仿佛又嗅到了当年的气息,越来越多的府邸学起了南宫府闭门谢客,只望能躲过这一波动荡。

就连几位皇子的府邸也不例外。

仿佛连老天爷都感受到城中那种压抑紧绷的气氛,原本晴朗的天空在午后骤然变得阴沉,一层浓重的乌云笼罩在王都上方,沉重得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

而千里之外的南疆,却仍旧是万里如云,正午的烈日灼热得仿佛盛夏一般。

于修凡和常怀熙急匆匆地策马往雁定城的方向奔驰而去。

此刻,两个年轻人的脸上都掩不住的喜悦。

自从在雁定城的周边拾捡尸体的任务完成后,萧奕就给众人重新颁了任务,乔申宇因为之前表现不佳,被送去造瓮城那边,搬砖做苦力。至于于修凡和常怀熙,则得到了萧奕的认可,让他俩和其他几个小队分头去勘探雁定城附近的地形,以便画一张更完整的舆图。

若是以前,于修凡和常怀熙恐怕是觉得勘探地形无聊又枯燥,可是自从捡过那些死状各异、腐烂发臭的尸体后,这回的新任务简直就是太轻松愉快了!

这个任务已经进行了数日,每日都是日出离城,日落归城,他俩的作息十分规律,可是今日不同。两人有了意外的发现,所以立刻回城打算禀告萧奕。

说不定,那会是大功一件!他们这趟雁定城才算是没白来!

想着,他俩的心情都是激动不已。

踏踏踏……

雁定城高高的城墙出现在了前方,两人一夹马腹,伏低身子,马儿奔驰的速度更快了。

两人两马距离城墙越来越近,于修凡正想报明身份让城墙上的士兵开城门,却见前方沉重的城门“吱嘎”地缓缓打开了……

于修凡仰首朝着城墙上定睛一看,脸上顿时露出灿烂的笑容。

“大哥,你来的正好!我们正好有事向你禀报!”他奋力地对着城墙上的萧奕挥了挥手,扯着嗓子喊道。这下可好了,不用去守备府找大哥了!看来今天他和小熙子的运气确实不错!

城墙上,除了一身紫色锦袍的萧奕,还有李守备和景千总一干人等,他们正陪着萧奕巡视城防。

萧奕从城墙上俯视着马上的二人,嘴角微勾。

短短数日,这两个曾经娇贵的年轻公子哥已经被晒得好像是黑炭一样,精瘦了一圈,不显憔悴,反倒是精神奕奕的。

两人一进城后立刻飞身下马,疾步迈上通往城墙上方的石阶。

与此同时,几个守兵齐心协力地又把下方的城门关上了,厚重的城门发出嘎嘎吱吱的噪音。

“大哥!”于修凡兴奋不已,三步化作两步,来到萧奕跟前抱拳道,“大哥,我和小熙子有要事禀告!”

于修凡兴致勃勃地说着,比他落后了两步的常怀熙却是眉头一抽,若非萧奕、李守备他们在此,他真想吼出来,谁是小熙子啊!

于修凡对此毫无所觉,一脸期待地看着萧奕。

萧奕挥了挥手,所有人都应命退开了十步开外,随后就听萧奕道:“说吧。”

于修凡赶紧说道:“大哥,我和小熙子今日偶然发现沼泽西北面的荆棘间有一条小径,我们仔细查过了舆图,这条路确实没有标注过。我们沿着小径往前走了一里,但没敢走远,看它的方向,也许可以绕过沼泽……”

于修凡说的这片沼泽位于雁定城的西南边,约莫十几里外,瘴气密布,人畜皆不可踏足,否则一旦深陷其中,很可能遭遇覆顶之灾,因此那一带很少有人前往。

每支出去勘探的小队手里都有一份舆图,为的是能够更好的进行比较和补完。而在舆图的这个位置上,清晰标注着的只有一个沼泽。

沼泽的四周是密布的荆棘,而他们所看到的小径路口被荆棘所淹没,若不是仔细观察,绝发现不了。

一条新的路就代表一种新的可能性,没准他们可以找到新的行军路线,出其不意地夺回登历城。

萧奕眸光一闪,沉吟片刻后,缓缓道:“小凡子,小熙子,你们可敢去一探?”

这时,常怀熙已经顾不上嫌弃小熙子这个称呼,甚至还有些欣喜,据他所知,世子爷只有对熟悉的人才会用小名称呼,就好比现在神臂营的傅校尉!

常怀熙按耐住兴奋,转头和身旁的于修凡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的心意,两个年轻人整齐划一地对着萧奕抱拳,异口同声地应道:“世子爷,属下愿一试!”

每个字都铿锵有力,晒成小麦色的脸庞上更是洋溢着一种耀眼的神采!

萧奕朗声笑了,“去吧。记住,探路虽重,但重不过性命,你们两人的性命是第一位的,若是有险情,立刻返回。”

“是!世子爷。”

于修凡和常怀熙匆匆下了城墙,李守备等人这才上前,与之前一样,簇拥在萧奕的周围。

萧奕从城墙上俯视着两人纵马出了城门,越行越远,这才收回了目光。

正要与李守备继续说话之际,哨楼的方向一个身穿铠甲的哨兵急匆匆地小跑了过来,步履间,甲片互相碰撞,发出咚咚的声响,显然是有急事。

“世子爷,”哨兵走到近前,郑重其事地抱拳禀道,“两里外有七八人正骑马往这边来,看他们的穿着,应该是南凉人。”

一句话说得城墙上静了一静,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众人都是表情肃然。萧奕右手一伸,竹子立刻机灵的把一个千里眼递给他。

萧奕沿着那哨兵指的方向看去,一手调整着千里眼的距离,千里眼目及之处,可以看到七八个身穿南凉衣袍、佩戴南凉弯刀的男子正骑着高头大马朝这边而来,马蹄飞扬之处,卷起一片尘土……

来者不过是七八人,现在又是青天白日,很显然,他们定然不是来偷袭的。

不是偷袭,那就是……

萧奕微微眯眼,朗声吩咐道:“景千总,让弓箭手待命!”

“是,世子爷!”

景千总抱拳领命。

等那七八个南凉人靠近雁定城门的时候,便立刻发现城墙上数百羽箭寒光闪闪的箭头对准了他们,烈日当头,他们有些晃眼,不知道是阳光更刺眼,还是那些冰冷尖锐的箭矢……

几个南凉人下意识地放缓了马速,待来到几十丈外,一个年轻的校尉扯着嗓子道:“来者何人,速速报明身份!”

为首的南凉人是一个皮肤黝黑、精瘦的大汉,国字脸上留着些许胡渣。被这数百支羽箭对着,他心里亦有些底气不足,赶忙抱拳表明了身份:“吾乃南凉元帅伊卡逻麾下使臣图兀骨,奉我帅之命前来求见镇南王世子!”

那年轻的校尉没有立刻回话,转身朝后方的萧奕、景千总等人看去。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

这是千百年来的规矩,这一行八人是以使臣的身份来到雁定城,他们就应该得到好生安置和款待。城墙上的众将都是面沉如水,就等萧奕出言开城门放他们进来。

“除投降归还城池,南疆不接受任何谈判。”萧奕面目冷峻,他一字一顿又道:“十息内,退或死!”

众人都是一惊,景千总和李守备面面相觑,两人都觉得不妥。

景千总抱拳劝道:“世子爷,这……不太好吧?”世子爷所为,虽图了一时痛快,但难免会遭人诟病,实在得不偿失啊,“世子爷,依末将之见,……”

萧奕抬起右臂,示意他不用再说下去,目光冰冷地说道:“南凉人占我城池,杀我百姓,如今还敢大摇大摆地找上门来,真以为我们南疆军是好欺负的不成!”

萧奕的声音在城墙上传荡,士兵们不禁一阵热血沸腾,心里暗道痛快。

年轻的校尉更是心潮澎湃,迫不及待地又转向城门前的几个南凉来使,厉声道:“世子爷有命,十息,退或死!”

那些羽箭都细微地调整了方向,锋利的箭头直指那为首的图兀骨。

图兀骨不由一惊,自己现在可是南凉的使臣啊,俗话说“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大裕人不是一向最重视所谓的规矩颜面的吗?这位世子爷怎么就不按常理出牌呢!

想到这里,图兀骨连忙朗声说道:“伊卡逻大帅命吾前来与镇南王世子商议交换九王一事!”

他的话音刚落,一阵破空声响起,一道黑色的羽箭破空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在他前方的地面上,距离马儿的铁蹄不过是数寸。

马儿受惊地发出嘶鸣声,前蹄高高地扬起,在半空中蹬动着……

幸而图兀骨的骑术还算不错,反应极快地抱住马脖子,安抚着胯下的黑马。

黑马很快平静了下来,但是图兀骨自己却是心绪久久无法平静,怎么会这样呢?!这些大裕人居然敢真的对自己出手?

“一!……”

年轻的校尉冷声开始了数数,城门上的士兵也齐声数道:“二!三!……五!……”

数百个声音重叠在一起,喊声震天,配上那蓄势待发的数百支箭矢,杀气腾腾,让人不寒而栗。

眼角的余光瞟到刚才那支距离自己的马匹不过几寸的箭矢,图兀骨眉宇紧锁,终于朗声对同伴道:“我们走!”

今日只能无功而返了!

一切只能等回禀了元帅再从长计议。

“……八!”

图兀骨不敢再耽搁,赶紧带着人策马而去,渐行渐远……

城墙上,萧奕目送他们远去,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眯起,眼中透着一丝利芒。

九王朗玛现在的确在雁定城,在生擒了他以后,萧奕便吩咐暂时留下他一条命。九王此人,虽然没什么用,但是他在南凉身份特殊,当日,也“多亏”了有他,使得伊卡逻自乱阵脚,他们才能轻易地拿下永嘉和雁定两城。

如此之人,就算要死,也得发挥出他更大的价值后再死!

萧奕的嘴角挑了挑,突然问道:“李守备,朗玛可还活着?”

一旁的李守备脸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上前半步,抱拳回道:“依世子爷您的吩咐,朗玛还在搬砖,一时半会儿的死不了。”

李守备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家世子爷实在有创意,独树一格啊!抓来的俘虏不关也不杀,直接上了镣铐后,统统赶去做工。

世子爷说了,咱们大裕的百姓尚且需要自己养活自己,总不能还白养着这些南凉俘虏吃空了他们南疆军的军饷吧!

既然想吃饭,那就得干活!

就连那位南凉堂堂九王也不例外。

这实在是……太解气了!

想着,李守备眼中闪过一抹义愤。

南凉攻下雁定城时,曾屠城三日,城里的青壮年早就死伤了七八成,李守备原本还担心重建会有难度,但如今多了这么些俘虏后,一切就进展得十分顺利了。

南凉那位九王,早就没有了当初那般高高在上的模样了。原本那身细皮嫩肉经过这些天烈日的暴晒和连日劳作,变得黝黑粗糙,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估计等他们南凉王看到这个弟弟恐怕也不认得了吧!

城墙上的众人也都觉得大快人心,相视而笑,气氛又轻松了起来。

之后,萧奕就回了守备府,这是他每天的固定行程,鸡鸣起来练武,然后沿城巡视,到了正午左右,再回守备府处理那些个公文琐事。

日日如此,不厌其烦。

如此又过了数日,这一日下午,萧奕才刚在书房里看完一叠公文,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突然,一阵若有似无的鹰啼自窗外传来……

------题外话------

月票~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