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1局定(26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班头身后的一个衙役惊慌地大叫起来:“刘班头!小心!”

那刘班头如芒在背,敏捷地将身子一矮,避了开去。

那黑影虽然一击落空,却也没有再追着刘班头,而是让那刀锋顺势而下,去势更为凌厉,势如破竹地劈中了刘班头身旁的一个衙役。

“啊——”

对方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惨叫,一只右臂从肩下两寸被整个切下,掉落在泥地上,鲜血如同瀑布般急速地从他的右臂的断口中喷洒出来,一下子就染红了他身旁的刘班头,把他变成了一个赤红的血人。

这一幕看着实在是令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四周静了一静,仿佛只剩下此人悲怆的惨叫声在空气中回荡不去。

南宫玥几人冷眼看着,却都没有一丝同情。这些人手上都不知道沾了多少无辜村民的鲜血,万死亦不赎其罪!

紧接着,又一道黑影鬼魅般骤然出现,却是萧影,他敏捷地从后方翻上一个衙役的马,轻松地折断对方的脖子,把他丢了下去,鄙夷地对着第一个黑影说道:“阿暗,你也太没用了!”杀个人都失手!

不过是弹指间,他们几人已经解决了近十名衙役、私兵,每个人脸上都是横眉冷目,如同来自地狱的黑白无常……

那些衙役以及私兵都咽了咽口水,他们这些年横行霸道惯了,就不知不觉有一种自己天下无敌的气势,直到此刻才有了一种“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的顿悟。原本的气势一泄千里,前一瞬眼神还杀气腾腾的,可这时,表情却已经没有那么坚定,眼中闪过一分慌乱,两分退缩。

这些人一个个都是身怀绝技的高手,有以一敌十之能,他们真的能把对方都拿下吗?就算勉强杀光了这些人,他们又还能活下几个?

对于萧影的挑衅,萧暗根本不以为意,还是面无表情。他刚才突袭那刘班头是希望让对方群龙无首,既然一击不中,与其缠斗不休,不如以血腥先一举震慑敌人,弱其气势!

很显然,他的目的达到了!

百合长长的一鞭甩出,抽飞了一个衙役手中的长刀,同时毫不吝啬地赞道:“萧暗,干得好!”她就说嘛,萧暗虽然闷,但性子比萧影这家伙要可爱多了!

刘班头面色更难看了,这帮子人比他想象得还难缠,那么就更不能让他们逃走了!

他抹了抹脸上灼热粘稠的血液,恨声道:“弟兄们,都给我上!他们才不过这么几人,绝非我们的对手!今天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他的声音仿佛从心底嘶吼出来般。

这一次,刘班头直接拔出腰侧佩戴的长刀,嘶喊着策马冲上前去。

眼看着老大都亲自上阵,那些衙役、私兵又重振旗鼓。

是啊,这伙人再厉害,也不过十来人,他们这边还有九十人呢,怎么可能对付不了他们呢!

一众衙役、私兵一个个都高举起长刀,喊杀着朝南宫玥他们冲了过来,气势如虹……

周大成、莫修羽、百卉、百合以及几个护卫都是目光一凝,接下来才是一场苦战,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必须守住世子妃的周全!

气氛更为凝重,杀气弥漫四周。

刚才那个刘班头说对了一句话,这一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杀杀杀!

双方再次交锋,兵器交接声此起彼伏……

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候,谁也不敢手下留情,都是力图花最少的力气解决敌人。

坠马声、惨叫声、马蹄声与厮杀声编织成一曲悲壮的乐曲,回荡在田野间。不知不觉,莫修羽、周大成、任子南他们都已经是气喘吁吁,脸上、身上都溅满了鲜血,不知道哪些是别人的,哪些是自己的……

眼看着一个私兵从陆湖身旁穿过,朝这边飞驰而来,百合立刻策马上前几步,一鞭子挥了出去,对方身子往马的右侧一歪,避了开去,可是下一瞬,就见眼角的余光瞟到了一片诡异的灰影,几乎同时,一阵鹰啼在耳边响起,锐利的鹰爪狠狠地撕扯在他的头发上,猛地往上一抓,似乎连他的头皮都被扯起了一片……

那私兵发出一声瘆人的惨叫,百合几乎是有些同情他了,但手中的鞭子却毫不犹豫地抽出,趁利落地飞了他。

“小灰干得好!”百合一边赞道,一边又返回到了南宫玥身侧,蹙眉心想:敌方的人手还是太多了,再这么下去,若是自己和百卉不小心被对方缠住,那可就……

他们谁都能伤,谁都能死,但世子妃绝不能有半点儿差池。

百合心中沉甸甸的,心道:那该死的陈北也太慢了吧!

这时,小灰突然朝前方飞了出去,并发出一阵嘹亮的鹰啼,似乎是在召唤着什么,又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难道说……

百合按捺住心中的激动,朝前方望去。

在四周的厮杀声环绕中,隐隐可以听到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隆隆作响,而且越来越清晰,显然有不少人马正朝这边飞驰而来。

那刘班头那伙人自然也都听到了,刘班头愣了愣,心想:难道是余县令那边得了消息,派人过来支援了?……可是从时间上来算,似乎来不及啊。

刘班头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周大成和莫修羽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已经听出来人至少有数百匹马,这个什么县令虽然养着私兵,但是恐怕还养不起这样规模的私兵,更别说给数百私兵都配上骏马了,所以十有八九应该是……

两人都是心中一喜,陈北总算是带兵来了。

他俩脸上的喜色瞒不过别人,南宫玥、百卉他们也都是心中有数了,但也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只见那银光在前方如闪电般闪过,萧暗又是一刀割断了一人的颈部,鲜血滋滋地迸射出去,又是一人从马上摔了下去。

萧暗的手段如此粗暴残酷,让那些衙役看着他的目光都掩不住的惊恐,不敢再轻易靠近……

踏踏踏……

不远处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数以千计的马蹄声重叠交织在一起,响彻大地。

踏踏踏……

前方,黑压压的战马随着阵阵嘶鸣声而来,卷起如龙卷风般的滚滚烟尘,气势如虹。

这个时候,刘班头一行人也觉得不对劲了,前方数百人个个身穿一式的盔甲,与他们的私兵所穿着的铠甲截然不同,来人分明就是军中的士兵。

一个衙役瞠目结舌,结结巴巴道:“刘,刘班头,那……那难道是南疆军?!”

这盔甲、这战马、这气势……在南疆,不是南疆军,还能有谁!

可是这数百南疆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为了去惠陵城?……怎么可能呢!如果是去惠陵城一带,走的就应该是官道,这么说,难道是……

答案自然而然地浮现在了刘班头心中。

南疆军是为了这伙人来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定然不会是普通的富户……

刘班头已经无力思考下去,南疆军已经近在咫尺,这个时候,他们肯定是来不及杀死这些人……

“快逃!”

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一个衙役第一个策马往另一个方向逃去。他的行为仿佛在湖中投下一颗石子,在其他人原本就不坚定的心中泛起一圈圈的涟漪,好几个衙役都紧随其后,也试图逃走。

刘班头顾不上生气,或者说,他已经慌了,脑海中闪过许多念头,然后高声喊道:“走!”

“想走?”萧影冷笑了一声,从腰间抽出了一条鞭子,凌厉地甩出,准确地缠住了那刘班头的手腕,然后猛地一拉。

那刘班头就狼狈地从马上摔下,他在地上滚了两圈,化去了冲势,正要起身逃走,却见萧暗正在前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手中的银色刀尖对准了他。

一声嘹亮的鹰啼响彻云霄……

------题外话------

虽然我已经写到重逢了,但还没修改,今天更不到了,明天凌晨一定重逢!

祝姑娘们周末愉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