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3算计(5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见是乔申宇,朗玛不屑地冷哼一声。

一个娇生惯养的公子哥,有家族作为后盾,居然还沦落到和那些贱民一起在这里做苦力搬砖的地步,只能说他也太愚蠢了!

“这位姑娘,你相信我,他们只要离开,等离开后就一定会放了你的,你就稍微合作一点,也能少吃一些苦不是吗……”

乔申宇絮絮叨叨地劝说着,突然,他的声音一顿,猛地就向朗玛撞了过去。

朗玛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一向除了抱怨什么都不会做的蠢货竟然胆敢袭击自己!

若换作别人,恐怕朗玛一开始就会有所警惕,甚至不会让其靠近,然而,是乔申宇!是他从来都没有放在眼里的乔申宇!

乔申宇,他怎么敢?!

朗玛被撞了一个趔趄,他抵住韩绮霞脖子的石刀不慎掉落了下来。

他一手紧拽着韩绮霞的胳膊,另一只手立刻就要去捡,恰在这时,一道银光闪过,伴随而来的是一阵破空声,一支铁矢狠狠地撞进了他的右胸。

鲜血喷涌。

突如其来的剧痛让朗玛发出一声闷哼,下意识地捂住胸口。

“扑倒。”

萧奕一声低喝,脱困的韩绮霞想也不想地扑倒在地,周围的士兵急速围了上去,举起手中的剑指向朗玛。而另几个被打开了脚铐的南凉士兵立刻匍匐地跪倒在地,瑟瑟发抖。

大局已定!

乔申宇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心道:真是个笨蛋!一个南凉俘虏罢了,他还真以为自己不知道他想利用自己?

自打被丢到这个鬼地方,乔申宇每时每刻都想离开,他来这雁定城是来赚军功的,在这鬼地方,他哪来的机会挣前程?!但他知道,以萧奕的不近人情,恐怕自己不立个功是不可能离开。

他一直在暗暗找机会,直到前几日,他看到那位姑娘来此为平民看诊,就知道机会来了。他虽不认得她,但在骆越城的时候,却无意中见到她与世子妃还有霏表妹在一起游玩,想来身份绝不是医女这般简单。于是,他就悄悄告诉了朗玛,暗地里撺掇朗玛挟持她……

一切如他所料!这一次自己肯定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乔申宇故意在萧奕面前晃了晃,忽然他瞪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方,那不是世子妃吗?她怎么来了雁定城?!

南宫玥这时已经扶起了韩绮霞,一脸担忧地问道:“霞姐姐。你没事吧?”

韩绮霞摇了摇头,笑笑道:“我没事,真是……给阿奕添麻烦了。”

“你别这么说。”南宫玥的眼睛一阵酸涩,她手忙脚乱地拿出帕子按在了韩绮霞的脖子上,只一瞬间,白色的帕子就被鲜血染红了。

南宫玥紧张地喊道:“百卉、百卉,快,金疮药。”

一瓶金疮药适时地递到了她的手上,南宫玥慌忙打开,倒在了她脖子的伤口上。

这金疮药是南宫玥亲手制的,效果非常好,褐色的药粉一碰触到伤口,鲜血就收敛住了。

南宫玥松了一口气,她用帕子把韩绮霞的脖子小心的包好,问道:“霞姐姐,你能站起来吗?”

韩绮霞点了点头,在百卉的搀扶下,她费力地站了起来。

南宫玥注意到她的脚裸有些擦伤,见她站立不稳的样子,似是伤到了筋骨。

“霞表妹!”

一个身影风风火火地冲了过来,在见到韩绮霞脖子上包着的那方帕子和沾染在身上的鲜血时,傅云鹤一向肆意无忌的笑容消失怠尽,他就像是傻了一样站在原地,直勾勾地看着她。

“鹤表哥。”韩绮霞笑了笑道,“谢谢你。”

以韩绮霞的聪慧,当然能猜到,刚刚那枝铁矢来自谁。

傅云鹤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他从来不曾像现在这样慌乱无章。

刚刚他领了萧奕的命令,寻了一个最佳的狙击位,可是,他举起神臂弩,却不敢放出那一箭。

明明长久以来的训练,这神臂弩就仿佛是自己的另一条手臂,运用自若,他也相信自己绝不会失手,然而,他依然不敢……他生怕有个万一,生怕不能一击击中,让霞表妹置身危险。

那一刻,他的手在颤抖,手上的神臂弩重若千钧。

他统率神臂营也算是历经了几场大大小小的战斗,这是第一次,他的手居然抖成这样。

他不敢,他在害怕……

直到见到霞表妹宁死不屈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不能再退缩了。

他看准了时机,射出了那一箭!

那一刻,傅云鹤的心紧紧地揪着,差点不敢去看结果。

还好,他没有失手……

从来都是洒脱自信的傅三公子竟然会有害怕失手的这一日,若是被那些兄弟们知道,非得笑话自己了。

“阿鹤。”南宫玥喊了一声,见他的眼神终于没有那么茫然,赶紧说道,“我先带霞姐姐回去。”

一来,韩绮霞的伤还需要好好包扎;二来,这里这么乱,她们继续待着到底不便。

傅云鹤呆呆地点了点头。

“阿玥,你们先回去吧。”萧奕走了过来,拉住了她的手说道,“我一会儿就回来……小鹤子,你跟我过来。”

“啊……是,大哥!”

南宫玥温婉的应了,她和百卉一同扶着韩绮霞上了马背。由百卉带着韩绮霞,南宫玥独自乘上一骑,往城里而去。

林净尘正等在城门附近,见到她们过来,也顾不上说话,一行几人赶紧回了守备府。

把韩绮霞安顿着躺下,林净尘亲自给她处理了伤口。

在金疮药的作用下,韩绮霞脖子上的口子已经不再渗血,用干布把金疮药擦拭干净后,赫然就见她娇嫩的脖颈上一道刺眼的红痕,刺眼到让人心痛。

“没有伤到颈动脉。”林净尘仔细检查过后,下了定论。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只要没有伤及到颈动脉,那就算是皮外伤,养个几日再开些祛疤痕的药敷着也就好了。

南宫玥给她重新上了药,再用白纱布包扎妥当,又替她扭伤的脚踝擦了药酒,韩绮霞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温婉地道了声谢。

“霞姐姐。”见她脸色稍有好转,南宫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一开始,他们是听闻韩绮霞是被崩塌的落石砸伤,没想到,最后居然是会被朗玛所挟持。

“我原先是在伤兵营帮忙的。”韩绮霞想了想,说道,“后来有人过来求救说,工地那里有一个平民从墙上摔了下来,伤得很重,我就赶紧过去了。不过,那个人的伤势倒还好,我检查过骨头没有折断,只是后脑勺伤了,神智也还算清醒,所以我就暂且先给他包扎了伤口,并告诉他要是头晕头痛,立刻来找我……”

说起病人的伤势,韩绮霞有些滔滔不绝,见南宫玥一脸无奈地看着自己,才意识到好像是岔开了话题,忙又转了回去,“……我给他包扎好伤口后,就让扶过去休息。后面的石墙就是在这个时候坍塌的,我跑的时候扭到了脚,但还有几个百姓被石块砸伤。当时工地上乱成了一团,大家都自高奋勇地过来帮忙,南凉九王就趁机抓住了我。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南宫玥微微颌首,从韩绮霞的讲述来看,这一连串的事似乎有些过于巧合了。

朗玛岂能如此轻易地把握好时机……

南宫玥微微垂眸,思忖片刻后说道:“霞姐姐,我让百卉煮了一碗安神茶,你用过后,就早些休息吧。”

说话间,百卉端着安神茶进来了。

南宫玥从百卉手中接过,亲手递给了她。

韩绮霞也不推脱,用了安神茶后,就躺了下来。

她这一日可谓是惊魂连连,险死还生,如今整个人仿佛快要脱力了,提不起一点儿劲来……今日多亏了鹤表哥。

不知怎么的,韩绮霞的脑海里总浮现着鹤表哥的那一箭……

周而复始。

韩绮霞干脆闭上了眼睛,放空大脑,许是安神茶起了作用,不多时,她就沉沉地睡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