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旖旎(2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按捺住心虚,一本正经地提醒道:“阿奕,你不是应该去练武了吗?”

两人成婚也近两年了,对于彼此的作息也很了解了,萧奕每日清晨都会雷打不动地去练一个时辰的武,这一点南宫玥自然再清楚不过。

南宫玥也就是比萧奕早醒了不到一盏茶功夫,大概因为是真的累了,她昨晚连自己是什么时候入睡都记不得,也睡得极沉。

昨晚睡得早,自然醒得也早。今早一醒来,她发现昨晚还躺在她被窝外头的萧奕,不知何时钻进了她的被窝里,厚实的大掌就覆在她的腹部上,暖烘烘的,温度适宜,比汤婆子还要舒服。

她先是觉得羞赧,想移开他的手,但又怕惊动他……一时不敢动弹,只能傻乎乎地看着睡在她身旁的他,一不小心,就直愣愣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他睡着的样子比清醒的时候柔和多了,少了锐气,多了安详。

数月不见,她的阿奕好似又成熟了不少,五官更为深邃、俊美……

她下意识地抬手想要去碰触他,却发现他眼帘微动,似乎就快要醒来了。

那一瞬间,南宫玥也不确定自己在想什么,不知道因为一种莫名的心虚,还是因为怕他继续跟她追究程家村的事,她反射性地就闭上了眼睛,心里对自己说,现在正好是萧奕早上练武的时辰了,等他起身走了,自己再起身也不迟……然后自己再亲自给他做一桌早膳,哄哄他就是了。

可是萧奕显然没她想得那么容易蒙混。

他显然是察觉自己装睡的事了,却故意不点破,只等她自己“醒”来。

见他不接话,南宫玥心里无奈地叹气,再次提醒道:“阿奕,已经过了卯时了……”

对上她近乎撒娇的语气,萧奕心里受用极了,笑吟吟地对她眨了眨眼说:“我今天想要休息一日,不练武了……”想一想,与臭丫头在榻上赖一天的感觉似乎也挺好的……

嗯!这是个好主意!

南宫玥一对上萧奕的眼眸就知道不妙,她正想坐起身来,却被萧奕大臂一收,紧紧地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身。

“臭丫头,反正时辰还早,天还没亮呢。我们再睡个回笼觉吧。”他往她身上贴了贴,没有薄被的阻碍,他几乎是贴在了她的身上。

两人身上薄薄的中衣根本挡不住他温暖的气息,南宫玥感觉浑身滚烫,忍不住伸手去抵住了他的胸膛,想让他不要再贴近……掌下那炙热的感觉让她觉得手心似乎要烧了起来。

糟糕!

南宫玥暗道不妙,见萧奕的脸庞距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她瞪大眼睛,直愣愣的看着盯着他薄薄的嘴唇距离自己已经不足一寸,心跳如擂鼓。

怦!怦!怦!

“世子爷。”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自门外响了起来,“刚刚李守备派人来禀说,游弋营被南凉偷袭了。”

这句话打断了屋里所有的旖旎,萧奕不开心地蹙起了眉。

该死的南凉人真不识相!

“阿奕。”南宫玥的三千乌发垂在肩头,脸上泛着红晕,一双美眸顾盼生辉,看得萧奕心头一阵火热,更加不想走了。

软玉温香,就是这样的吧。

好想一直一直抱着她!

“世子爷?”

百卉又唤了一声,听里面没有动静传来,犹豫着是不是主子们还没有醒?

萧奕很无奈地大叹了一口气,不耐烦地说道:“来了来啊!”哎,这丫鬟怎么就这么没有眼力劲呢,干脆早点嫁出去算了!萧奕暗暗思忖着。

南宫玥一见他这古怪的眼神,就猜到他肯定又在动什么奇怪的念头,把头埋进他的怀里咯咯轻笑。

萧奕抱着她蹭了蹭,好不容易才咬牙起了床,又把她按着躺下去,心疼地说道:“你再多睡一会儿。”

“过一会儿再睡。”南宫玥笑吟吟地说道,“我替你梳发吧。”

梳发?

萧奕眼睛一亮,唔,他其实很想叫他的臭丫头好好休息,可是又想让她给自己梳发,臭丫头都已经好久没有给他梳过发了。

萧奕天人交战的纠结了一会儿,南宫玥已经穿着中衣起了身。

南宫玥走到一旁的箱笼,从里面拿出了一件紫色镶边锦袍,展开抖了抖,亲手服侍他穿上,又替他系上了同色系的腰带。接着,她从自己带来的行李里拿出了一个新制荷包,荷包上绣的是一白一橘猫咪扑球,把荷包和白玉玉佩一并替他挂上。

萧奕乐呵呵地傻笑着,满眼温柔。

因是紧急军情,南宫玥只简单的替他挽了发髻,用乌木簪固定,就好了。

“我走了。”萧奕不舍地抱了抱她,说道,“很快就回来。”

南宫玥笑眯眯地应道:“好。”

萧奕匆匆地出了门,此时,天刚蒙蒙亮。

听着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南宫玥又躺回到了床上。

明明平日里的这个时候,她还没有起身,然而现在再睡下去,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房间里都是萧奕的气息,就仿佛他在她的身旁,搂着她一样。

南宫玥的脸上又有些烫了。

算起来,她与萧奕成亲也已经快有两年了,可与他相伴的时间越长,她反而越加羞涩,明明刚刚定亲时不是这样的啊……

南宫玥胡思乱想的床上辗转反侧,不知不觉,天就已经大亮了。

反正也睡不着,她干脆早早就起了,用过早膳后直接去了林净尘那里。

林净尘正在和韩绮霞一同用膳,见到南宫玥过来,招招手让她也一同坐下。

大米粥散发着扑鼻的香味,还有一小碟凉拌野菜和几个咸鸭蛋,看得南宫玥馋涎欲滴,早知道就不吃早膳了。

现在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用过膳,韩绮霞笑吟吟地拒绝了百卉的帮忙,自行收拾好了桌子,又洗了碗,很快就全都整理妥当。那一举一动熟练的样子看得南宫玥暗暗惭愧,和她比起来,自己现在都快有点四体不勤了。

韩绮霞擦干净了手,说道:“外祖父,玥儿,我先出门了。”

南宫玥问道:“霞姐姐今日也去采药吗?”

“鹤表哥今日要晨训,我就不出城了。一会儿我去一趟伤兵营,瞧瞧有没有需要帮忙的。”韩绮霞笑着补充道,“我会早些回来的。”

雁定城周边到底不太安生,哪怕没有傅云鹤的再三叮嘱,韩绮霞也不会随意独自出城。

韩绮霞提着医箱匆匆走了,见她那神采飞扬的样子,南宫玥打从心底里为她欢喜。

“玥儿,你既然来了,那我们去药房吧。”

林净尘一声吩咐,南宫玥欣然应是。

他们一块儿往药房而去,一边走就一边听林净尘说道:“昨日你和阿奕回去后,我又调整过了方子,一会儿我们就先把它制出来试试。”

林净尘昨夜在药房里忙活了大半天,医药之道,简直无穷无尽,林净尘沉醉在其中,完全忽视了时间,等方子完成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不过,这些林净尘就没有跟南宫玥说了。

但不说南宫玥也瞧得出来,她瞪着他,说道:“外祖父,您昨夜肯定没好好休息,您自己是医者就应该知道保养身子是最重要的,这方子虽急,也不急在一时半会儿,您这样下去,要是太累了,可是容易病倒的……”外祖父都这一把年纪了!

林净尘一脸的无奈,早上才刚被一个“外孙女”训过,现在又来一个外孙女训,他这个外祖父当得还真是……无奈归无奈,脸上始终是笑吟吟的。

因林净尘早早就定好了药方,今日的事儿就简单多了。

南宫玥接过林净尘递来方子,仔细地看过,思量着外祖父为什么会用这些药,然后就帮着他在药房里把药材一一挑拣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