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9香艳(14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桔梗……算了,本王亲自去一趟!梗桔,你去让人备马。”

南宫玥微微屈膝,说道:“那儿媳先告退了。”

南宫玥故意没有与镇南王说王府门前发生的那件事,与其经她的嘴来说,倒不如让镇南王亲耳听到更好……

镇南王挥了挥手,打发了她。

不多时,桔梗来回禀说马已经备好,于是,一身便装的镇南王匆匆去了乔府。

一见到乔大夫人,镇南王立刻命其紧束下人,别乱说话。

这事儿事关乔若兰的闺誉,乔大夫人自然没有怠慢,一早就吩咐了下去,谁敢乱说话,直接杖毙。

镇南王闻言,脸色终于轻松了一些,随即就让乔大夫人赶紧把乔若兰的婚事定下。

虽然惊讶镇南王怎么会突然关心起女儿的婚事,可乔大夫人也知女儿的年纪也不小了,婚事是该定了,于是就满口答应了下来。

镇南王的心情甚佳的微微颌首,总觉得这次姐姐总算没让自己太烦心,但紧接着,就听乔大夫人说道:“……弟弟,其实我也想与你说这件事!你先把傅三公子调回来,让他和兰姐儿把亲事定了。”

镇南王当即就恼了。

要是说,他从前觉得让傅云鹤成为自己的侄女婿是个不错的主意,可在乔若兰闹出这些事后,他是真心觉得硬要把这个侄女许给傅云鹤,恐怕和咏阳大长公主府就是结仇了。

更何况,这侄女在芷兰院里曾口口声声地表示自己不要嫁傅云鹤。

自己可是堂堂藩王,还是要脸面的啊!

镇南王的耳边,乔大夫人还在絮絮叨叨地说道:“……我一直就觉得傅三公子不错,家世好,年轻又有才干,如今又立了不少战功,想必皇上也会有所封赏吧?与我家的兰姐儿门当户对,简直没有比这更好的人选了。弟弟,你说是不是?”

门当户对?乔家哪里配得上咏阳大长公主府!镇南王一声冷笑,说道:“本王还记得,兰姐儿可是口口声声肖想着安逸侯。”

“那是兰姐儿魔怔了!”乔大夫人忿忿地说道,“也不知道这安逸侯是怎么回事,都这么大把年纪了也不娶妻。把兰姐儿迷得晕头转向的……”

这话就连镇南王都听不下去了。安逸侯娶不娶妻的干她什么事?!

镇南王脸一板,说道:“大姐,慎言!安逸侯可不是你能攀扯的。”

乔大夫人不以为然,但也没再继续说下去,只是说道:“总之,弟弟,你赶紧把傅三公子叫回来,把兰姐儿的婚事定了……”

“不可能。”镇南王毫不犹豫地说道,“大姐,你还是另觅人选吧,傅三公子绝不可能。”

“弟弟!”乔大夫人难以相信地说道,“兰姐儿可是你嫡亲的侄女啊,你怎么能这么对她?弟弟……兰姐儿这次受了这么多的苦,你可一定要帮她……”

“够了。兰姐儿吃再多的苦都是她自己闹的!”镇南王没好气地说着,下了最后通牒,“总之,一个月之内,必须把乔若兰的婚事定下,不然就由本王来帮她定!”

镇南王拂袖而去,听到背后乔大夫人又哭又闹,心里一阵烦燥。

世子妃说得没错,乔若兰的婚事一天不定下,这事儿就一天没完,赶紧打发了嫁出去算了!

镇南王策马出了乔府,正想回府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有好几个百姓围在那里指指点点头。不知怎么的,镇南王就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上去问了。

因他穿着便装,百姓们也不知道他的身份,七嘴八舌地与他分享了起来……

乔若兰衣裳不整的与男人抱在一块儿。

乔若兰当庭广众之下,疯疯癫癫的脱衣裳。

乔若兰失踪了几日,是被人抓去当了压寨夫人。

……

镇南王耳边一阵阵的“嗡嗡”声,似乎所有的人都在嘲笑自己这个堂堂的镇南王竟然会有如此不知廉耻的侄女……

一向好脸面的镇南王如何能忍?!

南宫玥小睡醒来,就听闻镇南王已经回府了,并听鹊儿禀说,镇南王的心情看起来很不好,书房里伺候的桔梗都被骂哭了。

桔梗名义上是丫鬟,但王府里谁都知道她是开了脸的通房,素来循规蹈矩,也颇为得宠,如今就连桔梗都被骂了,显然镇南王的心情是差到了极点。

南宫玥淡淡地点点头,猜测他这多半是听闻了外面的流言。

这样正好,如今的镇南王一定比谁更希望赶紧了结此事吧……

南宫玥勾了勾唇角,带起了一抹似笑非笑。

没两日,由于府衙的介入,庄子的案子也终于“水落石出”了。

从庄子里一共救出了十八个孩子,这些孩子中,年龄最大的八岁,最小的只有四岁,他们全都是从人牙子手里买回来的,一直被当作药人关在这个庄子里,反复试验各种药物……尤其是毒药的效果。

从庄子后头的田地里,官差挖出了三十来具尸体,从腐烂程度来看,从五六年前到近一年的,几乎都有,大多是孩童,还有一些成年人。

此事一出,骆越城中一片哗然,镇南王更是想不到自己的治下竟然出了这等惨绝人寰之事!

镇南王下了严令,必须查明这个庄子的主人是谁,到底是谁残忍的做出了这一系列的恶行。

骆越城知府战战兢兢,赶紧着人调查。

而在镇南王的施压下,乔若兰曾也在那个庄子的事被瞒了下来,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外,谁也不知道,乔若兰也差点成了一个“药人”。然而,当日她从马车里疯疯癫癫跑出来的一幕被太多人看到了,才不过短短两日,就在骆越城里传开了。

一开始是在平民百姓中传得沸沸扬扬,到后来,不少高门大户也听闻了。

尤其是传到后来,更是极尽香艳之可能……

短短几日,乔若兰可谓是声名扫地。

最初乔大夫人忙着照顾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女儿,一时也顾不上这么多,再加上刚和镇南王吵了一架,也忘记找他下封口令,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城里的流言已经是越传越离谱。

乔大夫人整个人就像是被雷劈了一下傻愣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意识到自己竟然忽略了一个这么重要的问题。

乔大夫人抱着女儿,歇斯底里地放声大哭。

这哭着哭着,乔大夫人也冷静了下来,女儿的名声已经毁了,若是病一直不好的话,这一辈子可就真完了。她听年长的嬷嬷说,女儿的这种病就得顺着她的意思来,才会容易康复。既然女儿要嫁安逸侯那就嫁吧……儿女都是债啊!

乔大夫人哭完后就匆匆来了镇南王府,也顾不上与镇南王刚吵过架,只求着他帮忙把事情压下来。

镇南王也没想到事情会散播得如此之快,当即就下了严令,然而还是迟了。

哪怕表面上不再有人议论,可私下里,又衍生出了更多的版本……

人多口杂,流言在口口相传中往往会被添油加醋,等再传回南宫玥耳中的时候,已经与真相相差甚远了。

“……世子妃,现在外面都在说,兰表姑娘其实是与情郎私奔的,只是半路上被情郎卖到了风尘之地,所以,不但坏了清白,而且……”鹊儿指了指头说道,“这里有点不太清楚了。”

南宫玥瞠目结舌,苦笑地摇了摇头。

这些日子,可能是嫌王府良医所的良医不好,乔大夫人为了女儿的病到处寻名医。可乔大夫人也不想想,乔若兰正是风口浪尖之间,乔府这样大张旗鼓行事,岂不是提供了让人说三道四的机会。

实在太不明智了。

这事儿闹到了如今的地步,已是很难收场了。

周柔嘉的事当初还只是南疆的高门大户有所私议,就令她闺誉尽毁,如今乔若兰这事儿可谓是满城风语,她唯一有所依仗的,也不过是身份比周大姑娘高,仗着是镇南王府表姑娘,没有人敢当面指指点点罢了。

这世道,女子艰难。

周柔嘉谨言慎行,都差点误了一生,乔若兰……如今的这些事,也都是她自个儿闹出来的,既然当初敢做,那就得敢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