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8告状(13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大夫人大惊失色,大喊了起来:“快,快拦住姑娘,来人啊!”

接下来,芷兰院里一阵鸡飞狗跳的喧闹声。

等到丫鬟婆子们把乔若兰拦下后,她又哭又闹地折腾了很久,才又一次昏睡了过去,而乔大夫人则无力地瘫坐在了椅子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怎么会这样?

她的女儿,她的兰姐儿,怎么会成了这样……

过了不知道多久,乔大夫人恍然想起了乔若兰刚刚的那些胡言乱语,知道镇南王府是待不下去了。她当即就下了禁口令,让人匆匆整理好东西,并叫了一辆马车,送她们回乔宅。

等到一切安顿下来以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一弯淡淡的银月挂在夜空中。

乔若兰被抬到了她自己的屋子里,还在沉沉的睡着。

乔大夫人身心俱疲,她揉了揉眉心,唤来了胡嬷嬷,问道:“这两日府里可有什么事?”

“府里一切安好。”胡嬷嬷察言观色,小心翼翼地说道,“只是……”

“只是什么?”乔大夫人不快地蹙紧眉头,道,“别吞吞吐吐的,把话一口气都说完了。”

胡嬷嬷低着头,声音微不可闻地低喃了两声,最后终于一咬牙,说道:“夫人,昨日老爷陪着余姨娘去金玉阁打首饰,回来的时候,听到有许多人在议论纷纷地说,咱们大姑娘昨日跟着唐将军去了镇南王府,两人举行亲昵,在王府门前就拉拉扯扯的,还说、还说咱们大姑娘为了嫁进唐府,在大街上装疯卖傻,非得逼着唐将军休了他的糟糠妻……”

乔大夫人心底的怒火腾腾地冒了上来,脸色发青,咬牙切齿道:“刁民!一群刁民!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

她的女儿白璧无暇,岂能任由这些刁民指指点点,任意污蔑!

胡嬷嬷的头低得更低了,她偷偷瞧了一眼乔大夫人的脸色,支支吾吾地说道:“昨、昨日老爷回府后,就来了正院,见夫人不在,命奴婢传话给夫人,让夫人好好管教大姑娘,别总是……总是在外面惹事生非的,丢了他的脸。还说、还说……要是夫人管不好大姑娘,就赶紧把她送回舒窈女院去。”

“砰!”

一个青花瓷的茶盅被乔大夫人狠狠地扔了出来,落在地上,摔成了几片,滚烫的茶水随着飞溅的随瓷片泼洒了出去,溅到胡嬷嬷的脸上,但她连吭都不敢吭一声。

“乔兴耀!”乔大夫人气得青筋暴起,浑身微微颤抖着,“一定是那个狐狸精在挑拨离间。乔光耀为了那个狐狸精竟然敢如此对待我们母女,我绝对不会放过他!还有那群刁民……不,我现在就去找弟弟,让弟弟好好惩治那些刁民!”

乔大夫人猛地站了起来,或许是气急攻心的关系,她突然感到胸口一阵闷痛,然后两眼一黑,软软地往后瘫倒了下去。

“夫人,夫人!”

“来人啊!”

“快,快去请大夫!”

乔宅中乱作了一团。

……

乔大夫人带着女儿回府的事,第一时间就传到了南宫玥的耳中。

当听到乔若兰在疯疯癫癫时的那些胡言乱语,南宫玥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没等她吩咐,就听鹊儿说道:“世子妃,奴婢已经做主罚了那些交头接耳的下人们一人十大板,并严令不许再私议此事。”

南宫玥点了点头,补充道:“传本世子妃的命令下去,王府不需要多嘴的下人,若是让我听到府里以后有谁在谈论此事,我不管是谁传出去,芷兰院所有的人全都灌碗热油发卖出去!本世子妃素来说到做到。若是不想骨肉分离的,一个个就老实些待着。”

鹊儿屈膝应是。

这是乔若兰自己闹出来的事,她自己落得如何下场,南宫玥并不在意,可若是因为乔若兰的胡言乱语,影响到了官语白和傅云鹤的名声,那就绝不能姑息!

南宫玥管家素来严明,再加上早先就有鹊儿的杀鸡儆猴,芷兰院伺候的丫鬟婆子们战战兢兢,谁都不敢再多言。

府里也终于平静了下来、

但镇南王府南宫玥能管得住,谁知道乔若兰回了乔府后还会不会继续发疯……

南宫玥思忖片刻,问道:“王爷可回府了?”

鹊儿应道:“已经回府了。”

南宫玥起身整了整衣裳,说道:“去外书房。”

桔梗在通报后,把南宫玥领进了镇南王的书房,行过礼后,南宫玥开门见山地说道:“父王,儿媳今日来是有一要紧事禀报。”

镇南王皱了下眉头,问道:“可是给大军的药出了什么问题?”

“不是。”南宫玥摇摇头,说道,“兰表妹在芷兰院里胡言乱语,攀扯到了安逸侯和傅三公子,儿媳认为此事不妥,还望父王作主。”

她把芷兰院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没有隐瞒,也没有添油加醋,仅仅只是平铺直叙,就足以让镇南王的脸色越来越黑,重重地一掌落在了书案上。

“父王,傅三公子与世子交好,也是您的晚辈,只要跟他解释清楚,想必也不会太过计较,可安逸侯就不同了……”南宫玥欲言又止道,“偏偏上次又出过那样的事……若是兰表妹的那些疯言疯语传到安逸侯的耳中可怎么办……甚至,若是让皇上知道了,也许会认为父王您是想用兰表妹来拉拢安逸侯……”

南宫玥没有继续往下说,低眉顺目地站着,由得镇南王自己去想象。

“岂有此事,简直岂有此理!”镇南王又惊又怒,他当然明白南宫玥在暗示什么。

乔若兰说得那些疯话,轻则让自己一世英明,乃至让镇南王府的颜面扫地,重则,一旦传到皇帝的耳中,那他就逃不过蓄意拉拢安逸侯的罪名。安逸侯来南疆是为了什么,皇帝和他都心知肚明,这么迫不及待的用亲侄女来拉拢安逸侯,镇南王很想说自己没有二心,可就连自己都很难相信这番说辞。

这乔若兰!

镇南王现在真是恨不得她走丢后干脆找不着就算了!

“父王。”南宫玥继续说道,“王府上下,那些下人们是不敢乱传话的,可是姑母和兰表妹已经回了乔府,若是兰表妹在乔府里也像刚刚那样乱说话,儿媳实在鞭长莫及。只得来烦劳父王您出面了。”

镇南王烦躁地点点头,“世子妃,你做得对。桔梗,你让人去一趟乔府,让乔大夫人好好管束一下女儿和府里的下人。”

桔梗正要应诺,镇南王又抬了抬手,似乎是觉得这还不够保险。

若大姐真有手段管得好家,就不会任由乔若兰胡闹到如此地步了……哎,还是自家王府清静,自从世子妃当家后,就从来没出一点儿岔子。

“算了。”镇南王烦燥地说道,“你还是去与乔大夫人说一声,等兰姐儿好些,就把人送去明清寺。”

“父王。”南宫玥恰在这时开口说道,“儿媳以为不妥……”

见镇南王看了过来,南宫玥适时露出了一丝苦笑,“若是兰表妹再从明清寺里逃出来,乔大夫人又得来与父王您闹了。父王您日理万机,总是为这些内宅琐事而烦心,实在过于伤神。”

萧奕那个不孝子总爱和自己对着干,萧栾又是个没出息的,他养了两个儿子到头来还不及儿媳妇孝顺。镇南王一阵感慨,说道:“……世子妃,你觉得这事该如何是好?”

南宫玥平静地说道:“儿媳以为,不如为兰表妹寻一门亲事。”

她的神色镇定自若,仿佛在提的只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事实上,也确实理所当然。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乔若兰都已经及笄了,就因为乔大夫人东挑西捡的,亲事到现在都还没有定下,以至于乔若兰才会胆大到肖想起了安逸侯……

只要乔若兰赶紧定下亲事,就算那些疯话传到皇帝耳中,也不打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