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靠山/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卢氏心虚的没有吱声,周将军的心里越发怀疑了起来。

自打在王府寿宴上出了那桩丑事以后,周将军一开始还担心自己这不懂事的女儿会替他惹来祸事,谁想第二日镇南王就派人把自己的长子叫了过去,并委派了差事。虽不过只是从六品的虚职,但好歹也算是有了前程。

想想那常家、于家,为了让孩子有个前程,都把他们送去阵前了。前方厮杀得如此厉害,简直就是拿命在搏,哪怕能活着回来,也不过就是得个六品左右的武职罢了。

前程重要,但命更重要!

就好像他大哥,还未及弱冠,就在沙场上丢了性命,这个定远将军府最后也只能交到他这个从未上过战场的人手里。

因而那几日,周将军虽被人指指点点,但整个人还是颇为春风得意。

可才不过区区几日的工夫,一切就都变了。

先是长子的差事莫名就丢了,再来便是一向老实温顺的王氏竟闹起要过继嗣子,而更让他意外的是,世子妃分明还站在了王氏这一边。

否则这盖了金印的帖子怎么会来得如此巧。

若是往日,这张帖子足够自家炫耀上许久,可是如今却好像烫手山芋一样。

周将军看向了卢氏,两眼微眯,他与卢氏夫妻多年,一眼就瞧出她的神色有些不太自然,周将军顿时就悟了。

“愚妇!”周将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世子妃如今在南疆的地位越来越稳当,哪家的夫人们不在忙着讨好她,偏偏这个愚妇竟蠢到去得罪世子妃!

周将军深深地以为自己真相了,世子妃一定不是为了帮王氏,而是想借着这件事给自家一点颜色瞧瞧。

哎,他本来谋划得好好的,以后长子继承定远将军府,次子就过继到长房,两个儿子都各有前程和富贵,偏偏被这愚妇给搅和了!

原本是不是要过继嗣子,要过继谁为嗣子,是他们周家的私事,可是,若是有世子妃在王氏的身后撑腰,恐怕就连族长和族老们也会给世子妃一些薄面的,到时候就不是自己能说得算了的。

周将军越想越烦躁,不耐烦地说道:“这是你自己闹出来的事,你自己想法子解决吧!”

“老、老爷!您误会了,这……”

卢氏想要为自己辩解几句,可是周将军已经拂袖而去。

卢氏死死地捏着那张帖子,全身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

为什么?!

世子妃看不上她的惠姐儿,却愿意为那个木讷的王氏和周柔嘉撑腰!为什么?!

她该怎么办……难道真得要向王氏低头吗?

小丫鬟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眼看着那封帖子就要被捏皱了,小丫鬟都快哭出来了。

可不管怎么样,这封帖子上盖的是郡主金印,最终还是送到了被罚跪的王氏手上,当拿到这有着明显褶皱痕迹的帖子的时,王氏一直紧紧绷着的心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是的,她没有做错!

除了女儿,她早就一无所有了,为了女儿,这一次,她一定不会让步的。

现在就连世子妃都在帮她,她还有什么可以顾虑的呢?!

“娘。”周柔嘉担心地递上了帕子。

王氏胡乱地擦了擦眼睛,拉住了她的手,坚定地说道:“嘉姐儿,你放心,娘是不会让他们把你送到庙里去的!”

周柔嘉轻轻点点头,倚靠在了王氏的肩膀上。

长房是该过继一个嗣子了,有了嗣子,娘亲才算是有了倚靠。

仗着这张盖有郡主金印的帖子,次日王氏就带着周柔嘉毫无阻拦的出了定远将军府。

南宫玥喊了萧霏来作陪,留着她们用过午膳,这才把她们送回去。尽管这一上午,南宫玥既没有谈及萧栾的婚事,也没有提到周家的过继之事,但王氏此行还是受了不少的关注和猜测。

尤其是九意巷……

当周氏一族的老族长听闻王氏一早就去了碧霄堂后,着实是惊呆了。

其实,周老族长自打昨日从定远将军府回来后,是不太想管这件事了,毕竟为了过嗣一事得罪了定远将军其实划不来。可是现在,却不禁迟疑了起来。

“难怪那个温和寡言的王氏会有如此大胆的举动,原来是找到了靠山啊!”周老族长不禁感慨地喃喃自语着。

“老太爷。”周老夫人忍不住说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周老族长思索了一会儿,斩钉截铁地说道:“当然是帮王氏。咱们周氏一族除了定远将军府这一支外,这些年来已经渐渐落没了,要是能趁这个机会讨好了世子妃,说不得还能为给儿孙赚个好前程。”

“老太爷说的是。”周老夫人点了点头,再者,锦上添花易,恐怕对方也不会记得他们的好;雪中送炭难,王氏母女如今处境艰难,才会记得他们的恩德。

世子妃如今这么偏帮王氏,指不定周柔嘉真能嫁进镇南王府,只要她以后在世子妃面前替他们一房说上几句好话,世子妃也会多看重他们几分。

听周老夫人也分析了一番后,周老族长思索了好一会儿,心里有了主意。

当天下午,他就亲自跑了一趟定远将军府,义正言辞地对周将军表示,当年周老将军之所以会让二房兼祧两房,就是因为长房无嗣承继香火,而如今,快二十年过去了,长房依然无嗣,这就违背了周老将军的初衷,又说如此下去,自己将来到了九泉之下,实在无颜面对从兄,并提出还是应该为长房过继一个嗣子才是正理。

周老族长说得声泪俱下,他的理由也合情合理……

“……现在外面都在传,周将军故意想要霸占长房的产业,所以才会长年冷落王氏,让王氏连个儿子都没有。”鹊儿绘声绘色在描述着,听得南宫玥不禁抿唇轻笑。

不可不说,定远将军府实在不算是门户森严的府邸,才不过一两天的工夫,长房王氏求过继嗣子一事就已经在骆越城里传得沸沸扬扬了。

真是说什么的都有。

鹊儿又是一个百事通,时不时地就会传些新消息回来,听得南宫玥津津有味。

画眉也是兴致勃勃地问道:“世子妃,您说周家过继一事能不能成?”

“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南宫玥含笑说道,“只要王氏别临阵退缩,这事儿十有八九能成。……我们王府怕是很快就要办喜事了。”

满屋子的丫鬟全都笑了起来,气氛温馨而又愉快。

南宫玥看了看放置在屋角的刻漏,“画眉,你去瞧瞧大姑娘来了没,该时候要出门了。”

画眉应声,刚出屋,萧霏就来了。

于是,两人便一同出门,去了善堂。

几日来,萧霏每日下午都会去一趟善堂,待上一个时辰就回来,但这还是南宫玥第一次与她同去,在去的路上,就听萧霏滔滔不绝地说道:“大嫂,小丫的精神已经好多了,听善堂的付嬷嬷说,千金堂的于老大夫每日都会过来替她看诊,不但没收诊钱,就连药钱都没收。金老板真是一个好人。”

萧霏一本正经地说道:“大嫂,咱们要是还需要药铺来制药吧,就委托给千金堂吧。金老板这么善心,一定不会在药里弄虚作假的。”

萧霏说得认真,南宫玥也是含笑着点了点头,“好啊。”

马车不多时就到了善堂,两人一下马车就被付嬷嬷迎了进去。

南宫玥这次来,除了米面外,还带了一些点心和糖果,让付嬷嬷帮着分给孩子们,随后就和萧霏一起去探望那个受伤的女童小丫。

于老大夫正在给她换药,南宫玥到的时候,药已经换好了,一个学徒正在给他收拾药箱。

“付嬷嬷。”于老大夫见到她们进来,便向付嬷嬷说道,“老夫新开了一张方子,待老夫回去后,就让人把药材送来,每日按时煎药给她服下便是。”

“多谢于老大夫。”付嬷嬷真诚地道了一声谢,亲自送了他出去。

小丫已经认得萧霏了,甜甜地喊着,“姐姐。”

屋里除了一个南宫玥派来的小丫鬟外,还有一个面相和善的嬷嬷,据说是千金堂的金老板让她留在这里照顾小丫的。

小丫鬟屈膝行过礼后,又赶紧搬来了两个圆凳,让两人坐下。

萧霏拿出了带给小丫的糖果,亲自剥开糖纸喂她,萧霏做事一向认真,就连剥起糖纸来都是一副很严肃的样子。看得南宫玥不由抿唇轻笑。

百卉则一旁吩咐道:“青柠,去给夫人和大姑娘倒些杯水来。”

“是百卉姐姐。”青柠福了福身,却没有退下,而是悄悄向坐在一旁给女童缝补衣裳的嬷嬷走了过去,压低了声音道,“陈嬷嬷,你带我去灶上烧些水吧,我……”她一脸羞愧,“我不会用这里的土灶。”

陈嬷嬷犹豫了一下,青柠撒娇地说道:“你就帮帮我吧,我好不容易才有伺候夫人的机会,要是夫人满意的话,以后说不定我也能升到大丫鬟了,陈嬷嬷。”

青柠年纪小,只有十二三岁,做事伶俐嘴又甜,被派到这里来后,就把活全都包揽了过去,还把陈嬷嬷哄得眉开眼笑。现在,青柠只是请她帮这个小小的忙,陈嬷嬷于情于理都不好拒绝。

陈嬷嬷看了一眼正轻声细语跟小丫说话的南宫玥,她虽没见过这位夫人,但那位姑娘还是来过好几次的,每次都只是坐一会儿,带些糖果给小丫,再给她念个故事就走,从没做什么多余的事,也就烧壶水的工夫,应该没事吧?

“陈嬷嬷。”青柠眨巴着眼睛望着她,看得她心里一软,就答应了,“那好吧。”

“多谢嬷嬷!”

青柠展颜笑了,亲热的挽着陈嬷嬷的手出去了。

门关上了。

南宫玥笑吟吟地问道:“……小丫,你还记得你家住在哪儿吗?”

小丫一边吃着糖,一边摇摇头,说道:“在很远很远的山上,娘生了弟弟以后,爹就病了,后来娘就把小丫和姐姐卖了。再后来小丫就找不到姐姐了。嬷嬷说要是小丫听话,就把小丫卖到大户人家,以后每天都能吃饱,还有新衣裳穿。小丫很听话,很听话,她就把小丫卖到了一个庄子里。”

“小丫真听话。姐姐给你奖励。”南宫玥夸奖了一声后,让百卉取出带来的点心。

这是碧霄堂的小厨房里制的红豆糕,红豆磨成细沙,又掺了小孩子喜欢的蜂蜜,吃起来甜甜的,还特意用模子制成了小巧的猫咪脸,一拿出来,小丫就眼睛一亮,由百卉喂着,一口气便吃完了一整块儿。

南宫玥笑着说道:“原来小丫是被卖到了庄子里啊,庄子里好玩吗?”

“我们都住在一个小院子里。不让我们出去。”小丫觉得一会儿也不好玩,“但是每天都吃一大个馒头!还有苦苦的药。”说到这里,她的小脸蛋就皱了起来,“要是不吃药的话,就没有馒头吃。小丫不想饿肚子,所以都有乖乖吃药。”

南宫玥留意到她说了“我们”,便顺着问道:“除了小丫外,还有别的小哥哥小姐姐吗?”

小丫嘴里嚼着红豆糕,用力点点头。

南宫玥微微垂眸,语气又放柔了一些,问道:“那小丫怎么从庄子里偷偷跑出来了呢?”

小丫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全身颤抖,用力摇头道:“不是的!小丫没跑,小丫很乖很乖……可是,小丫痛,好痛好痛。”

南宫玥搂着她,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说道:“姐姐知道小丫很乖。都是坏人错,是坏人不好。”

南宫玥低声哄着,小姑娘毕竟年纪还小,没一会儿工夫就又破涕为笑,一连吃了两块红豆糕。

这时,门打开了,陈嬷嬷帮着烧了水后就回来了,她不着痕迹地观察了一下,就见小丫正开心地吃着红豆糕,一个丫鬟拿着帕子温柔地替她拭着唇边的碎屑。

和乐融融。

不多时,青柠就端来了茶水,随后付嬷嬷也回来了。

南宫玥起身,和小丫道了别,并答应下次还带糕点过来给她,就和付嬷嬷一块儿出去了。她们又去看了其他的孩子,最后让百卉给付嬷嬷留了两百两银子,这些银子足够这小小的善堂维持两年的开销了。

付嬷嬷感恩戴德地收了下来,心里只盼着这样的贵人越多越好,如此也能救助更多的孩子了。

南宫玥约莫留了一个时辰,就和萧霏打道回府。

坐在回府的马车上,南宫玥垂眸沉思,小丫口中的庄子把他们这些孩子看得如此严密,她应当不是自个儿跑出去的,也就是说,小丫会出现在善堂并不是巧合。

南宫玥不由蹙起了秀眉,直到萧霏问道:“大嫂,可有什么不对吗?”

南宫玥轻叹一声,有些事暂时还不能告诉萧霏,于是便只是说道:“小丫实在可怜,只盼国泰民安。若是家家都能吃得饱饭,父母又怎么舍得卖了自己的孩子呢。”

萧霏没有多想,赞同地点了点头。

是啊!

国泰民安四个字容易写,但真要做到就太难了。

就好比现在,为了大好国土不被外族侵略,为了无数的家庭不至于家破人亡,大哥正率领将士们浴血拼杀!

她的大哥是那样的英勇,让她余有荣焉!

萧霏暗暗决定,等下次再见到大哥的时候,一定不会再嫌弃他是个莽夫了!

马车从东街大门进了碧霄堂,萧霏回了月碧居,而百卉则得了南宫玥的吩咐去了前院,嘱咐朱兴让人在骆越城的附近找寻一下小丫口中的那个庄子。

南宫玥进屋后,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茶,画眉就过来禀说,乔大夫人一个时辰前来了,要求见镇南王,可是因为镇南王还没有回来,她就在前院里闹开了,非要人去军营把镇南王叫回来。因为南宫玥也不在府里,前面的丫鬟婆子们根本拦不住。

“后来没办法,大管家就派了一个小厮去军营。”画眉一脸不可理喻地说道,“现在乔大夫人正赖在王爷的书房里不肯走。”

屋里的丫鬟们面面相觑。

乔大夫人时不时的过来闹上一通,她们也都习惯了,只是如今看来,似乎是变本加厉了?

“世子妃,可要去……”画眉想问的是要不要去把乔大夫人唤过来,她怕乔大夫人这么一闹,王爷回来后反而会责怪世子妃没有当好家。

“不必了。”南宫玥并不在意地说道,“前院归前院,内宅归内宅……”她微微一笑,继续道,“乔大夫人这是在前院闹呢,我若是连前院的事都要插手,王爷反而会怪我管得太多了。”

正所谓内外有别,任何府邸的当家主母都不会逾越到去插手外院的事务。

而且,南宫玥是打从心底里不想去理会乔家的事。

有这精力的话,她还不如多看一会儿书呢。

“让人盯着些书房就行。”南宫玥随口吩咐了一声,就去了净房。

洗漱完,待她一头乌发擦到半干的时候,书房那里终于有了新的消息传来,“……世子妃,乔大姑娘带着丫鬟从窈舒女院逃了出去,现在下落不明。”

南宫玥微微一诧,问道:“怎么回事?”

鹊儿梳理着得来的消息,一五一十地禀道:“说是乔大姑娘在窈舒女院因为不服管教被女先生罚了几次,这一次又被关了禁闭,然后,乔大姑娘就绝食了还晕了过去,女院的先生只得去请大夫,乔大姑娘就趁着混乱带丫鬟从女院里逃了出来。”

“这……”莺儿目瞪口呆地说道,“乔大姑娘的胆子还真大。”

南宫玥眉梢微挑,如今外面不太平,她一个姑娘家敢带着丫鬟到处走,也不知哪里来的胆子。看来被南凉人掳走也没让她因此得了教训。

上一次萧霏从南疆到王都,是运气好才会平安无事,而同样离宫出走的二公主则落了个清白尽毁的地步,如今……也不知道乔若兰有没有这个运气了。

鹊儿继续说道:“……女院也有去寻,但一无所获,只得派人过来告知了乔大夫人。乔大夫人正在王爷那里闹呢,责怪王爷非要把乔大姑娘送去窈舒女院,才会让她失踪的。”

南宫玥嗤笑了一声,说道:“王爷怕是生气吧。”

“世子妃您真是料事如神。”鹊儿凑趣地说道,“王爷说,要是依他的意思,让乔大姑娘去明清寺就什么事也没了。乔大夫人在书房里又哭又闹,求王爷派兵去人,王爷刚刚命人去宣了唐将军过来。”

南宫玥微微颌首,表示知道了。

乔家的这些事,真是麻烦极了,就让镇南王自个儿去头痛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