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4赏罚(6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韩绮霞睡着,南宫玥替她盖好了被子,一行人这才悄悄地退了出去。

见林净尘的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疲备,南宫玥连忙道:“外祖父,您也去休息一会儿吧。”

林净尘昨日一晚上都在斟酌药方,几乎彻夜未眠,刚刚又为韩绮霞提心吊胆了这么久,他的年纪毕竟大了,确实有些撑不住。他不再勉强自己,点点头说道:“我先回房了。”

南宫玥福身送走了林净尘。

她没有回自己的院子,而是带着百卉去了堂屋。

她原本是打算再斟酌一下那张药方,但总提不起劲来。于是,她干脆放下了方子,说道:“百卉,你回去一趟,帮我把早上浸泡的大米带过来。”

雁定城里缺衣少食,一切从简,南宫玥也是有心理准备的。

不过,哪怕没有山珍海味,她也想让阿奕的吃食没有那么单调。早上临出门前,她浸泡了一些大米,打算今日取来做米糕。

反正闲来无事,看看时辰,大米也泡得差不多了,干脆就现在做吧。

百卉匆匆回去了,不多时就把泡好的大米带了过来。

南宫玥挽起衣袖,亲手用石磨把米细细地磨了两遍,加水搅拌均匀,加上糖,再添了些切碎的红枣,等发酵了半个时辰后,就拿去灶上蒸了。

很快,米糕散发出清甜而又诱人的香味,萧奕也在这时回来了。

“臭丫头!”

见到在厨房里忙得满头大汗的南宫玥,萧奕大踏步地走了进来,从背后搂住了她的纤腰,又把下巴搭在她的肩膀上,说道:“你在做什么,好香。”

南宫玥被吓了一跳,嗔怪地瞥了他一眼,美眸顾盼间,眼波流转,萧奕心头一热,贴得更紧了。

百卉无奈地站在一旁,低眉顺目,尽忠职守地说道:“世子妃,米糕快好了。”再不拿出来的话,口感会变干的。

“呀。”南宫玥轻呼一声,挣开萧奕,拿起一块抹布,隔着抹布打开了盖子。

丝丝缕缕的白烟带着大米特有的清香溢了出来,牵动着味蕾分泌出了更多的口水。

萧奕瞪了一眼百卉,这丫鬟果然没眼力劲!

百卉也知道自己好像有点讨人嫌,她干脆目不斜视,递了一把长木筷给南宫玥。

南宫玥接过筷子,小心地夹下了一小块,凑到萧奕的唇边,一脸期待地说道:“你尝尝。”

萧奕眼睛一亮,他从来不会和自己的好运气作对,顺着筷子一口咬下,欢喜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好不好吃?”

萧奕用力点点头,顾不上说话。

这是最最简单方便的米糕,但胜在松软可口,甜度也极合他的口味,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一尝就知道是他的臭丫头特意为他做的。

萧奕一直甜到了心尖上。

“臭丫头,你真好。”

无论在哪里,有她的地方,才是他的家,他的归宿,他的所有!

南宫玥掩唇笑着,指使着萧奕熄了炉灶的火,再帮她把米糕从锅里取出切开,一一摆放在了盘子里。

南宫玥做的不多,她留了一份给外祖父和霞姐姐,又让百卉送一份去给官语白,而最后一份,就让萧奕端进堂屋里,他们俩一块儿吃。

百卉去送米糕了,碍眼的丫鬟不在,萧奕眼巴巴地看着南宫玥,满足地享受着饭来张口的待遇。他从早上忙到现在,早就饿极了,一口气吃下了一大半。南宫玥生怕他不克化,倒了一杯水递给了他。

萧奕就着她的手一口饮尽,吃饱喝足,心情舒爽极了,九王什么的早被他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不过他知道南宫玥肯定还挂记着,便把她搂在怀里,说道:“今日这事都是朗玛那家伙弄出来的。”

南宫玥也猜到了,但还是确认道:“你是说全都是他计划好的?”

萧奕点点头说道:“一开始是他偷偷把那个平民从瓮城的城墙上推下去的,为了把韩姑娘引过去。”

这些日子来,韩绮霞一直都在雁定城里帮忙,无论是平民百姓需要看诊,还是伤兵需要医治,只要有所求她一定会应,朗玛看准了这一点,利用了她的善良。

萧奕继续说道:“后来,韩姑娘到了以后,他就看准机会,让人推下了砖石,这一下,工地就乱了。”

瓮城正在修建中,故而在还未竣工的城墙上堆放着不少大石块。当时,众人都以为是城墙塌方了。奔逃的,躲闪的,吵闹的,乱作了一团,尤其当时还有好几个人被石块砸到,更增添了恐慌。

萧奕在她的脸蛋上偷了一记香,跟着解释道:“本来南凉俘虏,尤其是朗玛都是有人看守的,可是九王就借着这一手制造出来的混乱,趁机挟持了韩姑娘。至于他手上的那把石刀,估计已经准备了许久,日日夜夜,把一块石头磨到如此锐利。”

南宫玥一针见血地问出了关键,“那他怎么知道挟持霞姐姐会有用?”

如今的韩绮霞布衣荆钗,整日提着医箱东奔西跑,恐怕在很多人的眼里,她就是一个最最普通的医女。朗玛怎么能确定,南疆军会为了一个医女的性命而放走他这个堂堂的南凉九王。

萧奕漫不经心地把玩她垂下的发丝,说道:“我猜这其中或许有那位宇表哥的功劳。”

南宫玥眉梢一挑,“乔申宇?”

“以我对乔申宇的了解,他今日的举动有些过于刻意了。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先看看再说吧。”萧奕的唇角略略弯了起来,说道,“这一次,他好歹也算是立了功了,所以我准备把他从工地里调出来,随便找个地方安插了。……如果这件事真与他有关,这可能就是他的目的。”

萧奕的心里确实有所怀疑,但在别人的眼里,乔申宇这次是立了功的。

有功即赏,有过就罚。这是领兵打仗,让底下人对自己信服,提升士气的关键。所以,哪怕单单是为了做给别人看,这一次,自己也必须得赏乔申宇。

正像萧奕说的,留着慢慢看便是。

“那九王呢?”

“留着祭旗。”萧奕淡淡地说道,“不过,不是现在,而是等到……”

他凑到她耳边,轻轻说着话,南宫玥听得眼睛一亮,掩唇轻笑。

温热的气息如同一根细细的羽毛在她脸蛋上轻轻抚过,牵动着她的心怦怦直跳。

这家伙!

双唇在她的饱满而又小巧的耳垂上落下,似乎又轻轻地咬了一口,南宫玥的脸蛋如火烧一样,全身发软地靠在了他的身上。

百卉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她缩回了刚踏进堂屋的一只脚,悄悄退了出去。

哎。

做丫鬟真辛苦!

叹气归叹气,百卉的脸上还是带着笑容。

世子爷和世子妃感情好,比什么都重要!也不枉费世子妃日日思念,苦苦守候。

韩绮霞一觉醒来,已是夕阳西下,她的精神明显好了许多,扭伤的脚在涂了药酒后也没那么痛了,只是行走间还是有些不太自然,不过,多休息一两日也无碍了。

南宫玥整治好了晚膳,就等着她一块儿用。

菜色很简单,唯一的荤菜是萧奕指使小灰捕来的山鸡,南宫玥炖了一锅鸡汤。

南宫玥笑吟吟地招呼了起来,“霞姐姐,你快坐。可以用膳了。”

百卉和画眉则帮着把鸡汤分盛到小碗里,一一端上来。

韩绮霞的目光扫了一圈,略略有些失望地问道:“鹤表哥没有来吗?”她还以为他会来看她呢。

“小鹤子啊。”萧奕直勾勾地看着南宫玥亲手放到自己面前的鸡汤,漫不经心地说道,“他今天擅离职守,让我罚了。”

韩绮霞的杏目立刻就瞪圆了。

她想起今日鹤表哥是要晨训的,所以不能带她出去采药,但偏偏又在工地里瞧见了他,难道鹤表哥是为了她偷偷从军营里跑出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