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3谢恩(2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迎上小女孩询问的眼神,程辙对着她点了点头,然后就牵着她的手跪了下来,两人慎重其事地对着南宫玥磕了一个头。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石榴发出奶声奶气的声音,她还有些茫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她和辙哥哥被关在地窖里,起初,辙哥哥不许她叫……后来,他们怎么喊,怎么叫,都没有人打开地窖。

她好饿,好饿,幸好辙哥哥陪着她。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就来到了这个地方,辙哥哥告诉她,娘去了很远的地方,以后只有他们俩了;辙哥哥说是这位公子把他们从地窖中救出来的。

磕了头后,两个孩子就站了起来,百合乐滋滋地对南宫玥说道:“公子,阿辙同意做奴婢的徒弟了……”说着,她得意地挺了挺胸,那表情仿佛在说,她也是有徒弟的人。

奴婢,她的意思是……程辙的表情僵了一下,不敢置信地朝一身青色劲装、英姿飒爽的百合看去。她竟然是女扮男装?

他要有一个女师父了?!

短暂的震惊后,程辙又平静了下来。

对方是男是女又如何,关键是她愿意接受自己和石榴,她能改变自己和石榴的命运……

一炷香前,当百合询问程辙要不要拜她为师时,程辙迟疑过,他虽然父母双亡,但并非是无亲无故,他还有一个小姨嫁到了邻镇去,小姨和自家一向关系亲近,他有自信小姨会收留自己,可是石榴怎么办?

小姨家与石榴无亲无故,凭什么收留石榴?

再者……

程辙想到了什么,拳头不由得握了起来,脑海中想起村子里那横尸遍野的场景,犹如地狱一般。当时那个护卫让他别看,但是他还是看了,他想要永远地记住那一幕,记住自己的无力……

他想要强大起来,他想要像这些人一样,他不要再那么无助,只能祈求别人来救自己了!

程辙的眼神变得无比坚毅,没有一丝犹豫。

百卉瞥了两个孩子一眼,一看就知道小石榴傻乎乎的,根本没听出问题来,而程辙却已经脸色变了数次。

哎,这个百合说漏了嘴,却还不自觉。

百卉的眼角抽动了一下,无奈地心道:也罢。反正这两孩子已经要跟着百合了,早晚也会是知道的。

百合在一旁继续说着:“不过,他还要去祖安镇见见他的小姨,与小姨一家报个平安……奴婢想暂时把他和石榴留在此处,请莫校尉照应一下。”留下程辙和石榴在此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程家村的案子,程辙和石榴是村子的遗孤,程辙更是重要的人证,总要等此间事了,为他们的家人送了终,再继续往前走……

一听程辙原来还有亲人却选择了跟随百合,南宫玥有些意外,重新审视着程辙。

她原来就觉得这孩子心性坚毅,百合又说他是棵好苗子,若是能成就一段师徒缘分倒也不错。但是不得不为,与同自己选择去为,又是不同的心境。这孩子,也许真的还能有所为……

南宫玥微微地笑了,道:“也好。我们要去雁定城,一路舟车劳顿的,这两个孩子尚且体虚,留在这里也可以调养一番。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再来接他们就是。”

顿了一下后,她又道:“百合,难得你收了徒弟,待来日我们回了骆越城,就正式摆一个小小的拜师宴,我和世……”她差点就要把世子爷说出口,但话到嘴边还是收住了,干咳了一声后,继续说道,“我就送程辙一把宝剑如何?”

一旁的百卉、百合和画眉自然都听了出来,三个丫鬟忍俊不禁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百合和画眉掩嘴笑了笑。

程辙是个敏锐的孩子,感觉有些不对劲,却又不知其所以然。他自知自己的身份,没有好奇地抬头张望,垂眸躬立一边。

百合止住笑,豪爽地抱拳道:“那奴婢就谢过两位公子了。”说着,她对着程辙招呼道,“阿辙,你还不来谢过公子,公子送的东西那必然是好东西!”

“多谢公子。”程辙态度恭敬地抱拳谢过。

石榴也傻乎乎地学着程辙抱拳,如是做了一番,逗得屋子里的人都笑了。

南宫玥含笑道:“石榴既然道了谢,我自然也要给一个见面礼。”

画眉拿出一个平安扣送给了傻乎乎的小丫头,而百卉则无奈地摇了摇头,百合这丫头性子还没她徒弟沉稳。

众人又说笑了一番,百合便告辞道:“公子,奴婢和阿蓝先去安顿一下两个孩子。”

听百合提及阿蓝的名字时语气中透着亲昵,程辙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师父是个女子,难道说……

想着,程辙的目光飞快地在百合和任子南之间游移了一下,难怪之前他隐隐觉得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亲昵得过了头,本来还以为是不是人家兄弟情深……现在看来,莫非这两人是那种关系?

程辙牵着石榴的小手,表情古怪地随着百合、任子南退出了房间。

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南宫玥今天骑了大半天马,又遭遇了如此惊险的事,精神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现在彻底放松下来,疲倦就如潮水似的涌了上来。

她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干脆早早就歇下了。

再过两日,就可以抵达雁定城了吧!

可以见到阿奕了……

她嘴角微勾,甜甜地睡下了。

梦中,有阿奕,有母亲,有父亲,有哥哥,有外祖父……虽然她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但是,有他们就好,无论身在何方,只要她最重要的人在她身旁,平安,康健,幸福,那么一切都好!

……

一夜骤然过去,次日一早,除掉莫修羽和两百士兵留在驿站,其他人都再次启程。

只不过,这支队伍的气氛在这一夜之间又发生了一种微妙的变化。

之前,那些士兵对这位娇贵的“萧公子”心里只有不以为然,甚至还带着些许的抗拒、不屑和鄙夷,可是经历过昨天的事后,知道了那程家村的惨剧,还有不少士兵目睹他虽然被百人围攻,却表现临危不惧,也总算没给王府和老王爷丢脸。

这公子哥也总算还有几分可取之处!

而这种变化,周大成自然是感觉到了,但也没有说什么。

与其用言语去“强硬”地说服别人接受,不如让他们目睹感受,日子还长着呢……

周大成心中一片明亮,神清气爽,只要一想到那个银矿,就是喜不自胜。他昨晚就已经飞鸽传书把此事通知世子爷了,世子爷想必也快收到消息了吧!

“驾!”

他意气风发地挥起了马鞭,一马当先地飞驰而出。

踏踏踏……

数百匹马在官道上全力奔驰着,这一次,一路平顺,朝启程,夕扎营。

十一月初三,南宫玥一行人终于抵达了雁定城。

此时还未到午时。

来到了熟悉的地界,小灰发生了嘹亮的鹰啼,率先飞进城里。

尽管周大成这一行来过雁定城好几次了,但还是依例出示了令牌给城门校尉后,雁定城的城门才缓缓打开至可容一辆马车通过的距离。

周大成率队,士兵们护卫着中间的两辆马车,进了雁定城。

南宫玥依然是一袭男装,策马而行,目光打量着四周。

这一路过来,越接近这四城,就越见萧条,尤其是在进了雁定城的地界后,就连空气中都似乎透着一股子的凄凉,虽然战争的痕迹已打扫干净,但总有一种淡淡的血腥萦绕鼻腔。

现在距离雁定城被收复已过去两月有余,可想知道,在被南凉人占领的时候,这座城市是何等的荒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