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撑腰/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氏心神不宁地回了定远将军府,心中波涛汹涌,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她虽然性子软和,但不是傻子,当然明白南宫玥在暗示什么。

可是……

即便是她有这个心,弟妹也一定不会同意的,甚至于老爷恐怕也不会站在她这边吧……

王氏的手下意识地揉着帕子,但若是她无所为,那嘉姐儿这辈子可就是彻底毁了。嘉姐儿可是她唯一的骨血啊。

马车在她那种复杂的心思中驶进了定远将军府,在二门前停下。

丫鬟见王氏还在恍神,小声地提醒了一句:“大夫人,府里到了。”

王氏这才缓过神来,却听外面一片喧哗声,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王氏不由得微微蹙眉,在丫鬟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大夫人。”

王氏院子里的一个管事嬷嬷疾步过来相迎。

“张嬷嬷,这是怎么回事?”王氏眉头皱得更紧,只见二门附近围了不少奴婢,甚至连几个外院的小厮都站在二门外往里面探头探脑的……这真是成何体统!

一看到王氏回来了,那些小厮一哄而散,可是二门后仍旧聚着一层层的丫鬟婆子,一阵阵古怪的闷哼声若有似无地传来。

张嬷嬷朝二门看了一眼,小声道:“大夫人,二夫人院子里伺候的两个丫鬟不小心打碎了一个花瓶,说是二夫人的陪嫁物,二夫人为此大发雷霆,叫了婆子杖责那两个丫鬟各三十大板。”

王氏目光一凛,不过是打碎一个花瓶,何至于兴师动众,弄得阖府都战战兢兢的,莫不是还有什么别的事?

张嬷嬷看了看四周,声音压得更低了:“大夫人,大少爷才得没几天的那个六品军职又没了,如今府里的下人都在猜测二夫人这是在……”迁怒。

王氏不由得握了握拳。

她还记得前几日大少爷得了那个差事的时候,二弟妹阖府大赏,又邀请了一众亲友前来庆祝。这才短短几日,怎么就丢了呢,莫非……

王氏赫然想起,当日世子妃不快的离府而去,莫非是世子妃让人撸了大少爷的差事?

王氏的心中隐隐涌起了一丝痛快。

她当然知道大少爷这个差事是怎么来的,她当然也是会不甘心的,如今这样才好!

她垂眸不语,带着张嬷嬷和丫鬟进了二门。

走近了,那种棍子打在皮肉上的声音就更清晰了,那举着棍子行刑的婆子一边打,一边还数着数:“……二十三,二十四……”

一声又一声,一下又一下,就像是敲打了王氏的心头……

让她的心越发烦躁。

王氏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这里。

偏偏天不从人愿——

一个身穿丁香色葫芦苇的妆花褙子的嬷嬷快步朝王氏走了过来,随意地福了福,然后道:“大夫人,二夫人命奴婢请您过去正堂说话。”嬷嬷的眼中透着一丝倨傲,分明就没有把王氏放在眼里。

王氏下意识地抬眼朝十几丈外正对着二门的正堂看去,不知何时,那些围观的奴婢都后退到了两边,一个个交头接耳地往她这边看来,而正堂门口的青石板地面上,两个丫鬟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裤子被拉下,臀部被打得一片青肿。

两个婆子数到三十后,收起了棍子,跟着就把那两个领罚的丫鬟给拖下去了。

王氏直愣愣地看着正堂,虽然以现在的距离她根本就看不到卢氏的表情,可是她眼前却仿佛浮现出了卢氏那轻慢到近乎于轻蔑的眼神。

那嬷嬷见王氏没有动弹,笑吟吟地把话又重复了一遍。

王氏应了一声,就随那嬷嬷去了正堂。

穿了一件宝蓝色十样锦的妆花褙子的卢氏正端坐在上首的太师椅上,手中捧着一个白底蓝边缠枝茶盅,轻啜了一口杯中的热茶,直至王氏走到近前,卢氏这才慢悠悠地放下茶盅,欠了欠身道:“大嫂。”

王氏不欲与她多言,也没坐下,直接道:“二弟妹找我来可是有什么事?”

自己这好大嫂事到如今,还想在自己面前装傻?!卢氏面目一冷,气得一口气梗在了胸口,也懒得装模作样了,阴阳怪气地说道:“大嫂要去镇南王府怎么也不与我说一声?”她心里冷笑:王氏莫不是以为自己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王氏半垂眼帘,默不作声。

卢氏见王氏不说话,心里的火苗蹭蹭蹭地往上冒,不客气地冷嘲热讽道:“大嫂,就算你讨好了世子妃也没用,世子妃管不了我们周家的家务事!”说着,她不由想起了那一日南宫玥对她的轻蔑与侮辱,羞恼万分,她在定远将军府风光了近二十年,还没有人敢这么羞辱过她。卢氏的语气越来越冷,声音里几乎要掉出冰渣子来。

不但如此,世子妃竟然还公报私仇,借机撸了青哥儿的差事!

简直就是牝鸡司晨!

王氏的拳头不禁握紧,浑身紧绷得如拉紧的弓弦。

卢氏自然注意到王氏的变化,冷笑着说道:“大嫂,我已经跟老爷说了,为了府里姑娘们的名声,也唯有把嘉姐儿送庙里去了。”

她才不会让周柔嘉如愿嫁进镇南王府,来日压她女儿一头!

既然周柔嘉不识相,不愿当滕妾,那就去庙里好好待着吧!

“二弟妹!”这一下,王氏再也按捺不住,难以置信地瞪着卢氏,脸上血色全无,“你说什么!?”

卢氏的心里畅快极了,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故作怜悯地说道:“大嫂,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府里有三个姑娘,总不能让惠姐儿和谨姐儿也为了嘉姐儿坏了名声吧。我知道大嫂你一时怕是想不明白,但大嫂你静下心细细想想就知道这个道理了。”

说完,她站起身来,福了福身,也不管王氏什么反应,自顾自地又道:“大嫂,我那儿还有事,我就先告退了。”

卢氏带着一众丫鬟婆子浩浩荡荡地走了,连着正堂外原本围观的那些个奴婢也都因为看到卢氏出来作鸟兽散。

正堂里,只剩下了王氏、张嬷嬷和王氏的贴身丫鬟三人,张嬷嬷和丫鬟见王氏面色不对,都是噤若寒蝉,不知道该怎么劝。

大夫人就大姑娘这么一个独女,是大夫人唯一的寄托了,若是大姑娘真的被送去庙里,对大夫人的打击可想而知!

王氏整个人呆若木鸡,脑中一片空白,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看着空荡荡的门口,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见王氏迟迟没有一点反应,张嬷嬷有些紧张了,满头大汗地唤道:“夫人,您没事吧?……这件事也未必没有挽回的余地。夫人,不如您也找老爷……”

“不必了!”王氏语气坚定地打断了张嬷嬷。

她的态度与语气太过果决,听的张嬷嬷不由怔了怔,抬眼朝王氏看了一眼,却见王氏面无表情,平日里温和的眼眸此刻熠熠生辉,眼神果决,透着一丝锐气,就像是身上的枷锁突然被打碎了,又好似一把利剑终于出鞘。

大夫人好像是一瞬间变了一个人似的……张嬷嬷有些傻眼了,不知道大夫人是不是因为打击过大以致有些魔障了……

王氏大步朝正堂外走去,张嬷嬷和那丫鬟互看了一眼,赶忙跟了上去。她们本以为王氏要回自己的院子,却不想王氏吩咐道:“张嬷嬷,让人备车!”

大夫人这是要出门?!张嬷嬷和那丫鬟更诧异了,张嬷嬷急忙领命。

不一会儿,王氏之前坐的那辆青篷马车又慢悠悠地驶到了二门处,王氏一边由丫鬟搀扶着上了马车,一边吩咐车夫道:“去九意巷。”

九意巷?!张嬷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缓缓地眨了眨眼。

九意巷里也有一处周府,是周氏族长那一房的宅子。大夫人要去见族长?!可是为什么?

在张嬷嬷疑惑的眼神中,青篷马车缓缓地自角门又出了定远将军府。

张嬷嬷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一次,大夫人的决定似乎会在整个将军府掀起一片惊涛骇浪……

但无论如何,于长房而言,这应该会是一件好事吧!

青篷马车哒哒地出了定远将军府,沿着往西大街一路往前而去,约莫过了两个路口,再右转,就是一条可以供两辆马车并行的巷子。

这里就是九意巷。

九意巷的尽头是周氏一族的祖宅,周家的祠堂就在祖宅的东北角,王氏嫁到定远将军府这么多年,来祖宅这边的次数屈指可数,基本是族中有什么大事需要开祠堂才会过来。

因此,当老族长夫妇知道王氏突然来访时,都很是惊讶,但也不能把王氏拒之门外,赶忙命一个管事嬷嬷把王氏迎到了正厅中。

王氏挺直腰板走到堂中,先给老族长夫妇行了礼,然后不顾两位老人惊诧的眼神直接跪在了冷硬的青石板地面上,开门见山道:“族长,族长夫人,侄媳这次贸然来访,实是有一事相求。侄媳进门多年却没给老爷给长房诞下儿子,以致长房香火无继,将来到了九泉之下,实在无言面对公婆。还请族长做主,从族中给长房过继嗣子,以全香火。”

她毅然地在青石板地面上磕了一记头,“咚——”,再抬头时,额头已经是红肿的一片,坚毅的眼神直对上了老族长。

她知道她瞒着老爷这么做,等老爷知晓一定会大发雷霆,可是她也顾不上了。

为了她的宝贝女儿,她什么也顾不上了!

她的嘉姐儿绝不可以因为别人的过错,青灯古佛地了此残生!

……

南宫玥次日就听闻了此事,当时她正在给萧奕的新鞋纳鞋底,这是一双马靴,鞋底她细细的揉捏过百多次,因而鞋底虽厚实,但相当柔软,南宫玥的针脚又很是细密,一针一线都纳得十分用心。

阳光透过菱花窗落在她的脸上,衬得她的肌肤白皙光洁,细腻得连毛孔都看不到。

南宫玥把手上的针线活放下,颇有兴致地问道:“后来呢?”

不止是南宫玥好奇,屋子里的画眉和莺儿她们也都急切地朝鹊儿看了过去。

“周大夫人过继嗣子的请求合情合理,周家族长应该答应了吧?”画眉忍不住问道。

“那是自然。”鹊儿抬了抬小下巴,笑吟吟地回道,“除了过继嗣子外,周大夫人还求族长出面让二房把长房的那些产业交还给长房,日后才好交由嗣子打理。”

周大夫人的第二个要求同样合情合理,总不能让嗣子过继到一个一穷二白的空壳子里吧?

画眉眉头一动,忍不住问道:“莫不是这些年来,定远将军府长房的产业一直都在二房的手里?”画眉的语气中不知道该是惊这定远将军府的二房欺人太甚,还是叹这位周大夫人委实也太好欺负了些。

“那这一次周二夫人想必是气坏了?”莺儿掩嘴笑道。

鹊儿点了点头:“周家族长亲自陪周大夫人回的定远将军府,当着周将军和周二夫人的面说了过继嗣子和产业的事。周将军当场就对着周大夫人大发雷霆,骂她不懂规矩,还说什么就算要过继嗣子,也应该先与他商量。周大夫人最后只回了一句话,”鹊儿卖关子地停顿了一下,这才缓缓道,“周大夫人说了,她不想过继一个成年的嗣子,以免老来无依。”

这个要求并不过份,自打方老太爷被嗣子毒害一事传开后,但凡绝嗣的人家想要过继嗣子,都会更加谨慎了,以免日后养不熟。

而王氏显然是不想过继二房的儿子,才会刻意提出这个要求。

这俗话真正说得不错,兔子逼急了还咬人。

定远将军府的二房在周将军的纵容下,这些年来得寸进尺,俨然把长房视若无物,周二夫人卢氏恐怕早就计划着要把自己的次子过继给长房,那以后两房就都是自己家,既全了名声,又可以顺势把长房的产业吞下。

卢氏想得未免也太美了!

鹊儿嘴角勾出一个嘲讽的浅笑,继续禀道:“世子妃,周家族长已经被周将军打发回九意巷了,周将军说他正值壮年,过继嗣子之事还不着急……”

如今周氏一族中,最为兴旺的是定远将军府这一房,如果说周将军非要站在二房这一边,那么族长会不会为了王氏得罪周将军,也且不好说。

南宫玥眸光一闪,缓缓地说道:“既然周大夫人踏出了第一步,那我就帮她一把。”

有了嗣子,长房就不必再全然依靠二房,有朝一日也能像寻常人家一样分府单过。

她倒也没想到以王氏柔和的性子居然这么快就下定了决心,这约莫就是——

为母则强。

此刻,定远将军府中,卢氏的院子里,一个三十余岁、身穿锦袍的方脸男子正在屋子里愤然地来回走动着,嘴里怒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本将军的脸面都被这对母女给丢尽了!”

先是周柔嘉在镇南王的寿宴中做出如此丑事,连带他也被人指指点点,现在倒好,连一向性子柔顺的王氏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越过自己,到族长那边说了那番话!

卢氏这一次也气得不轻,没想到王氏竟然有这样的胆子。一想到长房的产业差点就从她的掌心给飞走了,她就气得恨不得冲到王氏跟前狠狠地给她们母女一人一巴掌。

但现在看周将军如此作态,卢氏反而冷静了些许,故作宽宏大量地劝道:“老爷且息怒。大嫂的为人我是知道的,想必是为了嘉姐儿的事一时想岔了。等大嫂冷静下来,想明白了也就好了。老爷,让大嫂跪佛堂是不……”

“让她跪着!”周将军气冲冲地打断了卢氏,“她既然死不悔改,就让她们母女俩跪上三日好好自省!”

卢氏的嘴角在周将军看不到的角度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心里得意:王氏真是自寻死路!这一次,不用自己再说道什么,周柔嘉青灯古佛的命运已经注定了。

就在这时,一个青衣小丫鬟气喘吁吁地从外头跑来,手里拿着一张大红色的帖子,嘴里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二……二夫人,是……”

卢氏微微皱眉,她身旁的贴身丫鬟轻声斥道:“什么事咋咋呼呼的?!”

满头大汗的青衣小丫鬟深吸两口气,总算缓过来了一些,屈膝的同时,双手恭敬地把手中的大红帖子呈上:“将军,二夫人,是世子妃的帖子,请大夫人明日过府……”

南宫玥下给王氏的帖子本来应该直接送到王氏那里,而不是卢氏这边。

但是阖府上下都知道周将军刚罚了王氏和周柔嘉在佛堂跪三日,还禁了王氏母女俩的足,现在世子妃的帖子偏偏在这时候到了,门房实在不敢拿主意,只好把帖子先递到周将军和卢氏这里来了。

卢氏微微眯眼,她当然还记得今日王氏去过镇南王府,难道说世子妃这时下帖与此有什么关系?

周将军则是眉宇紧锁,他虽然也不想驳了世子妃的面子,但是若然朝令夕改,自己的威严何在?!

周将军挥了挥手道:“就说大夫人身子不适,回了便是。”

可是那青衣小丫鬟还是捧着大红帖子站在原地,看来战战兢兢的,面露为难之色。

卢氏心头越发不悦,正要说话,见那小丫鬟打开了那张大红帖子,咽了咽口水,大着胆子又说:“将军,二夫人,请看这帖子……”

卢氏随意瞟了一眼,但见那帖子的右下方赫然盖了一个大红的印章。

本来印章也没什么稀奇的,一些府邸的夫人、姑娘若是喜欢舞文弄墨的,常会弄几方私章玩玩,在章上刻上自己的号,然后印在自己的字画或者帖子上,附庸风雅,但是这张帖子却不同。

上面刻的不是“青莲居士”、“易安居士”什么的,而是——

摇光郡主!

众所周知,世子妃除了镇南王世子妃的一品诰命,也是皇帝御封的一品郡主,封号“摇光”。大裕的郡主不稀罕,稀罕的是那枚代表着郡主食邑的郡主金印,大裕朝自建朝以来,只有拥有封地的藩王、亲王才享有金印,便是世子爷也没有。世子妃以郡主之身得这枚金印,那可是独一份,是连公主都不曾有过的待遇,足见皇帝对其的宠信。

普通的帖子,拒绝也就拒绝了。

可这盖了郡主金印的帖子,却不是轻易能够拒绝得了的,不然一个大不敬的罪名压下来,他们这小小的定远将军府可担当不起!

但是,世子妃在帖子上特意地盖上郡主的金印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

一瞬间,卢氏的瞳孔一缩,下意识地朝周将军看去。

周将军却是想得更多了,脸色不由沉了下来,不快地问道:“你是不是得罪了世子妃?”

卢氏一吓,顿觉大脑一片空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