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解药(1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百卉办完了差事,从前院回来,就听上方传来一阵簌簌的枝叶抖动声,抬眼看去,就见银色的月光下,一只强健的灰鹰展翅在她头顶上方飞过,投下一片浓重的阴影……

出去了好几天的小灰总算是倦鸟归巢了!

可是百卉却是微微皱眉,虽然夜幕下的小灰几乎化成一片灰影,但她还是一眼就看到小灰的爪子里似乎抓了什么东西,那东西应该还是活物,在半空中微微扭动着。

这个小灰,不会是又抓信鸽玩了吧!

百卉疾步朝小灰飞去的方向追了过去,院子里的其他丫鬟也看到了飞回的灰鹰,指着它指指点点,又有人急忙去禀告南宫玥。

灰鹰根本不在意它所制造的骚动,熟门熟路地朝后院飞了过去,一直飞到了正屋的窗外,把爪子里抓的东西往窗槛上一放,然后又掉头飞到了一棵大树上。

小书房里的画眉和鹊儿看着那窗台上的东西,已经傻眼了,好一会儿,鹊儿才傻愣愣地说道:“这……这是兔子吧?”

小灰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抓了一只兔子,那一团比拳头大一点的白色毛球正蜷在窗槛上瑟瑟发抖,虽然终于脱离了小灰的鹰爪,但还是一点也不敢动弹。

很显然,这是一只活兔子,也就是说,这不是猎物,而是——

“世子妃,小灰居然也知道给您带礼物了!”画眉好笑地掩嘴说道。

南宫玥已经走到了窗槛前,小心翼翼地把那只软绵绵、暖呼呼的小家伙抱在了怀里,外面的那只鹰还停在树枝上,一双金色的鹰眼冷冰冰地盯着这边,以致可怜的小毛球根本不敢动弹一下,乖顺极了。

南宫玥轻抚怀中的毛球,抬眼朝窗外的小灰看了一眼,不由得想起好几年前的事来。

那一年,她第一次和萧奕一起去春猎,萧奕带着她去抓了一窝小兔子……那时候的一幕幕似遥远又好似就在昨日。

南宫玥不禁勾唇笑了,现在轮到小灰给她送兔子了,这还真是吾家有“鹰”初长成!

“莺儿,去给小家伙喂点东西吧。”可怜的小家伙估计是吓坏了。

南宫玥把小毛球交给了莺儿,莺儿心领神会,知道世子妃是打算把这只白兔给养起来,笑吟吟地应了。

莺儿一抱着白色的小毛球出屋,立刻有几个小丫鬟迎了上来,院子里一片欢声笑语,让这原本恬静的夜晚增添了几分活力……

南宫玥心情甚好的看着这一幕,扬手招来了小灰,用手指轻抚着它的灰羽。

小灰低头往她手指上虚啄了下去,一旁的画眉吓了一大跳,见南宫玥只是笑着,手上也没有伤,才放下心来。

“你自己去玩吧。”南宫玥逗着他说道:“明日给你吃生鹿肉好不好?”

小灰像是听懂了一样,发出一声轻脆的鹰啼,用头在南宫玥的掌心中亲昵地蹭了蹭,随后展翅扑向了院子里梧桐树,惊得树上的鸟雀四处乱蹿。

这些可怜的鸟雀好不容易过了几天安生的日子,这个霸道的家伙又回来了!

南宫玥抿唇轻笑,家里越来越热闹了,只待阿奕凯旋而归。

她的脸上浮起一丝红晕,眉眼间又柔和了几分,过了一会儿,她收回目光,说道:“画眉。我们去药房。”

阿奕在前方厮杀,她帮不上忙,她能做的,就是让他无后顾之忧。

南宫玥神采奕奕,忙碌了一天后的疲惫也仿佛一扫而光。

上一次的药在反复试验过几遍后,已经确认能够解沼泽水之毒。但是由于其中用的几味主药都有剧毒,药性极其猛烈。南宫玥改进过几次药方,缓和了药性,可是用过解药的老鼠都至少需要昏睡一个时辰,哪怕醒来以后,精神也会比较萎靡。

这药是供给大军用的,这样的结果当然让南宫玥很不满意。

于是,南宫玥反复斟酌了很久,涂涂改改了好几张方子后,她配制了两种蜜丸,一是把几味有毒的主药减到只剩下一分,添上了几味南疆特有的清热解毒的草药,而二则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只把主药减至五分,又额外加了一些滋补的药材。

她交代画眉,先喂甲字药,待过一柱香后再喂沼泽水,随后才喂乙字药。

今日早上,画眉过来禀说,老鼠的精神非常好,丝毫没有中毒的迹象,整晚在笼子里东蹿西撞。

这让南宫玥大喜过望。

进了药房后,画眉指着放在角落的笼子说道:“世子妃,就是那只。”

南宫玥点点头,走了过去,仔细观察着。就见老鼠的口鼻很干净,动作也灵活,笼子里没有闻到额外的腥臭味,显然这次药效要比之前好得多。

看来自己的思路其实是正确的。

南宫玥思忖了片刻,说道:“我待会儿再改进一下方子,咱们多试几次。”

忙活了这么些日子,终于有了成果,画眉也是眉开眼笑说道:“是,世子妃。”

累了一天,南宫玥洗漱过后,早早就歇下了,今日这告示一贴,可想而知,明日恐怕会有更多的药商和药农前来兜售药材。

如此这般,南宫玥一连忙了整整五日,终于收购到了足够的药材,所有送来的药材,她都亲自一一查验过,才让账房结账,然后会在进行标注后,分送到不同的药铺。

从早到晚,就连喝上一口热茶的工夫都没有。

也多亏萧霏近日能干了许多,可以帮着处理一些府里的琐事,不然她还真忙不过来。

而这几日来,解药的进展也越来越顺利,在反复细调了几次方子后,已经基本可以定下了。只是因为是拿老鼠做的实验,与实际用在人身上还是有差别,让南宫玥多少有些纠结。所幸的是外祖父林净尘正在雁定城,有这个基础的方子在,她相信外祖父一定可以更快的得出最适用于人体的方子。

南宫玥在书房里,把这几日来琢磨的方子细细地写了下来,又附上了她用作实验的几只老鼠服药前后的具体状态,最后还用一个荷包装了几十颗她依方所制的药丸,一同放进了一个紫檀木的小匣子里,刚关上匣子,百卉就回来了。

她屈膝行了礼道:“世子妃,奴婢把药带回来了。”

南宫玥连忙道:“拿来我看看。”

上次,南宫玥委托三家药铺各制一万颗药,其中三千颗已经让周大成带去了雁定城,而如今他们交付的是剩下的七千颗。

百卉出去后,让小丫鬟帮忙把带回来的三个箱子搬了进来,亲手除了封条一一打开。

箱子里足有几百个小瓷瓶,南宫玥逐一检查了以后,说道:“百卉,你把这些箱子送到朱兴那里,让他明日一早就让周大成带去骆越城大营。”南宫玥指了指放在书案上的紫檀木小匣子,嘱附道,“还有这个也一并带去。”

百卉屈膝应是,匆匆去了前院,等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三更。

南宫玥已经洗漱好了,打着哈欠问道:“那些蚀心花怎么样了?”

“胡师傅正在炮制。”百卉补充了一句说道,“胡师傅没有认出来。”

南宫玥不以为意地说道:“蚀心花和伽兰叶可不是那么容易识别的,不然他们也不会胆大到用蚀心花来设局。你让暗卫们盯着些,千万不能出任何差错。”

百卉应了,并说道:“世子妃,您先休息吧,明日一早周大夫人还要过来。”世子妃最近每日都睡不足三个时辰,实在让百卉有些忧心忡忡。

对哦!

南宫玥恍然想起了这件事,昨日周大夫人王氏递来了拜帖,说是要带嗣子过来给她请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