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3作践(8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满眼温柔的看着正窝在萧霏膝上由着她顺毛的小橘,开口道:“鹊儿,传我的话。方姨娘的丫鬟行事莽撞,没有规劝好主子,以至冲撞了客人,罚三个月的月钱,则十手板。”

鹊儿福身应诺,退出去传话了。

不多时,周柔嘉就捧着花瓶走了进来,艳丽的茶花被素雅的白瓷花瓶衬得越发娇艳欲滴。正趴在萧霏膝盖上的小橘抬头冲她“喵喵”叫了起来,很是亲热的样子。

周柔嘉把花瓶交给丫鬟,走到萧霏跟前,学着她的样子摸了摸小橘的下巴。

周府没有养猫,她都不知道这小家伙摸起来竟这么软绵绵的,让她的心都化了。

“喵呜!”

在小橘娇嫩的叫声中,周柔嘉与萧霏相视一笑,气氛愈发融洽。

刚刚去传话的鹊儿很快就回来了,悄悄走到南宫玥跟前附耳道:“世子妃,方姨娘哭着说要去向王爷告状。”

方姨娘是镇南王的姨娘,南宫玥身为儿媳妇自然不能随意处罚,但单单罚了她身边的两个丫鬟就足以让她没脸了。方姨娘这才刚进门,因为姓方,府里的姨娘和下人们多少也都忌惮几分,如此一打脸,倒是让她在府里的地位再没有这么“超然”了。

南宫玥淡淡一笑,没有理会。

看卫侧妃就知道,镇南王并不喜伺宠而娇的女子。方姨娘想要告状只会自讨没趣,更何况,镇南王再糊涂,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姨娘让自己这个世子妃没脸。

这一日,周柔嘉在碧霄堂一直用过了午膳后才回了周府。

南宫玥拿了一个白玉镯子套在了她的皓腕上。

周柔嘉来的时候,对未来充满了忐忑和不安,而回去的时候,看着腕间的白玉镯子,唇边却含上了一抹舒心的微笑。

当日,南宫玥就禀明了镇南王,镇南王把萧栾找来问过了他的意思后,同意了这门婚事。

次日一早,她亲自去了姚将军府上,请了姚夫人为媒人,为萧栾向周家大姑娘周柔嘉提亲,并把萧栾的庚帖也托付给了她。

姚夫人很是意外,镇南王寿宴时闹出来的那件事,她当然也是听闻过的,本以为以周家的门第,萧二公子最多也不过是纳周大姑娘为贵妾罢了,为此她还有些唏嘘,没想到,这是要聘为正妻啊。

不管怎么样,姚夫人还是爽快的当应了,在送走了南宫玥后,就备礼去了周府,正式向王氏提亲。

直到姚夫人明确的表明了聘娶的意愿,并递上了萧栾的庚帖,王氏这一直高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她满脸笑容地收下了庚帖,并把早就已准备好的周柔嘉的庚帖交给了姚夫人。

交换了庚帖,不出意外的话,双方的亲事就算是正式定下了。

接下来便是将庚帖拿去合八字,行纳吉礼。

八字的结果当然是天定良缘。

南宫玥下令给阖府的下人们多加了一道肉菜,以示对这门亲事的看重。

王府里喜气洋洋。

于是,当明眸前往大厨房传膳的时候,就从种种欢喜的议论声中得知了这件事,她顿时又惊又急,连午膳都顾不上了,急急忙忙地回去向小方氏禀明了此事。

小方氏当即就呆住了,双唇微动,喃喃道:“她敢……她竟然敢!”

小方氏也是当了王府十几年家的人,骆越城里的高门大户她自然是一清二楚的。

这定远将军仅仅只是四品武官,而且也没兵权。武将的地位全都是由军功决定的,定远将军从未上过战场,又哪来的军功?不过是吃着祖上萌恩的闲散人家。这样的门第怎配得上她的儿子?!

她的栾哥儿,日后可是要当镇南王的人啊!

“这个贱人!”小方氏破口大骂,“她竟然敢如此作践我的栾哥儿!我要见王爷,我要去见王爷!”

小方氏气急败坏地往外冲去,可一只脚还没踏出门,就有两个婆子拦在了她的面前,态度很恭敬,语气也很恭敬,只说王爷有命,夫人不得外出。任凭小方氏又是喝骂,又是推搡,只是笑呵呵的,不后退半步。

整个院子的下人全都被世子妃以伺候不周的名义给换了遍,夫人要想出去谈何容易,明眸和明月多少猜到了会是如此结果,可还是不太甘心。毕竟夫人是镇南王府的女主人,说不定,那些下人不敢拦呢……可如今看来,夫人只是在自取其辱。

齐嬷嬷赶紧上前,一边替她顺气,一边哄着说道:“夫人,您别与那些个奴才秧子一般计较。”

明眸和明月也回过了神来,斥责道:“谁教你们的规矩,竟敢对夫人无礼。”

两个婆子的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但仿若两座门神一样,一步也不挪。

小方氏气得胸口一阵阵钝痛,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齐嬷嬷半拖半拉的把小方氏带回到了屋里,明眸赶紧关上门。

“夫人,您不如把二公子叫来吧。”齐嬷嬷心疼地看着自己奶大的小方氏,不由在一旁提议道,“让二公子与王爷去说说,二公子好歹是王爷的嫡子,只要他不愿意,想必王爷也不会勉强的。”

镇南王罚了小方氏禁足,却没有限制她的儿女来探望,因而,小方氏是出不去,但却可以把萧栾叫过来。

如今也没有别的法子了。

小方氏呆怔了半天,终于点了点头,打发齐嬷嬷去办了。

很快,正在书院里打着瞌睡的萧栾就被叫了过去。

正院门关得紧紧的,但没多久,南宫玥还是得了禀报,就听鹊儿绘声绘色地说道:“……世子妃,夫人把二公子叫过去以后,就破口大骂,说您不安好心,为了不让他影响到世子爷的地位,就故意给他挑了一个破落户,让二公子赶紧去王爷那里,拒绝这门婚事。夫人还口口声声说,二公子要是瞧上了周大姑娘的颜色,留着她做个妾也就罢了,正妻岂能儿戏。以他镇南王府二公子的身份,就是尚个公主也不成问题!”说到这里,鹊儿故意卖起了关子,笑吟吟地问道:“世子妃,您可知二公子是如何回的?”

南宫玥听得饶有兴致,笑着说道:“你说说看。”

屋里的其他丫鬟也是期待地用眼神催促着鹊儿赶紧往下说。

鹊儿眉眼弯弯地说道:“……二公子说,他觉得周大姑娘挺好的,有周大姑娘在,小灰都肯让他靠近了,以后说不定还肯让他摸了。”

南宫玥“噗哧”一声轻笑了出来。

几个丫鬟更是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那日陪着周柔嘉去花园剪茶花的鹊儿回来的时候就说,小灰后来还飞到枝头上打量了周大姑娘好一会儿,当时萧栾正好也在,让他欢喜了半天。

画眉抿唇笑着道:“二公子真有意思。”

“可不是。”鹊儿附合着说道,“夫人被气得直喊胸口痛,拿起杯盅就往二公子身上砸,二公子躲不过被砸中了好几下,正院里头现还在闹腾呢。”

不管小方氏再怎么闹,如今的她自身难保,也再难以对萧栾的婚事指手划脚。

萧栾的婚事还是按着“三书六礼”,一步步的进行着。

纳吉礼成后,南宫玥挑了一个黄道吉日——十二月初八,到时会去向周府行小定礼。

也就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很多东西都需要一一准备。

如此又过了几日,第一批药制好了。

因收了这许多的药,若是等一同制好再送去大营,就实在太浪费时间了,南宫玥就和各家药铺定下了每一万颗为一批,分批交货。

得知药制好了,南宫玥亲自去了三家药铺收货。

这一次,她是坐着朱轮车出去的,每到一家铺子,就有老板带着伙伴在外面恭迎。

回春堂、德济堂……

南宫玥一一验过货,在每家药铺里都足足待了一个时辰,最后到了利家药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