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重逢/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奕昳丽的脸庞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难道说……

不会吧?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是萧奕还是站起身来,往窗外的天空远眺。

碧蓝的天空中,万里无云,一头模糊不清的雄鹰正飞翔在高空中,因为距离太远,只能看到一个黑影,那头鹰正往这边飞来,不时发出鹰啼,越来越响亮……

虽然还看不清它的样子,但萧奕心中已经确信无疑,勾了勾手指放在唇边发出嘹亮的哨声……

空中的雄鹰似乎听到了这边的声响,目标明确地朝这边飞了过来,展开双翅,越飞越低,猛地朝书房外的院子俯冲了下来……

“小灰!”

萧奕绽放出喜悦的笑容,伸出右臂,让小灰稳稳地停在了它的右臂上。

竹子闻声而来,有些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结结巴巴道:“世子爷,小……小灰怎么来了?”

“不只是小灰来了……”萧奕摸了摸小灰油光发亮的灰羽,意味深长地笑了。

臭丫头的信前几日就到了,长长的一封信里有一半是在告状小灰越来越野,竟然跟着官语白出去了一整天,才知道回家。

看来还真是没冤枉了小灰,竟然一直“野”到雁定城来了!

萧奕忍俊不禁,左手伸指在它脖颈上弹了一下。小灰甩了一下脑袋,俯首去啄自己的羽翼。

竹子一头雾水,搔了搔头。还有谁和小灰一起来了?总不会是世子妃吧?……怎么可能呢!

就在这时,外头响起一阵急促的步履声,夹杂着盔甲碰撞声,一个士兵在外朗声道:“世子爷,小的有要事禀告!”

“进来吧。”萧奕道。

士兵疾步匆匆地进了书房,抱拳禀道:“世子爷,安逸侯来了,刚刚进了城门。”说着,忍不住用眼角瞟了一眼萧奕胳膊上的灰鹰,但立刻被小灰冰冷的鹰眼看得低下头去,心里奇怪:没听说世子爷养了一头鹰啊?

萧奕吩咐道:“请安逸侯到此一叙!”

士兵领命退下。

安逸侯?!竹子有些傻眼了,难道刚才世子爷指的是安逸侯?

“安逸侯怎么和小灰凑在一起了?”竹子轻声咕哝了一句。

萧奕宠溺地又摸了摸小灰的羽翼,吩咐道:“竹子,去给小灰备些生肉……还是算了。小灰,我看雁定城外野味不少,不如你自己去找点吃的,顺便给我也捎点。”

小灰啼叫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

萧奕右臂一挥,小灰立刻顺势飞了出去,炫技地直冲云霄,发出嘹亮的鹰啼。

一旁的竹子满头大汗,世子爷以前靠世子妃养,现在靠自己的鹰投食吗?

其实,竹子很想说一句:城里虽然少粮,但还没困难到这个地步啊……

片刻后,书房外再次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一听声音,就知道这一次有数人,竹子忙出门去迎客,很快就把官语白、李云旗和小四给迎了进来,其他随行人员则在外头候着。

官语白不疾不徐地信步走了进来,透着一贯的云淡风轻,而他身后的李云旗却像是一张拉紧的弓一样,崩得紧紧的。

李云旗在王都的时候就听说这镇南王世子性子嚣张乖戾,为所欲为,这一次,安逸侯来此查看南疆军与南凉的战况,总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说不定萧世子会觉得安逸侯是存心来找茬的,心中不悦,借此为难一番。

萧奕看也没看李云旗一眼,还算客气地对着官语白抱拳道:“官侯爷,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官语白回以抱拳,态度也是不冷不热:“萧世子别来无恙。”跟着又介绍一旁的李云旗,“这位是李云旗校尉。”

李云旗忙给萧奕施礼:“见过萧世子。”虽然他故作轻松,但是那种僵硬的感觉早就通过他的言行不自觉地散发了出来。

“李校尉。”萧奕随意地对着李云旗抱了抱拳,“李校尉一路辛苦了,本世子令人带李校尉下去安顿一下吧。”

他说话的同时,竹子已经知情识趣地走到李云旗跟前,伸手做请状。

李云旗的表情僵硬了一瞬,这位萧世子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分明是要故意遣开自己。萧世子会不会为难安逸侯呢?

李云旗给了官语白一个询问的眼神,官语白微微颔首,于是李云旗只得道:“多谢萧世子,那在下就先告退了。”

李云旗往外走去,听到后方传来萧奕的声音:“官侯爷,本世子前几日收到了父王的飞鸽传书,官侯爷此行……”

李云旗渐渐走远,就什么也听不到了,也看不到萧奕促狭的表情。

“小白,坐坐坐!跟我这么客气干嘛!”萧奕走到窗边在一把圈椅上坐下,招呼着官语白也坐下。

官语白撩袍坐下,眼角正好瞟到地上的一片灰羽,不由嘴角一勾,道:“小灰已经来过了?”这一路上,小灰时不时就会跟上来,捉弄一会儿鸽子再回骆越城,来来回回的,忙得很。

萧奕点了点头:“我打发它自己找吃的去了。”

萧奕一边说,一边拿起一旁的茶壶,亲自给官语白倒了一杯还算温热的茶水,用调侃的语气说道,“小白,我看你的‘鸟’缘也不错啊,难得我家小灰这么喜欢你。不如你也养头鹰如何?那以后我们就可以做亲家了!”

官语白还没说什么,小四整张脸都黑了,心道:这个萧世子还是这么不着调!

这时,窗外又传来熟悉的鹰啼声,下一瞬,就见一团七彩的东西从窗口被抛了进来……

经过几日前的信鸽事件,小四已经很熟练了,随手一捞,就把那一团抓在了手里。

入手沉甸甸的,这一次,居然是一只五彩斑斓的山鸡!

见状,萧奕忙乐滋滋地对着官语白炫耀道:“小白,我刚才让小灰给我捎点野味,它就给我给带了一只野鸡回来!我养的鹰,果然不同寻常!”

屋子里的三人都朝窗外看去,小灰已经停在了外头的一棵大树上,正用它一贯高傲的眼神俯视着众人,仿佛在说,尔等凡人不会捕猎,吾就赏点吃的给你们吧。

官语白的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笑意,道:“小灰确实聪明。”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张折成长条的绢纸,递给了萧奕。

萧奕还不知南凉信鸽的事,一脸狐疑地展开了那张绢纸,上面寥寥数语看的他心中一惊,面露讶色。这竟然是……

官语白就在一旁说起了那日小灰如何给他送信鸽的事,萧奕眉头一扬,放下信纸又朝窗外的小灰看去,夸赞道:“小灰,你立了大功了!”这下他可要写信给臭丫头好好替小灰申辩一番,什么叫他把小灰给宠坏了,分明是有其主,必有其鹰,小灰这都是像他啊!

瞧萧奕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小四眉头抽动了一下,无语地移开了视线。

萧奕捏着那张绢纸又看了一遍,然后抬眼又道:“小白,这次你来的正好,雁定城附近有一片沼泽,前两日我麾下二人在勘探地形的时候,偶然发现一条小路可以绕过沼泽……”

官语白若有所思,指节扣了扣桌面,道:“这片沼泽可是在雁定城的西南面?”他早已将南疆的舆图了然于心。

见官语白垂眸思索的样子,萧奕殷勤地说道:“小白,此事不着急。你远道而来,还没吃东西吧?嘿嘿,小灰都好心给我们抓了山鸡,我们可别辜负它的一片心意,干脆就这只山鸡烤了吃吧!不用你动手,我来!”

小四眉头一抽,心道:萧世子这话,怎么听起来有些怪怪的呢……

官语白却是含笑道:“那我今日可要尝尝你的手艺了。”

萧奕得意洋洋地炫耀道:“我祖父说了,男人当能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就算身上没银子,也可以自己打猎猎只山鸡、野猪烤来吃!祖父当年打仗时,又一次与大军失散……算了,待会我一边烤鸡,一边再与你说。”

说着,他朝小四手里的山鸡打量了一番,有些不太满意的说道:“这山鸡不够肥,去了羽毛,估计也没剩多少了,肯定不够我们吃!”

他走到窗边,对着窗外的小灰喊道:“小灰,我这儿有客人,你再去抓点山鸡、兔子回来。”

在小四复杂的目光中,小灰扇动翅膀飞向高空。

萧奕目送小灰越飞越高的身影,很是得意地说道:“我家小灰果然是最最聪明的鹰!”

这时,安顿好了李云旗的竹子又回来了。

他一进屋,就看到了小四手中五彩斑斓的山鸡,傻眼了,嘴角抽动了一下,腹诽道:小灰居然还真的给世子爷猎了只山鸡回来!这下够世子爷炫耀上好些时日了!

萧奕吩咐道:“竹子,去准备一个烤架和干柴什么的,本世子要亲自烤鸡招待小白。”

“是,世子爷!”竹子急忙下去了。

竹子办事,自然不用萧奕操心,没一炷香功夫,不只是烤架和干柴备好了,油盐酱醋等等的各式调料罐子,还有匕首、铁叉等工具全都备齐了。

连那只山鸡都找人给杀好,去掉了彩羽和内脏,只等着烤了。

两主两仆就在书房后边的后院坐下了,萧奕的动作有些生疏,但还算像模像样,小四暗暗松了一口气。

不一会儿,烤肉诱人的香味就弥漫在院子里,皮肉上的油脂化开发出滋吧滋吧的声响,看着、闻着、听着都让人垂涎欲滴。

待烤鸡变成金黄色时,萧奕的动作已经非常熟练了,笑吟吟道:“马上就可以吃了!”

他话音还未落下,空中又传来熟悉的鹰啼,小灰回来了,它猛地俯冲下来,随“爪”一抛,也不管人能否接到,就把爪子里的东西丢了下去。

小四又是眉头一抽,但还是跑了过去,准确地接住并顺势化去冲劲。

这一次,小灰猎来了一只山兔。

于是,烤架上之后便又多了一只光秃秃的烤兔。

竹子又使唤厨房做了一些小菜,两人以茶代酒,一边吃,一边闲聊,直到月上柳梢头,才各自回去歇息……

次日一大早,萧奕、官语白一行七八人就出城往西南边而去,他们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去查看那片沼泽旁的那条小路,傅云鹤、于修凡和常怀熙也在其列。

小灰飞在他们的上方,一会儿飞到他们前方,一会儿又飞了回来,在他们头顶盘旋不去,不时地发出嘹亮的叫声,仿佛在催促他们再快一点!

南疆的十月比王都要热上不少,此刻太阳已经完全升起,高悬在万里无云的天空中,阳光灼热刺眼。

幸好,在官道上驰过几里后,他们就驰入一片茂密的树林中,四周的温度瞬间骤降,才有了秋日凉爽的感觉。

于修凡和常怀熙在前方带路。

于修凡一边策马在树木之前穿梭,一边回头道:“大哥,穿过这片树林,就是一片草地,与沼泽相接,所以大家一定要小心,不小心陷入沼泽里,那可就麻烦了……”于修凡的语气似乎颇有几分感慨,听得其他几人都是眉头一挑。

傅云鹤也不与于修凡客套,笑着直接问道:“小凡子,你不会是掉下去过吧?”

于修凡似乎想到了什么,抹了把冷汗道:“那倒是没有,就差那么一点,幸好小熙子拉了我一把。”只不过,后来眼睁睁地看着一头不小心陷进沼泽的野猪一步步地在他眼前遭遇覆顶之灾,那还真让他颇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小熙子,你现在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于修凡热情地看向常怀熙,“等回了骆越城,我请你喝酒……大家见者有份!”

被他这么一招呼,众人都笑了,气氛轻松愉快了不少。

只有常怀熙因为小熙子这个称呼眉头抽动了一下。

众人继续策马前行,没过多久,树林前方就出现一片亮光,于修凡指着前方道:“前面就是树林的出口了……”

树林外一下子豁然开朗,前方是一片大平坦的的草地,再往前就是一大片沼泽,那深灰色的泥潭上稀稀落落地长了一些鲜绿色的水草,青色的浮萍……

众人都缓下了马速,沼泽上方弥漫着一种淡淡的白色雾气,夹杂着一种冰冷腐臭的味道,让人闻之欲呕。

“大家都小心,沼泽上有瘴气,别太靠近了。还有,尽量沿着有树木生长的地方走,树木都长硬地上……”于修凡再次提醒道,这些日子,他着实下了一番苦功。

众人小心翼翼地沿着这片沼泽走了两里多路后,前方出现了一大片郁郁葱葱的荆棘丛,横行肆虐,用它们长满尖刺的茎干把四周其他的灌木挤得没有生存之地。

一般人看这密密麻麻的尖刺,恐怕都望而生畏,根本就不会再往前走,没想到于修凡和常怀熙竟能在这里找到一条路。

众人的表情中都透着一丝惊讶,于修凡和常怀熙两个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做事倒是挺细致的。

“嘿嘿,”于修凡安静不了几息,摸着鼻子又道,“还是那天我打算猎一只兔子吃,眼睁睁看着那只兔子穿过了荆棘丛,才侥幸发现了那条小路……”

当他看到那只灰兔安然地穿过荆棘丛,竟没有深陷于沼泽中,就意识到这几丛荆棘丛后也许不是沼泽,赶忙把常怀熙给招呼了过来。

这一带的荆棘条既坚硬又极具韧性,两人合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一部分荆棘斩除,豁然发现在这丛荆棘之后,竟然别有洞天……

于修凡大致把那天的事说了一遍,说得众人都是忍俊不禁,这也算是傻人有傻福了。

常怀熙无语地在心里摇头,这个于修凡还真是什么都拿来说……

两个公子哥熟门熟路地一起把一丛用作伪装的荆棘用剑鞘扫开,跟着,一条夹杂在荆棘丛之间的羊肠小径展现在众人眼前,这条长满野草的小径虽然狭窄,却也足够两三人并行。因为路的两边长满了荆棘丛,所以一眼望去,这条小径就隐匿在了荆棘丛中,一直没什么人发现。

萧奕和官语白都是心中一喜,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小凡子,你带路。”

在萧奕清朗的声音中,他们再次翻身上马。

由于修凡在最前方带路,其他人紧随其后地鱼贯而入,沿着这条小径一路往前,微风中,草色青青送马蹄,众人的身影烟雾缭绕中若隐若现,很快就消失不见……

走了近半个时辰后,领路的于修凡指着前方的一片小树林道:“大哥,过了这片小树林,就是一条官道。”

不过,于修凡和常怀熙手中的这份舆图只是针对雁定城周边一带,因此他俩也不确定他们身在何处。

这一带战乱,现在官道上一片荒芜,什么人也没有,就算于修凡有心找人问问路,也无人可问……

一干人等很快就穿过了那片小树林,然后停在官道边,再次下马。

这条官道足够两辆马车并行,路的两头径直延伸至远方,一眼望不到尽头。时值正午,烈日灼灼,金色的阳光晒得地面好似在发光似的,有些晃眼。

官语白默不作声地观察着四周的环境,一会儿看看日头的方位,一会儿又看地上的影子,若有所思,然后指着官道的一头道:“这条官道应该是通往登历城的。”

登历城?!于修凡和常怀熙互相看了看,先是一喜,但随即又想到也不知道这里距离登历城有多远,若是太远的话,恐怕也起不到奇袭的效果……

官语白似乎发现了什么,大步朝官道中间走去,众人都齐刷刷地朝他看去。

官语白撩袍蹲下身,查看着地面上数道清晰的辙印,深凹的车辙清晰可辨。他半垂眼眸,拿出了一方帕子,拈起一些土壤,捻动了几下。

萧奕走到他身旁,问道:“小白,你发现了什么?”

小白……常怀熙的眼角抽动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小熙子的称呼其实也挺不错的。

官语白将帕子递给了小四,缓缓道:“这几条辙印与其他的辙印不同,应该是近几日留下的……”

众人都想到了什么,精神一振,于修凡脱口而出道:“莫非是南凉人留下的?”

官语白用手指在地面上丈量了一番,道:“应该是。南凉马车的轨距与我们大裕的马车不同,这么深的辙印,他们的马车上恐怕装了不少东西。这里留下了数条辙印,看来这几月来他们的马车在这条官道上应该来回好几次了……”

萧奕面露喜色道:“这么说,这条官道应该是南凉人的必经之所。”既然是马车留下的辙印,那么马车中运送的十有八九是物资,要么是武器,要么是军需,又或者是粮草……

无论是哪一种,对于他们而言,都是大有可为!

今日这一趟真是大有收获!

一时间,众人都是喜笑颜开。

今日他们来的人不多,若这条官道真是南凉所重用的,久留反倒会打草惊蛇,于是,萧奕下令原路返回。待回去雁定城后再另做打算。

上午走过一遍后,无论是人还是马,都对回去的路了然于心,比去时少花了一半的功夫就走出了这条小径。于修凡和常怀熙又熟练地把小径的入口伪装了起来……

这时,上方的空中突然传来小灰的叫声,吸引得众人都循声看去,只见原本盘旋在高空的小灰似乎发现了什么,朝某个方向俯冲了下去。

于修凡愣了一下,笑嘻嘻地说道:“大哥,小灰难道是发现了什么猎物,捕猎去了?”说着,他垂涎欲滴地咽了咽口水,“我去看看,没准还能沾沾小灰的光,吃点野味……”

于修凡利索地上马,然后一夹马腹,加快马速,迫不及待地追着小灰往树林的方向而去。常怀熙迟疑了一瞬,还是策马跟了上去。

萧奕笑吟吟地对官语白道:“小白,我们也看看去,没准今天又有烤山鸡吃了……”

话音未落,他和傅云鹤连人带马如闪电般冲出,官语白含笑地看着前方四个鲜衣怒马的年轻公子哥,却是不疾不徐地跟在后头,宛若秋日出游一般,惬意闲适。小四仍旧是如影随形地跟在官语白身后。

今日出来的正事已经办妥了,众人的心情都放松了不少。

走在最前方的于修凡追着半空中的小灰策马奔驰了一段距离后,就见小灰在树林口盘旋不去,不时发出清亮的啼叫声。

于修凡稍稍将视线下移,才发现小灰的下方,有一老一少站在几颗大树下,正确地说,应该是一位老者和一名姑娘。

因着距离有些远,他一时看不清那两人的容貌,只看到那一老一少都穿着青色衣裳,分别背着一个竹箩。

于修凡下意识地“吁”了一声,让胯下的马儿缓了下来。他微微眯眼,总觉得那姑娘似乎有些眼熟。

他身后的常怀熙也看到了这两人,驱使马儿走到于修凡身旁,警觉地眯了眯眼。虽然这两人看着不过是普通的一老一少,身单力薄,但是雁定城之前被南凉占领过,如今城内的百姓都不敢随意出城,而其他城镇的人也不敢到这附近来,再说,这里荒郊野外,这一老一少来此作甚?!

想到前几日来过雁定城的南凉使臣,常怀熙心里越发警惕。

这两人不会是南凉探子呢?

“世子爷……”

常怀熙正想回头向萧奕请命,由他和于修凡先过去探个究竟,却听前方那青衣姑娘指着半空中的小灰高喊起来:“小灰,你是小灰对不对?……外祖父,这一定是玥儿的小灰。”

常怀熙原本没出口的话硬生生地咽了下去,这姑娘知道世子爷的鹰叫小灰,难道这一老一少是世子爷的熟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