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7幸存(22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大成迟疑了一瞬,他心底还是希望世子妃赶紧离开此处,但是世子爷走之前吩咐过,他不在的时候让他们都听从世子妃的命令。

周大成终究是抱拳应了。

一行人驱动胯下的马儿朝村子口驰去,离村子越近,那种尸体发出的恶臭就越浓烈,萦绕鼻头,让人闻之欲呕,即便百卉她们还没有亲眼目睹,也可以想象她们即将面对的必定是一出人间惨剧……

每个人的表情都凝重极了。

南宫玥几人在村子口下了马,留了一个护卫看马,其他人则走入村子中。

不知不觉,天色变得阴沉了下来,天空中乌云层层叠叠,如同那数万黑压压的士兵兵临城下,空气中沉甸甸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人间地狱!

这四个字出现在每一个人的脑海中,饶是南宫玥活了两辈子,也经历过了不少大风浪,还是不由得面色微白。

这个小村子里,随处可以见到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各个角落里,石板小径上,水缸边,门后,院子里的小菜地上……很显然,他们对于这次屠杀预先是毫不知情,且猝不及防的。

这些尸体的面色灰败,透着一种亡者特有的死气,尸体早已腐烂、发臭,血肉模糊的伤口之间爬满了白胖胖的蛆虫,四周到处飞舞着蝇虫,发出“嗡嗡嗡”的声响。

百合屏住呼吸,表情僵硬得仿佛脸上戴了一张面具,感觉自己要吐出来了。

她天不怕,地不怕,老鼠、死人也不算啥,就是讨厌那种白软的毛虫、蛆虫……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虫子!

众人在南宫玥的带领下,四下查看着。南宫玥和百卉都戴上了鹿皮手套,不时蹲在尸体边检查着死者的伤口……

几个护卫先是震惊,但随即又面露崇敬。世子妃果然不是什么凡俗的女子!

南宫玥又检查完一具女尸,若有所思,她和百卉交头接耳地低语了几句,然后由百卉对周大成他们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村子非常富裕……”

周大成和莫修羽怔了怔,下意识地环视四周,那些护卫亦然。

照他们看来,这个小村子再普通不过,瓦房泥墙,茅屋菜地,偶尔可见一些猪棚鸡窝,村子里死去的也都是一些再平凡普通不过的布衣百姓,从他们被晒得黝黑的皮肤和粗糙的双手可以看出平日里都是靠做农活为生。

而百合却想到了什么,微微眯眼,俯首朝那女尸看去。

百卉继续道:“这个村子里的人虽然穿的都是布衣,但是衣裳都没有一点补丁,每家每户都养了鸡鸭……还有这个女子,”百卉指了指那具女尸领口露出的那抹白色,“她穿的中衣是绸衣。”

周大成眉头一动,明白了。这个村子的位置如此偏僻,方圆十里都没有其他的村子,偶尔有一两户人家富足还可以理解,可是整个村子都如此富庶,就显得匪夷所思。

这村子是靠什么发家致富呢?

想起那块银矿石,答案似乎已经昭然若揭了。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步履声传来随着焦急的喊声:“……周大人,属下等发现了两个孩子……”

任子南等三个护卫半跑着朝这边而来,一人手中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另一人则抱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两个孩子的双臂无力地垂落下来,看来了无生气。

“阿蓝,怎么回事?”百合忙快步上前,任子南臂弯里正竖抱着那个瘦巴巴的小女孩,女孩的小脸埋在他的肩窝里,只看到半边蜡黄的脸颊。

任子南条理分明地对着南宫玥禀道:“世子妃,属下等在后头一间屋子的地窖里发现了这两个孩子,大概是孩子的父母在匪徒来前把他们藏在了地窖里,又用一个水缸挡住了地窖门,可是后来一个橱柜倒下,正好压住了水缸,因此两个孩子就被困在了里面,地窖里没有食物,那个男孩割了手腕,喂妹妹喝了自己的血,否则这个小女孩恐怕是撑不到今日了……”不过,如此下去,他们要是再晚上一日,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的恐怕就是这个男孩了。

随着任子南的叙述,南宫玥以及其他人的目光都朝那个被另一个护卫横抱在怀中的男孩看去,只见他的左腕上胡乱包扎着一方青色帕子,那帕子已经被鲜血渗透,看来触目惊心。

南宫玥随便挑了一间开着门的屋子,让护卫们把两个孩子送了进去,并把屋子里的尸体暂时清出,莫修羽与几个护卫守在屋外。

任子南二人把男孩安置到了榻上,而小女孩则被放在了一张方桌上,百卉去照顾那小女孩,南宫玥过去查看那个男孩。

男孩双眼紧闭,嘴唇上没有一点血色,眼眶更是深深地凹了下去,若非他的胸膛还在微微起伏着,几乎让人怀疑这是一具没有生气的尸体。

南宫玥先给男孩探了探脉,暗暗松了一口气。男孩没有大碍,只是过度饥饿,以及失血过多。

百卉从药箱里取了一瓶补血补气的药丸出来,给了百合一颗药丸让她给男孩服下,自己则喂小女孩服了下去,又给两个孩子都喂了些清水。

与此同时,南宫玥替男孩解开左手腕上的帕子,帕子下,那细瘦的手腕上赫然有四五道血肉模糊的伤痕,南宫玥甚至在其中看到一些细碎的瓷片,显然男孩应该是用摔碎的瓷片割了自己的手腕。

伤口如此之深,可见他下手之狠。

这孩子倒是一个对自己心狠的……不过,若非他够狠,他们兄妹俩恐怕也无法一同活下来!

南宫玥一边想着,一边以水囊中的清水给他清洗伤口,然后上了金疮药,再由百合替他包扎了伤口,百合禁不住叹道:“世子妃,奴婢看这孩子根骨不错,既狠得下心,又心有牵挂……奴婢看着不错,不如奴婢收他为徒,您觉得如何?”

一旁的百卉听了,眼角抽了抽,这个百合自己还是个孩子,居然还想收起徒弟来。别误人子弟了!

南宫玥微微挑眉,倒觉得这不失为一个好主意。这村子里的人几乎都被残忍地屠尽,若是两个孩子在村子外还有乐于收养他们兄妹的亲眷,那自然要送他们去亲人团聚;可若是再无其他亲眷,那么跟着百合和任子南,至少也能过上安稳的生活。

百合刚替男孩包扎好,眼角突然瞟到他的手指好像动了动,忙朝他脸上看去。

只见他原本闭合的眼帘动了动,如蝉翼般的眼睫随之微微颤动了两下,然后睁开了眼,他的眼神有些迷茫,然后是警戒,但在目光对上百合时,又好似松了一口气,跟着急切地试图爬起来,虚弱地说道:“石榴……石榴!”

百合帮扶了他一把,让他坐了起来,柔声安抚道:“那小丫头没事的。我姐姐在照顾她……”说着,她指了指躺在方桌上的小女孩,百卉已经用一方沾了水的帕子替小女孩擦干净了脸颊、嘴角干涸的血渍,她像是睡了,可是眉头紧锁,柔嫩的小嘴更是紧紧地抿在一起,像是陷入了一场噩梦之中……

见女孩没事,男孩松了一口气,但紧跟着他那双乌黑的眼眸就变得晦暗艰涩起来,眼底浮现一层浓浓的阴霾,迅速弥漫开来,就像是外面那阴沉的天空一般。

百合飞快地看了南宫玥一眼,见她微微颔首,就转头问那男孩:“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吗?到底是什么人把村子里的人都……”

------题外话------

下午1点继续……月票拿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