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7疯癫(12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和萧霏是在浣溪阁用的午膳,等回府的时候,已过了申时。

马车才刚拐入王府所在的巷子时,就看到人头攒动,萧霏还不知究理,掀开车帘往外看去,不解地问道:“大嫂,外面这是怎么了?”

南宫玥猜测这个时间,乔若兰也应该被带回来了,只是不知道怎么能引起如此多的围观。

南宫玥吩咐了一声后,百卉下车去瞧了,没一会儿就回到马车,禀报说道:“世子妃,是乔表姑娘来了……”她犹豫地看一眼萧霏,南宫玥立刻明白,可能在萧霏这个未出阁的姑娘面前不太好说。

萧霏一脸茫然地看着百卉。

南宫玥微微垂眸,思忖片刻,说道:“你说下去。”

“是。”百卉应了一声,说道,“据围观的百姓说,一刻钟前,唐青鸿将军亲自带了一辆马车来府里,正在等门的时候,乔表姑娘从马车里冲了过来,哭哭闹闹,疯疯癫癫。后来还是唐青鸿将军亲自把人制住后,送回到马车上。当时不少人都看到了。”

萧霏眉头微蹙,不悦地说道:“乔表姐这是怎么了?”

她也听说了乔若兰从舒窈女院逃出来的消息,只是想不明白怎么会弄成了这样。

这也太没规矩了!

“先回府再说。”

南宫玥今日是坐着朱轮车出来的,再多待下去,说不定就会引起围观百姓的注目了。

从东街大门回了碧霄堂,南宫玥让百卉去了一趟前院,询问了经过。

打发走了萧霏后,百卉就回来了,一五一十地禀报着……

在得了南宫玥的吩咐后,朱兴就安排了人带着乔若兰的那支珠钗去当铺典当。这些日子,因为乔若兰下落不明,镇南王在乔大夫人又哭又闹的攻势下,便命官府把乔若兰失踪时穿的衣裳首饰全都找人画了下来,发放到舒窈女院附近各城镇的当铺、客栈、茶馆等地,当然也包括了骆越城。因而,当那支珠钗一送到当铺,就被认了出来,随后唐青鸿来了。

拿着珠钗去典当的人一口咬定是在城外捡到的,唐青鸿当然不信,就命其带他过去。

于是,就顺势把人引到了庄子那里……

“……朱兴说,故意让暗卫打草惊蛇,金老板等人早早就逃走了,只留下一些不知底线的婆子们。”百卉说道,“金老板恐怕只会后悔错抓了一个药人,而不会引起他的怀疑。”

南宫玥颌首道:“这次还真是得感谢乔大姑娘,不然这些孩子还不知要多受多少苦头。”想到这里,她不禁有些唏嘘。

百卉继续回禀道:“唐将军在庄子里找到乔表姑娘的时候,她已经被人喂下了药,神智不清。唐将军不敢随意找大夫,只得先匆匆把她带回王府寻府里的良医所医治。在门口的时候也是因着药效未过才会如此失态。先前,唐将军忙着送乔表姑娘回来,只吩咐了手下的士兵通知府衙。朱兴说目前府衙的人已经到了,接管了里面的孩子们。暗卫会继续盯着,不会出差错的。”

南宫玥点点头,赞了一声,“做得好。”

“世子妃。”说话间,鹊儿回来了,说道,“乔表姑娘被安置在了芷兰院,乔大夫人正陪着,王爷本提议让您去看看,但乔大夫人不肯,说您不会尽心给乔表姑娘医治。乔表姑娘方才还有些浑浑噩噩,良医所的孙老大夫施过针后,就昏睡过去了。”

南宫玥问道:“孙老大夫怎么说?”

“孙老大夫说乔表姑娘是服下了一种有伤神智的药才会如此,幸好服的不多,所以待药效过后,人就会清醒过来的。”

南宫玥点点头,没有再多问,想来也是,乔若兰才不过被抓了几个时辰,所谓的药人,也是该循序渐进的。只是一般有损神智的药物其药效都会比较猛烈,恐怕会造成不小的后遗症。

乔若兰从舒窈女院逃出来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她一个姑娘家只要这一路上稍有差池,轻则闺誉尽毁,重则性命难保。但她依然逃了。

所以现在,是她该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南宫玥只让鹊儿继续盯着芷兰院,就不再去理会乔家的事。

芷兰院中,昏睡一天一夜的乔若兰终于清醒了过来,她有些茫然地睁开眼睛,张望着四周,直到耳边传开乔大夫人惊喜的声音:“……兰姐儿,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兰姐儿!”

“娘……”乔若兰发出了虚弱地呻吟声,吃力地扭头望过去,当她看到乔大夫人正坐在自己榻前的时候,一下子激动了起来,试图坐起身来,“娘,娘!”

“兰姐儿,我的兰姐儿。”乔大夫人喜极而泣,“你终于醒了。”

乔若兰眼中泪光闪烁,泫然欲泣,她抽噎了几声,委屈地哭了起来,扑到乔大夫人怀里:“娘……”

乔大夫人心疼地抱住了女儿,一边哭一边说道:“你这个小冤家,好好的干嘛一个人从女院里跑出来!你要是出了什么事的话,娘可怎么办啊!”

自打乔若兰下落不明后,乔大夫人就没睡上一天的好觉,每日里都是提心吊胆的。

乔若兰更加委屈了,抽泣着告状道:“……娘,女院的先生们动不动就打手板,还要罚站,要么就把我一个人关在佛堂里,我一天也待不下去!”

乔若兰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苦,她是镇南王的嫡亲侄女,天之娇女,身份何等尊贵,在世子妃没来南疆之前,她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现在竟沦落到如此地步,这让乔若兰如何能够接受。

于是,她反抗了。

当第一次被打手板的时候,她一把推开了行刑的先生,但换来的却是饿了一天一夜。

后来,她受的待遇越来越严苛。

乔若兰实在忍无可忍,就想办法逃了出来。

乔若兰啜泣着把自己在女院里受的委屈与折磨一一道来,听得乔大夫人心疼极了,想骂女儿太过莽撞,又舍不得骂,这一口闷气堵在胸口里,上不来下不去,着实憋得慌,最后只能说道:“兰姐儿,你以后可别那么鲁莽了,这次幸亏你运气好,不然的话……娘该怎么办啊!”

乔若兰抽泣了两声,咬着下唇,没有说话,耳边就听到乔大夫人絮絮叨叨地说道:“……你说你,都这么大姑娘家了,怎么还这么莽撞呢。……兰姐儿,娘听说傅家三公子这次在前方立下了大功,娘得跟你舅舅说说,赶紧把你们俩的婚事定下。以后嫁了人,你可不能再……”

“我不要!”乔若兰瞳孔一缩,大喊一声,一把推开了乔大夫人。

乔大夫人一时不设防,被推得身体一晃,差点跌倒在地,她下意识地斥道:“兰姐儿!”

乔若兰的小脸上还挂着泪珠,歇斯底里地喊道:“不!娘,我不要嫁给傅三公子,我要嫁给安逸侯!”

“兰姐儿。”乔大夫人不快地斥道,“安逸侯简直害人不浅,你真就是着了他的魔怔了!兰姐儿,你要听娘的,娘绝对不会害你,傅三公子年轻有为,这次立下大功,将来回去王都后,必然加官进爵,说不定你就能当上侯夫人了,岂不是比跟着安逸侯好得多……”

“我不听!我不听!”

乔若兰从床上跳了起来,只穿着亵衣,光着脚就要往外跑。

乔大夫人这时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女儿这、这似乎又像昨天那样了?想起昨天,女儿刚被送回来的时候,那副疯疯颠颠的样子,乔大夫人吓傻了,猛地回过神,就见乔若兰已经打开门跑了出去,口中还胡言乱语地喊着些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