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6倨傲(11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夫人送出的帖子上是写了明确的时辰的,这位姑娘当然也知道自己迟到了,但是她初来乍到骆越城,对附近的路不熟悉,堂妹告诉她提前半个时辰出门就差不多了,她就信了,不想竟晚了一炷香多。

她自知理亏,所以一开始让丫鬟好言相求,不想这婆子竟然是个不识相的,好好与她说,对方倒是摆起架子来,现在还睁眼说起瞎话来!

虽然她没有看到此刻屋子里弹琴的人是谁,却也可以肯定这位弹奏者必然不是石清雅。石清雅的琴声,她以前在江南时也有幸听过一次,饶是她自认琴艺不凡,与这位毕生追求琴艺之极致的石大家相比,还是相差甚远。

因此前两日她听说石清雅来了骆越城,硬是向堂妹讨了帖子自己过来了……没想到却着了堂妹下的套!

堂妹不想让她参加论琴,她倒是非要进去!常姑娘眼中闪过一抹阴霾。

现在这位弹奏者的琴艺在年轻的闺秀中尚算可以,但是连自己都不及,更何况石大家了。

这时,蒋夫人派来的那妇人上前了几步,走到了婆子身旁,笑吟吟地福了福身道:“这位姑娘,失礼了。可否让我瞧瞧姑娘的帖子?”

那婆子见妇人来了,暗暗松了一口气,忙退到了一边。

丫鬟把那张大红帖子给了妇人,妇人飞快地扫了一眼帖子,心道:原来是常府的姑娘……其实无论是哪府,这大部分收到帖子的府邸,他们浣溪阁都是得罪不起的,只是,也不能把架子放太低了,由着对方为所欲为,最后反倒是看低了浣溪阁,还惹得今日其他的来客不快。

“常姑娘,”妇人客气地说道,“请随我来。”

妇人在前面引路,常姑娘和青衣丫鬟跟在后面,走过婆子身旁时,青衣丫鬟还给了对方一个不屑的冷哼声。

大堂中的宾客见那妇人领了人进来,纷纷朝常姑娘这边望了一眼,然后立刻收回视线,大多数人心中都有些不以为然,心想:这姑娘看来脸生得很,也不知道是哪府的姑娘架子这么大。自己到晚了,却还厚颜在外头生事!

妇人之前早已经示意堂中服侍的丫鬟婆子又搬了椅子和案几过来,这个时候,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好的位置,排在了好几排女宾的后方。

常姑娘微微蹙眉,但也知道自己毕竟是迟到了,首先理亏,此时再去争执什么,就定是自己的不是了。

常姑娘心中不愉,但还是静静地坐了下来。浣溪阁的丫鬟立刻给她上了茶水和点心,然后退到了一边。

这时,琴声变得舒缓起来,如山涧清泉缓缓流过,跟着越来越轻,越来越轻,直到消逝在空气中……

大堂中静悄悄的,好一会儿都没有声响,还是蒋夫人第一个抚掌赞道:“这一曲佳,萧姑娘的琴艺亦佳,恕我孤陋寡闻,萧姑娘这一曲似乎闻所未闻。”

紧接着另一位夫人也颔首道:“何止是蒋夫人闻所未闻,我和王夫人也不曾听过这曲子。”

闻言,坐在大堂的角落里的常姑娘不由抬眼朝蒋夫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心道:原来这就是浣溪阁的主人,难怪为人如此谄媚。

萧霏含笑道:“我这一曲乃是一次偶然从一家书铺中找到的曲谱。”

“原来如此。”蒋夫人叹道,她注意到石清雅似是若有所思,便问道,“石大家觉得萧姑娘这一曲如何?”

石清雅沉吟一下,朝萧霏看去,她当然知道萧霏的身份,不过举止间却是不卑不亢,缓缓道:“姑娘这一曲可是少了点什么?”

一时间,堂中众人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不懂石清雅此言何意,而周柔嘉因为知道这一曲的来历,不禁精神一振。

南宫玥眸中含笑的望着萧霏,就见她眼睛一亮,站起身来,恭敬地对着石清雅福了福身,然后道:“石大家,这一曲其实乃是琴箫合奏之曲……”

听着,众人都是恍然大悟,也难怪石清雅说“少了点什么”,原来是少了“箫声”啊。

石清雅果真是名不虚传!

宾客们的目光都是兴味盎然,看着这位琴艺大家的目光也越发崇敬。

萧霏继续说着:“此曲原本乃是一残谱,我和大嫂花了许久功夫才勉强将之复原,今日特意弹奏此曲,也是想借此难得的机会与石大家讨教一番。”

她这么一说,大堂中又有不少目光投向了南宫玥,心想:如此看来,世子妃想必也是琴艺上的高手。

那些心思活络的夫人就琢磨起以后该如何投其所好。

还有一些宾客禁不住多看了南宫玥右手边的周柔嘉一眼,心情更为复杂。看周柔嘉和世子妃、萧大姑娘如此亲近,这想必是镇南王府的一种表态,一种对萧二公子婚事的看重。这位定远将军府的周大姑娘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要嫁入镇南王府做二少夫人了!

几个年轻姑娘心中不免有种微妙到酸涩的感觉,以前是她们同情这位周大姑娘,可是过不久,怕是就要变成她们仰望对方了。

相比之下,石清雅却没有在意南宫玥,她看着萧霏的眼眸熠熠生辉,显然对她说的残谱很感兴趣,她正欲说话,却听一个清亮的女音突然出声道:“这位萧姑娘,恕我直言,今日我们是来此听石大家论琴,并非是你个人讨教曲谱的地方……”

一瞬间,大堂静了一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一个翠衣姑娘的身上,正是那位常姑娘。

常姑娘仰了仰下巴,按捺住心中的急切:等她上去演奏一曲,自然就会让这在场的宾客都知道她的才名!南疆能有什么才女,她可是被称为江南三大才女的常雅茹。

宾客们的眼神不免都有些怪异,那些精明的夫人眼中闪过一抹讽刺,心道: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愣头青,还没搞清楚萧大姑娘的身份就敢在此大放阙词。虽然听着口齿还算伶俐,其实也不过是剑走偏锋,哗众取宠罢了。

常雅茹本来心中得意,但见众宾客的目光有些怪异,一时也有些心中没底,但还是对自己说,自己所言怎么说也站一个“理”字!

萧霏怔了怔,在她觉得,论琴不止是论弹琴技法,讨论曲谱亦是包含其中,像石大家这样的大师对曲谱的理解,定可以令众人受益不浅。

若是往日的萧霏定要在此对着那位常姑娘好生辩驳一番,可是如今她却明白今日的主角是石清雅,她在此大放阙词,只会喧宾夺主,反而是对石清雅的不敬。

萧霏微微一笑,顺水推舟道:“常姑娘说得是。我改日有机会再来请教石大家便是。”

常雅茹没有再说什么,眼中闪过一抹自得。

石清雅愣了一下,颔首道:“萧姑娘,我还要在骆越城待上数日,不如改日我去王府拜访姑娘和世子妃?”

全场哗然。

刚刚这话若是出自普通人之口,怕是有不少人会腹诽此人对镇南王府如此谄媚,真是趋炎附势!

可是这位石大家却不同,她一生琢磨琴艺,甚至为此自梳,整个大裕的文人雅士都知道石清雅乃是秉性高洁之人,秉信“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所以才能以一介女儿身被人称为“大家”。

石清雅愿意亲往王府与萧霏论琴,就是对萧霏最大的肯定。

而常雅茹已经傻眼了,她的脑海中反复回荡着“王府”和“世子妃”这两个词。难道说,这位萧姑娘是王府的姑娘?

常雅茹面黑如锅底,说到底,还是自己今日来晚了,才会没搞清楚这位萧姑娘的身份就平白得罪了人。

常雅茹心里既悔又羞且恼,脑中一片混乱,觉得在场所有的人都在用讥诮的目光看着她,让她如芒在刺,坐立不安,到后来,她连自己怎么熬过到论琴结束,也记不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