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2倔强(4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奕他们走了过去,士兵们见状,赶紧自发地让开了一条路。

往前走出几步,南宫玥就看到一个衣裳褴褛,带着脚铐的男人,他正拿着一块磨尖的石刀抵着一位翠衣姑娘的脖颈,那姑娘模样俏丽,虽穿着一身普通的细布衣裳也难掩眉宇间的那抹贵气,正是韩绮霞!

此刻,士兵们全都拔出了腰间的武器,闪着银光的长剑指向朗玛,剑拔弩张的气氛显露无疑。

“霞表妹!”

傅云鹤在看到这一幕时,吓得脸都白了,他的心弦紧紧地绷了起来,右手下意识地按在了腰间的剑柄上,眼神焦急地看着韩绮霞。

韩绮霞虽被制着,但除了发丝有些凌乱外,神色间倒不见太多的狼狈,在看到南宫玥他们出现的时候,她还向他们眨了眨眼睛,以示自己无碍。

萧奕在南宫玥的耳边解释着说道:“是南凉的九王朗玛。”

上次在南凉使臣被射杀以后,萧奕就预感到朗玛可能会不安份,也派人盯着了,没想到居然还是出了岔子。

原来是那个南凉九王……南宫玥的神色一凛,拳头下意识地攥紧了起来。

她早闻南凉九王之名,这还是第一次亲眼所见。

就见朗玛正大声叫嚣道:“给我一匹马,让我离开,不然……”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瞬,手中的石头又往下压了一分,立刻就在韩绮霞脖颈柔嫩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红痕,丝丝缕缕的鲜血滴落了下来。

傅云鹤慌乱无措地看着萧奕,他已经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比起他来,萧奕冷静的有些可怕,说道:“小鹤子,你的神臂弩可带着?”

“带着。”傅云鹤是在训练中闻讯赶来的,神臂弩还挂在马背上。

“你去准备一下。”

傅云鹤怔了一下,明白了萧奕的意思,他暗暗压抑着心底的牵挂,悄悄地退了出去。

傅云鹤的动静很小,并没有惹来任何人的注意。

萧奕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士兵们的最前面。

朗玛在见到萧奕出现后,脸上露出一丝得意地笑容,更多的是疯狂。他明白自己这一次是孤注一掷了,要是逃不出去的话,哪怕自己在南凉的身份再如何高贵,恐怕也难逃一死。

朗玛计划逃走已经很久,一直都找不到好机会。那乔申宇尽管表现得与自己的关系还不错,可一旦自己拿话套他,他却是狡猾的不敢越雷池一步。

朗玥暗暗焦急,彻夜辗转反侧。

尤其当昨日眼看着又有一批药被运了过来的时候,朗玛的心里就好像燃着一把火,烧得心头一阵炙热难当。他心里清楚伊卡逻的计划,但并不知道其会在何时行动,也许就这一两日的工夫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伊卡逻为了打下南疆,绝对不会顾及他的存亡。

这些日子,他与乔申宇在一块儿时,就常常听乔申宇抱怨萧奕脾气古怪,喜怒无常,心狠手辣,让他越来越心里没底,生怕一旦雁定城破,萧奕真得会一气之下拿他来祭城!

朗玛放下身段讨好乔申宇,偶然间从他的口中得知,前几日来这里给平民看病的那位姑娘身份并不普通,这让朗玛心里有了主意……

朗玛神色狠厉,喝道:“你们退不退!?”

石刀紧紧地抵着韩绮霞的脖子,鲜红色的血液不住流出,在她蜜色的肌肤映衬下,刺眼夺目,

南宫玥的目光紧紧注视着韩绮霞,紧张的手心直冒冷汗。

萧奕握住了她的手,示意她别担心,随后朗声道:“退下。”

一声令下,士兵们往后退出了十来步。

朗玛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心道:果然!

朗玛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为了今日之事,他谋划了一晚上,必定不会出错。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有立刻就走,而是继续威胁着说道:“钥匙,给我钥匙!还有马,给我准备四匹马,以及干粮和水囊,再把……”他随手点了周围的三个南凉人,说道,“把他们全都放了!”

萧奕微微垂眸,面无表情地命令身侧的城门校尉,“去办。”

“是,世子爷。”

城门校尉立即遵命,匆匆吩咐人去办了。

萧奕看了一眼城墙的方向,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见自己的威胁成功了,朗玛耐下性子等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神色愈发的慌张和不耐烦起来,大喊大叫道:“马呢?我要的马呢?”他的动作也变得更加粗鲁,韩绮霞被勒得脸色有些发青,依然一声不吭。

南宫玥暗自揪心,紧抿着唇不敢说话,生怕扰到了萧奕的布置。

萧奕只冷冷地吐了两个字,“等着。”

朗玛一口干火憋在胸口,不敢说什么,他生怕惹急了萧奕,万一他不顾自己手上这女子的性命,那就得不偿失了。

朗玛手中的石刀往下压着,韩绮霞的脖子上的口子也更深了一些,鲜血把她的衣襟染红了一大片。

时间在这一刻显得无比漫长。

终于有两个士兵牵了四匹马过来,每匹马的马背上都挂着一个布袋子和一个水囊,而布袋子里显然就是一些干粮。城门校尉问监军讨来了钥匙,随手抛到了朗玛的脚底下。

“你们几个去把钥匙捡起来。”

朗玛一声吩咐,周围的几个南凉俘虏赶紧扑上去捡起了钥匙,他们先是替朗玛打开了镣铐,再是七手八脚地解开自己的。他们脸上虽有慌乱,更多的是感激涕零,终于可以回去了,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而与他们的惊喜交加不同,更多的南凉俘虏蜷缩在一旁,他们心知九王是不可能带走他们这么多人的,他们现在只怕九王走后,南疆军会把怒火发泄到他们的身上。

朗玛牢牢地制着韩绮霞,用眼神示意人去把马牵来,随后向韩绮霞喝道:“你,上马!”

韩绮霞没有动,哪怕背后被朗玛狠狠地推了一下,她依然没有动。

南宫玥的心悬在了半空中,她与韩绮霞相交数年,也是很了解韩绮霞的脾气。

霞姐姐性子温婉,非常好说话,从前在王都的时候,说话从来都轻声细语,也不会发脾气,面对谁都是温柔笑着,就算受了委屈也是躲起来哭。然而南宫玥知道,霞姐姐这个人,内心深处非常倔强,比她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倔强,就好比她为了摆脱作为棋子的命运,宁愿抛弃一切,死遁远离王都。

只是因为她性子实在太好,所以很多时候都不会有人有机会触及到她的底线。

而现在……

霞姐姐是不想因为自己放走这些南凉人。

所以,她不会屈服,宁死都不会。

难怪自己觉得她太冷静了,也没有在她的脸上看到任何的慌乱和惧意,恐怕她早就已经决定宁死不屈了,所以她才不会害怕。可是,南宫玥却不想让她出任何的事。

南宫玥不停地向她使着眼色,就见韩绮霞竟然笑了笑,微微摇摇头。

“你给我上马!”

眼见韩绮霞不肯屈服,朗玛顿时就恼了,他猛地一拉她的胳膊,试图把她提起来扔到马背上。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等等。”

循声看去,一身布衣的乔申宇跃众而出,走了过来,他和气地对朗玛说道:“我替你劝劝她吧。”说着,也不等朗玛答应,就向着韩绮霞说道,“这位姑娘,你这又是何苦呢,他们也只是想逃跑,不会为难你的。”

乔申宇一边说,一边一步步向朗玛靠了过去,脸上闪过了一抹诡异的笑容,稍纵即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