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9招供(1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奕总算露出满意的表情,牵着她的手送她去榻上躺下,又仔细地为她掖了掖被子。

南宫玥却有些舍不得睡,拉着萧奕的手说:“阿奕,我们说说话吧。”

萧奕扬了扬眉,嘴角一勾。

没办法,谁叫他实在太讨人喜欢呢!

他从善如流地在她身旁躺了下来,隔着薄薄的锦被环住她的纤腰,心里长舒一口气,心一瞬间变得踏实宁静了,仿佛一个游子终于回到了家一样。

能够这样抱着他的臭丫头,真好!

他下意识地用力攥紧她的腰身,仿佛想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般……

下一瞬,他又皱了皱眉:他的臭丫头还是太瘦了,就算多加了一层被子,腰也纤细得仿佛一不小心就要折断似的。不行,他得想法子再把她喂胖一些才行。

南宫玥没想到他会突然在自己身旁躺下,一时有些傻眼了,忘了反应。他熟悉的气息将她淹没其中,让她几乎无法思考。

明明两人之间还隔着一层薄被,可是南宫玥却感觉他炙热的体温透过薄被传来,熨烫在她柔嫩的肌肤上,她感觉整个人一下子就暖烘烘的,脸颊又不受控制地变得又红又烫……

她抬眼似嗔非嗔地瞥了他一眼。

她老是学不乖,明知道这家伙最擅长的就是得寸进尺,却还傻得“引狼入室”。

看着她眼波流转的样子,萧奕的目光越发灼热。

见南宫玥没有反对,他又笑吟吟地往她身上贴了贴,心里默默地为自己的机智赞了一句,然后清了清嗓子,故意转移她的注意力:“臭丫头,你要跟我聊什么?”说话间,他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白皙的脸颊上,两个人如此靠近,近得几乎彼此的一根根眼睫都能数清楚似的。

噗通,噗通,噗通……

南宫玥的心跳加快了几拍,心跳声响亮得仿佛回荡在她耳边似的,一下又一下。

她羞赧地把脸颊埋进了他怀里,耳边传来他的心跳,噗通,噗通……比她的强劲有力,却和她一样心如擂鼓。

阿奕也和她一样紧张吧。

想到这里,南宫玥嘴角微勾,眼睛不自觉地笑成了月牙,又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小声地说道:“阿奕,你最近给我写过信吗?”

自从萧奕出征后,两人隔几日就要通信一次,除了不便写在信中的事,两人都是事无巨细地把自己做了什么和身边所见所闻都写在信里。每日睡觉前反复读着对方的信对两人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乐趣。

“当然写了。”萧奕肯定地说道,“前日寄出的……那时你都在路上了。”说到路上,萧奕突然想起了银矿的事,眉头一皱,一瞬间仿佛是被闪电劈中似的,若有所思。

他微微地眯眼,眼中闪过一抹锐利的光芒,只可惜,埋在他颈窝里的南宫玥什么也看不到……

“臭丫头……”他缓缓地说道。

那语调听得南宫玥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妙的预感,果然——

下一句就听他继续道:“你是不是也去了那个程家村?”

周大成的信把程家村的事说得简练,自己只以为是周大成五大三粗,心思不如程昱他们细腻,现在再细想想这个周大成分明就含糊了发现银矿的起源,以及中间的某些过程,而自己因为把注意力集中在银矿上,才疏忽了其中的一些细节。

南宫玥抬起螓首,试图用笑容蒙混过去,讨好地说道:“阿奕,我这不是给想给你一个惊喜吗?”

她果然也在!萧奕简直不敢去细想他的臭丫头当时到底遭遇了多么惊险的场景。惊喜差一点点就变成了惊吓。

萧奕只觉得心口发紧,深吸一口气,道:“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萧奕板着一张脸的样子,南宫玥只得乖乖招供,从小灰如何给它叼回一块银矿石开始说起,絮絮叨叨地表扬了小灰好一会儿,只希望能赶紧含混过去。见萧奕一反常态的没有顺着她的话夸小灰,南宫玥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支支吾吾地把关于程家村的事给说了一遍……

萧奕静静地听着,当听到南宫玥被那伙歹人前后夹击时,几乎是面黑如锅底。

这部分的事,南宫玥自然是三言两语带过,反而把百合收徒的事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并强调那程辙是心性坚毅,是个好苗子,再一次地试图转移萧奕的注意力……

等她说完后,内室中安静了下来。

萧奕心惊不已,根本没注意南宫玥后边还说了什么,整个人陷入一种莫名的惶恐中,只差一点,差一点他就失去了他的臭丫头上……

想着,他的心口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巨掌紧紧地攥住似的,疼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臭丫头……”

萧奕决定这次一定要硬起心肠好好训她一顿,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这么鲁莽,这刚一低头就见她不知何时已经闭上了眼睛,那均匀绵长的呼吸声告诉他,她已经入睡了……

只是这么弹指间,她居然就睡着了……

看来她是真的累了。

萧奕看着她恬静的睡脸,觉得既好气,又心疼。

为了来雁定城,她赶了几天路,肯定是早就累了吧。

萧奕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忍不住伸出一根食指,把一簇翘在她眼尾的青丝挑开,然后轻柔地将那簇发丝勾到她的耳后。

她似乎做了什么美梦,嘴角微微地勾了起来,笑容美得不可思议。

在自己发现前,萧奕已经俯首撷住了她嘴角的那一抹笑意,微微停顿了一下。

臭丫头一定不知道,她是他生命中曾经根本就不敢去想、更不敢去奢望的一个奇迹。

时常让他不禁怀疑他是不是在做梦,他是不是正沉浸在一场太过完美的梦境中,会不会,下一瞬,等他梦醒的时候,发现这一切都只是虚幻的梦境,只是他内心深处的祈望。

萧奕小心翼翼地退开,含笑地盯着她的睡颜,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然后他自己也仿佛被传染了睡意一般,明明距离他平时入睡的时间至少还有一个多时辰,可是他却忍不住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眼皮沉甸甸的,仿佛有千斤重,浓浓的睡意如海浪般涌了上来,在他全身蔓延开来……

他看着她清丽的小脸,也闭上眼睛,很快就陷入了沉沉的梦乡……

夜渐渐深了,万籁俱寂,只有屋外的银月还挂在夜空中,透过窗棂笑眯眯地俯视着里面睡得正香甜的一对小儿女。

月落日升,一夜眨眼过去,天色才露出鱼肚白,萧奕就习惯性地睁开了眼,醒了过来。

他自四岁开始练武,每一日都是同样的时间醒来,早就成了习惯,无论是什么时间睡下,都会自动在这个时候醒来。

他的眸中先是一阵迷茫,但很快就在对上南宫玥的睡颜时,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一大早就能看到他的臭丫头,真好啊!

萧奕的脸上一不小心就露出了他自己根本就看不到的傻笑。

突然,他眨了眨眼,注意到了什么,眉头一扬,脸上的笑容更深,一眨不眨地盯着南宫玥。

反正他可以这么看她一整天也不觉得累……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对南宫玥而言,此刻简直是度日如年。

她终于还是没法继续装睡了。她的眼珠在眼帘下又微微颤动了两下,然后缓缓地张开了眼睛,故作迷糊地打了个哈欠,然后转头朝萧奕看去,眨了眨眼,仿佛很惊讶他为何还在此处……

萧奕笑吟吟地看着她假装才刚醒来,只是这么看着她,心口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填满似的,一点点地溢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