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2护短(7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紫蔓还没听出不对,用力地点了点头。

而周柔嘉在周府习惯了察言观色,立刻敏锐地体会到萧栾语气中的深意,萧栾知道这头鹰的名字,语气中甚至透着一丝淡淡的亲昵,难道这是王府养的鹰?

这么一想,她顿时觉得也不无可能。

鹰是猛禽,这头鹰在王府如入无人之境地飞来飞去,却没有惹来王府的下人大惊小怪,分明就是习以为常。

看来这次方紫蔓是踢到铁板了。

周柔嘉退了一步,放开了方紫蔓,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萧栾叹了口气,那微妙的神色也不知道是在同情她,还是替她庆幸,道:“方姨娘,你刚才说什么砸死小灰的话,还是莫要再说的好,被我听到也就算了,若是被大哥听到了……父王都没辙!”

能被萧栾称为大哥的当然唯有世子萧奕。方紫蔓怔了怔,起初还不解萧栾为何突然提及萧奕,但很快就明白了:难道说,这头鹰是世子爷养的?

方紫蔓瞳孔一缩,狠狠地朝自己的丫鬟瞪了过去,那眼神仿佛在说,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不跟自己说!

两个丫鬟身子缩了缩,脑袋低垂下去,委屈极了。

她们随方紫蔓嫁入王府也没几日,方紫蔓又是入王府为妾,这王府的下人一个个都眼高于顶的,根本就不屑理会她们,对于府中的事务,她们也所知不多。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自己无论如何也讨不得好了。方紫蔓咬了咬牙,抚了抚衣裙,若无其事地福了福身道:“多谢二少爷提醒。我先告退了。”心道:打狗也要看主人,自己没办法把这头鹰如何,但是周柔嘉……等她入府为妾,自己有的是机会对付她!

方紫蔓转过身,掩住眼中的阴狠,挺直腰板走了。

萧栾用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轻声嘀咕了一句:“女人真麻烦……”

“喵喵喵喵喵喵!”

一阵猫叫在他脚边响起,仿佛在响应他似的。

萧栾低首看去,就见那团橘色的大毛球绕着他和周柔嘉打转,兴奋地叫个不停。

它这是怎么了?!

“肥猫,你不在月碧居呆着,跑这儿干吗?”萧栾没好气地说道,真不明白妹妹没事养只笨笨的肥猫做什么。

还没走远的方紫蔓也听到了,脚下的步子一缓,拳头在袖中握紧。

原来那只蠢猫是萧霏的!今日的事还不都是那只蠢猫惹出来的!

方紫蔓暗暗地咬牙,加快脚步继续往前走去。

“喵喵喵……”小橘亲热地把小脑袋往周柔嘉的裙角边蹭了蹭,表示亲昵。

周柔嘉蹲下身,试探地伸出手,见猫咪没有露出抵抗的姿态,就从它的脑袋顺着脊背轻轻抚摸了几下。

小橘舒服得眯起眼睛,微抬下巴,看来笑眯眯的。

萧栾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一幕,又想起刚才周柔嘉维护小灰的样子,在心里对自己说,自己没看错人,周大姑娘果然是个温柔和善……

在他们上方的空中盘旋着的小灰发出欢快的啼叫,展翅绕了一圈又一圈,小橘顿时眼睛一亮,在地上追逐起小灰投射在地上的影子,“喵喵喵”地跑来又跑去。

萧栾被逗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又肥又蠢,也不知道妹妹喜欢你什么?”

周柔嘉怔了怔,原来这是萧霏养的猫。

小灰又在半空中绕了一圈后,朝碧霄堂的方向飞走了,小橘赶忙撒腿追了过去,很快就跑得没影了……

萧栾一眨不眨地仰首远眺着空中越飞越远的小灰,带着一种近乎着迷的语气说道:“我家小灰真是长得太好了……”

他的语调好像是在夸耀自家的孩子,那言下之意分明就是在说,“我家的鹰可不是什么凡鹰可以相比的!”

周柔嘉眼中闪现一抹笑意,掩嘴笑了笑。这位萧二少爷倒是有几分赤子之心。

周柔嘉不由得想起了镇南王寿宴那一日的事,虽然她知道萧栾是好心救自己,可是在最悲观的时候,她也免不了怨过萧栾,怨他为何要多管闲事,哪怕当时她摔得头破血流,也比她后来闺誉有损要好,她甚至冒出过一丝阴暗的心思,怀疑萧栾是不是故意的……

直到此刻,盘旋心底的那一丝晦暗的阴霾终于消散。

周柔嘉的笑容中多了释然,明净澄澈。

萧栾依依不舍地收回了视线,嘀咕着说:“如果我去给小灰找个媳妇,生下小鹰,大哥应该会送一只给我吧?……但是小灰眼光这么高,连我都不理睬,普通的鹰应该入不了它的眼吧?你说是不是?”他一副为自家的孩子操碎了心的样子。

对上他询问的眼神,周柔嘉琢磨着措辞道:“小灰看来很有灵性……”

“你也怎么觉得?!”萧栾的眼睛闪闪发亮,“我家小灰可聪明了!从来不会随便接受别人的投食,而且认得家,偶尔出去玩玩,过两天就自己回来了……”

萧栾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周柔嘉偶尔应一句。

鹊儿不远处默默地看着这对璧人,时人定亲前多有相看的习惯,虽然她没亲眼见识过,但是普通的未婚男女相看不是应该带着几分羞赧、尴尬、局促什么的……自家二公子倒是画风清奇啊!

不过……

想起方才发生的那点波澜,鹊儿嘴角微勾,心道:这应该算是过程很意外,但结局还算是好的吧。

鹊儿给了身旁的小丫鬟一个眼色,那小丫鬟立刻悄悄地退下了。

约莫一盏茶后,萧栾便告辞了,鹊儿随周柔嘉又剪了几枝茶花后,她们就拎着几篮子茶花回了小花厅。

南宫玥和萧霏已经听小丫鬟禀明了刚才的事,南宫玥最懂小灰的性子,知道它不会随意攻击人,立刻找人去调查。小花园里管着洒扫、修剪花木的婆子奴婢有不少,很快就把之前凉亭里发生的一切都调查了个清楚明白。

萧霏有些意外,平日里看小灰这么嫌弃小橘和小白,没想到居然还会护着小橘,这种颇为护短的举止似乎很是熟悉……

大哥也不知道怎么样?

想着,萧霏悄悄地看了南宫玥一眼,南宫玥正笑吟吟地吩咐画眉给小灰加餐。

不多时,周柔嘉便回来了,带着一篮子的茶花。

与初来时相比,她脸上的笑容温和了许多,眉眼间的惶惶不安也明显淡去了,让南宫玥多少放下了心来。

这桩婚事虽然来得有些意外,但南宫玥依然希望不要撮合出一对怨侣,如今瞧来,这个头开得还不错……至于往后,就需要周柔嘉自己去经营了。

周柔嘉眉眼舒展地说道:“世子妃,这茶花开得漂亮,小女在家中也曾替母亲折花插瓶,不如让小女来一试身手吧。”

南宫玥没有拒绝,“那就多谢姑娘了。”

周柔嘉退了下去,自有丫鬟替她准备花瓶和剪子。

“喵呜。”

门口传开一声轻柔的猫叫声,一只胖胖的橘猫旁若无人地走了进来,当看到萧霏时,径直就向她跑了过来,亲昵地绕着她的脚打转。

萧霏心疼地把小橘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丝毫不介意它的脚上带沾着泥,摸着它毛绒绒的脑袋,说道:“小橘,你吓坏了吧。”

“喵呜。”

小橘陶醉的眯起了眼睛。

虽说小橘只是一只猫,虽说不知者无罪。

可这猫能在王府里随意走动,显然是有人养着的,既便没有人养,那也是一条性命,岂能随意就往湖里扔。若今日不是小灰护着,也不知小橘懂不懂泅水,指不定一条小命就这么没了。

说她护短也行,怎么都行,这件事总不能就这么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