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端倪(4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太爷和韩姑娘就住在守备府,这个时候,韩姑娘应该是到伤兵营帮忙去了,不过,老太爷今日没有出府。”

南宫玥点点头,笑着问道:“你们用过膳了没?”

“奴婢和画眉她们用过了。”因看到南宫玥乐在其中的整理着书房,百卉也就没有打扰她,做主先用了膳。

“那一会儿,我们去找外祖父。”

南宫玥很快就把饭菜吃得一干二净,丝毫没有剩下。

待百卉把食盒还回到厨房后,南宫玥把小灰赶出书房让它自个儿去玩,然后又回房换上了一袭襦裙,便去了林净尘那儿。

林净尘住在守备府里一个清静的小院子,这院子有三进,前面可供晒药,而后罩间则是韩绮霞住着。

南宫玥一踏进院子,就见穿着一身青衣的林净尘正在站在那里挑拣着草药。

南宫玥欣然喊道:“外祖父!”

一见到南宫玥,林净尘脸上一喜,说道:“玥儿,你怎么过来了?”

南宫玥笑着说道:“上次寄给您的药出了差错,我是来瞧瞧能不能帮您一块儿改改。”

林净尘丝毫没相信她的借口,开门见山地说道:“你是来找阿奕的吧?”

南宫玥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羞涩,小女儿的姿态显露无疑。

百卉也是掩唇轻笑。

林净尘呵呵笑了起来,外孙女和外孙女婿感情好,他当然得见其成,这小两口成亲后就是聚少离多的,玥儿如今能来雁定城,自然再好不过了!

他笑容满面地向南宫玥招了招手,说道:“我正好要制药呢,你先过来坐坐。”

南宫玥好久都没见过外祖父制药了,难得的机会,当然赶紧就走了过去。

林净尘把挑好的药草放进了捣药罐里,就见那罐中已经有好几味药了,各种草药的气味混杂在一块儿,弥漫在空气里。

百卉搬来了一把小圆凳,南宫玥静静地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林净尘挑了足足十几种草药,按顺序一一放入,就开始聚精会神地捣着。

一下,两下,三下……动作或快或慢,却相当有规律,在细细地捣了约莫一柱香的时间后,林净尘拿出了一个小瓷碗,把汁水尽数倒在了里面。

林净尘把小瓷碗推到了南宫玥跟前,笑吟吟地问道:“玥儿,你可知这其中有哪些药?”

南宫玥不由想起了前世,那个时候,她跟在外祖父身边学医,外祖父就经常会这样考验她。南宫玥笑了,她闭上眼睛,轻嗅着气味,细心地分辨起来,过了一会儿,才喃喃道:“……白花蛇草,败酱草、银蛇根草……咦?”她抬头看向林净尘。

这些药,似乎都有着清热解毒的功效,有大部分与她上次的那张药方相似,而且那一味银蛇根草,也正好是长在沼泽附近的那个?莫非,外祖父在制的就是解沼泽瘴气之毒的解毒药?

林净尘看出了她眼神中的意思,含笑点头,说道:“就是这些。”

“为何要把它们捣成浆?”南宫玥面带不解,蹙眉道,“制成蜜丸应该更便于服用吧?”

“玥儿,你的重点错了。”林净尘笑着摇了摇头,提点道,“玥儿,我问你,这些药是用于何处?”

南宫玥毫不犹豫地答道:“大军渡沼泽。”

林净尘提点着说道:“所以,你是打算让他们在进沼泽前先服过药后,待中了瘴气后再服药?”

“呃……”

南宫玥隐隐意识到了不对劲,低头仔细思考了起来。

她在脑海里演绎着这些药的使用过程,成千上万的士兵,马上就要踏进沼泽了,然后……先一块儿吃药?

唔,好像确实有点离谱啊!南宫玥不由羞愧地低下头。

她原本还觉得自己是没有得到新鲜的沼泽泥,才会让方子的效果不尽如人意,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一开始就她想岔了方向。

这样的服药方法,对于大军而言,实在有些麻烦,应该说只适用于缓慢的行军,若是一旦有所变故,就会受制。

就好比,若是要追击敌军,而敌军又踏入沼泽的话,那是该先吃药,还是该先追人呢……

尤其是等中了瘴气毒后再服一次药就更傻了。

南宫玥觉得自己傻透了!

见她想明白了,林净尘跟着说道:“这是其一,其二,依你原本的方子,需要备下多少颗药丸才足够?你来得及制?”

南宫玥的头越垂越低,骆越城的三家药铺正在忙着赶制药丸,别的药铺她又不敢轻易用,指不定就像千金堂那样是敌方的暗桩,实在让人防不胜防。要是真按这个方子去制药,恐怕几个月都备不齐可供大军使用的药物。

是啊!

这些年,无论是治病还是制药,她都太顺利了,以至于,有些沾沾自喜和先入为主,到底没有外祖父考虑的这么周全。

“外祖父。”南宫玥眨眨眼睛,望着他说道,“那您现在在制的是什么?”

“你还记得在猎宫时,你们制的口罩吗?”林净尘呵呵笑着说道,“我仔细瞧过这东西,确实不错,所以我打算制一些糊状的药膏,封到这些口罩里头,来阻隔有毒的瘴气侵入口鼻。”

林净尘口中的口罩就是当年猎宫,疫症流行的时候,他们所用的防范的手段之一,一开始还是白慕筱提出的,只是白慕筱所制的那个口罩太过简陋和不实用,所以她就太医一起调整过,不过,在猎宫之后,也没有普及开来。

猎宫之事,南宫玥依然记忆犹心,忙不迭地点头道:“外祖父您说得是!”

既然不用入口,那就不需要担心主药的药性太烈会伤身,而一副口罩也可以随身戴着,取用非常方便。大裕的妇人们大多会使一些针线活,口罩的制法也不难,只要能从骆越城里调来足够的纱布,就可以让全城的妇人帮着一起制。总比制上十几万颗药丸要省时间。

南宫玥两眼放光地看着他,撒娇地说道:“还是外祖父最有办法了!”

南宫玥庆幸,外祖父在雁定城里,不然她恐怕会在一条弯路上越走越远。

林净尘笑着直捋须。

南宫玥跃跃欲试地说道:“外祖父,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林净尘也不推脱,直言道:“你跟我说说,你那张方子的思路吧。”

南宫玥点点头,组织了一下语言后,细心地一一解释道:“……一开始,我是想着万物相生相克,既然银蛇根草这些植物能够在沼泽附近也成长旺盛,说不得就是因为有相克的功效,然后……”

南宫玥把自己进行过的几次试验一一说了,林净尘也是认真听着,随后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你考虑的没错。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药性太过猛烈,而人对于药物的耐受性是不同的。哪怕你这个药确能解毒,但可能对体质虚弱的人而言,这药反而就成了毒药。”

南宫玥也考虑过这一点,立刻答道:“所以,我特意加了环根草来中和药性……”

一老一少坐在院里,反复思辨,一旁伺候的百卉见机就让人搬来了一张小案几,还摆上了笔墨纸砚。

百卉静静研磨,适时地铺纸递笔。

两人一边思辨,一边修改着药方,争执起来,谁也不服谁。

一个多时辰后,一张方子终于成形了。这方子,比林净尘之前初初所写的那个更加完善,而且更加适用于制成膏药。

南宫玥亲自把药方写了下来,轻轻吹干了上面的墨迹,笑吟吟地说道:“外祖父,咱们就先用这个试试吧。”

林净尘欣然点头。

林净尘客居的这个院子里,特意布置了一个小药房,其中大部分的草药里面都有,而没有他就赶紧让人去备。

一直忙活到了夕阳西下,一小罐褐色的膏药终于制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