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滕妾/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不禁笑了,若无其事地说道:“白绫可是断了?”

百卉抿唇一笑,凑趣地说道:“世子妃,您真是料理如神。不过正院那里已经闹开了,也通报给了王爷。”

南宫玥眉尾一挑,嘴角露出一丝似笑非笑来。

一哭二闹三上吊……小方氏都使出最后的招数了,看来这一次是真的心里急了,这白绫断得巧,小方氏的“运气”还真是不错。

且不论真相如何,婆母自缢未遂,自己作为儿媳总是要过去“关心”一番的。

南宫玥站起身来,随手整了整衣装,因为夜风凉,鹊儿又服侍她披上了一件镶金线绣梅兰的披风,然后南宫玥就带着百卉和鹊儿去了王府那边。

小方氏的院子里正乱着,一院子的婆子丫鬟都被赶到院子里,只留了齐嬷嬷和小方氏的两个贴身丫鬟在屋子里头服侍。

院子里的下人一看南宫玥来了,都是松了一口气,齐齐地上来行礼。

又有一个丫鬟引着南宫玥进屋,屋子里乱糟糟的,一把红木凳子横在青石板地面上,旁边那刺眼的白绫胡乱地堆在那里。

百卉捡起那根断成两截的白绫,那白绫的开口有一段非常整齐,只有一小部分才是被硬生生扯断的,百卉心里就有数了,对着南宫玥做了一个剪刀的手势。

丫鬟在前方挑帘,南宫玥又进了内室,挑帘声吸引了好几道目光,内室里的齐嬷嬷、明眸和明月一看到南宫玥,忙行礼道:“见过世子妃。”

躺在床榻上的小方氏头上勒了一条两指宽的石榴色刺绣抹额,一头乌黑的秀发略显凌乱,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怏怏的,虽然已经是三十出头的人,却透着一分楚楚可怜的味道,但是这分柔弱在看到南宫玥的那一刻消失殆尽,目光凌厉似剑。

“你怎么来了?!”小方氏没好气地说道,目光不由得朝南宫玥身后晃荡不已的珠链看去,却没有看到她真正想要见的人,心中一沉:难道王爷真的狠心至此!有了新人忘旧人?……不会的!不会的!

小方氏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心口像是被一只大掌猛地攥紧。

她想告诉自己镇南王不会如此绝情,但是心底里却又有一个声音在说,夫妻十几年,镇南王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人,难道她还不了解呢!

南宫玥如何看不出小方氏的想法,上前福身行礼:“看来母亲无甚大碍,儿媳就放心了。”她微微一笑,继续道,“今日新姨娘进门,母亲还请早早安歇,明日新姨娘会‘再’来给母亲敬茶的。”

小方氏瞳孔一缩,心里一凉。

王爷今晚洞房花烛夜人生小登科,又怎么会舍得放下年轻娇媚的新人,来看自己这年老色衰的旧人呢!

她随即就想到今日方紫蔓被抬进门时来给自己敬茶,自己想借故为难,便故意没有开门,谁知道那个方紫蔓的轿子竟然就直接被抬去了,分明就是不把她这个姑母与正室放在眼里。

是啊!

他们四房若是把自己放在眼里,又怎么会把一个正值芳华的方家嫡女嫁到王府来与自己分宠!

小方氏的拳头狠狠地握在一起,四房怕是觉得自己已经失宠,没有利用价值了,所以打算让他们四房的嫡女踩着自己上位呢!

就跟自己当年踩着那位大堂姐上位一样……

小方氏的脸色微白,现在三房的人都被王爷撵出了骆越城,而这偌大的王府中,她明明有子有女,却偏偏子女都像被南宫玥下了蛊似的,一个个都站在南宫玥那边。子女还真是前世的债!

小方氏既怒且恨,但是萧栾和萧霏终归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她也只能把帐都算到南宫玥身上。

想着,小方氏怨毒的目光看向了南宫玥,不到最后,自己也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

“世子妃,还真是‘孝顺’,人家府里都是婆母教媳,世子妃倒好,都管到婆母身上来了。”小方氏讽刺道。

南宫玥淡淡地一笑,懒得与小方氏做口舌之争,又道:“母亲身子不适,定是院子里的下人奴大欺主,伺候得不尽心!母亲放心,儿媳怎么能让母亲受委屈呢,一定会给母亲一个交代的。”

说完,她也不等小方氏应声,就转身离去。

当晚,小方氏院子里的丫鬟婆子就统统被换走了,替上了一干的新面孔,只留下了齐嬷嬷、明眸和明月。

当明眸把此事禀告给小方氏的时候,小方氏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嘴唇发白。

明眸不安地说道:“夫人,这些人脸生得很,奴婢一个也不认得,可能是最近采买进府的。”夫人哪怕失了宠,也是王府的夫人,当了王府十几年的家,王府的家生子怎么都会忌惮几分,可这些新采买回来的人,恐怕眼里和心里就只有世子妃一个人了。

小方氏的身子几乎是颤抖起来,镇南王冷漠的声音回想在她耳边:“本王确实不会休妻。但是本王的妻子却能随时暴毙!”

字字诛心,冷酷无情。

小方氏的心跳砰砰加快,越想越觉得惶恐,如今的形势对自己太不利了。不知不觉,她竟然被逼到了悬崖边上,下面是一片无底深渊,只要有人轻轻一推,自己随时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不行!她不能再听之任之了!

唯今之计,只有一个人还能救她……

这些年来,她从老镇南王留下的遗产里也得了不少银子,加上四哥自过继到长房后,每年都会给她一些分红,十数年累积下来可是一笔很多人想也不敢想的巨款,那个人也从中分了不少……这一次只有他能帮她了,也是他该出力的时候了!

小方氏的眼瞳中晦暗莫测,烛光洒在她脸上形成一片诡异的阴影,让她看来仿若另外一个人。

夜越发深沉了。

随着黎明来临,小方氏因为镇南王纳了娇妾而自缢未遂的事就在王府传开了,下人们不禁纷纷议论。

萧霏闻讯后赶紧去了正院,在紧闭的院门前足足跪了半个时辰,才被小方氏命人带了进去,可还不到一炷香的工夫,她就一脸颓然的走了出来。

不多时,南宫玥就得了消息,据说小方氏大骂了萧霏一顿,朝她摔了好些东西后就把她赶了出来。

南宫玥眉头微蹙,思忖了片刻后,带着百卉去往月碧居。

月碧居的气氛很是微妙,明明今日阳光明媚,可是月碧居的上空却仿佛笼罩了一层阴云,院子里的丫鬟婆子都小心翼翼地做着事,不敢喧哗嬉闹。

“世子妃。”柏舟急忙迎了上来,秀气的眉头紧蹙着,屈膝道,“大姑娘正在后院坐着……”柏舟目露担忧,大概也只有夫人可以让大姑娘魂不守舍了。俗语说:“儿女都是债”,但是到了大姑娘这里,这句话似乎应该反过来才对。

南宫玥对月碧居熟悉得很,也不用柏舟带路,就自己绕过屋子往凉亭那边过去了。

萧霏独自一人坐在一棵粗壮的百年老树下,碧绿浓密的树荫遮挡了大部分的阳光,一走到树荫下,便觉得舒爽了许多。

走近了,南宫玥才发现萧霏膝上还趴了一只胖嘟嘟的橘猫,萧霏心不在焉地抚摸着橘猫,一下又一下……小橘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抖着耳朵左顾右盼,可是萧霏却毫无所觉。

“霏姐儿!”南宫玥若无其事地走过去,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

萧霏循声看来,手下的动作不自觉地停下,小橘抓住空隙,胖乎乎的身子纵身一跃,轻快地落在了地上,一溜烟地跑了。

“大嫂……”萧霏站起身来,讷讷地喊道,大概也猜出南宫玥是为何而来,面上便难免露出几分僵硬。她想告诉南宫玥自己没事,有些事自己早就已经想明白了,可是话到嘴边,却觉得言语显得如此无力,甚至有些欲盖弥彰的感觉……

南宫玥半句没提小方氏,笑吟吟地说道:“霏姐儿,过几日我打算去城北的一间善堂看看,琢磨着光让厨房准备些点心、吃食好像还不太够。”说着,她故意伤脑筋地问萧霏,“霏姐儿,你觉得还能买些什么好?”

萧霏想也不想,就一本正经地说道:“大嫂,当然是要买些书和文房四宝!”

书中自有黄金屋,让那些孩子多读些书,便是现在孤苦了些,以后也可以成为有用之才!

“霏姐儿你这主意好。”南宫玥笑着说道,“你陪我一块儿去挑挑吧。”

萧霏忙不迭应下,正打算随南宫玥离去,又想到了什么,脚下的步子缓了缓,尴尬地一笑,道:“大嫂,麻烦你且等我一会儿,我先去换身衣裳。”刚才小橘蹭了她一身的猫毛,在深色的衣裙上分外的醒目,看来有些狼狈。

萧霏急匆匆地去了,南宫玥看着她的背影,勾唇笑了,心中也暗暗松了口气。

萧霏的动作很快,回屋子里换了一件半新不旧的月白色遍地缠枝芙蓉花褙子,又重新挽了一个弯月髻,然后就随南宫玥一起坐着一辆青篷马车出门了。

她们足足出去了两个多时辰,回来的时候,满载而归。什么《幼学琼林》、《千字文》、《弟子规》、《三字经》……装了满满一大箱子,萧霏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笑容,还兴致勃勃地主动请缨把安排厨房准备点心、吃食的差事也接了过来。

南宫玥当然由着她去忙活,哪怕忙得满头大汗,也总比在屋里胡思乱想要好得多。

南宫玥与萧霏定下了五日后去善堂,而次日一大早,她就坐上朱轮车,去了定远将军府。

“参见世子妃。”

得了消息的周大夫人王氏亲自到二门处相迎。

“免礼。”南宫玥抬了抬手,一边不着痕迹地打量着王氏。王氏身穿一件豆绿色暗金丝盘纹妆花褙子,头发梳了一个整齐的圆髻,只用一根翠玉吉祥四钱的扁方簪住。她看来三十余岁,容貌白皙秀美,与周柔嘉有五六分相似,但眼神却比女儿柔和了不少,一种近乎谦卑的温和。

“世子妃,里边请。”王氏恭敬地引着南宫玥进了正对二门的正堂,正堂的四面槅扇大开,通透明亮。

待二人坐下后,丫鬟们飞快地上了茶水点心就退了一边,厅堂就静了一瞬,南宫玥端起茶盅,从容地用茶盖移去浮在表面的茶叶,随后放下茶盅含笑道:“今日前来拜访实在有些冒昧。”

王氏有些局促地说道:“世子妃客气了。您能前来,着实让敝府蓬筚生辉。”

她很是忐忑地看着南宫玥,前几日,女儿被世子妃邀请去做客时,她就担心地几晚上没睡好,女儿回来以后,说了经过,她更是惶惶不安。哎,她早就劝过女儿在外要与人为善,无端端的去与二公子的妾闹什么呢,还闹到世子妃跟前,这下世子妃恐怕对女儿的印象不会好了。

要不要替女儿向世子妃解释一下呢?

王氏不禁有些胡思乱想,一直到她身后的丫鬟轻轻碰了一下她的手臂,王氏才恍然回过神,就听南宫玥说道:“……不知周大姑娘平日里喜欢做些什么?”

王氏全然没有注意到南宫玥之前还说过什么,一时间无论脸上还是身上,都掩不住的局促,硬着头皮道:“我家嘉姐儿最喜弹琴,她……”她愣了愣,又觉得好像擅琴似乎不是世家择媳的条件,只有妾才会以琴色歌舞魅人,又忙补充道,“嘉姐儿熟读《女训》、《女诫》,一手女红也是相当不错的,上次嘉姐儿还与我说,世子妃待她和善,想给世子妃您绣一方帕子,还望世子妃赏脸。”

南宫玥温婉一笑,“那就多谢大姑娘了。”

王氏连忙道:“世子妃不嫌弃就好。”

南宫玥应和着道:“周大姑娘实在温婉贤惠。”

王氏见南宫玥性情和善,不禁有些放松了下来,笑了笑道:“世子妃过奖了。”

南宫玥瞧出这王氏实在不是善于言辞之人,而且还极其绵软,没有太多的心眼。有这样的母亲,周柔嘉要么就与王氏一样绵软,甚至懦弱;要么就反而会更加独立,坚韧。南宫玥与周柔嘉虽未见过几面,但显然不是前者。

如此倒也不错。

南宫玥笑了笑,干脆也不绕弯子,说道:“夫人,今日我前来,其实也是为了向贵府致歉的。前几日,周大姑娘来王府做客,我家二叔院子里的侍妾不守规矩,冲撞了大姑娘,还望夫人见谅。”

王氏下意识地就想替女儿陪罪,就听南宫玥继续说道:“……我家二叔刚及束发之年,父母多爱幼子,被王爷和夫人宠得有些任性,前些年还给屋里的一个姑娘开了脸,抬了妾。不过,除了这妾以外,倒也没有别的屋里人。”说到这里,南宫玥刻意停了下来,慢条斯理的端起茶盅抿了一口。

王氏先是一愣,随后心不禁“怦怦”直跳,她不由想到,世子妃与她说这些……是为什么?

先是说了萧二公子的年岁,又说了他的性情,还有屋里人,若只是想让嘉姐儿为妾的话,应该不会解释这么多吧?不对,若只是给萧二公子纳妾,世子妃恐怕都不会自己出面,莫非……莫非世子妃是瞧中了嘉姐儿?

王氏眼睛一亮,脸上不由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她对于萧栾有妾并不在意,世间男子又有几个不纳妾的呢,哪怕大婚前没有纳妾,婚后一房房抬回来的也不少见。重要的是,女儿的事终于有了着落了!

南宫玥见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微微一笑,又道:“我瞧着大姑娘性情温婉,很是喜欢,不知大姑娘可有许人?”

王氏的声音不禁颤抖了,连忙道:“我家嘉姐儿还未……”

正在这时,一个小丫鬟有些急切地朝正堂跑了过来,走到门外时,赶忙缓下了脚步,勉强镇定地走了进来,禀道:“大夫人,二夫人和二姑娘来了。”

王氏不由眉宇微蹙,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可是这个时候,她怎么也不可能拦着卢氏不让她见世子妃,只能道:“去请二……”

话音未落,厅外已经传来一阵银铃似的笑声:“世子妃,请恕我来迟了。”

一身丁香色团花刻丝褙子的卢氏提着裙裾走进正堂来,身后跟着穿了一件玫红色遍地金褙子的周柔惠,翠绿的挑线长裙,衬着她原本只是白皙清秀的脸庞明丽了一分,如一朵娇嫩的春花含苞欲放。

两人款款地上前,给南宫玥见了礼。

跟着,卢氏用略带埋怨的口吻说道:“大嫂,你也太见外了。世子妃今日过府,你怎么也不与我说一声。”

王氏面上透出几分不安,好不容易女儿的婚事有了眉目,卢氏实在来得不凑巧,而且一来就有些喧宾夺主的架式,王氏心里明白自己应该抢回主动权,可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卢氏顺势在南宫玥的下手坐了下来,周柔惠低眉顺目的站在她身后,很是温婉可人。

卢氏欠了欠身说道:“世子妃今日前来,招待不周,还望恕罪。”

南宫玥面色不改地说道:“二夫人过谦了。”

尽管南宫玥的态度有些冷淡,卢氏还是热情地说道:“我家惠姐儿从那日王府回来后就常与我说十分仰慕世子妃,盼着能时常聆听世子妃的教诲。”说着,她把周柔惠拉到跟前,又道,“不是我自夸,惠姐儿从小知书达礼,这两年来一直跟着我学着中持中馈,做事也很稳妥……倒不似嘉姐儿,总喜欢待在自个儿屋里,都这么大的姑娘了,想让她与我学学管家都不愿意……”

“二弟妹。”王氏赶紧打断了她的话,忙向南宫玥解释道,“世子妃,这些年来,长房的事务都是我家嘉姐儿管着的,她……”

“是啊。”卢氏笑吟吟地说道,“长房也的确多亏了嘉姐儿,不过,长房也没多少人,自然也没有多少事,嘉姐儿有当年婆母给的嬷嬷帮衬着,勉强还算料理得来。”

王氏下意识地想反驳,还没等她开口,就听卢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世子妃,说来,上次王爷寿宴,嘉姐儿实在太过失礼了,她回来后,就被老爷罚跪了三日。世子妃您仁慈,没有怪罪,可到底嘉姐儿也算是白壁有瑕……”

“二弟妹!”王氏被气得脸颊通红,“世子妃面前,还望慎言,否则就别我送客了。”

卢氏毫不理会她,继续说道,“王府仁慈,不忍让嘉姐儿毁了清白,误了一生。可我们周家也不能如此不知足,非要让王府把嘉姐儿娶回去。所以……”她殷勤地笑着,说道,“若是世子妃您觉得妥当的话,倒是可以让嘉姐儿给她妹妹惠姐儿做个滕妾。这姐妹俩从小感情不错,日后也能相互扶持。”

周柔惠含羞带怯地低下了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