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2不孕(17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微一皱眉,略带迟疑地问道:“霏姐儿,你近日房里用的是什么熏香?”

萧霏答道:“玉麟香。”

府里采买的熏香,南宫玥都有过目,嫡姑娘的房里这个月给的是玉麟香和乌述香,这两种熏香都是从江南采买来的珍品,可谓是一寸香一寸金,只是,南宫玥分明记得不是这样气味,而且,萧霏的身上带着的明明就是……

南宫玥的语气不由郑重了一些,又问道:“你可戴着香囊?”

萧霏不明所以,但还是摇头道:“没有。”她顿了顿,问道,“大嫂,怎么了?”

南宫玥眉头微蹙,“你方才是去了周家吧……周大姑娘的房里用过了香?”

萧霏点了点头,正想再问,就听南宫玥喊道:“百卉,替我递一封拜帖去周家,我明日一早想去见见周大姑娘。”

马上就要出发了,现在赶着去周家……百卉知道肯定有什么大事,连忙屈膝应诺。

接下来,南宫玥就不再提熏香之事,而是细细地与萧霏交代管家时需要注意的事项,很快,卫侧妃来了,南宫玥同样与她说自己要离开一个多月,并请她协助萧霏管家。

这一天在忙碌中眨眼即逝……

次日一早,南宫玥向管事嬷嬷们交代了几句后,就匆匆去了周府。

王氏带着周柔嘉亲自来迎,心里有些忐忑。

按理说,两家已经过了纳吉礼,这桩婚事不太会再有状况,可世子妃突然登门拜访,还是让王氏的心里一上一下的。

见过礼后,南宫玥状似无意地说道:“昨儿听闻霏姐儿提起了那架古琴,嘉姐儿可带我去瞧瞧?”

“当然。”周柔嘉忙起身引路,“世子妃这边请。”

王氏不方便过去,有些不安。

周柔嘉住着一个五开间的小院子,中间是堂屋,两边是耳房。

在堂屋坐下后,周柔嘉让丫鬟捧来了那张九霄环佩。

然而,南宫玥没有去看琴,她的注意力落在了屋里那个黄铜香炉上。香炉里正点着熏香,缕缕青烟盘旋升起,空气里散发着一股清浅淡雅的香味。

南宫玥越发肯定了心中的猜测,她似是随意地问道:“嘉姐儿,你这香可真特别。”

周柔嘉不好意思的笑笑,从前,他们长房院子里用的都是二房挑剩下的,但自打和萧二公子议亲后,有什么好的,公中都会立刻拨到她这里来,就连熏香也不例外。

周柔嘉听过来送熏香的嬷嬷说,这熏香是从江南来的,是江南的一家老字号里独有的,叫作轻伶香。

她收回思绪,说道:“世子妃若是喜欢的话,我让人装一些给您试试吧。”

南宫玥从善如流地笑道:“好啊。”

周柔嘉连忙让贴身丫鬟猗兰去取了出来,熏香被放在一个白瓷罐中,递了过来。

南宫玥打开后,放在鼻下嗅了嗅,终于完全确定了,说道:“嘉姐儿,可否让你母亲过来一趟。”

周柔嘉这会儿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她脸色一白,吩咐猗兰去前面请王氏过来。

王氏匆匆而来,神色很是焦急,她屈膝行了礼后,说道:“世子妃……”她看了女儿一眼,想知道是不是女儿不小心惹恼了世子妃。

“大夫人免礼。”南宫玥抬了抬手,直截当地说道,“叫夫人来,是想与你说一下这香。”

见王氏一脸不解,南宫玥说道:“嘉姐儿这香中掺杂了昙兰花和赭白草……这两种植物皆是寒性极重,长年累月的使用,可令孕者落胎,妇人不孕。”

王氏的脸色一片煞白,她就像是傻了一样呆愣在原地。

好一会儿,她涣散的目光才重新聚焦起来,喃喃自语道:“……他们、他们怎么敢……”她惊慌失措地扑到了堂屋的角落,慌张地想把里面的香熄灭,不小心手一抖,整个香炉翻倒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刺耳的“砰!”。

这声音震得屋里的周柔嘉心中一紧,忙过来扶住了王氏。

周柔嘉的脸色也惨白如纸,对女子而言,子嗣是何等重要,尤其她嫁得还是镇南王府的二公子,若是日后子嗣有碍,她简直不敢想象这日子该怎么过。

南宫玥暗叹一声,安慰着说道:“大夫人别急,这香至少要用上半载以上才会有效。”

王氏慌乱地直点头,她已经没有主意了。

“周大夫人。”南宫玥声音清澈地提醒道,“现在不是慌乱的时候,这香从何而来的,为什么会在嘉姐儿的屋里,你应该也心里有数。”

王氏猛地反应了过来,忙不迭地直点头,说道:“世子妃您说得是!”

王氏打起精神,向南宫玥屈膝告退。

“大夫人大可以把人叫到长房来。”南宫玥提点了一句。

自己匆匆跑出去找人算账,反倒落了下成。王氏此时也想到了这一点,感激应是。

待王氏走后,南宫玥向周柔嘉招了招手,把她叫到跟前,柔声说道:“不用怕,来,把手给我。”

南宫玥拉住了她冰冷的手,以两指搭在了她的腕间,凝神分辨脉象,并说道:“我一会儿给你开一张调养的方子,好好养养,不会有事的。”

世子妃竟然会医术?

周柔嘉先是有些惊讶,但随后想想也是恍然了。是啊,世子妃若不会医术的话,又怎能这么轻易的就识别出这熏香中的成份!周柔嘉的心里无比感激,她不敢想象,要是世子妃没有发现的话,自己人生会过成什么样……

周柔嘉深深福身,感激涕零道:“多谢世子妃。”

南宫玥笑了笑,扶起了她,说道:“你去把这些日子来,新得的熏香,香囊之类的东西都拿来给我瞧瞧。”显然,在熏香中动手脚是在她与萧栾议亲后才发生的,所为何,一目了然。

周柔嘉立刻吩咐丫鬟去拿了。

熏香、香囊、脂膏、口脂等等零零碎碎的一些东西很快就被堆放在了案几上,南宫玥一一看了过去,找出了一盒掺杂了麝香的脂膏,周柔嘉的脸色又白了一分,双腿发软。

这时,一个丫鬟匆匆来了,犹豫地看着周柔嘉。

正所谓家丑不外扬,可如今这家丑是世子妃揭开的,想瞒也没必要了。因而周柔嘉微微点了点头。

于是,那丫鬟禀报道:“大夫人把负责发放份例的管事嬷嬷叫了过来,要责三十大板,然后,二夫人就来了,护着那管事嬷嬷不让打……”她小心翼翼地瞧了瞧南宫玥,说道,“现在还闹着呢。”

南宫玥淡淡一笑,说道:“可否带我去瞧瞧?”

“是。”

周柔嘉应了,给南宫玥带路。她的神色有些惶惶不安,显然还没有那么快从刚刚的事中平静下来。

两人这才走到正堂门前,就听到里面传来卢氏尖利的声音:“……打狗还要看主人呢,大嫂你今天敢动刘嬷嬷试试,闹到老爷那里你也讨不了什么好……”

“呵。”南宫玥人未到,语先至,虽只是一声轻笑,但足以让正堂里的所有人心中一震。

王氏面露喜色,而卢氏则冷笑不已。

随着南宫玥踏进正堂,众人一致向她行了礼。

南宫玥坐下后,还不等她开口,卢氏就先声夺人地说道:“世子妃,这里是周家,您再尊贵,也没有随便插手我周家家务事的道理。”

“周家家务事我是不便插手。”还没等卢氏面露喜色,南宫玥又道,“可嘉姐儿是我镇南王府未来的二少夫人……”她神色一冷,厉声道,“如今她被设计伤了子嗣,这就是在伤我镇南王府的子嗣,二夫人,你觉得我是该管呢还是不该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