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美妾/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带着琴和萧霏一起去了她的月碧居,萧霏果然爱不释手,小脸上绽放出了欣喜的笑容,忙不迭地调音试琴,眉宇间的愁绪也淡了许多。

等回到碧霄堂,已经快酉时了,鹊儿上前禀报说,一刻钟前,镇南王被方老太爷请去了听雨阁。

南宫玥微微挑眉,心中猜测可能是为了方家的事。她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然而,才坐下翻了几页书,她就被镇南王也唤去了听雨阁。

“父王,外祖父。”

镇南王和方老太爷正坐在后院的八角亭里,南宫玥不疾不徐地上前,恭敬地给两位长辈行了礼。

“免礼。”一身太师青锦袍的镇南王抬了抬手,面带笑意,看来心情还不错。

一旁的方老太爷对着南宫玥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拿起茶盅掩住了嘴角的笑意。

镇南王开门见山地说道:“世子妃,过些日子,本王要纳方家六姑娘进门,你且先去准备一下。”

镇南王来听雨阁前也没想到方老太爷居然会与自己说这事,哎,方家也真是的,想让他纳个方家姑娘为妾而已,他们大可以自己来与他说,还偏去扰了岳父的清静。

镇南王的后院美妾如云,可以说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也不少。但方家的姑娘却是不同的。方家毕竟是南疆的四大家族之一,又拥有南疆大部分的矿藏,不容小觑。这些年来,镇南王府与这些世家其实也是相互扶持的。如今镇南王哪怕对小方氏再腻歪,也得留着她,为的也是维持住和方家的关系。

现在,方家主动愿意拿一个姑娘出来给他为妾,当然是极好的。

也因而,镇南王如今的心情很好。

方家既然如此识趣,那镇南王也乐得给他们脸面,毕竟方家不是一般的人家,萧方两家的关系更不一般,新过门的方家姑娘虽然不似卫氏那般有侧妃的诰命,但入府也是贵妾,与王府中普通的妾室姨娘不同。不然的话,纳妾这种小事,镇南王也不会特意与南宫玥提。

南宫玥福身领命:“是,父王。”

她没有多问什么就退下了,心知一定是方老太爷刚才和镇南王提了此事,才会有这么一出……

南宫玥转身之后,嘴角微勾。

回了碧霄堂后,南宫玥就令百卉去给卫氏传话,把递纳妾文书的事交给了卫氏去办。

于是,次日一早,方家四房就得了卫氏递来的纳妾文书。

收到文书时,方四太夫人简直傻眼了,赶忙把方四老太爷给叫了过来,把那文书往他手中一递。

一旁的方紫蔓从看到文书的那一刻,已经脑中一片空白,傻愣愣地站在那里久久回不过神来。

“老太爷,怎么会是王爷呢?!”方四太夫人眉宇紧锁,既焦急又疑惑地对方四老太爷说道。

他们原本是打算着,无论镇南王或者世子爷,只要他们其中一个纳了方家的姑娘便可。当然最好是世子,甚至他们相信只要方老太爷开了口,以方紫蔓的品性容貌,一个世子侧妃也是妥妥的事。

而若有万一,要纳方家姑娘的是镇南王,那嫁过去的就不会是方紫蔓这个嫡房嫡女,而是会从四房庶子的嫡女中挑一个姑娘。

可是现在王府送来的纳妾文书已经写明了方氏六女,那就是板上钉钉,他们总不能跑去给镇南王说方家要换人吧?

当然,他们也可以去与镇南王说,他们没打算把方家姑娘送进王府为妾,想必镇南王也不会强人所难,可是,这么一来,哪怕以后想把蔓姐儿送去给世子也办不到了。那可就真得断了王府与方家的关系了……

“好一出釜底抽薪之计!”方四老太爷狠狠地捏着那纸纳妾文书,咬牙道,“一定是世子妃善妒,在背后捣的鬼!”

“祖父……”方紫蔓泫然欲泣,狠狠地扭着手中的帕子,“孙女,孙女不愿……”世子爷年轻俊朗,与他为侧,自己便也认了,可是王爷……王爷都大得足以当她的父亲了!

方四老太爷心里也不愿,蔓姐儿是他们四房精心培养出来的姑娘,德容言功,样样出色,哪怕送去宫里为妃也毫不逊色,现在竟然要给王爷为妾,实在太不值得了!

方四老太爷越想越烦躁,可是事已至此,他只能道:“蔓姐儿,你一向懂事……哎,事到如今,方家也不能违了王爷的意思。”说着,他给老妻使了一个眼色。

“祖母!”方紫蔓又急切地看向了方四太夫人,祖母一向疼爱她,一定不会勉强她的,对不对?

方四太夫人无奈地拉起方紫蔓的手,劝道:“蔓姐儿,你别急,你仔细想想,嫁给王爷可比世子爷要好多了!众所周知,王爷和世子爷父子之间一向不和,如今王爷春秋正盛,若是你嫁过去以后,能讨得王爷欢心,又有我们方家撑腰,别说是侧妃了,有朝一日甚至能当上王妃!俗话说:‘父母爱幺儿’,一旦你诞下麟儿,王爷定然欣喜,届时废了世子又何尝不可?……”

方四太夫人滔滔不绝地说着,而方紫蔓却是面沉如水,捏着帕子的手更为用力了。祖母这是让她望梅止喝呢!说来说去,还不是要逼自己嫁给王爷!

不管方紫蔓怎么想,这件事都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无论是方家,还是王府,都为此事忙碌起来。

既然王爷有贵妾要进门,自然要收拾出一个院子给她住,还要指派相应的下人……各方面的规制不能高于侧妃卫氏,但也不能低于金姨娘她们。

这些事南宫玥基本上都交给了卫氏处理,也就是卫氏偶尔拿不定主意,才会跑来碧霄堂与南宫玥商议。

转眼又过了两日,正是南宫玥请周柔嘉来府里做客的日子。

这一日,天气阴沉,就如周柔嘉的心情一样。

自从收到镇南王世子妃的帖子后,这几日,她的脑海中不时地浮现同一个问题:世子妃请她过来真得只是为了品评曲谱吗?又或者……

但是她又不敢去深思,就怕分析的结果会让她觉得更为不安。

马车的速度渐渐地缓了下来,丫鬟挑帘往外头看了看后,小声道:“姑娘,镇南王府到了。”

丫鬟跳下马车,递上了帖子,不多时,镇南王府便开了一扇角门,一个门房婆子前来相迎,把马车迎进了门。

马车沿着青石板路到了二门,周柔嘉下了马车,一个身穿赭红色宝葫芦妆花褙子的管事嬷嬷在二门处相迎,笑着福了福身道:“周大姑娘,请随奴婢来,世子妃和大姑娘正在碧霄堂等姑娘。”

萧霏也在……想起之前与萧霏处得颇为投机,周柔嘉原本紧绷的心绪略略放松了一些,温文有礼地说道:“那就有劳嬷嬷带路了。”

周柔嘉随着那管事嬷嬷走过花园,穿过一条游廊继续往前……

这时,前方走来一个年轻的少妇,穿着一件蕊红绣缠枝杏榴花刻丝褙子,头上挽着堕马髻,斜插了一支赤金嵌宝衔珠串三翅斜凤钗,看来清丽动人,又透着一丝娇媚。

“这位是周大姑娘吧?”那少妇走上前,对着周柔嘉盈盈一福,脸上露出善意的微笑。

周柔嘉心里奇怪此人的身份,也是福了福身。

管事嬷嬷却是面色微微一变,眼中闪过一抹冷芒,嘴里还算客气,道:“章姨娘,你怎么会在这里?”前面就是碧霄堂了!碧霄堂前可不是阿猫阿狗都能随便逗留的!

章翩翩是聪明人,如何感觉不到管事嬷嬷话中带刺,她来之前,就已经想明白了自己如此可能会让世子妃不快,但是她实在是顾不上了。

章翩翩半垂眼帘,乌黑的眼眸中暗沉如一片深渊,耳边又响起了萧栾的声音:“……翩翩,我犯了错,坏了周大姑娘的闺誉,事到如今,也唯有娶了她才能弥补我的错误了。哎,我总归是要娶妻的,我看那位周大姑娘是个温柔和善的,一定能和你处得来的……”

想着,章翩翩的双手在袖中紧紧地攥成了拳头,面上则是笑脸盈盈。

她知道萧栾肯定是会娶妻的,但是她相信自己能笼络住萧栾,所以从来就不担心。可是,这周大姑娘……萧栾如今对周大姑娘因为愧疚而上了心,这才是最不妙的……

于是,章翩翩便来了,一来是想亲眼看看这位周大姑娘,二来若是能让周大姑娘在世子妃面前失态,叫世子妃觉得她不配为萧栾的嫡妻就好了……

“吴嬷嬷,妾身听说周大姑娘来了,就特意过来与姑娘打声招呼,也好先认个脸。”章翩翩笑道,说着,又看向了周柔嘉,笑容亲切热络,“周大姑娘且莫怪妾身冒昧,妾身听二公子说了姑娘的事,所以才想来给姑娘请个安……以后你我姐妹效仿娥皇女英,好好侍候二公子,必然能成就一段佳话。”她娇媚的眼尾微挑,笑得意味深长。

周柔嘉双眸一瞠,一张白皙的脸庞涨得通红,耳朵更是嗡嗡作响。虽然对方没有直说,但她已经明白对方是谁了。

萧二公子屋子里的姨娘!

这些天,王氏也略微打听过萧栾的事,因而周柔嘉知道他的屋里有一个得宠的姨娘。

周柔嘉没有立场与身份去评价萧二公子娶妻前纳妾是否合规矩,如今的她是自身难保。

母亲只有她一个独女,若是她一条白绫,或者青灯古佛,来日又有谁能来奉养母亲?!因而这些天来,周柔嘉已经想得很明白了,镇南王府要是瞧不上她,认为她的家世人品不配为萧二公子的正妻,那么她甘愿入府为妾。

可是,哪怕她将来会为妾,如今的她还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由不得别人府里的姨娘如此作践。

她默默地问自己,若是没有那件事,自己在别人府里做客,遇到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做……

这么想着,周柔嘉冷静了下来,向带路的嬷嬷说道:“吴嬷嬷,劳烦你领路。”

吴嬷嬷愣了一下,忙道:“周大姑娘,这边请。”

周柔嘉点了点头,她抬头挺胸,目不斜视的与章翩翩擦肩而过,就仿佛从来没有见到过此人一样。

章翩翩一时有些傻了眼,她想过周柔嘉可能会让人掌她的嘴,也想过周柔嘉可能会不堪受辱哭着离开,更想过周柔嘉会被自己顶得说不出话来……可是,她没有想过,周柔嘉竟然会全然无视她。

“周大姑娘……”

章翩翩还想开口,但吴嬷嬷哪里容得下她一而再,再而三这样放肆,立刻就让两个丫鬟拦住了她,自己则毕恭毕敬地继续在前引路。

进了碧霄堂,吴嬷嬷又一路把她带到了小花厅,南宫玥和萧霏正在里头喝茶、说话,几个丫鬟在一旁侍候着。

“见过世子妃,萧大姑娘。”

周柔嘉走到厅中,得体地与南宫玥和萧霏见礼。

“周大姑娘请坐。”南宫玥和煦地一笑,若无其事地请周柔嘉坐下。

周柔嘉却没有动,而是深吸一口气道:“世子妃,方才小女在花园附近偶遇贵府的一位姨娘,口口声声与小女姐妹相称,还说了一番不着调的话……”她清澈的双目直迎上南宫玥的,一鼓作气道,“世子妃,小女受邀而来,乃是王府的客人,如今被一位姨娘如此欺辱,还望世子妃为小女做主。”。

刚才章翩翩突然出现还拦下了周柔嘉,这样的事,下人们自然不敢瞒着,一个小丫鬟即刻就来禀告了南宫玥和萧霏。

南宫玥当时就吩咐百卉前去查看,让她便宜行事。

其实之前,萧栾特意来与南宫玥说起章翩翩想要去镇南王的寿宴上看戏时,南宫玥已经觉得章翩翩的心似乎因为萧栾的宠爱而被养得越来越大,开始心生了一些不该有的奢望。

但南宫玥没想到章翩翩竟然敢胆大包天到去拦周柔嘉。

不管章翩翩是出于什么目的,她的行为不只是僭越了,更丢了王府的颜面!

不过,让南宫玥意外的是,百卉没有登场的机会,周柔嘉自己就从容应对了。方才周柔嘉没有详细复述章翩翩到底说了些什么,但是南宫玥早就从丫鬟口中知道了,若是一般的姑娘听了那番话,怕是早已经羞恼得失去理智,当下,周柔嘉若是被章翩翩气哭,显得她软弱;若是与章翩翩斗嘴,反而是自降身份。

周柔嘉做出了最合适她的应对方式,不理会章翩翩的挑衅,而是来到这里让自己为她做主。

看来周大夫人王氏虽然性子和软,但周柔嘉却不似其母,性子隐忍却不懦弱,思路清晰。

“吴嬷嬷,”南宫玥转头吩咐吴嬷嬷道,“章姨娘行事轻佻妄为,不守为妾本份,冲撞了客人,罚她禁足三月,责十手板。”

吴嬷嬷恭敬地领命退下,对章翩翩没有一丝同情。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见状,周柔嘉总算松了一口气,她的手心满是汗水。

其实她心里是有几分忐忑的,不知道自己如此行事会不会惹世子妃不快。可若是她现在就由着章氏欺辱自己,那何谈以后!……幸而世子妃明事理。

“周大姑娘,请坐。”南宫玥再次道。

周柔嘉在萧霏身旁的圈椅上坐了下来,与萧霏只隔着一个小案几。小花厅里服侍的丫鬟给她上了青花瓷茶盅以及两碟小点心。

南宫玥微微一笑,说道:“我近日新得了一张谱子,听闻霏姐儿说起周大姑娘擅琴,特请姑娘来为我品评一番。”

周柔嘉欠身道:“世子妃过奖了。”

一旁的画眉呈上了几张曲谱,周柔嘉一边接过曲谱,一边小心翼翼地去观察南宫玥的神色。就见南宫玥唇边含笑,目光温和如水,似乎真得只是在谈一张曲谱。

周柔嘉收敛起心中的这丝惶惶不安,凝神看起了手中的曲子,起初她只是希望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是很快就看得入神,右手的手指下意识地拨动起来,仿佛在拂动琴弦一样……周柔嘉原本有些僵硬的表情渐渐地变得轻松自然起来。

等看完了曲谱,周柔嘉定了定神,说道:“……世子妃,若小女没有弄错的话,此曲应是前朝吕大家所谱。而且还是一份已经失传的曲谱……今日能得一见,实乃小女之幸。”

“周大姑娘。”萧霏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与大嫂都说此为吕大家所谱,可是,我却觉得不是,吕大家谱曲豪放不羁,而此曲却颇为清冷,带着悠远流长之感……”

“萧大姑娘此言甚是,可是,你看,此曲的首部……”

花厅里,萧霏与周柔嘉你一言我一语,谁也无法说服谁,最后南宫玥干脆让人搬来了琴,让她们可以随性一试。

不知何时,外面原本有些阴沉的天空变得明亮了起来,阳光拨开乌云,微风习习,伴随着时不时响起的悠扬琴声,小花厅里一片恬静。

这一日,直到周柔嘉告辞离去,也没人提及章姨娘,没人提起寿宴的事,更没人提起萧二公子……

周柔嘉心里有万般的疑惑,却也只能隐忍不发。

萧霏亲自把周柔嘉送到了王府的二门,又回了碧霄堂,欲言又止地看着南宫玥,想问她觉得周柔嘉如何。她对周柔嘉的印象一直不错,可是议亲议亲,对王府而言议的不仅是门第,更议的是女子的品格性情。萧霏也知周家的门第太过逊色了,恐怕大嫂会更加注重周大姑娘这个人吧。

南宫玥微微一笑,今日请周柔嘉前来,为的是看她的品行。

翩翩一事,证明了她性子并不冲动,也不绵和,而是有礼有节,不卑不亢,而之后,与她论琴时,周柔嘉也没有被外物所影响,心无旁骛,由此可见,她的心思比较纯净,应该不是一个心眼多的人。

如此倒也还算妥当,不过,还得去瞧瞧周家门风。

再者,结亲结的是两姓之好,若是周家觉得萧栾不妥,这门亲事也是难成的。

“鹊儿。”南宫玥开口了,说道,“你替我下张拜帖给周大夫人,看她何时方便,我想过府一叙。”当然,在此之前,她还得先去说服了镇南王……不过,镇南王最近因快要喜得佳人而心情甚佳,想来是不成问题的。

鹊儿福身应命。

萧霏眨了眨眼睛,立刻明白了,嘴角微扬。

大嫂这是想去与周家探口风了吧?

虽说出了那样的事,但大嫂还是给了周家足够的尊重。

不出意外的话,这桩亲事应该很有希望了……

大嫂做事果然妥当!萧霏觉得自己要学的还有很多。

萧霏带着琴谱,心情甚好的回去了,不一会儿,鹊儿拿来了写好的拜帖,南宫玥看了一眼,随口问道:“小灰可回来了?”

鹊儿回道:“还没有。”

南宫玥无趣地看着窗外。

小灰带回来的信中所提及的南凉密信的内容实在让她心绪难安,恨不得立刻就……只是萧奕让她不要打草惊蛇,等他的消息。南宫玥也就没有轻易妄动,以免影响到官语白布局。甚至,她前日就让小灰去找萧奕了,毕竟若是要传信,小灰更快,也更安全。

也不知道雁定城那边现在如何了……

------题外话------

谢谢姑娘们的月票!

这两天潇湘有粽子节的活动,投过月票的姑娘记得去抽奖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